首页>大乘宝积部·第0032部
幻士仁贤经一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闻如是:一时,佛在王舍城灵鸟山,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菩萨五千俱。皆神通菩萨,一切大圣悉得总持辩才无碍,其名曰:师子菩萨、师子意菩萨、诚乐菩萨、道御菩萨、大御菩萨、光首菩萨、光净菩萨、寂意菩萨、人明菩萨、开化人菩萨、常应菩萨、慈氏菩萨、文殊师利六十贤者。一切五千菩萨,皆此上首者也。梵王、帝释、四王诸天、龙王、神无央数。于时国王、大臣、长者、居士、群臣僚属,供奉世尊衣被、饮食、医药、床卧之具。世尊名称普闻远至,是为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佛世尊,诸神通慧普见所睹无余,如来十力、四无所畏、十八法不共,不舍大慈,不废大哀。慧眼佛眼具足变化无极,神足变化,说本变化,教授变化得无极。发意之顷,能使三千大千世界州城河海,须弥众山龙神天宫,铁围山川、沟坑树木、国邑墟聚,在一毛孔,从劫复过一劫。
  是时,王舍大城中,有一幻士名曰颰陀,明经解术晓了幻伎,所作巧黠多所喜悦,所兴如意名闻于远。其摩竭国诸余幻者皆所不及,所至到处最上第一。除诸见谛清净士女得法忍者,一切人民莫不倾侧,如所言者无不迷惑,随未曾有法,而以此幻邪行之术,得众利养。幻士仁贤,闻佛世尊名称普徽如来至真等正觉,闻已自念:“我身转化摩竭人民及诸州城,莫不受教。唯未化沙门瞿昙,亦未曾试及诸弟子,我宁可试知可惑不?假能惑者,摩竭人民皆共同心来供事我。”
  于是仁贤,缘本功德承佛威神,出王舍城至灵鸟山。见佛世尊光踰日月百千亿倍,明净无垢光炎远照,髻相之耀灼若摩尼,晔如莲华清净,超梵八部音说法广度。见佛色身具足严妙,意甚踊跃心自念言:“我欲试佛诸通之慧审普见不?”便行趣佛,稽首作礼,用试佛故:“缘此请佛,设知我意当不受请,若不知者必受无疑。”佛知其意,愍伤仁贤及王舍城一切人民,欲度之故默然受请并比丘众。
  时仁贤念:“沙门瞿昙,无诸通慧亦不普见,以不见故今当晓试。”是时,仁贤稽首作礼,绕佛三匝而退。
  贤者大目揵连白佛言:“幻士仁贤内怀诳诈,请佛及僧,云何受之?”
  佛告目连:“汝且安默,如来深究一切群民长夜迷惑,因化立之以平等行。天上世间无能施秽欺惑佛者,如来以断淫怒痴乱,无余瑕垢灭诸缚著,离八十垢得不起法忍,以故三界无能惑者,一小幻士何所能谐?如来解畅一切法幻,自致最正觉,使诸人界及其本原,皆使巧妙幻过。仁贤终不能与佛幻术等,百倍、千倍、无数亿倍,不可假托以为比喻。”
  佛告目连:“于意云何?幻士仁贤,宁能庄严化三千大千世界令净好不?”
  对曰:“唯然,此幻不能。”
  佛言:“如来发意之顷,能使三千大千世界严净入一毛孔,佛之幻术终不惑。正使十方佛国,有风名随岚及断截风,飘坏三千大千世界,还复如故。有风名追逐风、住止风,旋转世间。有风名曰波栗屠那,回行三十二天。有风名曰摧破,崩坏须弥。有风名曰拘那,起大火上至三十二天。有风名曰常来,起劫烧天地。有风名曰炽火,使三千大千世界一时俱燃。有风名曰浇洒,起大雨。有风名曰枯竭,除尽水灾之变。”
  佛告目连:“今我粗说是诸风名,从劫过劫无有竟时。云何,目连,宁有人能止虚空,坐诸风之中作四器行,使此诸风入一芥子,其于芥子无所挂碍亦无毁害,令诸天人安隐娱乐而不惊怖?如来幻法而复过是无有极也,非弟子、缘一觉地之所能及。”
  于时,目连在众会前,稽首作礼白佛言:“唯然,世尊,我等为得善利。所以者何?世尊威神巍巍如是大尊无极,其人民闻佛如来此变化者,欢喜踊跃逮得善利,便发无上正真道意,一时欣然功德无量。”
  于是幻士仁贤,入王舍城还归到家。即其日夜,于城内秽恶流聚最不净处,化于其中作大讲堂,悬缯华盖而起幢幡,现地平正树木茂盛,瓶罃珍器香炉镫锭,散众华香,于讲堂傍植八千宝树,枝叶华实众色馚馥,一一树下为诸比丘敷师子座。于讲堂中央,特为如来设师子座,众宝为足校饰无量,高四丈九尺。于座四面化四宝树,作百味之馔若干种食。其为供者合五百人,端正皎洁宝璎珞身。
  幻士仁贤化作是已,时四天王,往诣幻士所化作讲堂,谓仁贤言:“甚善!仁者,乃请如来,于此讲堂而供养佛。宁可听我次助所乏,欲造宫室以奉如来?”于是仁贤,益用踊跃得未曾有,报听天王:“宜知是时。”四天王即化作立宫室极妙姝好,仁贤所建厌蔽不现。
  时,天帝释与三万二千夫人,俱到幻士讲堂,谓仁贤言:“善哉快乎!真得善利!乃请如来于化饰讲堂以供养佛。宁可听吾给助所乏,欲造宫殿以奉如来?”于是仁贤,倍复踊跃得未曾有,私自疑怪,报听帝释:“宜知是时。”天帝即化作大殿馆,踰于忉利最胜之宫,化植宝树,超乎已质拘者之树姝好,厌蔽仁贤、四王所立,讲堂宫室所校诸树。
  仁贤则自念言:“世尊非凡,乃有如是神妙尊天及诸天子,兴大供养奉事如来。今我宁可没灭我之所建,大为迷谬,岂忍以此举向上尊乎?”于是仁贤,欲没所幻而不能灭,遍作诸术亦不可灭,幻食供助讲堂严饰师子之座,永为真实而不可变。
  仁贤惊怪心自念言:“往昔所言,幻现则现,欲没即没,今为如来变作化供而不能改。”
  于是天帝知仁贤所念,便告言:“如卿为佛化作严净供具,不能变复使如本,故其见如来发欢喜心,常得安隐至泥洹道。”
  尔时,仁贤踊悦怡怿,晨旦白佛:“饭时已到,愿可自屈。”
  于是世尊,著衣持钵,与诸菩萨及比丘僧眷属围绕,往诣仁贤庄校讲堂。佛时变化,使仁贤知坐所为立师子之座,四天王亦见如来坐所造宫师子之座,帝释自念:“如来坐我所化庄严之座。”
  时王舍城诸不信法众邪异道,弃自贡高及嗔怒心,一切共诣庄严讲堂,今日共观瞿昙所现感应。其边道法清净士女,悉共喜踊往诣讲堂:“今日我等当见如来至真等正觉,听师子吼睹其变化。”
  于是仁贤,蠲除自大稽首佛足,白世尊言:“唯愿如来,原我罪过本愚所作,欲乱如来,化作此食助供侍使,师子诸座亦皆化作。心中念悔欲得灭没所可化现,佛为圣尊矜恕为意,诸所施造令不复变。”
  于是佛告仁贤:“一切人民及其所有皆如幻化,诸坐比丘亦如幻化,如我之身亦是慧幻,此三千大千世界则复为化,因缘罪福一切诸法亦如幻化,皆由因缘各在合会,便持所化饭食之具分布施设。”
  于是幻士仁贤,梵王、帝释、四天王,诸助供者,擎化食供养世尊及比丘众。
  于是贤者大迦叶说偈言:

  “如今所设座, 及其处上者,
   定意为平等, 善哉施无上!”

  舍利弗颂曰:

  “如今供具心, 及其受者意,
   如是常等觉, 是疾毕信施。”

  须菩提颂曰:

  “是施无所施, 受者无所受,
   其有应是行, 是为毕信施。”

  阿难颂曰:

  “是施为尊乘, 食者无有心,
   其身意无著, 是为世众佑。”

  于是光英菩萨曰:

  “譬如彼幻士, 仁贤现此化,
   一切世亦然, 愚者不及解。”

  光造菩萨曰:

  “譬如坐树下, 悉以幻化作,
   所有幻亦空, 适等无差异。”

  师子菩萨曰:

  “不闻师子吼, 小兽树间鸣,
   师子适震吼, 驰走窜十方。
   仁贤卿有恨, 以幻惑人民,
   如来所现幻, 众魔不能当。”

  师子意菩萨曰:

  “是饭食化作, 供助者亦幻,
   食饭者皆化, 善哉祠无上。”

  慈氏菩萨曰:

  “油醍醐浇火, 其明益炽盛,
   仁贤幻如是, 佛幻为普现。”

  软首童子曰:

  “譬如本此处, 一切皆化造,
   仁贤所兴幻, 欺诳惑众人。
   一切法如是, 本为悉平等,
   不觉了当来, 愚痴行生死。”

  于是世尊,欲劝化幻士仁贤,则于讲堂之东化造殿舍,长者处其中,谓仁贤曰:“今何所作?”
  答曰:“我供养沙门瞿昙及比丘僧。”
  长者答:“幻士,勿说是言!今者世尊,在王阿阇世宫而食,及比丘众。”时仁贤承佛威神,见佛及僧在王宫食。
  时,佛复化作长者来入讲堂,问仁贤曰:“今何所作?”答曰:“今供佛及僧。”长者答曰:“勿说是言!今佛及僧游于异道分卫。”时仁贤承佛威神,见佛之众于异道分卫。
  复有长者到仁贤所曰:“今何所作?”答曰:“供佛及众。”长者答曰:“勿说是言!今世尊在耆域医王后园,为四部众讲说经道。”仁贤承佛威神,见佛在耆域后园,为四部众讲法。
  时,天帝释谓仁贤曰:“今何所作?”答曰:“我供佛及众。”帝释答曰:“勿说是言!今者如来,在忉利天昼夜树下为诸天人讲法。”仁贤承佛威神,见佛在忉利天为天人说法。幻士仁贤见诸树上,枝叶花实皆有宝座,如来相好具足僧众围绕,在诸化师子座上。四天王、帝释、梵王,而化师子座皆见坐如来,并王舍城诸街里巷馆宇,皆见如来。遍诸佛世尊前,皆见仁贤悔过自韪。
  时仁贤目之所睹,不复见余但见如来,幻士喜踊即生善心,用欢喜故得佛意三昧,从定意起叉手于佛前,以颂问佛曰:

  “今我睹见, 如来神足, 发意之顷, 化若干佛。
   其数百千, 复过是限, 若江河沙, 诸佛如是。
   我本自谓, 广学幻术, 于阎浮利, 无与等者。
   今日观见, 佛之神足, 计校譬喻, 不可为比。
   今我目睹, 不复见余, 普见诸佛, 相好庄严。
   是故今我, 欲问法王, 何许是佛? 唯愿尊说。
   奉事何佛, 为第一供? 施何所佛, 功德最大?
   何所清净, 受施众佑? 愿为说是, 平等普见。
   我今首过, 一切所犯, 身所试佛, 世雄导师。
   其于尊人, 不行恭敬, 是为自弃, 不得所愿。
   诸天已闻, 及与帝释, 于是众会, 一切普达。
   我今为发, 菩萨之心, 用一切故, 今悉度脱。
   今我为请, 一切众生, 皆使饱满, 甘露安隐。
   令睡瞑者, 疾得觉悟, 逮得奇特, 智慧灯明。
   谁能化变, 如是所现, 闻其所言, 安定柔软,
   其慧无碍, 导行最上, 彼不生心, 道意最尊?
   愿为我说, 微妙道行, 为奉何尊, 疾逮佛道?
   云何如是, 为具足行, 一切弟子, 所不能及?
   无行之行, 德为何类? 正义云何, 而谛听闻?
   何谓所乐, 礼节经行? 云何而发, 所生无疑?
   云何精进, 闻受无厌? 何时逮得, 坚固听闻?
   云如之何, 讲说法教? 何谓光耀, 法皆照人?
   云何施道, 而得慈行? 云何得立, 无异之心?
   何谓祠祀, 所在充备, 于众人民, 为坚固慈?
   云何善师, 当奉习效? 云何恶友, 而当远离?
   云何得往, 见佛世尊? 已得见值, 云何供养?
   当学何学, 得为上尊? 云何精学, 而得智慧?
   云何于戒, 而为清净? 云何逮得, 三昧定意?
   何所施设, 成严净行? 云何舍离, 非法之义?
   云何于道, 而伏其意, 示现降魔, 欲尘系缚?
   云何听受, 思惟经义, 其心不舍, 一切众生?
   云何教化, 人物群黎, 坚固奉德, 无所行处?
   云何于人, 而不舍行, 善权慈心, 仁爱之迹?
   云何神通, 而得具足? 何谓意志, 道心尊特?
   云何一切, 得成所愿, 逮得分别, 总持法忍,
   辩才清净, 行不退转, 深奥之意, 解义第一?
   云何于是, 得极过度, 已得道证, 微妙晓了,
   一切皆知, 是佛道行, 于道坚住, 而不动转?
   唯愿说是, 上妙之义, 诸通之慧, 明智如海。
   世尊愍伤, 愿为我说, 我思逮得, 坚固奉行。”

  于是佛为幻士仁贤说偈曰:

  “其能解知, 一切法化, 彼则能化, 亿百千佛,
   亦能化至, 亿千佛国, 所至到处, 度亿群生。
   如卿仁贤, 以无形色, 能示现色, 睹无央数,
   彼无有起, 亦无有灭, 不见有来, 亦无去处。
   如是仁贤, 其佛正士, 化现佛身, 及比丘僧。
   无所从来, 不见住处, 智不思议, 是佛神足。
   譬如所幻, 因缘等一, 现有象马, 车步行人,
   无有坐者, 亦无所至, 是颠倒事, 人谓为正。
   诸佛如是, 无有色身, 亦无形像, 不行无处,
   自见身者, 求索处所, 寤不觉者, 除去众想。
   佛无色貌, 离于相好, 不起种姓, 观不可见,
   无有音声, 及以言说, 无心意识, 离所思念。
   如佛所觉, 实为以来, 三世悉空, 想无所起,
   常不生想, 已见本净, 彼无有法, 其德皆吉。
   佛之所生, 本净无数, 无有四大, 亦无荫盖。
   彼之所住, 不动无著, 不能晓了, 智慧之眼。
   如我所觉, 为得见佛, 其人未曾, 得见世尊。
   见无所见, 为睹导师, 譬如举手, 探捉虚空。
   如卿仁贤, 所见诸佛, 悉为一义, 当平等定。
   我亦如是, 余佛无异, 一切正慧, 其相平等。
   其戒清净, 三昧平等, 定意智慧, 解脱平等。
   于是慧等, 度知见事, 一切诸力, 佛之名德。
   空义平等, 及道行迹, 一切诸法, 所住无碍。
   一切如幻, 本净解脱, 无所成就, 所起严净。
   仁贤当知, 供一佛已, 为已奉事, 十方诸佛。
   于此如是, 法平等故, 求索若干, 终不可得。
   一切能净, 人之信施, 一切所施, 皆大德果。
   一切清净, 起法平等, 佛无若干, 亦无差特。
   一切皆悉, 审为是佛, 有颠倒行, 则不见佛。
   今是诸佛, 所示形像, 一切皆尽, 平等无处。
   如卿仁贤, 念所见佛, 譬若如仁, 所造化作。
   喻观五阴, 亦当如是, 凡著诸盖, 及与愚痴。
   其是无生, 不实无有, 于此无处, 亦无所立。
   是不可见, 亦无有色, 谛观是已, 不得久住。
   五阴自然, 于是如幻, 众生诤讼, 自贪身相。
   无相之相, 所可现相, 正觉佛道, 远如复远。
   虚妄之法, 起众想处, 生众因缘, 无形之树。
   造发众事, 若干种意, 断诸受想, 是为本无。
   其知因缘, 及所作为, 彼即了法, 逮得离欲。
   离欲法已, 即识知如, 即得见道, 其眼清净。”

  佛说此偈时,幻士仁贤得柔顺法忍,五千人未曾发心皆发无上正真道意,二百天人远尘离垢,诸法眼净。于是佛食化饭已,欲增益仁贤信施之德,便说偈言:

  “如是不想报, 所与者得净,
   一切施等具, 仁贤德满足。”

  贤者大目揵连白佛言:“唯愿世尊,令化讲堂得住,昼夜七日使不灭没。”佛即以威神,令化讲堂昼夜七日住立不灭庄严如故。
  时,佛从坐起,与比丘及诸菩萨,天、龙、鬼、揵沓和,往诣佛所听受经法。于是仁贤往到佛所,稽首礼足绕佛三匝,却叉手住白佛言:“唯世尊,菩萨有几道行所可住处,得至道场晓了正义?”
  于是佛告仁贤:“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解说菩萨道场。”于是仁贤,与诸大众受教而听。
  佛言:“菩萨有四事,住于道得至道场:一曰、心常习诸通慧,二曰、不舍一切人,三曰、求功德无有厌,四曰、护诸法常行精进。是为四,得至道场。复有四清净行得至道场:一曰、护戒清净,二曰、意性清净,三曰、慧清净,四曰、所生清净。是为四。复有四事法,弟子、缘觉所不能及:一曰、其行过于四禅,二曰、其心多所入,三曰、行大哀于众生,四曰、辩才之音若干种。是为四。复有四威仪行:一曰、乐于闲居远离众闹,二曰、往于彼行慈念众生,三曰、无谀谄邪行无所至到,四曰、求于道行。是为四。复有四所问无碍无能断截:一曰、不惜身命,二曰、心常欢悦,三曰、弃贡高,四曰、常奉行法。是为四。复有四事所行具足:一曰、常知时节,二曰、随人所喜而现教,三曰、常知羞惭,四曰、知止足。是为四。复有四事意行平等:一曰、随人所应而恭敬教授,二曰、所愿大智慧所应教授,三曰、不说他人长短,四曰、见说短者慈心向之不怀结怨。是为四。复有四事名德具足莫不闻知:一曰、自学深慧并施教他人,二曰、有来问事悉遣彼疑,三曰、常护正法,四曰、佛之意力而不可尽。是为四。复有四事博闻坚强:一曰、闻法则解所归,二曰、所闻法乐不贪家怀居,三曰、闻已广宣咸为人说,四曰、已闻起贤圣解说向佛道法。是为四。复有四事,讲说经法名德流行:一曰、先办众事后受以卫之食,二曰、得利养衣被、饭食、床卧、医药降伏魔力,三曰、昼夜乐法为诸天所护,四曰、不轻娆他人。是为四。复有四事,光辉众会,身得自在:一曰、少于所欲,二曰、知止足,三曰、微妙柔软,四曰、身自奉法。是为四。复有四事,得明慧利说法无异:一曰、拔济生死之惧,二曰、不希求世供养之利,三曰、常护他人,四曰、常住道愿。是为四。复有四事法,有反复知报善恶:一曰、劝化人使发道意,二曰、不失所成立之功,三曰、自敬念迎当来慈,四曰、常诣正士法师。是为四。复有四事,不坏慈:一曰、具足忍力,二曰、不诱娆他人眷属,三曰、不舍大哀,四曰、求脱罪福因缘志在于道。是为四。复有四事,习于慈行:一曰、常合和人,二曰、性行柔顺,三曰、其行具足,四曰、所有稍稍近道。是为四。复有四事知是恶师:一曰、教人为小道,二曰、教人坏菩萨意,三曰、教求名闻增益不善之法,四曰、教远离功德善法。是为四。复有四事,与世尊诸佛共会:一曰、常一其心,二曰、常说诸佛世尊功德,三曰、奉清净之戒,四曰、志性不舍本愿。是为四。复有四事法,称其德行,供养菩萨及如来尊,不以懈倦:一曰、所供养佛最尊众佑,二曰、其有见我亦当效行,三曰、见如来道意得坚固,四曰、得见三十二大人之相其功德本,使成善权。是为四。复有四事,观经义学菩萨戒行得至尊上:一曰、过度恶道,二曰、常劝立善道,三曰、恭敬如来,四曰、具足所愿。是为四。复有四事学:一曰、不舍道意,二曰、等于一切,三曰、求度无极,四曰、护无数诸佛法使不断绝。是为四。复有四事,行清净戒:一曰、奉行少事,二曰、解了空行,三曰、不犯邪见狐疑,四曰、无犹豫心。是为四。复有四事,三昧种性:一曰、不习土地语言,二曰、心清净无著,三曰、成功德本,四曰、稍近佛道。是为四。复有四事,应清白行:一曰、兴诸善本,二曰、其心宴寂行无所著,三曰、所见随其脱门,四曰、寂定于道义。是为四。复有四事,弃瑕秽心:一曰、恐畏生死常专其行,二曰、欲求解脱功德之本,三曰、于安隐无所造立,四曰、心无所起。是为四。复有四事降伏其心:一曰、以一人之故,当来亿百千数游在生死;二曰、知一切人心所念,为断尘劳,随其本愿而为说法;三曰、悉弃捐诸不善法,奉行众善,坐于道场降伏魔兵,逮得无上正真之道;四曰、声告三千大千世界为其说法。是为四。复有四事降伏魔怨:一曰、观视幻法清净之行,二曰、逮得不起法忍,三曰、截断诸无慧之事,四曰、已离生死奉修正行。是为四。复有四事思惟经义:一曰、因缘法起不为无缘,二曰、兴立深法而无有人,三曰、观视空法而无所起,四曰、自然无想悉为处寂。是为四。复有四事心不舍菩萨法:一曰、不舍本愿,二曰、忍于苦恼,三曰、不惜身命,四曰、不舍四恩行。是为四。复有四事法开化人:一曰、衣食布施应为说法,二曰、数数劝使坚固,三曰、自在安隐之业,四曰、立他人善本。是为四。复有四事安谛受法而摄奉行:一曰、善本虽少心不轻念,二曰、常奉行安隐行,三曰、布施调意修善具足,四曰、奉承经义使一切归趣安隐。是为四。复有四事得入道行:一曰、逮得神通,二曰、成就正慧,三曰、在大道心深入无量,四曰、一切所造但习空行不著解脱。是为四。复有四事奉修慈心:一曰、救护幻化之人,二曰、常开导人使持法,三曰、度脱幻者,四曰、使得无为。是为四。复有四事奉修哀心:一曰、为恶道故而作亲友,使得入道而为兴哀;二曰、使离恶罪教令修善;三曰、教求小道者劝发大乘;四曰、设行哀者,为一切众生而摄此哀。是为四。复有四事行善权方便:一曰、一切心向道意在前;二曰、不舍尘劳心,况善权方便心?三曰、观一切人及众邪见悉为法器;四曰、见一切法悉为佛法,自然得最正觉,念行诸三昧逮得善解脱。是为四。复有四事逮神通行:一曰、常轻其身及本净意,二曰、轻心自然如幻,三曰、所作唯造立法,四曰、寂然一心而无愦乱。是为四。复有四事得分别法句:一曰、念成慧义不为严饰;二曰、唯求取法而不取人,不起无所灭;三曰、知一切无尽不可尽;四曰、所说于文字无著无缚。是为四。复有四事逮得总持:一曰、不厌博闻常敬法师,二曰、常行精进为人说经,三曰、晓近一切法句而不失义,四曰、又使入如来之法。是为四。复有四事逮得法忍:一曰、度不度者,二曰、解未脱者,三曰、一切乐法,四曰、不断善行。是为四。复有四事逮得辩才:一曰、见他法师所说不求其短,二曰、听采法义不以贡高,三曰、不自称誉,四曰、见少智未学不以轻易。是为四。复有四事行不退转:一曰、不退于淫怒痴,二曰、于众生之行不退转,三曰、于一切不善法而不退转,四曰、解最正觉而不退转。是为四。复有四事解深义:一曰、晓十二因缘,二曰、自然解得佛道为正谛觉,三曰、一切法一义其义悉空,四曰、悉解佛道。是为四。复有四事得成所愿:一曰、戒忍清净,二曰、净除恶道,三曰、质朴无有谀谄,四曰、如善权方便随其本行。是为四。复有四事得成诸度无极不退转法:一曰、以一波罗蜜悉入诸度无极,二曰、善权使一切人皆入一切人亦无有,三曰、见一切法悉为一法离诸所欲,四曰、见一切佛悉为一佛以法身故。是为四,得成诸度无极不退转法。”
  佛说四事句时,幻士仁贤得不起法忍,欢喜踊跃在虚空,去地四丈九尺。时佛见幻士仁贤心所念便笑。贤者阿难,以偈赞佛而问曰:

  “差特无量威, 慧事踰日月,
   三世悉闻名, 德称度无极,
   所知了三达, 佛以逮自在,
   今佛何故笑? 唯愿为解说。
   一切众生类, 住立若所立,
   已见诸人心, 人尊无所著,
   其于下中上, 如是为悉净,
   今佛所笑者, 唯愿解说之。
   诸天闻其声, 真陀人亦然,
   帝释阿须伦, 乾陀摩睺勒,
   梵天亦如是, 其声寂清净,
   彼诸所有音, 终不与佛等。
   月所出光明, 及日摩尼珠,
   其帝释光明, 一切光及梵,
   其明悉蔽歇, 为尽不复现,
   佛出光明时, 悉照诸佛国。
   已解诸深法, 静然为空寂,
   其无有吾我, 亦无有寿命,
   不有亦不无, 悉损是二事,
   尊皆令世吉, 所游如月光。
   于此唯发心, 立意遵妙道,
   今谁于佛道, 安定住正法?
   所以得受身, 归命佛宝尊,
   善哉唯愿说, 今日所笑意。
   佛说义清净, 为诸弟子故,
   佛尊为安隐, 其光普日照。
   为异学故说, 辟支诸佛义,
   若为求佛者, 志尊上妙法,
   总持等无疑, 于是天中天,
   唯愿为解说, 所应得佛道。
   此色佛光炎, 清净灭垢秽,
   还来绕佛身, 顶上没不现。”

  尔时,佛告贤者阿难:“宁见幻士仁贤乎踊在虚空?”
  对曰:“已见,世尊。”
  佛言:“阿难,族姓子仁贤,却后九万二千劫当得作佛,名严净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世尊,世界名曰大净,劫曰幻化。其严净王如来大净世界,人民众多,安隐快乐,五谷丰贱。其土平博无有丘墟,日月光照种种树木皆以庄严,众香具足常悬幢幡。其国人民如意所愿,皆见佛土严净所有自然。譬如第二忉利天上七宝宫殿,其国人民皆见国土安雅。生彼佛国者皆求上愿志于大乘。严净王如来住世万岁,般泥洹后行法住亿岁。临佛灭度,有菩萨名曰闻称,佛授其决:‘我灭度后,是闻称菩萨当得作佛,名曰普达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世尊。’”
  时,族姓子仁贤从虚空下,稽首佛足,白佛言:“佛是我师,导御善道。唯世尊,我与无数亿百千人,归命等正觉及法、比丘僧。若如来本无,诸佛本无无异,其如者无坏,如者无动,如者无想念,如者无所起,如者无行,如者无二;如来本无亦复如是,我因是成就。”
  于是贤者阿难,问族姓子仁贤:“于如来法为何所得,乃说如来本无,今卿远离于本无事?”
  答曰:“一切法皆弃离,尔乃兴如来法。于阿难意云何?如来皆了本无致等正觉,以故如来本无无坏者,我亦得之,一切人亦逮本无。唯贤者意云何?如来法为有二乎?唯阿难法无二无二,有想者其识若干。所以者何?捐舍众想乃成佛慧。”
  尔时,阿难白佛言:“唯世尊,族姓子仁贤,宁当复持本所幻化,迷惑诸天人不耶?”
  佛告阿难:“于是仁贤,入法智慧之幻。所以者何?用明智辩才故也。”
  时,世尊告族姓子仁贤:“卿宁能化或诸天世人?”
  对曰:“唯然,如佛所惑化,我亦如是。所以者何?解无我者是为大行,号有人名无寿命,无有人而言有人,如来无字亦不处道场,何所法中有去没去,而说法有去来教法?无般泥洹而现泥洹法,是故世尊说平等行,便能化惑诸天世人,为说如来功德平等。”
  时,佛赞族姓子仁贤:“善哉!善哉!仁贤,如卿所说,为大化惑说无音声法。”时,仁贤从佛求出家。
  佛告弥勒菩萨:“汝下幻士鬓发令作沙门。”
  弥勒受教,即使仁贤为出家志已还白佛言:“唯然,世尊,是非菩萨形貌色像,亦非沙门。所以者何?其有菩萨成诸通慧,处于三界教化群生,是为菩萨出家也。”
  说是语时,五千人发无上正真道意,二百比丘漏尽意解。
  尔时,贤者阿难白佛言:“当何名斯经?以何奉行之?”
  佛告阿难:“是经名《授幻士仁贤决》,又名《稍入至佛道》。”
  佛言:“阿难,其有菩萨欲得见佛,为一切故当受是经持讽诵读,当旷其志为他人说。所以者何?其于是法菩萨求道,是为大乘平等经法,以故是经名曰《稍入道义》。”
  佛告阿难:“我以是经嘱累汝,心念口讽执持经卷。若闻奉行众恶反趣,当知其人曾见五百佛然后得佛道。”
  时,族姓子仁贤白佛言:“其受是经皆本功德。唯然,世尊,我本亦学。所以者何?闻是经者,皆前善本善权,我心如是。”
  佛说经已,族姓子仁贤,比丘贤者阿难,一切众会,诸天、龙、神、阿须伦、世间人民,闻经欢喜,稽首而退。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宝积部·郁迦罗越问菩萨行经一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宝积部·佛说决定毗尼经一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宝积部·幻士仁贤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