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186部
思益梵天所问经四卷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林,与大比丘僧六万四千人俱。菩萨摩诃萨七万二千人,皆众所知识,得陀罗尼、无碍辩才及诸三昧,于诸神通无所挂碍,善能晓了诸法实性,悉皆逮得无生法忍。其名曰:文殊师利法王子、宝手法王子、宝积法王子、宝印手法王子、宝德法王子、虚空藏法王子、发心转法轮法王子、网明法王子、障诸烦恼法王子、能舍一切法法王子、德藏法王子、华严法王子、师子法王子、月光法王子、尊意法王子、善庄严法王子,及跋陀婆罗等十六贤士,跋陀婆罗菩萨、宝积菩萨、星德菩萨、帝天菩萨、水天菩萨、善力菩萨、大意菩萨、殊胜意菩萨、增意菩萨、善发意菩萨、不虚见菩萨、不休息菩萨、不少意菩萨、导师菩萨、日藏菩萨、持地菩萨,如是等菩萨摩诃萨七万二千人。及四天王、释提桓因等,忉利诸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及梵王等,诸梵天并余无量诸天、龙、鬼、神、夜叉、揵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与非人,普皆来集。
  尔时,世尊大众恭敬围绕而为说法。于时,网明菩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头面礼佛足,合掌向佛,动此三千大千世界,引导起发一切大众,而白佛言:“世尊,我欲从佛少有所问,若佛听者乃敢咨请。”
  佛告网明:“恣汝所问,当为解说,悦可尔心。”
  于是网明既蒙听许,心大欢喜,即白佛言:“世尊,如来身相,超百千万日月光明。我自惟念:‘若有众生能见佛身,甚为希有!’我复惟念:‘若有众生能见佛身,皆是如来威神之力。’”
  佛告网明:“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若佛不加威神,众生无有能见佛身,亦无能问。网明当知,如来有光名寂庄严,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见佛身不坏眼根。又如来光名无畏辩,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问如来其辩无尽。又如来光名集诸善根,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问如来转轮圣王行业因缘。又如来光名净庄严,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问如来天帝释行业因缘。又如来光名得自在,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问如来梵天王行业因缘。又如来光名离烦恼,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问如来声闻乘所行之道。又如来光名善远离,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问如来辟支佛所行之道。又如来光名益一切智,若有众生遇斯光者,能问如来大乘佛事。又如来光名为往益,佛来去时足下光明,众生遇者命终生天。又如来光名一切庄严,若佛入城放斯光明,众生遇者得欢喜乐,一切严饰之具庄严其城,城中宝藏从地踊出。又如来光名曰震动,佛以此光,能动无量无边世界。又如来光名曰生乐,佛以此光,能灭地狱众生苦恼。又如来光名曰上慈,佛以此光,能令畜生不相恼害。又如来光名曰凉乐,佛以此光,能灭饿鬼饥渴热恼。又如来光名曰明净,佛以此光,使盲者得视。又如来光名曰聪听,佛以此光,能令众生聋者得听。又如来光名曰惭愧,佛以此光,能令众生狂者得正。又如来光名曰止息,佛以此光,能令众生舍十不善道,安住十善道。又如来光名曰离恶,佛以此光,能令邪见众生皆得正见。又如来光名曰能舍,佛以此光,能破众生悭贪之心,令行布施。又如来光名无恼热,佛以此光,能令毁禁众生皆得持戒。又如来光名曰安利,佛以此光,能令瞋恨众生皆行忍辱。又如来光名曰勤修,佛以此光,能令懈怠众生皆行精进。又如来光名曰一心,佛以此光,能令妄念众生皆得禅定。又如来光名曰能解,佛以此光,能令愚痴众生皆得智慧。又如来光名曰清净,佛以此光,能令不信众生皆得净信。又如来光名曰能持,佛以此光,能令少闻众生皆得多闻。又如来光名曰威仪,佛以此光,能令无惭众生皆得惭愧。又如来光名曰安隐,佛以此光,能令多欲众生断除淫欲。又如来光名曰欢喜,佛以此光,能令多怒众生断除瞋恚。又如来光名曰照明,佛以此光,能令多痴众生断除愚痴。又如来光名曰遍行,佛以此光,能令等分众生断除等分。又如来光名示一切色,佛以此光,能令众生皆见佛身无量种色。网明当知,如来若以一劫若减一劫,说此光明力用名号,不可穷尽。”
  尔时,网明菩萨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如来身者,即是无量无边光明之藏,说法方便亦不可思议。世尊,我自昔来未曾闻此光明名号。如我解佛所说义,若有菩萨闻斯光明名号,信心清净,皆得如是光明之身。世尊,惟愿今日放请菩萨光,令他方菩萨善能问难者,见斯光已,发心来此娑婆世界。”
  尔时,世尊受网明菩萨请已,即放光明,照此三千大千世界,普及十方无量佛土。于是诸方无量百千万亿菩萨见斯光已,皆来至此娑婆世界。
  尔时,东方过七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国名清洁,佛号日月光如来应供正遍知,今现在。其佛土有菩萨梵天,名曰思益,住不退转;见此光已,到日月光佛所,头面作礼,白佛言:“世尊,我欲诣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所,奉见供养亲近咨受。彼佛亦复欲见我等。”
  其佛告言:“便往,梵天,今正是时。彼娑婆国有若干千亿诸菩萨集,汝应以此十法游于彼土。何等为十?于毁于誉心无增减,闻善闻恶心无分别,于诸愚智等以悲心,于上中下众生之类意常平等,于轻毁供养心无有二,于他阙失不见其过,见种种乘皆是一乘,闻三恶道亦勿惊畏,于诸菩萨生如来想,佛出五浊生希有想。梵天,汝当以此十法游彼世界。”
  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我不敢于如来前作师子吼。我所能行,佛自知之!今当以此十法,游彼世界一心修行。”
  尔时,日月光佛国有诸菩萨白其佛言:“世尊,我得大利,不生如是恶众生中。”
  其佛告言:“善男子,勿作是语!所以者何?若菩萨于此国中,百千亿劫净修梵行,不如彼土从旦至食无瞋碍心,其福为胜!”
  即时,有万二千菩萨与思益梵天,俱共发来而作是言:“我等亦欲以此十法,游彼世界见释迦牟尼佛。”
  于是思益梵天与万二千菩萨俱,于彼佛土忽然不现,譬如壮士屈伸臂顷,到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所,却住一面。
  尔时,佛告网明菩萨:“汝见是思益梵天不?”
  “唯然,已见。”
  “网明当知,思益梵天,于诸正问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善分别诸法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说随宜经意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慈心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悲心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喜心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舍心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软语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不瞋碍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先意问讯菩萨中,为最第一;于诸决疑菩萨中,为最第一。”
  尔时,思益梵天与万二千菩萨俱,头面礼佛足,右绕三匝,合掌向佛以偈赞曰:

  “世尊大名称, 普闻于十方,
   所在诸如来, 无不称叹者。
   有诸余净国, 无三恶道名,
   舍如是妙土, 慈悲故生此。
   佛智无减少, 与诸如来等,
   以大慈本愿, 处斯秽恶土。
   若人于净国, 持戒满一劫,
   此土须臾间, 行慈为最胜!
   若人于此土, 起身口意罪,
   应堕三恶道, 现世受得除。
   生此土菩萨, 不应怀忧怖,
   设有恶道罪, 头痛即得除。
   此土诸菩萨, 若能守护法,
   世世所生处, 不失于正念。
   若人欲断缚, 灭烦恼业罪,
   于此土护法, 增益一切智。
   净土多亿劫, 受持法解脱,
   于此娑婆界, 从旦至食胜!
   我见喜乐国, 及见安乐土,
   此中无苦恼, 亦无苦恼名,
   于彼作功德, 未足以为奇;
   于此烦恼处, 能忍不可事,
   亦教他此法, 其福为最胜!
   我礼无上尊, 大悲救苦者,
   能为恶众生, 说法为甚难。
   佛集无量众, 十方世界中,
   名闻诸菩萨, 听法无厌足。
   佛集十方界, 名闻诸菩萨,
   听法无厌足, 如海吞众流,
   为如是等人, 广说于佛道。
   释梵四天王, 诸天龙神等,
   皆集欲求法, 随所信乐说。
   比丘比丘尼, 及清信士女,
   是四众普集, 愿时为演说。
   有乐佛乘者, 及缘觉声闻,
   佛知其深心, 悉皆为断疑。
   不断佛种者, 能出生三宝,
   为是诸菩萨, 我今诸法王,
   名称普流布, 十方菩萨闻,
   皆悉共来集, 为说无上道。
   此无上大法, 二乘所不及,
   我等信力故, 得入如是法。
   不可思议慧, 非我等所及!
   佛虽无疲倦, 而我有所请,
   悔过于世尊, 愿说菩提道。”

  尔时,思益梵天说此偈已,白佛言:“世尊,何谓菩萨其心坚固而无疲倦?何谓菩萨所言决定而不中悔?何谓菩萨增长善根?何谓菩萨无所恐畏威仪不动?何谓菩萨成就白法?何谓菩萨善知从一地至一地?何谓菩萨于众生中善知方便?何谓菩萨善化众生?何谓菩萨世世不失菩提之心?何谓菩萨能一其心而无杂行?何谓菩萨善求法宝?何谓菩萨善出毁禁之罪?何谓菩萨善障烦恼?何谓菩萨善入诸大众?何谓菩萨善开法施?何谓菩萨得先因力不失善根?何谓菩萨不由他教而能自行六波罗蜜?何谓菩萨能转舍禅定还生欲界?何谓菩萨于诸佛法得不退转?何谓菩萨不断佛种?”
  尔时,世尊赞思益梵天:“善哉!善哉!能问如来如此之事。汝今谛听!善思念之。”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思益梵天:“菩萨有四法,坚固其心而不疲倦。何等四?一者、于诸众生起大悲心,二者、精进不懈,三者、信解生死如梦,四者、正思量佛之智慧。菩萨有此四法,坚固其心而不疲倦。
  “梵天,菩萨有四法,所言决定而不中悔。何等四?一者、决定说诸法无我,二者、决定说诸生处无可乐者,三者、决定常赞大乘,四者、决定说罪福业不失。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增长善根。何等为四?一者、持戒,二者、多闻,三者、布施,四者、出家,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无所恐畏威仪不转。何等四?一者、失利,二者、恶名,三者、毁辱,四者、苦恼。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成就白法。何等四?一者、教人令信罪福,二者、布施不求果报,三者、守护正法,四者、以智慧教诸菩萨。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知从一地至一地。何等四?一者、久植善根,二者、离诸过咎,三者、善知方便回向,四者、勤行精进。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知方便。何等四?一者、顺众生意,二者、于他功德起随喜心,三者、悔过除罪,四者、劝请诸佛。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化众生。何等四?一者、常求利安众生,二者、自舍己乐,三者、心和忍辱,四者、除舍憍慢。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世世不失菩提之心。何等四?一者、常忆念佛,二者、所作功德常为菩提,三者、亲近善知识,四者、称扬大乘。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能一其心而无杂行。何等四?一者、离声闻心,二者、离辟支佛心,三者、求法无厌,四者、如所闻法广为人说。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求法宝。何等四?一者、于法中生宝想,以难得故;二者、于法中生药想,疗众病故;三者、于法中生财利想,以不失故;四者、于法中生灭一切苦想,至涅槃故。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出毁禁之罪。何等四?一者、得无生法忍,以诸法无来故;二者、得无灭忍,以诸法无去故;三者、得因缘忍,知诸法因缘生故;四者、得无住忍,无异心相续故。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障烦恼。何等四?一者、正忆念,二者、障诸根,三者、得善法力,四者、独处远离。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入诸大众。何等四?一者、求法不求胜,二者、恭敬心无憍慢,三者、惟求法利不自显现,四者、教人善法不求名利。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善开法施。何等四?一者、守护于法,二者、自益智慧亦益他人,三者、行善人法,四者、示人垢净。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得先因力不失善根。何等四?一者、见他人阙不以为过,二者、于瞋怒人常修慈心,三者、常说诸法因缘,四者、常念菩提。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不由他教而能自行六波罗蜜。何等四?一者、以施导人,二者、不说他人毁禁之罪,三者、善知摄法教化众生,四者、解达深法。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能转舍禅定还生欲界。何等四?一者、其心柔软,二者、得诸根力,三者、不舍一切众生,四者、善修智慧方便之力。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于诸佛法得不退转。何等四?一者、受无量生死,二者、供养无量诸佛,三者、修行无量慈心,四者、信解无量佛慧。是为四。
  “梵天,菩萨有四法,不断佛种。何等四?一者、不退本愿,二者、言必施行,三者、大欲精进,四者、深心行于佛道。是为菩萨有四法不断佛种。”
  说是诸四法时,二万二千天及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五千人得无生法忍。十方诸来菩萨供养于佛,所散天华周遍三千大千世界,积至于膝。

  尔时,网明菩萨问思益梵天言:“佛说汝于正问菩萨中为最第一,何谓菩萨所问为正问耶?”
  梵天言:“网明,若菩萨以彼我问,名为邪问,分别法问名为邪问;若无彼我问名为正问,不分别法问名为正问。又网明,以生故问名为邪问,以灭故问名为邪问,以住故问名为邪问;若不以生故问,不以灭故问,不以住故问,名为正问。
  “又网明,若菩萨为垢故问,名为邪问,为净故问名为邪问,为生死故问名为邪问,为出生死故问名为邪问,为涅槃故问名为邪问;若不为垢净故问,不为生死、出生死故问,不为涅槃故问,名为正问。所以者何?法位中无垢无净、无生无死、无涅槃。
  “又网明,若菩萨为见故问,为断故问,为证故问,为修故问,为得故问,为果故问,名为邪问。若无见、无断、无证、无修、无得、无果故问,名为正问。
  “又网明,是善、是不善,名为邪问;是世间法、是出世间法,是罪法、是无罪法,是有漏法、是无漏法,是有为法、是无为法,如是等二法,随所依而问者名为邪问。若不见二、不见不二问,名为正问。
  “又网明,若菩萨分别佛问,名为邪问;分别法、分别僧、分别众生、分别佛国、分别诸乘问,名为邪问。若于法不作一异问者,名为正问。
  “又网明,一切法正,一切法邪。”
  网明言:“梵天,何谓一切法正,一切法邪?”
  梵天言:“于诸法性无心故,一切法名为正。若于无心法中,以心分别观者,一切法名为邪。一切法离相名为正。若不信解达是离相,是即分别诸法;若分别诸法则入增上慢,随所分别皆名为邪。”
  网明言:“何谓为诸法正性?”
  梵天言:“诸法离自性、离欲际,是名正性。”
  网明言:“少有能解如是正性?”
  梵天言:“是正性不一不多。”
  “网明,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如是知诸法正性,若已知、若今知、若当知,是人无有法已得,无有法今得,无有法当得。所以者何?佛说无得无分别,名为所作已办相。若人闻是诸法正性,勤行精进,是名如说修行,不从一地至一地。若不从一地至一地,是人不在生死,不在涅槃。所以者何?诸佛不得生死,不得涅槃。”
  网明言:“佛不为度生死故说法耶?”
  梵天言:“佛所示法有度生死耶?”
  网明言:“无也。”
  梵天言:“以是因缘,当知佛不令众生出生死、入涅槃,但为度妄想分别生死、涅槃二相者耳!此中实无度生死至涅槃者。所以者何?诸法平等,无有往来,无出生死,无入涅槃。”
  尔时,世尊赞思益梵天言:“善哉!善哉!说诸法正性,应如汝所说。”
  说是法时,二千比丘不受诸法,漏尽心得解脱。
  佛告梵天:“我不得生死,不得涅槃。如来虽说生死,实无有人往来生死。虽说涅槃,实无有人得灭度者。若有入此法门者,是人非生死相,非灭度相。”
  尔时,会中五百比丘,从座而起作是言:“我等空修梵行!今实见有灭度者,而言无有灭度,我等何用修道求智慧为?”
  尔时,网明菩萨白佛言:“世尊,若有于法生见,则于其人佛不出世。世尊,若有决定见涅槃者,是人不度生死。所以者何?涅槃名为除灭诸相,远离一切动念戏论。世尊,是诸比丘,于佛正法出家,而今堕于外道邪见,见涅槃决定相。譬如从麻出油,从酪出酥。世尊,若人于诸法灭相中求涅槃者,我说是辈皆为增上慢人。世尊,正行道者,于法不作生、不作灭,无得无果。”
  网明谓梵天言:“是五百比丘从座起者,汝当为作方便,引导其心入此法门,令得信解离诸邪见。”
  梵天言:“善男子,纵使令去至恒河沙劫,不能得出如此法门。譬如痴人畏于虚空,舍空而走,在所至处不离虚空;此诸比丘亦复如是,虽复远去不出空相,不出无相相,不出无作相。又如一人求索虚空东西驰走,言‘我欲得空’‘我欲得空’,是人但说虚空名字而不得空,于空中行而不见空;此诸比丘亦复如是,欲求涅槃,行涅槃中而不得涅槃。所以者何?涅槃者但有名字。犹如虚空但有名字不可得取,涅槃亦复如是,但有名字而不可得。”
  尔时,五百比丘闻说是法,不受诸法,漏尽心得解脱,得阿罗汉道,作是言:“世尊,若人于诸法毕竟灭相中求涅槃者,则于其人佛不出世。世尊,我等今者非凡夫,非学、非无学,不在生死、不在涅槃。所以者何?佛出世故,名为远离一切动念戏论。”
  尔时,长老舍利弗,谓诸比丘:“汝今得正智,为己利耶?”
  五百比丘言:“长老舍利弗,我等今者得诸烦恼,不可作而作。”
  舍利弗言:“何故说此?”
  诸比丘言:“知诸烦恼实相故言得诸烦恼。涅槃是无作性,我等已证故,说不可作而作。”
  舍利弗言:“善哉!善哉!汝等今者住于福田能消供养。”
  诸比丘言:“大师世尊尚不能消诸供养,何况我等?”
  舍利弗言:“何故说此?”
  诸比丘言:“世尊知见法性,性常净故。”
  于是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谁应受供养?”
  佛告梵天:“不为世法之所牵者。”
  “世尊,谁能消供养?”
  佛言:“于法无所取者。”
  “世尊,谁为世间福田?”
  佛言:“不坏菩提性者。”
  “世尊,谁为众生善知识?”
  佛言:“于一切众生不舍慈心者。”
  “世尊,谁知报佛恩?”
  佛言:“不断佛种者。”
  “世尊,谁能供养佛?”
  佛言:“能通达无生际者。”
  “世尊,谁能亲近佛?”
  佛言:“乃至失命因缘不毁禁者。”
  “世尊,谁能恭敬于佛?”
  佛言:“善覆六根者。”
  “世尊,谁名财富?”
  佛言:“成就七财者。”
  “世尊,谁名知足?”
  佛言:“得出世间知慧者。”
  “世尊,谁为远离?”
  佛言:“于三界中无所愿者。”
  “世尊,谁为具足?”
  佛言:“能断一切诸结使者。”
  “世尊,谁为乐人?”
  佛言:“无贪著者。”
  “世尊,谁无贪者?”
  佛言:“知见五阴者。”
  “世尊,谁度欲河?”
  佛言:“能舍六入者。”
  “世尊,谁住彼岸?”
  佛言:“能知诸道平等者。”
  “世尊,何谓菩萨能为施主?”
  佛言:“菩萨能教众生一切智心。”
  “世尊,何谓菩萨能奉禁戒?”
  佛言:“常能不舍菩提之心。”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忍辱?”
  佛言:“见心相念念灭。”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精进?”
  佛言:“求心不可得。”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禅定?”
  佛言:“能除身心粗相。”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智慧?”
  佛言:“于一切法无有戏论。”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慈心?”
  佛言:“不生众生想。”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悲心?”
  佛言:“不生法想。”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喜心?”
  佛言:“不生我想。”
  “世尊,何谓菩萨能行舍心?”
  佛言:“不生彼我想。”
  “世尊,何谓菩萨安住于信?”
  佛言:“信解无浊法。”
  “世尊,何谓菩萨安住于空?”
  佛言:“不著一切语言。”
  “世尊,何谓菩萨名为有惭?”
  佛言:“知见内法。”
  “世尊,何谓菩萨名为有愧?”
  佛言:“舍于外法。”
  “世尊,何谓名为菩萨遍行?”
  佛言:“能净身口意业。”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若身净无恶, 口净常实语,
   心净常行慈, 是菩萨遍行。
   行慈无贪著, 观不净无恚,
   行舍而不痴, 是菩萨遍行。
   若聚若空野, 及与处大众,
   威仪终不缺, 是菩萨遍行。
   知法名为佛, 知离名为法,
   知无名为僧, 是菩萨遍行。
   知多欲所行, 知恚痴所行,
   善知转此行, 是菩萨遍行。
   不依止欲界, 不住色无色,
   行如是禅定, 是菩萨遍行。
   信解诸法空, 及无相无作,
   而不尽诸漏, 是菩萨遍行。
   善知声闻乘, 及辟支佛乘,
   通达于佛乘, 是菩萨遍行。
   明解于诸法, 不疑道非道,
   憎爱心无异, 是菩萨遍行。
   于过去未来, 及与现在世,
   一切无分别, 是菩萨遍行。”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何谓菩萨过世间法,通达世间法,通达世间法已度众生,于世间法行于世间而不坏世间?”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说五阴是世, 世间所依止,
   依止于五阴, 不脱世间法。
   菩萨有智慧, 知世间实相,
   所谓五阴如, 世间法不染。
   利衰及毁誉, 称讥与苦乐,
   如此之八法, 常牵于世间。
   大智慧菩萨, 散灭世间法,
   见世坏败相, 处之而不动,
   得利心不高, 失利心不下,
   其心坚不动, 譬如须弥山。
   利衰及毁誉, 称讥与苦乐,
   于此世八法, 其心常平等。
   知世间虚妄, 皆从颠倒起,
   如是之人等, 不行世间道。
   世间所有道, 菩萨皆识知,
   故能于世间, 度众生苦恼。
   虽行于世间, 如莲华不染,
   亦不坏世间, 通达法性故。
   世间行世间, 不知是世间;
   菩萨行世间, 明了世间相。
   世间虚空相, 虚空亦无相,
   菩萨知如是, 不染于世间。
   如所知世间, 随知而演说,
   知世间性故, 亦不坏世间。
   五阴无自性, 是即世间性,
   若人不知是, 常住于世间。
   若见知五阴, 无生亦无灭,
   是人现行世, 而不依世间。
   凡夫不知法, 于世起诤讼,
   是实是不实, 住是二相中。
   我常不与世, 起于诤讼事,
   世间之实相, 悉已了知故。
   诸佛所说法, 皆悉无诤讼,
   知世平等故, 非实非虚妄。
   若佛法决定, 有实有虚妄,
   是即为贪著, 与外道无异。
   而今实义中, 无实无虚妄,
   是故我常说, 出世法无二。
   若人知世间, 如是之实性,
   于实于虚妄, 不取此恶见。
   如是知世间, 清净如虚空,
   是大名称人, 照世间如日。
   若人见世间, 如我之所见,
   如斯之人等, 能见十方佛。
   诸法从缘生, 自无有定性,
   若知此因缘, 则达法实性。
   若知法实相, 是则知空相,
   若能知空相, 则为见导师。
   若有人得闻, 如是世间相,
   虽行于世间, 而不住世间。
   依止诸见人, 不能及此事,
   云何行世间, 而不依世间?
   若佛灭度后, 有乐是法者,
   佛则于其人, 常现于法身。
   若人解达此, 则守护我法,
   亦为供养我, 亦是世导师。
   若人须臾闻, 世间性如此,
   是人终不为, 恶魔所得便。
   若能达此义, 则为大智慧,
   法财之施主, 亦是具禁戒。
   若知世如此, 忍辱力勇健,
   具足诸禅定, 通达于智慧,
   所在闻是法, 其方则有佛,
   如是诸菩萨, 不久坐道场。
   若有深爱乐, 如是世间法,
   则能降众魔, 疾得无上道。”

  佛复告思益梵天:“如来出过世间,亦说世间苦、世间集、世间灭、世间灭道。梵天,五阴名为世间苦,贪著五阴名为世间集,五阴尽名为世间灭,以无二法求五阴名为世间灭道。又梵天,所言五阴但有言说,于中取相分别生见,而说是名世间苦;不舍是见是名世间集;是见自相是名世间灭;随以何道不取是见,是名世间灭道。梵天,以是因缘故,我为外道仙人说言:‘仙人,于汝身中,即说世间苦、世间集、世间灭、世间灭道。’”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所说四圣谛,何等是真圣谛?”
  “梵天,苦不名为圣谛,苦集不名为圣谛,苦灭不名为圣谛,苦灭道不名为圣谛。所以者何?若苦是圣谛者,一切牛驴畜生等,皆应有苦圣谛。若集是圣谛者,一切在所生处众生,皆应有集圣谛。所以者何?以集故生诸趣中。若苦灭是圣谛者,观灭者、说断灭者,皆应有灭圣谛。若道是圣谛者,缘一切有为道者,皆应有道圣谛。
  “梵天,以是因缘故,当知圣谛,非苦、非集、非灭、非道。圣谛者,知苦无生,是名苦圣谛。知集无和合,是名集圣谛。于毕竟灭法中,知无生无灭,是名灭圣谛。于一切法平等,以不二法得道,是名道圣谛。梵天,真圣谛者,无有虚妄。虚妄者,所谓著我、著众生、著人、著寿命者,著养育者,著有著无,著生著灭,著生死著涅槃。
  “梵天,若行者言‘我知见苦’是虚妄,‘我断集’是虚妄,‘我证灭’是虚妄,‘我修道’是虚妄。所以者何?是人违失佛所护念,是故说为虚妄。何等是佛所护念?谓不忆念一切诸法。若行者住是念中,则不住一切相;若不住一切相,则住实际;若住实际,是名不住心;若不住心,是人名为实语者,非妄语者。梵天,是故当知,若非实非虚妄者,是名圣谛。梵天,实者终不作不实,若有佛、若无佛,法性常住,所谓生死性、涅槃性常实。所以者何?非离生死得涅槃名为圣谛。若人证如是四谛,是名世间实语者。
  “梵天,当来有比丘不修身、不修戒、不修心、不修慧,是人说生死相是苦谛,众缘和合是集谛,灭法故是灭谛,以二法求相是道谛。”
  佛言:“我说此愚人是外道徒党,我非彼人师,彼非我弟子。是人堕于邪道,破失法故说言有谛。梵天,汝且观我坐道场时,不得一法是实、是虚妄。若我不得法,是法宁可于众中有言说、有论议、有教化耶?”
  梵天言:“不也,世尊。”
  “梵天,以诸法无所得故,诸法离自性故,我菩提是无贪爱相。”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若如来于法无所得者,有何利益,说如来得菩提名为佛?”
  佛言:“梵天,于汝意云何?我所说法,若有为、若无为,是法为实、为虚妄耶?”
  梵天言:“是法虚妄非实。”
  “于汝意云何?若法虚妄非实,是法为有为无?”
  梵天言:“世尊,若法虚妄,是法不应说有,不应说无。”
  “于汝意云何?若法非有非无,是法有得者不?”
  梵天言:“无有得者。”
  “梵天,如来坐道场时,惟得虚妄颠倒所起烦恼毕竟空性,以无所得故得,以无所知故知。所以者何?我所得法,不可见、不可闻、不可觉、不可识、不可取、不可著、不可说、不可难,出过一切法相,无语无说,无有文字,无言说道。梵天,此法如是犹如虚空,汝欲于如是法中得利益耶?”
  梵天言:“不也,世尊。诸佛如来甚为希有!成就未曾有法,深入大慈大悲,得如是寂灭相法,而以文字言说教人令得。世尊,其有闻是能信解者,当知是人不从小功德来。世尊,是法一切世间之所难信。所以者何?世间贪著实,而是法无实无虚妄。世间贪著法,而是法无法无非法。世间贪著涅槃,而是法无生死无涅槃。世间贪著善法,而是法无善无非善。世间贪著乐,而是法无苦无乐。世间贪著佛出世,而是法无佛出世亦无涅槃。虽有说法,而是法非可说相。虽赞说僧,而僧即是无为。是故此法一切世间之所难信!譬如水中出火,火中出水,难可得信;如是烦恼中有菩提,菩提中有烦恼,是亦难信。所以者何?如来得是虚妄烦恼之性亦无法不得,有所说法亦无有形,虽有所知亦无分别,虽证涅槃亦无灭者。
  “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信解如是法义者,当知是人得脱诸见,当知是人已亲近无量诸佛,当知是人已供养无量诸佛,当知是人为善知识所护,当知是人志意旷大,当知是人善根深厚,当知是人守护诸佛法藏,当知是人能善思量起于善业,当知是人种姓尊贵生如来家,当知是人能行大舍舍诸烦恼,当知是人得持戒力非烦恼力,当知是人得忍辱力非瞋恚力,当知是人得精进力无有疲懈,当知是人得禅定力灭诸恶心,当知是人得智慧力离恶邪见,当知是人一切恶魔不能得便,当知是人一切怨贼所不能破,当知是人不诳世间,当知是人是真语者善说法相故,当知是人是实语者说第一义故,当知是人善为诸佛之所护念,当知是人柔和软善同止安乐,当知是人名为大富有圣财故,当知是人常能知足行圣种故,当知是人易满易养离贪著故,当知是人得安隐心到彼岸故,当知是人度未度者,当知是人解未解者,当知是人安未安者,当知是人灭未灭者,当知是人能示正道,当知是人能说解脱,当知是人为大医王善知诸药,当知是人犹如良药善疗众病,当知是人智慧勇健,当知是人为有大力坚固究竟,当知是人有精进力不随他语,当知是人为如师子无所怖畏,当知是人为如象王其心调柔,当知是人为如老象其心随顺,当知是人为如牛王能导大众,当知是人为大勇健能破魔怨,当知是人为大丈夫处众无畏,当知是人无所忌难得无畏法故,当知是人无所畏难说真谛法故,当知是人具清白法如月盛满,当知是人智慧光照犹如日明,当知是人除诸闇冥犹如执炬,当知是人乐行舍心离诸憎爱,当知是人载育众生犹如地,当知是人洗诸尘垢犹如水,当知是人烧诸动念犹如火,当知是人于法无障犹如风,当知是人其心不动如须弥,当知是人其心坚固如金刚山,当知是人一切外道竞胜论者所不能动,当知是人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测,当知是人多饶法宝犹如大海,当知是人烦恼不现如波陀罗,当知是人求法无厌,当知是人以智慧知足,当知是人能转法轮如转轮王,当知是人身色殊妙如天帝释,当知是人心得自在如梵天王,当知是人说法音声犹如雷震,当知是人降法甘露犹如时雨,当知是人能增长无漏根力觉分,当知是人已度生死污泥,当知是人入佛智慧,当知是人近佛菩提,当知是人能多学问无与等者,当知是人无有量已过量,当知是人智慧辩才无有障碍,当知是人得忆念坚固得陀罗尼,当知是人知诸众生深心所行,当知是人得智慧力正观诸法解达义趣,当知是人勤行精进利安世间,当知是人超出于世,当知是人不可污染犹如莲华,当知是人不为世法所覆,当知是人利根者所爱,当知是人多闻者所敬,当知是人智者所念,当知是人人天供养,当知是人为坐禅者之所敬礼,当知是人善人所贵,当知是人声闻、辟支佛之所贪慕,当知是人不贪小行,当知是人不覆藏罪不显功德,当知是人威仪备具生他净心,当知是人身色端正见者悦乐,当知是人有大威德众所宗仰,当知是人以三十二相庄严其身,当知是人能继佛种,当知是人能护法宝,当知是人能供养僧,当知是人诸佛所见,当知是人为得法眼,当知是人以佛智慧而得受记,当知是人具足三忍,当知是人安住道场,当知是人破坏魔军,当知是人得一切种智,当知是人转于法轮,当知是人作无量佛事。若人信解如是法义,不惊疑怖畏者,得如是功德。是人于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甚深难解难知难信难入,而能信受读诵,通利奉持,为人广说,如说修行,亦教他人如说修行。如是之人,我以一劫若减一劫,说其功德犹不能尽!”

  佛告梵天:“汝何能称说是人功德?如如来以无碍智慧之所知乎,是人所有功德复过于此!若人能于如来所说文字言说章句,通达随顺不违不逆,和合为一,随其义理,不随章句言辞,而善知言辞所应之相,知如来以何语说法,以何随宜说法,以何方便说法,以何法门说法,以何大悲说法。梵天,若菩萨能知如来以是五力说法,是菩萨能作佛事。”
  梵天言:“何谓如来所用五力?”
  佛言:“一者、言说,二者、随宜,三者、方便,四者、法门,五者、大悲。是名如来所用五力,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
  “世尊,云何名说?”
  佛言:“梵天,如来说过去法,说未来、现在法,说垢净法,说世间、出世间法,说有罪、无罪法,说有漏、无漏法,说有为、无为法,说我、人、众生、寿命法,说得证法,说生死、涅槃法。梵天,当知是诸言说,如幻人说,无决定故;如梦中说,虚妄见故;如响声说,从空出故;说如影,众缘合故;说如镜中像,因不入镜故;说如野马,颠倒见故;说如虚空,无生灭故。当知是说为无所说,诸法相不可说故。梵天,若菩萨能知此诸说者,虽有一切言说,而于诸法无所贪著;以不贪著故,得无碍辩才;以是辩才,若恒河沙劫说法无尽无碍,诸有言说不坏法性,亦复不著不坏法性。梵天,是名如来说也。”
  梵天言:“世尊,何谓随宜?”
  佛言:“如来或垢法说净、净法说垢,菩萨于此应知如来随宜所说。梵天,何谓垢法说净?不得垢法性故。何谓净法说垢?贪著净法故。又梵天,我说:‘布施即是涅槃。’凡人无智,不能善解随宜所说。菩萨应如是思量:‘布施后得大富。此中无法可得,从一念至一念。若不从一念至一念,即是诸法实相。诸法实相即是涅槃。’持戒是涅槃,不作不起故。忍辱是涅槃,念念灭故。精进是涅槃,无所取故。禅定是涅槃,不贪味故。智慧是涅槃,不得相故。贪欲是实际,法性无欲故。瞋恚是实际,法性无瞋故。愚痴是实际,法性无痴故。生死是涅槃,无退无生故。涅槃是生死,以贪著故。实语是虚妄,生语见故。虚妄是实语,为增上慢人故。
  “又梵天,如来以随宜故,或自说我是说常边者,或自说我是说断边者,或自说我是说无作者,或自说我是邪见者,或自说我是不信者,或自说我是不知报恩者,或自说我是食吐者,或自说我是不受者。如来无有如此诸事,当知是为随宜所说,欲令众生舍增上慢故。若菩萨善通达如来随宜说者,若闻佛出则便信受,示众生善业色身果报故。若闻佛不出亦信受,知是诸佛法性身故。若闻佛说法亦信受,为喜乐文字众生故。若闻佛不说法亦信受,知诸法位性不可说故。若闻有涅槃亦信受,灭颠倒所起烦恼故。若闻无涅槃亦信受,诸法无生灭相故。若闻有众生亦信受,入世谛门故。若闻无众生亦信受,入第一义故。梵天,菩萨如是善知如来随宜所说,于诸音声无疑无畏,亦能利益无量众生。”
  “世尊,何谓方便?”
  佛言:“如来为众生,说布施得大富,持戒得生天,忍辱得端正,精进得具诸功德,禅定得法喜,智慧得舍诸烦恼,多闻得智慧故,行十善道得人天福乐故,慈悲喜舍得生梵世故,禅定得如实智慧故,如实智慧得道果故,学地得无学地故,辟支佛地得消诸供养故,佛地得无量智慧故,涅槃得灭一切苦恼故。梵天,我如是方便,为众生赞说是法。如来实不得我、人、众生、寿命者,亦不得施,亦不得悭,亦不得戒,亦不得毁戒,亦不得忍辱,亦不得瞋恚,亦不得精进,亦不得懈怠,亦不得禅定,亦不得乱心,亦不得智慧,亦不得智慧果,亦不得菩提,亦不得涅槃,亦不得苦,亦不得乐。梵天,若众生闻是法者,勤行精进。是人为何利故勤行精进?不得是法,若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辟支佛道、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涅槃,亦复不得。梵天,是名如来方便说法。菩萨于此方便说法中,应勤精进令诸众生得于法利。”
  “世尊,何谓如来法门?”
  佛言:“眼是解脱门,耳、鼻、舌、身、意是解脱门。所以者何?眼空,无我无我所性自尔;耳、鼻、舌、身、意空,无我无我所性自尔。梵天,当知诸入皆入此解脱门,正行则不虚诳故。色、声、香、味、触、法,亦复如是。一切诸法皆入是门,所谓空门、无相门、无作门、无生门、无灭门、无所从来门、无所从去门、无退门、无起门、性常清净门、离自体门。又梵天,如来于一切文字中,示是解脱门。所以者何?诸文字无合无用性钝故。梵天,当知如来于一切文字中,说圣谛,说解脱门。如来所说法无有垢,一切诸法皆入解脱,令住涅槃。是名如来说法入于法门。菩萨于此法门,应当修学。”

  “世尊,何谓大悲?”
  佛言:“如来以三十二种大悲,救护众生。何等三十二?一切法无我,而众生不信不解说有我生,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诸法无众生,而众生说有众生,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寿命者,而众生说有寿命者,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人,而众生说有人,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所有,而众生住于有见,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住,而众生有住,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归处,而众生乐于归处,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非我所,而众生著于我所,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所属,而众生计有所属,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取相,而众生有取相,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生,而众生住于有生,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退生,而众生住于退生,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垢,而众生著垢,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离染,而众生有染,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离瞋,而众生有瞋,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离痴,而众生有痴,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所从来,而众生著有所从来,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所去,而众生著于有去,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起,而众生计有所起,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戏论,而众生著於戏论,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空,而众生堕于有见,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相,而众生著于有相,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法无作,而众生著于有作,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世间常共瞋恨诤竞,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世间邪见颠倒行于邪道,欲令住于正道,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世间饕餮无有厌足互相熬夺,欲令众生住于圣财、信、戒、闻、施、慧等,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众生是产业妻子恩爱之仆,于此危脆之物生坚固想,欲令众生知悉无常,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众生身为怨贼,贪著养育以为亲友,欲为众生作真知识,令毕众苦究竟涅槃,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众生好行欺诳邪命自活,欲令行于正命,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众生乐著众苦不净居家,欲令出于三界,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一切诸法从因缘有,而众生于圣解脱生于懈怠,欲说精进令乐解脱,如来于此而起大悲。众生弃舍最上无碍智慧,求于声闻、辟支佛道,欲引导之令发大心缘于佛法,如来于此而起大悲。梵天,如来如是于诸众生行此三十二种大悲,是故如来名为行大悲者。若菩萨于众生中,常能修集此大悲心,则为入阿惟越致,为大福田威德具足,常能利益一切众生。”
  说是大悲法门品时,三万二千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八千菩萨得无生法忍。

  尔时,网明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是思益梵天,云何闻是大悲法门而不喜悦?”
  梵天言:“善男子,若识在二法则有喜悦,若识在无二实际法中则无喜悦。譬如幻人见幻戏事无所喜悦,菩萨知诸法相如是,则于如来若说法、若神通亦无喜悦。又善男子,如佛所化人闻佛说法不喜不悦,菩萨知诸法相与化无异,于如来所不加喜悦,于诸众生无下劣想。”
  网明言:“梵天,汝今见诸法如幻相耶?”
  梵天言:“若人分别诸法者,汝当问之。”
  网明言:“汝今于何处行?”
  梵天言:“一切凡夫所行处,吾于彼行。”
  网明言:“凡夫人行贪欲、瞋恚、愚痴、身见、疑网、我我所等邪道,汝于是处行耶?”
  梵天言:“善男子,汝欲得凡夫法决定相耶?”
  网明言:“我尚不欲决定得凡夫,何况凡夫法?”
  “善男子,若是法无决定者,宁有贪欲、瞋恚、愚痴法耶?”
  网明言:“无也。”
  “善男子,一切法离贪恚痴相行相亦如是。善男子,凡夫行、贤圣行,皆无二无差别。善男子,一切行非行,一切说非说,一切道非道。”
  网明言:“何谓一切行非行?”
  梵天言:“善男子,若人千万亿劫行道,于法性不增不减,是故言一切行非行。”
  “何谓一切说非说?”
  梵天言:“善男子,如来以不说相说一切法,是故言一切说非说。”
  “何谓一切道非道?”
  梵天言:“以无所至故,一切道非道。”
  尔时,世尊赞思益梵天言:“善哉!善哉!说诸法相应当如是。”
  网明菩萨谓梵天言:“汝说一切凡夫行处,吾于彼行者则有行相。”
  梵天言:“若我有所生处应有行相。”
  网明言:“汝若不生,云何教化众生?”
  梵天言:“佛所化生,吾如彼生。”
  网明言:“佛所化生无有生处。”
  梵天言:“宁可见不?”
  网明言:“以佛力故见。”
  梵天言:“我生亦如是,以业力故。”
  网明言:“汝于起业中行耶?”
  梵天言:“我不于起业中行。”
  网明言:“云何言以业力故?”
  梵天言:“如业性力亦如是,是二不出于如。”
  尔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有能入是菩萨随宜所说法中者,得大功德。所以者何?世尊,乃至闻是上人名字尚得大利,何况闻其所说!譬如有树不依于地在虚空中,而现根茎枝叶华果甚为希有。此人行相亦复如是,不住一切法,而于十方现有行有生死,亦有如是智慧辩才。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智慧自在力者,其谁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有一菩萨名曰普华,在会中坐,谓长老舍利弗:“仁者已得法性,佛亦称汝于智慧人中为最第一,何以不能现如是智慧辩才自在力耶?”
  舍利弗言:“普华,佛诸弟子随其智力能有所说。”
  普华言:“舍利弗,法性有多少耶?”
  舍利弗言:“无也。”
  普华言:“汝何以言,佛诸弟子随其智力能有所说?”
  舍利弗言:“随所得法而有所说。”
  普华言:“汝证法性无量相耶?”
  舍利弗言:“然。”
  普华言:“汝云何言随所得法而有所说?如法性无量相,得亦如是;如得,说亦如是。何以故?法性无量故。”
  舍利弗言:“法性非得相。”
  普华言:“若法性非得相者,汝出法性得解脱耶?”
  舍利弗言:“不也。”
  普华言:“何故尔耶?”
  舍利弗言:“若出法性得解脱者,则坏法性。”
  普华言:“是故,舍利弗,如仁者得道,法性亦尔。”
  舍利弗言:“我为听来,非为说也。”
  普华言:“一切法皆入法性,此中宁有说者、听者不?”
  舍利弗言:“不也。”
  普华言:“若然者,汝何故言‘我为听来,非为说’耶?”
  舍利弗言:“佛说二人得福无量:一者、专精说法,二者、一心听受。是故汝今应说,我当听受。”
  普华言:“汝入灭尽定,能听法耶?”
  舍利弗言:“入灭尽定,无有二行而听法也。”
  普华言:“汝信佛说一切法是灭尽相不?”
  舍利弗言:“然!一切法皆灭尽相,我信是说。”
  普华言:“若然者,舍利弗常不能听法。所以者何?一切法常灭尽相故。”
  舍利弗言:“汝能不起于定而说法耶?”
  普华言:“颇有一法非是定耶?”
  舍利弗言:“无也。”
  普华言:“是故常知一切凡夫常在于定。”
  舍利弗言:“以何定故,一切凡夫常在定耶?”
  普华言:“以不坏法性三昧故。”
  舍利弗言:“若然者,凡夫、圣人无有差别。”
  普华言:“如是,如是,我不欲令凡夫、圣人有差别也。所以者何?圣人无所断,凡夫无所生,是二不出法性平等之相。”
  舍利弗言:“何等是诸法平等相。”
  普华言:“如舍利弗所得知见。舍利弗,汝生贤圣法耶?”
  答言:“不也。”
  “汝灭凡夫法耶?”
  答言:“不也。”
  “汝得贤圣法耶?”
  答言:“不也。”
  “汝见凡夫法耶?”
  答言:“不也。”
  “舍利弗,汝何知见说言得道?”
  答言:“汝不闻,凡夫如即是漏尽解脱如,漏尽解脱如即是无余涅槃如?”
  “舍利弗,是如名不异如、不坏如,应以是如知一切法。”
  尔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譬如大火一切诸炎皆是烧相,如是诸善男子,所说法皆入法性。”
  佛告舍利弗:“如汝所言,是诸善男子,所说法皆入法性。”
  尔时,网明菩萨谓舍利弗:“佛说仁者于智慧人中为最第一,以何智慧得第一耶?”
  舍利弗言:“所谓声闻因声得解,以是智慧,说我于中为第一耳!非谓菩萨。”
  网明言:“智慧是戏论相耶?”
  答言:“不也。”
  网明言:“智慧非平等相耶?”
  答言:“是。”
  网明言:“今仁者得平等智慧,云何说智慧有量?”
  答言:“善男子,以法性相故,智慧无量;随入法性多少故,智慧有量。”
  网明言:“无量法终不作有量,仁者何故说智慧有量?”
  即时,舍利弗默然不答。

  尔时,长老大迦叶承佛圣旨,白佛言:“世尊,是网明菩萨,以何因缘号网明乎?”
  佛告网明:“善男子,现汝福报光明因缘,令诸天人一切世间皆得欢喜,其有福德因缘者当发菩提心。”
  于是网明即受佛教,偏袒右肩,从右手赤白庄严抓指间放大光明,普照十方无量无边阿僧只佛国皆悉通达。其中地狱、畜生、饿鬼,盲聋喑哑、手足拘癖、老病苦痛、贪欲、瞋恚、愚痴、裸形、丑陋、贫穷、饥渴囹圄、系闭困厄、垂死、悭贪、破戒、瞋恚、懈怠、妄念无慧、少于闻见、无惭无愧、堕邪疑网,如是等众生,遇斯光者皆得快乐,无有众生为贪欲、瞋恚、愚痴、憍慢、忧愁、怀恨等之所恼也。其在佛前大会之众,菩萨摩诃萨,天、龙、夜叉、乾闼婆等,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众,是诸众生同一金色与佛无异,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无见顶者,皆坐宝莲华座,宝交络盖罗覆其上,等无差别。诸会众生皆得快乐,譬如菩萨入发喜庄严三昧。时诸大众得未曾有,各各相见如佛无异,不见佛身为大、己身为小。
  又以光明力故,寻时下方有四菩萨,从地踊出合掌而立,欲共礼佛,作是念言:“何者真佛?我欲礼敬。”
  即闻空中声曰:“是网明菩萨光明之力,一切大众同一金色,与佛无异。”
  时四菩萨发希有心,作如是言:“今此众会其色无异,一切诸法亦复如是。若我此言诚实无虚,世尊释迦牟尼当现异相,令我今得供养礼事。”
  即时,佛以莲华宝师子座,上升虚空高一多罗树。
  于是四菩萨头面礼佛足,作如是言:“如来智慧不可思议!网明菩萨福德本愿,亦不可思议,能放如是无量光明。”
  尔时,佛告网明菩萨言:“善男子,汝今已作佛事,令无量众生住于佛道,可摄光明。”
  于是网明即受佛教,还摄光明。摄光明已,此诸大众威仪色相还复如故,见佛坐本师子座上。
  尔时,长老大迦叶白佛言:“世尊,此四菩萨从何所来?”
  四菩萨言:“我等从下方世界来。”
  迦叶言:“其国何名?佛号何等?”
  四菩萨言:“国名现诸宝庄严,佛号一宝盖,今现说法。”
  大迦叶言:“其佛国土去此几何?”
  四菩萨言:“佛自知之。”
  大迦叶言:“汝等何故来此?”
  四菩萨言:“是网明菩萨光明照彼我等,遇之即闻释迦牟尼佛名及网明菩萨,是故我等今来见佛并网明上人。”
  大迦叶白佛言:“世尊,一宝盖佛,现诸宝庄严世界,去此几何?”
  佛言:“去此七十二恒河沙佛土。”
  大迦叶言:“世尊,是四菩萨从彼发来,几时至此?”
  佛言:“如一念顷,于彼不现忽然而至。”
  大迦叶言:“世尊,此诸菩萨光明远照,神通速疾甚为希有!今是网明菩萨光明远照,是四菩萨发来速疾。”
  佛言迦叶:“如汝所说,菩萨摩诃萨所行不可思议,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
  尔时,长老大迦叶谓网明菩萨言:“善男子,汝现光明照此大会皆作金色,以何因缘?”
  网明言:“长老大迦叶,可问世尊,当为汝说。”
  即时,大迦叶以此白佛。佛言:“迦叶,是网明菩萨成佛时,其会大众同一金色,咸共信乐一切智慧。其佛国土,乃至无声闻、辟支佛名,唯有清净诸菩萨摩诃萨会。”
  大迦叶白佛言:“世尊,生彼菩萨当知如佛。“
  佛言:“如汝所说,生彼菩萨当知如佛。”
  于是会中四万四千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已,愿生彼国,白佛言:“网明菩萨得成佛时,我等愿生其国。”
  尔时,长老大迦叶白佛言:“世尊,网明菩萨,几时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迦叶,汝自问网明。”
  于是迦叶问网明菩萨言:“善男子,仁者几时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网明言:“大迦叶,若有问幻所化人:‘汝几时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幻人当云何答?”
  大迦叶言:“善男子,幻所化人无决定相,当何所答?”
  网明言:“大迦叶,一切诸法亦如幻所化人,无决定相。谁可问言‘汝几时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大迦叶言:“善男子,幻所化人离于自相,无异无别无所志愿,汝亦如是耶?若如是者,汝云何能利益无量众生?”
  网明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是一切众生性,一切众生性即是幻性,幻性即是一切法性。于是法中,我不见有利,不见无利。”
  大迦叶言:“善男子,汝今不令众生住菩提耶?”
  网明言:“诸佛菩提有住相耶?”
  大迦叶言:“无也。”
  网明言:“是故我今不令众生住于菩提,亦不令住声闻、辟支佛道。”
  大迦叶言:“善男子,汝今欲趣何所?”
  网明言:“我所趣如如趣。”
  大迦叶言:“如无所趣亦无有转。”
  网明言:“如如无趣无转,一切法住如相故,我亦无趣无转。”
  大迦叶言:“若无趣无转,汝云何教化众生?”
  网明言:“若人发愿,则是不能教化众生。若人于法有转,是亦不能教化众生。”
  大迦叶言:“善男子,汝不转众生生死耶?”
  网明言:“我尚不得生死,何况于生死中而转众生?”
  大迦叶言:“汝不令众生得涅槃耶?”
  网明言:“我尚不见涅槃,何况教化众生令住涅槃?”
  大迦叶言:“善男子,若汝不得生死,不见涅槃,何故今为无量众生行于菩提?此岂不为灭度众生耶?”
  网明言:“若菩萨得生死分别涅槃,因众生行于菩提,此则不应说为菩萨。”
  大迦叶言:“善男子,汝今于何处行?”
  网明言:“我非生死中行,非涅槃中行,亦不以众生相行。大迦叶,如汝所问,汝何处行者,如佛所化人行处,吾于彼行。”
  大迦叶言:“佛所化人无有行处。”
  网明言:“当知一切众生所行亦如是相。”
  大迦叶言:“佛所化人无贪无恚无痴,若一切众生所行如是相者,众生贪恚痴从何所起?”
  网明言:“我今问汝,随意答我。大迦叶,汝今宁有贪恚痴不?”
  答言:“不也。”
  网明言:“是贪恚痴尽灭耶?”
  答言:“不也。”
  网明言:“若大迦叶,今无贪恚痴亦不尽灭者,汝置贪恚痴于何所耶?”
  答言:“善男子,凡夫纵颠倒起妄想分别生贪恚痴耳!贤圣法中,善知颠倒实性故,无妄想分别,是以无贪恚痴。”
  “大迦叶,于汝意云何?若法从颠倒起,是法为实、为虚妄耶?”
  答言:“是法虚妄,非是实也。”
  网明言:“若法非实,可令实耶?”
  答言:“不也。”
  网明言:“若法非实,仁者欲于是中得贪恚痴耶?”
  答言:“不也。”
  网明言:“若然何所是贪恚痴能恼众生者?”
  答言:“善男子,若尔一切法从本已来离贪恚痴相。”
  网明言:“以是故,我说一切法相如佛所化。”
  说是法时,四万四千菩萨得柔顺法忍。

  尔时,长老大迦叶白佛言:“世尊,若网明菩萨所见众生,不应复畏堕三恶道。若闻网明所说法者,魔不得便。若为网明所教化者,不畏堕声闻、辟支佛道。世尊,愿说网明功德庄严国土。”
  佛言:“迦叶,是网明菩萨在在国土游行之处,利益无量众生。迦叶,汝见网明所放光明不?”
  答言:“已见。”
  佛言:“若三千大千世界满中芥子,尚可算数,今网明光明令诸众生住菩提者不可数也!迦叶,是网明菩萨所放光明饶益尚尔,何况说法!汝今谛听,我当粗略说其功德。迦叶,是网明菩萨过七百六十万阿僧只劫,当得作佛,号普光自在王如来应供正遍知,世界名曰集妙功德。其佛趣菩提树时,国中诸魔魔民悉皆正定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其佛国土,以真栴檀宝为地,地平如掌,柔濡细滑如迦陵伽衣,处处皆以众宝庄严,无三恶道亦无八难。其国广长皆以妙宝莲华色香妙好以为校饰。普光自在王如来有无量菩萨僧,善修无量法门,得无量自在神通,皆以光明庄严其身,得诸陀罗尼藏无碍辩才,善能说法,光明神力皆悉通达,能破魔怨,惭愧念慧诸妙功德以修其心。彼佛国土无有女人。其诸菩萨皆于宝莲华中,结跏趺坐自然化生,以禅乐为食。诸所须物经行之处,房舍床榻园林浴池,应念即至。
  “迦叶,是普光自在王如来,不以文字说法,但放光明照诸菩萨,光触其身即得无生法忍。其佛光明,复照十方通达无碍,令诸众生得离烦恼。又其光明,常出三十二种清净法音。何等三十二?所谓诸法空,无众生见故;诸法无相,离分别故;诸法无作,出三界故;诸法离欲,性寂灭故;诸法离瞋,无有碍故;诸法离痴,无闇冥故;诸法无所从来,本无生故;诸法无所去,无所至故;诸法不住,无所依故;诸法过三世,去来现在无所有故;诸法无异,其性一故;诸法不生,离于报故;诸法无业,业报作者不可得故;诸法不作,无所起故;诸法无起,无为性故;诸法无为,离生灭故;诸法真,不从和合生故;诸法实,一道门故;诸法无众生,众生不可得故;诸法无我,第一义故;诸法钝,无所知故;诸法舍,离憎爱故;诸法离烦恼,无有热故;诸法无垢性,不污故;诸法一相,离欲际故;诸法离相,常定故;诸法住,实际性不坏故;诸法如相,不分别故。诸法入,法性遍入故;诸法无缘,缘不合故;诸法是菩提,如实见故;诸法是涅槃,无因缘故。迦叶,普光自在王如来,光明常出如是清净法音,能令诸菩萨施作佛事。其佛国土无有魔事,佛寿无量阿僧只劫。”
  大迦叶白佛言:“若人欲得清净佛土者,应取如网明菩萨所修功德具足清净国土。”
  “如是,迦叶,是网明菩萨,于诸无量阿僧只佛所,随愿修行功德具足故。”
  尔时,思益梵天谓网明菩萨:“仁者已得从佛受记。”
  网明言:“一切众生皆从佛受记。”
  梵天言:“于何事中而得受记?”
  网明言:“随业受报而得受记。”
  梵天言:“汝作何业而得受记?”
  网明言:“若业非身作、非口作、非意作,是业可得示不?”
  梵天言:“不可示也。”
  网明言:“菩提是起作相耶?”
  梵天言:“不也。何以故?菩提是无为,非起作相故。”
  网明言:“可以起作相得无为菩提不?”
  梵天言:“不也。”
  “梵天,是故当知若无业、无业报,无诸行、无起诸行,是名菩提。如菩提性,得亦如是;如得性,受记亦如是,不可以起作法而得受记。”
  梵天言:“善男子,汝不行六波罗蜜然后得受记耶?”
  网明言:“如汝所说,菩萨行六波罗蜜而得受记。梵天,若菩萨舍一切烦恼,名为檀波罗蜜。于诸法无所起,名为尸罗波罗蜜。于诸法无所伤,名为羼提波罗蜜。于诸法离相,名为毗梨耶波罗蜜。于诸法无所住,名为禅波罗蜜。于诸法无戏论,名为般若波罗蜜。梵天,菩萨如是行六波罗蜜,于何处行?”
  梵天言:“无处行也。所以者何?凡所有行皆是不行。若行即是不行,若不行即是行。”
  “梵天,以是故,当知无所行是菩提。如汝所问,汝得受菩提记者,如如法性得受记,我所受记亦如是。”
  梵天言:“善男子,如如法性无受记。”
  网明言:“诸菩萨受记相皆亦如是,如如法性。”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菩萨以何行,诸佛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佛言:“若菩萨不行生法、不行灭法,不行善、不行不善,不行世间、不行出世间,不行有罪法、不行无罪法,不行有漏法、不行无漏法,不行有为法、不行无为法,不行修道、不行除断,不行生死、不行涅槃,不行见法、不行闻法、不行觉法、不行知法,不行施、不行舍,不行戒、不行覆,不行忍、不行善,不行发、不行精进,不行禅、不行三昧,不行慧,不行行,不行知,不行得。梵天,若菩萨如是行者,诸佛则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所以者何?诸所有行皆是取相,无相无分别则是菩提。皆有所是,无所是是菩提。诸所有行皆是分别,无分别是菩提。诸所有行皆是起作,无起作是菩提。诸所有行皆是戏论,无戏论是菩提。是故当知,若菩萨过诸所行则得受记。”
  “唯然,世尊,受记者有何义?”
  佛言:“离诸法二相,是受记义。不分别生灭道,是受记义。离身口意业相,是受记义。梵天,我念过去有劫名喜见,我于此劫供养七十二那由他佛,是诸如来不见授记。又过是劫,劫名善化,我于此劫供养二十二亿佛,是诸如来亦不见授记。又过是劫,劫名梵叹,我于此劫供养万八千佛,是诸如来亦不见授记。又过是劫,劫名无咎,我于此劫供养三万二千佛,是诸如来亦不见授记。又过是劫,劫名庄严,我于此劫供养四百四十万佛,我皆以一切供养之具而供养之,是诸如来亦不见授记。
  “梵天,我于往昔,供养诸佛恭敬尊重赞叹,净修梵行,一切布施、一切持戒,及行头陀,离于瞋恚,忍辱慈心,如所说行勤修精进,一切所闻皆能受持,独处远离入诸禅定,随所闻慧赞诵思问,是诸如来亦不见授记。何以故?依止所行故。以是当知,若诸菩萨出过一切诸行则得受记。我若以一劫若减一劫,说是诸佛名号不可得尽。
  “梵天,我于是后见燃灯佛,即得无生法忍。佛时授我记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如来应供正遍知。’我尔时出过一切诸行,具足六波罗蜜。所以者何?若菩萨能舍诸相,名为檀波罗蜜。能灭诸所受持,名为尸罗波罗蜜。不为六尘所伤,名为羼提波罗蜜。离诸所行,名为毗梨耶波罗蜜。不忆念一切法,名为禅波罗蜜。能忍诸法无生性,名为般若波罗蜜。我于燃灯佛所,具足如是六波罗蜜。”

  “梵天,我从初发菩提心已来所作布施,于此五华布施,百分不及一,百千分、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我从初发心已来,受戒、持戒、行头陀,于此常灭戒,百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我从初发心已来柔和忍辱,于毕竟忍法,百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我从初发心已来,发勤精进,于此不取不舍精进,百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我从初发心已来,禅定独处,于此无住禅定,百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我从初发心已来,思惟筹量智慧,于此无戏论智慧,百分不及一,百千分、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梵天,是故当知,我尔时得具足六波罗蜜。”
  “世尊,云何名具足六波罗蜜?”
  “梵天,若不念施,不依止戒,不分别忍,不取精进,不住禅定,不二于慧,是名具足六波罗蜜。”
  又问:“具足六波罗蜜已,能满足何法?”
  佛言:“具足六波罗蜜已,能满足萨婆若。”
  “世尊,云何具足六波罗蜜已,能满足萨婆若?”
  “梵天,布施平等即是萨婆若平等,持戒平等即是萨婆若平等,忍辱平等即是萨婆若平等,精进平等即是萨婆若平等,禅定平等即是萨婆若平等,智慧平等即是萨婆若平等。以是平等等一切法,名为萨婆若。又梵天,具足布施相、持戒相、忍辱相、精进相、禅定相、智慧相,是名萨婆若。梵天,如是具足六波罗蜜能满足萨婆若。”
  “世尊,云何当知满足萨婆若?”
  “梵天,若不受眼、不受色、不受耳、不受声、不受鼻、不受香、不受舌、不受味、不受身、不受触、不受意、不受法,若不受是内外十二入,名为满足萨婆若。我得如是满足萨婆若,于眼无所著,于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无所著,是故如来名为无碍知见萨婆若。梵天,萨婆若于法无所受。何以故?以无用故。无用即是无所有义,无所有义即是空如虚空义,同虚空相是萨婆若,是故于法无所受。梵天,譬如一切所作皆因虚空,而虚空无所依;如是诸智慧皆从萨婆若出,而萨婆若无所依。”
  梵天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说萨婆若,萨婆若者,为何谓也?”
  “梵天,一切所行是智为真,非诸声闻、辟支佛所及故名萨婆若。诸有所行皆能成就故,名萨婆若。能破一切所念戏论故,名萨婆若。诸所教敕、诸所防制,如此众生所行之法,皆从中出故,名萨婆若。得诸圣智,若学智、若无学智、若辟支佛智,皆从中出故,名萨婆若。正行故,名萨婆若。能分别一切药故,名萨婆若。能灭一切众生病故,名萨婆若。能除一切烦恼习气故,名萨婆若。常在定故,名萨婆若。一切法中无疑故,名萨婆若。一切世间、出世间智慧皆从中出故,名萨婆若。善知一切智慧方便相故,名萨婆若。”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诸佛如来智慧甚深,心无所缘,而知一切众生心心所行。世尊,萨婆若有如是无量功德,其谁善男子、善女人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于是网明菩萨白佛言:“世尊,若有菩萨希望功德利而发菩提心者,不名发大乘也。所以者何?一切法无功德利,以无对处故。世尊,菩萨摩诃萨不应为功德利故发菩提心,但为大悲心故,灭众生诸苦恼故,不自忧苦故,生诸善法故,解脱诸邪见故,灭除诸病故,舍我所贪著故,不观憎爱故,不没世法故,厌患有为故,安住涅槃故,发菩提心。世尊,菩萨不应于众生求其恩报,亦不应观作与不作,又于苦乐心不倾动。世尊,何谓菩萨家清净?”
  佛言:“善男子,菩萨若生转轮圣王家,不名家清净。若生帝释中、若生梵王中,亦不名家清净。在所生处乃至畜生,自不退失善根,亦令众生生诸善根,是名菩萨家清净。又网明,慈是菩萨家,心平等故;悲是菩萨家,深心念故;喜是菩萨家,生法喜故;舍是菩萨家,离贪著故;不舍菩提是菩萨家,不贪声闻、辟支佛地故。”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是文殊师利法王子,在此大会而无所说。”
  佛即告文殊师利:“汝于此会所说法中可少说之。”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佛所得法宁可识不?”
  佛言:“不可识也。”
  “世尊,是法可说、可演、可论不?”
  佛言:“不可说,不可演,不可论。”
  “世尊,若是法不可说、不可演、不可论者,则不可示。”
  尔时,思益梵天谓文殊师利:“汝不为众生演说法乎?”
  文殊师利言:“梵天,法性中有二相耶?”
  梵天言:“无也。”
  文殊师利言:“一切法不入法性耶?”
  梵天言:“然。”
  文殊师利言:“若法性是不二相,一切法入法性中,云何当为众生说法?”
  梵天言:“颇有说法亦无二耶?”
  文殊师利言:“若决定得说者听者,可有说法,亦无有二。”
  文殊师利:“如来不说法耶?”
  文殊师利言:“佛虽说法不以二相。何以故?如来性无二故,虽有所说而无二也。”
  梵天言:“若一切法无二,其谁为二?”
  文殊师利言:“凡起贪著我故分别二耳!不二者,法性终不为二。虽种种分别为二,然其实际无有二相。”
  梵天言:“云何识无二法?”
  文殊师利言:“若无二可识则非无二。所以者何?无二相者不可识也。梵天,二即是识业。不可识法佛所说也,是法不尔如所说。何以故?是法无文字故。”
  “文殊师利,佛所说法终何所至?”
  文殊师利言:“佛所说法至无所至。”
  梵天言:“佛所说法不至涅槃耶?”
  文殊师利言:“涅槃中可得至耶?”
  梵天言:“涅槃无来处,无至处。”
  文殊师利言:“如是佛所说法至无所至。”
  梵天言:“是法谁听?”
  答言:“如所说。”
  梵天言:“云何如所说?”
  答言:“如不识不闻。”
  梵天言:“谁能听如来如是法?”
  答言:“不漏六尘者。”
  梵天言:“谁能知是法?”
  答言:“无识、无分别、无诤讼者。”
  梵天言:“云何比丘名多诤讼?”
  答言:“是好是恶,此名诤讼。是理是非理,此名诤讼。是垢是净,此名诤讼。是善是不善,此名诤讼。是持戒是毁戒,此名诤讼。是应作是不应作,此名诤讼。以是法得道,以是法得果,此名诤讼。梵天,若于法中有高下心贪著取受,皆是诤讼。佛所说法无有诤讼。梵天,乐戏论者无不诤讼,乐诤讼者无沙门法。乐沙门法者,无有妄想贪著。”
  梵天言:“云何比丘随佛语,随佛教?”
  答言:“若比丘称赞毁辱其心不动,是名随佛教。若比丘不随文字语言,是名随佛语。又比丘灭一切诸相,是名随佛教。不违于义,是名随佛语。若比丘守护于法,是名随佛教。不违佛语,是名随佛语。”
  梵天言:“云何比丘能守护法?”
  答言:“若比丘不逆平等,不坏法性,是名能守护法。”
  梵天言:“云何比丘亲近于佛?”
  答言:“若比丘于诸法中,不见有法若近若远,是名亲近于佛。”
  梵天言:“云何比丘给侍于佛?”
  答言:“若比丘身口意无所作,是名给侍于佛。”
  梵天言:“谁能供养佛?”
  答言:“若不起福业,不起无动业者。”
  梵天言:“谁能见佛?”
  答言:“若不著肉眼,不著天眼,不著慧眼,是名能见佛。”
  梵天言:“谁能见法?”
  答言:“不逆诸因缘法者。”
  梵天言:“谁能顺见诸因缘法?”
  答言:“不起平等,不见平等所生相者。”
  梵天言:“谁得真智?”
  答言:“不生不灭诸漏者。”
  梵天言:“谁能随学如来?”
  答言:“不起不受,不取不舍诸法者。”
  梵天言:“谁名正行?”
  答言:“不堕三界者。”
  梵天言:“谁为善人?”
  答言:“不受后身者。”
  梵天言:“谁为乐人?”
  答言:“无我、无我所者。”
  梵天言:“谁为得脱?”
  答言:“不坏缚者。”
  梵天言:“谁为得度?”
  答言:“不住生死、不住涅槃者。”
  梵天言:“漏尽比丘尽何事耶?”
  答言:“若有所尽,不名漏尽。知诸漏空相,随如是知,名为漏尽。”
  梵天言:“谁为实语?”
  答言:“离诸言论道者。”
  梵天言:“谁为入道?”
  答言:“凡夫有入圣道行者,知一切有为法无所从来,无所从去,则为入道。”
  梵天言:“谁能见圣谛?”
  答言:“无有见圣谛者。所以者何?随所有见皆为虚妄,无所见者乃名见谛。”
  梵天言:“不见何法名为见谛?”
  答言:“不见一切诸见名为见谛。”
  梵天言:“是谛当于何求?”
  答言:“当于四颠倒中求。”
  梵天言:“何故作如是说?”
  答言:“求四颠倒,不得净,不得常,不得乐,不得我。若不得净是即不净,若不得常是即无常,若不得乐是即为苦,若不得我是即无我。梵天,一切法空无我,是为圣谛。若能如是求谛,是人不见苦,不断集,不证灭,不修道。”
  梵天言:“云何名修道?”
  答言:“若不分别是法、是非法,离于二相,名为修道。以是道求一切法不得,是名为道。是道不令人离生死至涅槃。所以者何?不离不至乃名圣道。”
  尔时,有摩诃罗梵天子,名曰等行,问文殊师利:“何谓优婆塞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
  答言:“优婆塞不起二见,不起我见不起彼见,不起我见不起佛见,不起我见不起法见,不起我见不起僧见,是名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又优婆塞,不以色见佛,不以受想行识见佛,是名归依佛。优婆塞,于法无所分别,亦不行非法,是名归依法。若优婆塞,不离有为法见无为法,不离无为法见有为法,是名归依僧。又优婆塞,不得佛,不得法,不得僧,是名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
  尔时,等行菩萨问文殊师利言:“是诸菩萨发菩提心者,为趣何所?”
  答曰:“趣于虚空。所以者何?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同虚空故。”
  等行言:“云何菩萨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答言:“若菩萨知一切发非发,一切法非法,一切众生非众生,是名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等行菩萨白佛言:“世尊,所言菩萨,菩萨者,为何谓耶?“
  佛言:“善男子,若菩萨于邪定众生发大悲心,于正定众生不见殊异,故言菩萨。所以者何?菩萨不为正定众生,不为不定众生故发心,但为度邪定众生故,而起大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言菩萨。”

  尔时,菩提菩萨白佛言:“世尊,我等亦乐说所以为菩萨。”
  佛言:“便说。”
  菩提菩萨言:“譬如男子、女人,受一日戒无毁无缺,若菩萨如是从初发心乃至成佛,于其中间常修净行,是名菩萨。”
  坚意菩萨言:“若菩萨成就深固慈心,是名菩萨。”
  度众生菩萨言:“譬如桥船渡人不倦无有分别,若心如是,是名菩萨。”
  断恶道菩萨言:“若菩萨于诸佛国投足之处,即时一切恶道皆灭,是名菩萨。”
  观世音菩萨言:“若菩萨众生见者,即时毕定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称其名者得免众苦,是名菩萨。”
  得大势菩萨言:“若菩萨所投足处,震动三千大千世界及魔宫殿,是名菩萨。”
  无疲倦菩萨言:“若恒河沙等劫为一日一夜,以是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岁。以是岁数,若过百千万亿劫,得值一佛。如是于恒河沙等佛所行诸梵行修集功德,然后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心不休息无有疲倦,是名菩萨。”
  导师菩萨言:“若菩萨于堕邪道众生生大悲心,令入正道不求恩报,是名菩萨。”
  须弥山菩萨言:“若菩萨于一切法无所分别,如须弥山一于众色,是名菩萨。”
  那罗延菩萨言:“若菩萨不为一切烦恼所坏,是名菩萨。”
  心力菩萨言:“若菩萨以心思惟一切诸法无有错谬,是名菩萨。”
  师子游步自在菩萨言:“若菩萨于诸论中,不怖不畏得深法忍,能使一切外道怖畏,是名菩萨。”
  不可思议菩萨言:“若菩萨知心相不可思议,无所思惟分别,是名菩萨。”
  善寂天子言:“若菩萨能于一切天宫中生而无所染,亦不得是无染之法,是名菩萨。”
  实语菩萨言:“若菩萨有所发言常以真实,乃至梦中亦无妄语,是名菩萨。”
  喜见菩萨言:“若菩萨能见一切色皆是佛色,是名菩萨。”
  常惨菩萨言:“若菩萨见堕生死众生,其心不乐世间诸乐,欲自度己身亦度众生,是名菩萨。”
  心无碍菩萨言:“若菩萨于一切烦恼众魔而不瞋碍,是名菩萨。”
  常喜根菩萨言:“若菩萨常以善根自满其愿,亦满他愿,所作皆办,是名菩萨。”
  散疑女菩萨言:“若菩萨于一切法中不生疑悔,是名菩萨。”
  师子童女菩萨言:“若菩萨无男法、无女法而现种种色身,为成就众生故,是名菩萨。”
  宝女菩萨言:“若菩萨于诸宝中不生爱乐,但乐三宝,是名菩萨。”
  毗舍佉达多优婆夷言:“若菩萨有所得者则无菩提。若不得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灭一切法,是名菩萨。”
  跋陀婆罗居士言:“若菩萨众生闻其名者,毕定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名菩萨。”
  宝月童子言:“若菩萨常修童子梵行,乃至不以心念五欲,何况身受?是名菩萨。”
  忉利天子曼陀罗华香菩萨言:“若菩萨持戒熏心,常流诸善法香不流余香,是名菩萨。”
  作喜菩萨言:“若菩萨喜乐三法,谓供养佛、演说法、教化众生,是名菩萨。”
  思益梵天言:“若菩萨所见之法皆是佛法,是名菩萨。”
  弥勒菩萨言:“若菩萨众生见者,即得慈心三昧,是名菩萨。”
  文殊师利法王子言:”若菩萨虽说诸法,而不起法相,不起非法相,是名菩萨。”
  网明菩萨言:“若菩萨光明能灭一切众生烦恼,是名菩萨。”
  普华菩萨言:“若菩萨见诸如来满十方世界,如林华敷,是名菩萨。”
  如是诸菩萨各各随所乐说已,尔时佛告等行菩萨:“若菩萨能代一切众生受诸苦恼,亦复能舍一切福事与诸众生,是名菩萨。”

  尔时,思益梵天问等行菩萨言:“善男子,汝今以何行为行?”
  答言:“我以随一切有为法众生行为行。”
  又问:“随一切有为法众生,以何为行?”
  答言:“诸佛所行,是随一切有为法众生行也。”
  又问:“诸佛以何为行?”
  答言:“诸佛以第一义空为行。”
  又问:“凡夫所行,诸佛亦以是行,有何差别?”
  等行言:“汝欲令空中有差别耶?”
  答言:“不也。”
  等行言:“如来不说一切法空耶?”
  答言:“然。”
  “是故,梵天,一切法无有差别,是诸行相亦复如是。所以者何?如来不说诸法有差别也。”
  尔时,思益梵天问文殊师利言:“所言行处,行为何谓耶?”
  答言:“于诸行中有四梵行,是名行处行。若人离四梵行不名行处行,能行四梵行是名行处行。梵天,若人成就四梵行,虽于空闲旷野中行,是名行处行。若不成就四梵行,虽于楼殿堂阁、金银床榻、妙好被褥于此中行,不名行处行,亦复不能善知行处相。”
  又问:“菩萨以何行知见清净?”
  答言:“于诸行中能净我见。”
  又问:“若得我实性,即得实知见耶?”
  答言:“然,若见我实性,即是实知见。譬如国王典金藏人,因已出用知余在者;如是因知我实性故,得实知见。”
  又问:“云何得我实性?”
  答言:“若得无我法。所以者何?我毕竟无根本、无决定故。若能如是知者,是名得我实性。”
  又问:“如我解文殊师利所说义,以见我故即是见佛。所以者何?我性即是佛性。文殊师利,谁能见佛?”
  答言:“不坏我见者。所以者何?我见即是法见,以法见能见佛。”
  又问:“颇有无所行名为正行耶?”
  答言:“有。若不行一切有为法,是名正行。”
  又问:“云何行名为正行?”
  答言:“若不为见故行,不为断、不为证、不为修故行,是名正行。”
  又问:“慧眼为见何法?”
  答言:“若有所见不名慧眼,慧眼不见有为法、不见无为法。所以者何?有为法皆虚妄分别,无虚妄分别,是名慧眼。无为法空无所有,过诸眼道,是故慧眼亦不见无为法。”
  又问:“颇有因缘正行比丘不得道果耶?”
  答言:“有。正行中无道无果,无行无得,无有得果差别。梵天,无所得故乃名为得。若有所得,当知是为增上慢人。正行者无增上慢,无增上慢则无行无得。”
  又问:“得何法故名为得道?”
  文殊师利言:“若法不自生,不他生,亦不众缘生,从本已来常无有生,得是法故说名得道。”
  又问:“若法不生,为何所得?”
  答言:“若知法不生即名为得。是故佛说,若见诸有为法不生相,即入正位。”
  又问:“何等名为正位?”
  答言:“我及涅槃等不作二,是名正位。又行平等故,名为正位。以平等出诸苦恼故,名为正位。入了义中故,名为正位。除一切忆念故,名为正位。”
  尔时,世尊赞文殊师利言:“善哉!善哉!快说此言,诚如所说!”
  说是法时,七千比丘不受诸法漏尽心得解脱,三万二千诸天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十千人离欲得定,二百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五百菩萨得无生法忍。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是文殊师利法王子,能作佛事大饶益众生。”
  文殊师利言:“佛出于世,不为益法故出,不为损法故出。”
  梵天言:“佛岂不灭度无量众生,仁者亦不利益无量众生耶?”
  文殊师利言:“汝欲于无众生中得众生耶?”
  答言:“不也。”
  “梵天,汝欲得众生决定相耶?”
  答言:“不也。”
  “梵天,汝欲得诸佛有出生相于世间耶?”
  答言:“不也。”
  “梵天,何等是众生为佛所灭度者?”
  梵天言:“如仁所说义,无生死,无涅槃。”
  文殊师利言:“如是诸佛世尊,不得生死,不得涅槃。佛诸弟子得解脱者,亦不得生死,不得涅槃。所以者何?是涅槃,是生死,但假名字有言说耳!实无生死往来灭尽得涅槃。”
  又问:“谁能信是法耶?”
  答言:“于诸法中无贪著者。”
  又问:“若贪著者,于何贪著?”
  答言:“贪著虚妄。梵天,若贪著是实者,终无增上慢人。以贪著虚妄故,行者知之而不贪著,若不贪著则无有流,若无有流则无往来生死,若无往来生死是则灭度。”
  又问:“何故说言灭度?”
  答言:“灭度者,名为众缘不和合。若无明不和合诸行因缘,则不起诸行;若不起诸行,是名为灭;不起相是毕竟灭,得是道故则无生处,如是名为四圣谛。”

  尔时,等行菩萨谓文殊师利言:“如汝所说皆为真实。”
  答言:“一切言说皆为真实。”
  又问:“虚妄言说亦真实耶?”
  答言:“如是。所以者何?是诸言说皆为虚妄,无处无方。若法皆虚妄,无处无方,是故一切言说皆是真实。善男子,提婆达语、如来语,无异无别。所以者何?一切言说,皆是如来言说,不出如故。一切言说有所说事,皆以无所说故得有所说,是故一切言说皆等,文字同故,文字无念故,文字空故。”
  等行言:“如来不说凡夫语言、贤圣语言耶?”
  文殊师利言:“然。以文字说凡夫语言,亦以文字说贤圣语言。如是,善男子,诸文字有分别是凡夫言说、是贤圣言说耶?”
  等行答言:“不也。”
  文殊师利言:“如诸文字无分别,一切贤圣亦无分别,是故贤圣无有言说。所以者何?贤圣不以文字相,不以众生相,不以法相,有所说也。譬如钟鼓众缘和合而有音声,是诸钟鼓亦无分别;如是诸贤圣善知众因缘故,于诸言说无贪无碍。”
  等行言:“如佛所说,汝等集会当行二事,若说法、若圣默然。”
  “何谓说法?何谓圣默然?”
  答言:“若说法不违佛、不违法、不违僧,是名说法。若知法即是佛,离相即是法,无为即是僧,是名圣默然。又善男子,因四念处有所说,名为说法。于一切法无所忆念,名圣默然。因四正勤有所说,名为说法。以诸法等不作等不作不等,名圣默然。因四如意足有所说,名为说法。若不起身心,名圣默然。因五根、五力有所说,名为说法。若不随他语有所信,为不取不舍故,分别诸法一心安住,无念念中解一切法,常定性断一切戏论慧,名圣默然。因七菩提分有所说,名为说法。若常行舍心无所分别,无增无减,名圣默然。因八圣道分有所说,名为说法。若知说法相如筏喻,不依法,不依非法,名圣默然。善男子,于是三十七助道法,若能开解演说,名为说法。若身证是法,亦不离身见法,亦不离法见身,于是观中不见二相、不见不二相,如是现前知见而亦不见,名圣默然。又善男子,若不妄想著我,不妄想著彼,不妄想著法有所说,名为说法。若至不可说相,能离一切言说音声,得不动处入离相心,名圣默然。又善男子,若知一切众生诸根利钝而教诲之,名为说法。常入于定心不散乱,名圣默然。”
  等行言:“如我解文殊师利所说义,一切声闻、辟支佛无有说法,亦无圣默然。所以者何?不能了知一切众生诸根利钝,亦复不能常在于定。文殊师利,若有真实问,何等是世间说法者,何等是世间圣默然者,则当为说诸佛是也。所以者何?诸佛善能分别一切众生诸根利钝,亦常在定。”
  佛告文殊师利:“如是,如是,如等行所说,唯诸佛如来有此二法。”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亲从佛闻:‘汝等集会,当行二事:若说法,若圣默然。’世尊,若声闻不能行者,云何如来敕诸比丘行此二事?”
  佛告须菩提:“于汝意云何?若声闻不从他闻,能说法、能圣默然不?”
  须菩提言:“不也。”
  “须菩提,是故当知一切声闻、辟支佛,无有说法,无圣默然。”
  尔时,文殊师利谓须菩提言:“长老须菩提,如来了知众生八万四千行,汝于此中有智慧,能随其所应为说法不?”
  答言:“不也。”
  “今须菩提能入观一切众生心三昧,住是三昧通达一切众生心心所行,自心他心无所妨碍不?”
  答言:“不也。”
  “须菩提,如来于众生八万四千行,随其所应为说法药,又常住定平等相中心不动摇,而通达一切众生心心所行。须菩提,是故当知,一切声闻、辟支佛不及此事。须菩提,或有众生多淫欲者,以观净得解脱,不以不净,唯佛能知。或有众生多瞋恚者,以观过得解脱,不以慈心,唯佛能知。或有众生多愚痴者,以不共语得解脱,不以说法,唯佛能知。或有众生等分行者,不以观净,不以不净,不以观过,不以慈心,不以不共语,不以说法得解脱者,随其根性以诸法平等而为说法使得解脱,唯佛能知。是故如来,于诸说法人中为最第一,禅定人中亦最第一。”
  尔时,须菩提问文殊师利:“若声闻、辟支佛不能如是说法,不能如是圣默然者,诸菩萨有成就如是功德,能说法、能圣默然不?”
  答言:“唯佛当知。”
  于是佛告须菩提:“有三昧名入一切语言心不散乱,若菩萨成就此三昧皆得是功德。”
  尔时,文殊师利谓等行菩萨:“善男子,为众生八万四千行故,说八万四千法藏,名为说法。常在一切灭受想行定中,名圣默然。善男子,我若一劫若减一劫,能说是义,是名说法相,是圣默然相犹不能尽。”
  于是佛告等行菩萨:“善男子,乃往过去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只劫,时世有佛,号曰普光,劫曰名闻,国名喜见。彼国严净,丰乐安隐,天人炽盛。其地皆以众宝庄严,柔软细滑,生宝莲华一切香树,充满其中常出妙香。善男子,喜见国土有四百亿四天下,一一天下纵广八万四千由旬。其中诸城纵广一由旬,皆以众宝校饰。一一城者有一万五千聚落村邑而围绕之。一一聚落村邑无量百千人众充满其中。彼时人民所见色像,心皆喜悦无可憎恶,亦悉皆得念佛三昧,是以国土名曰喜见。若他方世界诸来菩萨皆得快乐,余国不尔。
  “善男子,其普光佛,以三乘法为弟子说,亦多乐说如是法音:‘汝等比丘当行二事:若说法,若圣默然。’善男子,尔时上方医王佛土,有二菩萨,一名无尽意,二名益意,来诣普光佛所,头面礼足,右绕三匝,恭敬合掌,却住一面。时普光佛,为二菩萨广说净明三昧:‘所以名曰净明三昧者?若菩萨入是三昧,即得解脱一切诸相及烦恼著,亦于一切佛法得净光明,是故名为净明三昧。又前际一切法净,后际一切法净,现在一切法净,是三世毕竟净,无能令不净,性常净故,是以说一切诸法性常清净。何谓诸法性净?谓一切法空相,离有所得故;一切法无相相,离忆想分别故;一切法无作相,不取不舍,无求无愿,毕竟离自性故,是名性常清净。以是常净相,知生死性即是涅槃,涅槃性即是一切法性,是故说心性常清净。善男子,譬如虚空,若受垢污无有是处;心性亦如是,若有垢污无有是处。又如虚空,虽为烟尘云雾覆翳,不明不净,而不能染污虚空之性。设染污者不可复净,以虚空实不染污故,还见清净。凡夫心亦如是,虽邪忆念起诸烦恼,然其心相不可垢污。设垢污者不可复净,以心相实不垢污性常明净,是故心得解脱。善男子,是名入净明三昧门。’彼二菩萨闻是三昧,于诸法中得不可思议法光明。
  “尔时,无尽意菩萨白普光佛言:‘世尊,我等已闻入净明三昧门,当以何行行此法门?’佛告无尽意:‘善男子,汝等当行二行:若说法,若圣默然。’时二菩萨从佛受教,头面礼佛足,绕三匝而出,趣一园林,自以神力化作宝楼于中修行。时有梵天名曰妙光,与七万二千梵俱来至其所,头面礼足,问二菩萨:‘善男子,普光如来说言:‘汝等比丘集会当行二事:若说法,若圣默然。善男子,何谓说法?何谓圣默然?’二菩萨言:‘汝今善听,我当少说,唯有如来乃通达耳!’于是二菩萨以二句义,为诸梵众广分别说。时七万二千梵皆得无生法忍,妙光梵天得普光明三昧。是二菩萨,于七万六千岁,以无碍辩力答其所问,不懈不息分别二句,互相问答而不穷尽。于是普光佛,在虚空中作如是言:‘善男子,勿于文字言说而起诤讼!凡诸言说皆空如响,如所问答亦如是。汝等二人皆得无碍辩才及无尽陀罗尼,若于一劫若百劫,说此二句辩不可尽。善男子,佛法是寂灭相第一之义,此中无有文字不可得说,诸所言说皆无义利。是故汝等,当随此义,勿随文字。’是二菩萨闻佛教已,默然而止。”
  佛告等行:“以是当知,菩萨若以辩才说法,于百千万劫若过百千万劫,不可穷尽。”又告等行:“于意云何?彼二菩萨岂异人乎?勿造斯观!无尽意者,今文殊师利是。益意菩萨者,今汝身是。妙光梵天者,今思益梵天是。”

  尔时,等行菩萨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诸佛菩提为大饶益,如所说行精进众生。世尊,其懈怠不能如说行者,虽值百千万佛,无能为也。当知从勤精进得出菩提。”
  尔时,文殊师利谓等行菩萨:“善男子,汝知菩萨云何行名勤精进?”
  答言:“若菩萨能得圣道,名勤精进。”
  又问:“云何行能得圣道?”
  答曰:“若于诸法无所分别,如是行者,能得圣道。”
  又问:“云何名得圣道已?”
  答曰:“若行者于平等中见诸法平等,是名得圣道已。”
  又问:“平等可得见耶?” 
  答言:“不也。所以者何?若平等可见则非平等。”
  思益梵天谓文殊师利:“若行者于平等中不见诸法,是名得圣道已。”
  文殊师利言:“何故不见?”
  思益言:“离二相故不见,不见即是正见。”
  又问:“谁能正见世间?”
  答言:“不坏世间相者。”
  又问:“云何为不坏世间相?”
  答言:“色如无别无异,受想行识如无别无异。若行者见五阴平等如相,是名正见世间。”
  又问:“何等是世间相?”
  答言:“灭尽是世间相。”
  又问:“灭尽相复可尽耶?”
  答言:“灭尽相者不可尽也。”
  又问:“何故说言世间是灭尽相?”
  答言:“世间毕竟尽相,是相不可尽。所以者何?已尽者不复尽也。”
  又问:“佛不说一切有为法是尽相耶?”
  答言:“世间是尽相终不可尽,是故佛说一切有为法是尽相。”
  又问:“何故数名有为法?”
  答言:“以尽相故名有为法。”
  又问:“有为法者为住何所?”
  答言:“无为性中住。”
  又问:“有为法、无为法有何差别?”
  答言:“有为法、无为法,文字言说有差别耳!所以者何?以文字言说言是有为、是无为,若求有为、无为实相则无差别,以实相无差别故。”
  又问:“何等是诸法实相义?”
  答言:“一切法平等无有差别,是诸法实相义。”
  又问:“何等为义?”
  答言:“以文字说令人得解故名为义。所以者何?实相义者,不如文字所说。诸佛虽以文字有所言说,而于实相无所增减。文殊师利,一切言说皆非言说,是故佛语名不可说,诸佛不可以言相说故。”
  又问:“云何得说佛相?”
  答言:“诸佛如来不可以色身说相,不可以三十二相说相,不可以诸功德法说相。”
  又问:“诸佛可离色身、三十二相、诸功德法而说相耶?”
  答言:“不也。所以者何?色身如,三十二相如,诸功德法如,诸佛不即是如,亦不离如,如是可说佛相,不失如故。”
  又问:“诸佛世尊得何等故号名为佛?”
  答言:“诸佛世尊通达诸法性相如故,说名如来正遍知者。”

  于是等行菩萨白佛言:“世尊,何谓菩萨发行大乘?”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菩萨不坏色, 发行菩提心,
   知色即菩提, 是名行菩提。
   知色菩提然, 等入于如相,
   不坏诸法性, 是名行菩提。
   不坏诸法性, 则为菩提义,
   是菩提义中, 亦无有菩提,
   正行第一义, 是名行菩提。
   愚于阴界入, 而欲求菩提,
   阴界入即是, 离是无菩提。
   若有诸菩萨, 于上中下法,
   不取亦不舍, 是名行菩提。
   若法及非法, 不分别为二,
   亦不得不二, 是名行菩提。
   若二则有为, 非二则无为,
   离是二边者, 是名行菩提。
   是人过凡夫, 亦不入法位,
   未得果而圣, 是世间福田,
   行于世间法, 处中如莲华,
   遵修最上道, 是名行菩提。
   世间所行处, 悉于是中行,
   世间所贪著, 于中得解脱,
   菩萨无所畏, 不没生死渊,
   无忧无疲惓, 而行菩提道。
   斯人能善知, 法性真实相,
   是故不分别, 是法是非法。
   行于佛道时, 无法可舍离,
   亦无法可受, 是名菩提相。
   一切法无相, 犹若如虚空,
   终不作是念, 是相是可相。
   善知世所行, 遍知方便力,
   能充满一切, 众生之所愿。
   常住于平等, 护持佛正法,
   一切无所念, 是则如来法。
   若有佛无佛, 是法常住世,
   能通达此相, 是名护持法。
   诸法之实相, 了达知其义,
   安住于此中, 而为人演说。
   行于甚深法, 魔所不能测,
   是人于诸法, 无所贪著故。
   愿求诸佛慧, 亦不著愿求,
   是慧于十方, 求之不可得。
   诸佛慧无碍, 不著法非法,
   若能不著此, 究竟得佛道。
   其诸乐善人, 布施转高尊,
   舍一切所有, 而心不倾动。
   诸法不可舍, 亦复不可取,
   一切世间法, 根本不可得。
   能知一切法, 非施非舍相,
   是名大施主, 于法无所见。
   是等诸菩萨, 不计我我所,
   是故行施时, 不生贪惜心。
   诸所有布施, 皆回向佛道,
   布施及菩提, 不住是二相。
   无作无起戒, 当住于此中,
   亦不作是念, 我住是持戒。
   智者知戒相, 不生亦不作,
   是故戒清净, 犹若如虚空。
   观身如镜像, 言说如响声,
   心则如幻化, 不以戒自高。
   其心常柔软, 安处寂灭性,
   悉除一切恶, 通达于善法。
   持戒及毁戒, 不得此二相,
   如是见法性, 则持无漏戒。
   已度忍辱岸, 能忍一切恶,
   于诸众生类, 其心常平等。
   诸法念念灭, 其性常不住,
   于中无骂辱, 亦无有恭敬。
   若节节解身, 其心终不动,
   知心不在内, 亦复不在外。
   身怨及刀杖, 皆从四大起,
   于地水火风, 未曾有伤损,
   通达于此事, 常行忍辱法,
   菩萨行如是, 众生不能动。
   勇猛勤精进, 坚住于大乘,
   是人于身心, 而无所依止,
   虽知生死本, 其际不可得,
   为诸众生故, 庄严大誓愿。
   法无决定生, 何许有灭相?
   本际不可得, 为颠倒故说。
   法性不可议, 常住于世间,
   若能知如是, 不生亦不灭。
   菩萨念众生, 不解是法相,
   为之勤精进, 令得离颠倒。
   诸佛常不得, 众生决定相,
   而彼弘本愿, 当观精进力。
   思惟一切法, 知皆如幻化,
   不得坚牢相, 观之如虚空。
   从虚妄分别, 贪著生苦恼,
   为斯开法门, 令得入涅槃。
   为彼行精进, 而不坏于法,
   离法非法故, 常行真精进。
   是等行远离, 了达无诤定,
   独处无愦闹, 常畏于生死。
   乐住于闲居, 犹如犀一角,
   游戏诸禅定, 明达诸神通。
   心常住平等, 处空闲聚落,
   威仪无变异, 恒乐于禅定。
   信解常定法, 及寂灭无漏,
   其心得解脱, 故说常定者。
   自住平等法, 以此导众生,
   不违平等行, 故说常定者。
   志念常坚固, 不忘菩提心,
   亦能化众生, 故说常定者。
   常念于诸佛, 真实法性身,
   远离色身相, 故说常定者。
   常修念于法, 如诸法实相,
   亦无有忆念, 故说常定者。
   常修念于僧, 僧即是无为,
   离数及非数, 常入如是者。
   悉见十方佛, 一切众生类,
   而于眼色中, 终不生二相。
   诸佛所说法, 一切能听受,
   而于耳声中, 亦不生二相。
   能于一心中, 知诸众生心,
   自心及彼心, 此二不分别。
   忆念过去世, 如恒河沙劫,
   是先及是后, 亦复不分别。
   能至无量土, 现诸神通力,
   而于身心中, 无有疲倦想。
   分别知诸法, 乐说辩无尽,
   于无央数劫, 开示法性相。
   智慧度彼岸, 善解阴界入,
   常为众生说, 无取无戏论。
   善知因缘法, 远离二边相,
   知是烦恼因, 亦知是净因。
   信解因缘法, 则无诸邪见,
   法皆属因缘, 无有定根本。
   我见与佛见, 空见生死见,
   涅槃之见等, 皆无是诸见。
   无量智慧光, 知诸法实相,
   无闇无障碍, 是行菩提道。
   是乘名大乘, 不可思议乘,
   悉容受众生, 犹不尽其量。
   一切诸乘中, 是乘为第一,
   如是大乘者, 能出生余乘。
   余乘有限量, 不能受一切,
   唯此无上乘, 能悉受众生。
   若行此无量, 虚空之大乘,
   于一切众生, 无有悭吝心。
   虚空无有量, 亦无有形色,
   大乘亦如是, 无量无障碍。
   若一切众生, 乘于此大乘,
   当观是乘相, 宽博多所容。
   无量无数劫, 说大乘功德,
   及乘此乘者, 不可得穷尽。
   若人闻是经, 乃至持一偈,
   永脱于诸难, 得到安隐处。
   敬念此经者, 舍是身已后,
   终不堕恶道, 常生天人中。
   于后恶世时, 若得闻是经,
   我皆与授记, 究竟成佛道。
   若住此经者, 佛法在是人,
   是人在佛法, 亦能转法轮。
   若人持是经, 能转无量劫,
   生死诸往来, 得近于佛道。
   若能持是经, 精进大智慧,
   是名极勇猛, 能破魔军众。
   我于燃灯佛, 住忍得受记,
   若有乐是经, 我授记亦然。
   若人于佛后, 能解说是经,
   佛虽不在世, 为能作佛事。”

  佛说是偈时,五千天子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二千菩萨得无生法忍,十千比丘不受诸法漏尽心得解脱,三万二千人远尘离垢,于诸法中得法眼净。

  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若有人发菩提愿,是为邪愿。所以者何?诸有所得悉皆是邪。若计得菩提而发愿者,是人诸所作行皆为是邪。所以者何?菩提不在欲界,不在色界,不在无色界,菩提无有住处,不应发愿。世尊,譬如有人愿得虚空,宁得虚空不?”
  佛言:“不也。”
  “世尊,菩萨亦复如是,发同虚空相菩提之愿,即是发虚空愿。菩提出过三世非是受相,不可愿也。若菩萨起二相,发菩提心作是念:‘生死与菩提异,邪见与菩提异,涅槃与菩提异。’是则不行菩提道也。”
  尔时,思益梵天谓文殊师利:“菩萨云何行名菩提行?”
  答言:“若菩萨行一切法而于法无所行,是名行菩提行。所以者何?出过一切所行,是行菩提。”
  又问:“云何出过一切所行,是行菩提?”
  答言:“离眼、耳、鼻、舌、身、意诸缘相,是名出过一切所行。”
  又问:“出过有何义?”
  答言:“不出过平等。所以者何?一切法平等即是菩提。”
  又问:“云何是发菩提愿?”
  答言:“当如菩提。”
  又问:“云何为菩提?”
  答言:“菩提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是故菩萨应以三世清净心发菩提愿。梵天,如过去、未来、现在法,从本以来常不生,不生故不可说,如是发愿无所发愿,是发一切愿。所以者何?以是行道能得萨婆若。”
  又问:“何故说言萨婆若?”
  答言:“悉知一切真智慧故名萨婆若。”
  又问:“何等是真智慧?”
  答言:“无变异相,如众生无变异相,真智慧亦无变异相。”
  又问:“云何是众生相?”
  答言:“假名字毕竟离是众生相,如是相则无变异。若众生与菩提异,是为变异。如菩提相,众生亦尔,是故无变异。菩提不可以余道得,但以我平等故菩提平等,众生性平等无我故,如是可得菩提,是故菩提无有变异。所以者何?如虚空无变异相,一切诸法亦无变异相。”
  尔时,思益梵天谓文殊师利:“如来是实语者,能说如是法。”
  文殊师利言:“如来于法无所说。何以故?如来尚不得诸法,何况说法?”
  思益言:“如来岂不说诸法是世间、是出世间,是有为、是无为耶?”
  文殊师利言:“于汝意云何?是虚空可说、可分别不?”
  思益言:“不也。”
  文殊师利言:“今说虚空名字,以所说故有生有灭耶?”
  思益言:“不也。”
  文殊师利言:“如来说法亦复如是,不以说故诸法有生有灭,如此说法是不可说相,亦以此法有所教诲,是无所教诲。所以者何?如说法性、不说法性亦如是,是故说一切法住于如中,是如亦无所住。”
  尔时,释、梵、四天王俱在会中,即以天华散于佛上而作是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闻文殊师利说是法,有信解者当知是人能破魔怨。所以者何?文殊师利今所说法,能破一切邪见妄想。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闻是法不惊不怖,当知是人不从小功德来。若是经所在之处,当知此处则为诸佛拥护受用。若闻是经处,当知此处转于法轮。是经在所住处,聚落村邑、山林旷野、塔寺僧坊、经行之处,诸魔外道贪著之人不能侵娆。世尊,若人多供养过去诸佛,乃能得闻如是经典。世尊,我等于此经中得智慧光明,而不能得报佛及文殊师利、思益梵天之恩。世尊,我等所从闻经,于是法师生世尊想,我等常当随侍说是经者。此善男子常为诸天之所拥护,若人书写是经读诵解说时,无量诸天为听法故来至其所。”
  尔时,世尊赞释梵四天王等大众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说。若三千大千世界满中珍宝以为一分,闻是经者所得功德以为一分,福胜于彼!置是三千大千世界,若恒河沙等十方世界满中珍宝,闻是经者所得功德,复胜于彼!诸善男子,若欲得功德者当听是经,欲得身色端正,欲得财富,欲得眷属,欲得自在,欲得具足天乐人乐,欲得名称,欲得多闻、忆念坚固、正行威仪、戒、定、智慧、解达经书,欲得善知识,欲得三明六通,欲得一切善法,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欲得与一切众生乐具,欲得涅槃者,当听是经,受持读诵,如法修行,广为人说。诸善男子,若行是经者,我不见其人不得如此具足快乐。
  “诸善男子,我今语汝,若人所从闻是经处,若和尚、若阿阇梨,我不见世间供养之具能报其恩。是法出于世间,世间供养所不能报。是法度于世间,世间财物所不能报。是法无染,染污之物所不能报。诸善男子,是法余无能报,惟有一事,如说修行。若人于此法中能如说行者,是名能报师恩,亦为恭敬于师净毕报恩,是名不空食人信施,是名顺如来语、顺如来教,是名越渡诸流,是名过诸险道,是名建立胜幢,是名能破敌阵;是名师子之王,无所畏故;是名象王,心柔软故;是名牛王,外道论师无能坏故;是名医王,能疗一切众生病故;是名无所惊怖,能说甚深法故;是名能具足舍,舍诸烦恼故;是名持清净戒,究尽善法故;是名得大忍辱,离我我所故;是名大精进力,于无量劫心无倦故;是名具足禅定,常念系心住一处故;是名有大智慧,善解言说诸章句故;是名有大威德,以无量福庄严身相故;是名有大威德,能蔽日月诸光明故;是名大力,持佛十力故;是名大云,能震法雷故;是名大雨,能灭烦恼尘故;是名为舍,至涅槃故;是名大救,救生死畏故;是名灯明,离无明闇故;是名归趣,魔所怖者之所依故;是名众生究竟之道,是名得位,坐道场故;是名已得法眼,是名见诸法如,是名知空法相;是名安住大悲,是名安立大慈,是名不舍一切众生;是名背于小乘,是名向于大乘;是名除舍颠倒,是名至于平等;是名入于法位,是名安住道场;是名破坏诸魔,是名转于法轮。诸善男子,我若一劫若减一劫,称扬赞叹说是如说修行功德,不可穷尽,如来之辩亦不可尽。”
  尔时,会中有天子,名不退转,白佛言:“世尊,所说随法行,随法行者为何谓耶?”
  佛告天子:“随法行者,不行一切法。所以者何?若不行诸法,则不分别是正是邪。如是行者则不行善、不行不善,不行有漏、不行无漏,不行世间、不行出世间,不行有为、不行无为,不行生死、不行涅槃,是名随法行。若起法相者,是则不名随法行也。若念言我行是法,是则戏论不随法行。若不受一切法则随法行,于一切法无忆念、无分别、无所行,是名随法行。”
  尔时,不退转天子白佛言:“世尊,若能如是随法行者,是人毕竟不复邪行。所以者何?正行者名为毕竟。住邪道者无随法行,住正道者有随法行。世尊,行正行者无有邪法。所以者何?诸法平等无差别故。”
  尔时,思益梵天谓不退转天子:“汝于此中随法行不?”
  答言:“若世尊所说法中有二相者,我当行随法行。今以无二相是随法行,于中行者及所行法俱不可得。梵天,我以不二法行随法行,离诸分别故如诸法如行,是名随法行。”
  思益言:“汝未曾见此佛土耶?”
  天子言:“此佛土亦未曾见我。”
  思益言:“此佛土不能思惟分别见与不见。”
  天子言:“我亦不思惟分别曾于佛土见与不见。”
  思益言:“何人未见能见?”
  答言:“一切凡夫未见圣法位,若能入者是为先所未见而见。是法位相非眼所见,非耳、鼻、舌、身、意识所知,但应随如相见,如眼如乃至意如,法位如亦如是。若能如是见者,是名正见。”

  尔时,释提桓因白佛言:“世尊,譬如贾客主入于宝洲,其人所见皆是宝物。如是成就不可思议功德者,有所乐说,皆是法宝;所乐说者,皆是实际;所乐说者,于诸法中无所贪著不著彼我;所乐说者,皆是真实无有颠倒;所乐说者,过去际空,未来际不可得,现在际不起见;所乐说者,不信解者得信解,信解者得解脱;所乐说者,破增上慢,无增上慢者自说所作已办;所乐说者,魔不得便;所听法者,超度魔事;所乐说者,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令得增长;所乐说者,已生诸烦恼令断,未生诸烦恼令不生;所乐说者,未大庄严者令大庄严,已大庄严者令不退转;所乐说者,不断灭诸法而护佛法。世尊,以是乐说,能降伏一切外道。所以者何?一切野干不能于师子王前自现其身,况闻其吼?世尊,一切外道诸论议师,不能堪忍无上师子之吼亦复如是。
  尔时,不退转天子谓释提桓因:“憍尸迦,所言师子吼,师子吼者,为何谓耶?”
  答言:“若行者说法无所贪著,是名师子吼。若行者贪著所见而有所说,是野干鸣,不名师子吼,起诸邪见故。天子,汝当复说所以为师子吼者。”
  天子言:“憍尸迦,有所说法乃至如来尚不贪著,何况余法?是名师子吼。又憍尸迦,如说修行名师子吼,决定说法名师子吼,说法无畏名师子吼。又憍尸迦,若行者为不生不灭不出故说法名师子吼,若为无垢无净无合无散故说法名师子吼。又憍尸迦,师子吼名决定说一切法无我无众生,师子吼名决定说诸法空,师子吼名守护法故而有所说,师子吼名作是愿言‘我当作佛,灭一切众生苦恼’,师子吼名于清净所须物中少欲知足,师子吼名常能不舍阿兰若住处,师子吼名行施唱导,师子吼名不舍持戒,师子吼名等心怨亲,师子吼名常行精进不舍本愿,师子吼名能除烦恼,师子吼名以智慧善知所行。”
  说是师子吼法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百千伎乐不鼓自鸣,其大光明普照天地。百千诸天踊跃欢喜言:“我等闻不退转天子说师子吼法,于阎浮提再见转法轮。”
  时佛微笑。诸佛常法若微笑时,若干百千种青黄赤白红紫等光,从口中出,普照无量无边世界,上过梵世蔽日月光,还绕身三匝从顶相入。
  于是思益梵天向佛合掌,以偈赞曰:

  “度一切慧最胜尊, 悉知三世众生行,
   智慧功德及解脱, 唯愿演说笑因缘!
   佛慧无量无障碍, 声闻缘觉所不及,
   知众生心随意说, 愿最上尊说笑缘!
   佛光可乐净无秽, 普照天人蔽日月,
   须弥铁围及众山, 愿无比尊说笑缘!
   大圣寂然离瞋恨, 天人瞻仰无厌足,
   一切皆蒙得快乐, 愿为分别笑因缘!
   通达诸法空无我, 水沫云露梦所见,
   水中月影虚空相, 愿以妙音说笑缘!
   离分别想诸邪见, 了空无相及无作,
   常乐禅定寂然法, 愿说放此净光缘!
   不著文字言音声, 说不依法及众生,
   彼各自谓为我说, 愿神通智说笑缘!
   佛为医王灭众病, 那罗廷力救世者,
   趣舍灯明究竟道, 天人供养说笑缘!”

  尔时,佛告思益梵天:“汝见是不退转天子不?”
  “唯然,已见。”
  “梵天,此不退转天子从今已后,过三百二十万阿僧只劫,当得作佛,号须弥灯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世界名妙化,劫名梵叹。其佛国土以阎浮檀金琉璃为地,纯以菩萨为僧,无诸魔怨,所须之物应念即至。佛寿无量不可计数。”
  于是思益梵天,谓不退转天子:“如来今已授仁者记。”
  天子言:“梵天,如与如法性受记,与我受记亦复如是。”
  思益言:“如法性不可授记。”
  天子言:“如法性不可授记者,当知一切菩萨受记亦复如是。”
  思益言:“若如来不与汝记,汝于过去诸佛所则为空住梵行。”
  天子言:“若无所住是住梵行。”
  思益言:“云何无住而住梵行?”
  答言:“若不住欲界,不住色界,不住无色界,是住梵行。又梵天,若行者不住我,不住众生,不住寿命者,不住人者,是住梵行。以要言之,若不住法,不住非法,是住梵行。”
  又问:“梵行者有何义?”
  答言:“住不二道是梵行义。”
  又问:“住不二道为住何所?”
  答言:“住不二道是即不住一切诸法。所以者何?众贤圣无所住,不取于法能度诸流。”
  又问:“云何为修道?”
  答言:“不堕有,不堕无,亦不分别是有是无,习如是者名为修道。”
  又问:“以何法修道?”
  答言:“不以见闻觉知法,不以得,不以证,于一切法无相无示,名为修道。”
  又问:“何谓菩萨牢强精进?”
  答言:“若菩萨于诸法不见一相,不见异相,是名菩萨牢强精进大庄严也。于诸法不坏法性故,于诸法无著无断、无增无减,不见垢净出于法性,是名菩萨第一精进。所谓身无所起,心无所起。”
  于是世尊赞不退转天子:“善哉!善哉!”赞已语思益梵天言:“如此天子所说,身无所起,心无所起,是为第一牢强精进。梵天,我念宿世一切所行,牢强精进持戒头陀,于诸师长供养恭敬,在空闲处专精行道读诵多闻,愍念众生给其所须,一切难行苦行殷勤精进,而过去诸佛不见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所以者何?我住身口心,起精进相故。梵天,我后得如天子所说牢强精进故,燃灯佛授我记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是故梵天,若菩萨疾欲受记,应当修习如是牢强精进,谓于诸法不起精进相。”
  “世尊,何等是不起相精进?”
  佛言:“三世等空精进,是名不起相精进。”
  “世尊,云何为三世等空精进?”
  佛言:“过去心已灭,未来心未至,现在心无住。若法灭不复更起,若未至即无生相,若无住即住实相,又实相亦无有生,若法无生则无去来今,若无去来今者则从本已来性常不生,是名三世等空精进,能令菩萨疾得受记。梵天,菩萨成就如是法忍者,能了达一切法无所舍,是名檀波罗蜜;了达一切法无漏,是名尸波罗蜜;了达一切法无伤,是名羼提波罗蜜;了达一切法无所起,是名毗梨耶波罗蜜;了达一切法平等,是名禅波罗蜜;了达一切法无所分别,是名般若波罗蜜。若菩萨如是了达,则于诸法无增无减、无正无邪。是菩萨虽布施不求果报,虽持戒无所贪著,虽忍辱知内外空,虽精进知无起相,虽禅定无所依止,虽行慧无所取相。梵天,菩萨成就如是法忍,虽示现一切所行,而无所染污。是人得世间平等相,不为利衰、毁誉、称讥、苦乐之所倾动,出过一切世间法故,不自高不自下,不喜不戚,不动不逸,无二心离诸缘得无二法,为堕见二法众生起大悲心,为其受身而教化之。梵天,是名第一牢强精进,所谓得无我空法忍,而于众生起大悲心,为之受身说是牢强精进相。”
  时,八千菩萨得无生法忍,佛为受记,皆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各于异土得成佛道,皆同一号号坚精进。

  尔时,大迦叶白佛言:“世尊,譬如诸大龙若欲雨时雨于大海,此诸菩萨亦复如是,以大法雨雨菩萨心。”
  佛言:“迦叶,如汝所说,诸大龙王所以不雨阎浮提者,非有吝也,但以其地不堪受故。所以者何?大龙所雨澍如车轴。若其雨者,是阎浮提及城邑聚落山林陂池,悉皆漂流如漂枣叶,是故大龙不雨大雨于阎浮提。如是,迦叶,此诸菩萨所以不雨法雨于余众生者,亦无吝心,以其器不堪受如是等法。是故此诸菩萨,但于甚深智慧无量大海菩萨心中,雨如是等不可思议无上法雨。
  “迦叶,又如大海堪受大雨澍如车轴不增不减。此诸菩萨亦复如是,若于一劫若复百劫,若听若说,其法湛然不增不减。
  “迦叶,又如大海百川众流入其中者同一碱味。此诸菩萨亦复如是,闻种种法种种论议,皆能信解为一空味。
  “迦叶,又如大海澄净无垢,浊水流入即皆清洁。此诸菩萨亦复如是,净诸结恨尘劳之垢。
  “迦叶,又如大海甚深无底。此诸菩萨亦复如是,能思惟入无量法故,名为甚深;一切声闻、辟支佛不能测故,名为无底。
  “迦叶,又如大海集无量水。此诸菩萨亦复如是,集无量法、无量智慧,是故说诸菩萨心如大海。
  “迦叶,又如大海积聚种种无量珍宝。此诸菩萨亦复如是,入种种法门集诸法宝,种种行道出生无量法宝之聚。
  “迦叶,又如大海有三种宝:一者、少价,二者、有价,三者、无价。此诸菩萨所可说法亦复如是,随诸众生根之利钝令得解脱:有以小乘而得解脱,有以中乘而得解脱,有以大乘而得解脱。
  “迦叶,又如大海渐渐转深。此诸菩萨亦复如是,向萨婆若渐渐转深。
  “迦叶,又如大海不宿死尸。此诸菩萨亦复如是,不宿声闻、辟支佛心,亦不宿悭贪、毁戒、瞋恚、懈怠、乱念、愚痴之心,亦不宿我、人、众生之见。
  “迦叶,又如劫尽烧时,诸小陂池江河泉源在前枯竭,然后大海乃当消尽。正法灭时亦复如是,诸行小道正法先尽,然后菩萨大海之心正法乃灭。
  “迦叶,此诸菩萨宁失身命不舍正法,汝谓菩萨失正法耶?勿造斯观!迦叶,如彼大海有金刚珠名集诸宝,乃至七日出时火至梵世,而此宝珠不烧不失,转至他方大海之中。若是宝珠在此世界,世界烧者无有是处。此诸菩萨亦复如是,正法灭时七邪法出尔,乃至于他方世界。何等七?一者、外道论,二者、恶知识,三者、邪用道法,四者、互相恼乱,五者、入邪见棘林,六者、不修福德,七者、无有得道。此七恶出时,是诸菩萨知诸众生不可得度尔,乃至于他方佛国,不离见佛闻法,教化众生增长善根。
  “迦叶,又如大海为无量众生之所依止。此诸菩萨亦复如是,众生依止得三种乐:人乐、天乐、涅槃之乐。
  “迦叶,又如大海碱不可饮。此诸菩萨亦复如是,诸魔外道不能吞灭。”
  于是大迦叶白佛言:“世尊,大海虽深尚可测量,此诸菩萨不可测也!”
  佛告迦叶:“三千大千世界微尘犹可数知,此诸菩萨功德无量不可数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事,而说偈言:

  “譬如大海能悉受, 一切众水无满时;
   此诸菩萨亦如是, 常求法利无厌足。
   又如大海纳众流, 一切悉归无损益;
   此诸菩萨亦如是, 听受深法无增减。
   又如大海不受浊, 浊水流入悉清净;
   此诸菩萨亦如是, 不受一切烦恼垢。
   又如大海无涯底, 此诸菩萨亦如是;
   功德智慧无有量, 一切众生不能测。
   又如大海无别异, 百川流入皆一味;
   此诸菩萨亦如是, 所听受法同一相。
   又如大海所以成, 非但为一众生故;
   此诸菩萨亦如是, 普为一切发道心。
   如海宝珠名集宝, 因是宝故有众宝;
   菩萨宝聚亦如是, 从菩萨宝出诸宝。
   如大海出三种宝, 而此大海无分别;
   菩萨说法亦如是, 三乘度人无彼此。
   又如大海渐渐深; 此诸菩萨亦如是,
   为众生故修功德, 回向甚深萨婆若。
   又如大海不宿尸; 此诸菩萨亦如是,
   发清净心菩提愿, 不宿声闻烦恼心。
   如大海有坚牢宝, 其宝名曰集诸宝,
   劫尽烧时终不烧, 转至他方诸佛国;
   正法灭时亦如是, 坚精进者能持法,
   知诸众生不可度, 转至他方诸佛所。
   三千世界欲坏时, 火劫将起烧天地,
   百川众流在前涸, 尔时水王于后竭;
   行小道者亦如是, 法欲尽时在前灭,
   菩萨勇猛不惜身, 护持正法后乃尽。
   若佛在世灭度后, 是心中法宝不灭,
   深心清净住是法, 以此善法修行道。
   百千众生依止海, 海成非为一众生;
   菩萨发心亦如是, 为度一切众生故。
   十方世界诸大海, 犹尚可得测其量;
   是诸菩萨所行道, 声闻缘觉不能测。
   迦叶当知诸菩萨, 勇猛精进回向心,
   愿欲作佛度众生, 尚无与等何况胜?
   是德宝聚如大海, 是可供养良福田,
   是为最上大医王, 能疗一切众生病。
   是世归依作救护, 洲渚灯明究竟道,
   能与世间无明眼, 得眼则能服甘露。
   是为世间诸法王, 是为帝释决断智,
   是为梵王行四禅, 是为能转梵法轮。
   是为大智导世师, 示诸邪径正真道,
   是为勇猛能破魔, 是为清净除恼秽。
   是修白法如满月, 光明高显犹如日,
   智慧超出如须弥, 犹如密云雨甘露。
   是无所畏如师子, 是心调柔如象王,
   是则譬如金刚山, 一切外道不能坏。
   是则清净犹如水, 是有威猛如大火,
   是则如风无障碍, 是则如地无能动。
   是拔憍慢我根等, 是如药树无分别,
   是持净戒如莲华, 是于世法无所染。
   是如优昙钵罗华, 千万亿劫时一出,
   是为知报佛之恩, 是为不断诸佛种。
   是为精进行大悲, 是用慈喜而超出,
   是能舍离五欲心, 是常求佛法宝财。
   是行布施为最胜, 是持净戒无等侣,
   是忍辱健无畴匹, 是勤精进无厌倦。
   是行禅定具神通, 能至无量诸佛土,
   常见诸佛听受法, 如其所闻为人说。
   是知众生所行道, 随其性欲根利钝,
   是名善知方便力, 是然慧灯得济处。
   是能善知一切法, 皆从和合因缘生,
   是能决了因缘相, 离于我见乐平等。
   是能正观于诸法, 为从何来至何所,
   善知诸法无去来, 常住法性而不动。
   是见有为法皆空, 增益大悲济众生,
   众生妄想起众苦, 为欲度故修行道。
   凡夫分别我我所, 行于种种诸邪见,
   是能晓了法实相, 为断诸见讲说法。
   无常为常不清净, 无我谓我苦为乐,
   凡夫颠倒贪著故, 生死前际不可知。
   是能知此从颠倒, 无我无人无众生,
   我当如是修正道, 无常我乐及不净。
   迦叶当知此菩萨, 我所称赞诸功德,
   于其所行不可尽, 犹如大地举一尘。
   若发菩提心不退, 三千大千供养具,
   若复有供过于是, 悉应供养如是人。
   若人发心愿作佛, 是则恭敬供养我,
   于诸去来现在佛, 亦皆恭敬供养已。”

  尔时,思益梵天谓文殊师利法王子:“当请如来护念斯经,于后末世五百岁时令广流布。”
  文殊师利言:“于意云何?佛于是经有法、有说、有示,可护念不?”
  思益言:“不也。”
  “梵天,是故当知一切法无说、无示、无有护念,是法终不可灭、不可护念。若欲护此法者,为欲护念虚空。梵天,菩萨若言欲有所受法者,即非法言。所以者何?出过一切言论,是名菩萨乐无诤讼。梵天,若有菩萨于此众中作是念:‘今说是法。’当知是人即非听法。所以者何?不听法者乃为听法。”
  梵天言:“何故说不听法者乃为听法?”
  文殊师利言:“眼、耳、鼻、舌、身、意不漏,是听法也。所以者何?若于内六入不漏色、声、香、味、触、法中,乃为听法。”
  尔时,会中三万二千天子、五百比丘、三百比丘尼、八百优婆塞、八百优婆夷,闻文殊师利所说皆得无生法忍,得是忍已作是言:“如是,如是,文殊师利,如仁者所说,不听法者乃为听法。”
  尔时。思益梵天问得忍诸菩萨言:“汝等岂不听是经耶?”
  诸菩萨言:“如我等听,以不听为听。”
  又问:“汝等云何知是法耶?”
  答言:“以不知为知。”
  又问:“汝等得何等故名为得忍?”
  答言:“以一切法不可得故,我等名为得忍。”
  思益言:“云何随是法行?”
  答言:“以不随行故随行。”
  又问:“汝等于此法中明了通达耶?”
  答言:“一切诸法皆明了通达,无彼我故。”
  尔时,会中有天子名净相,谓思益梵天:“若有但闻此经佛不与受记者,我当授其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所以者何?此经不破因果,能生一切善法,能坏魔怨离诸憎爱,能令众生心得清净,能令信者皆得欢喜除诸瞋恨。斯经一切善人之所修行,斯经一切诸佛之所护念,斯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共守护,斯经决定至不退转故,斯经不诳至道场故,斯经真实能令众生得诸佛法,斯经能转法轮,斯经能除疑悔,斯经能开圣道,斯经求解脱者所应善听,斯经欲得陀罗尼者所应善持,斯经求福之人所应善说,斯经乐法之人所应善念,斯经能与快乐至于涅槃,斯经若魔外道有所得人所不能断,斯经应受供养人能随其义,斯经能令利根者欣悦,斯经能令智慧者欢喜,斯经能与人慧离诸见故,斯经能与人智破愚痴故,斯经文辞次第善说,斯经究竟善随义说,斯经多所利益说第一义,斯经爱乐法人之所贪惜,斯经有智之人所不能离,斯经施者之大藏,斯经热恼者之清凉池,斯经能令慈者心等,斯经能令懈怠者精进,斯经能令妄念者得定,斯经能与愚者慧明。梵天,斯经一切诸佛之所贵重!”
  净相天子说是法时,三千大千世界皆大振动。
  佛即赞言:“善哉!善哉!天子,如汝所说。”
  尔时,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是天子曾于过去诸佛所闻是经耶?”
  佛言:“是天子已于六十四亿诸佛所,得闻是经。过四万二千劫,当得作佛,号宝庄严,国名多宝。于其中间有诸佛出,皆得供养亦闻是经。梵天,是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诸天龙鬼神,在此会中得法忍者,皆当得生多宝国土。”
  尔时,净相天子白佛言:“世尊,我不求菩提,不愿菩提,不贪菩提,不乐菩提,不念菩提,不分别菩提,云何如来见授记耶?”
  佛告天子:“如以草木茎节枝叶,投于火中而语之言:‘汝等莫燃!汝等莫燃!’若以是语而不燃者,无有是处。天子,菩萨亦如是,虽不喜乐贪著菩提,当知是人已为一切诸佛所记。所以者何?若菩萨不喜不乐、不贪不著、不得菩提,则于诸佛必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尔时,会中有五百菩萨白佛言:“世尊,我等今不求菩提,不愿菩提,不喜乐菩提,不贪著菩提,不思念菩提,不分别菩提。”
  作是语已,以佛神力,即见上方八万四千诸佛,授其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尔时,五百菩萨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如来所说甚善快哉!所谓菩萨不求、不愿、不贪、不喜、不得菩提,而诸佛授记。世尊,我等今见上方八万四千诸佛,诸佛皆与我等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尔时,文殊师利白佛言:“惟愿世尊护念是法,于当来世后五百岁广宣流布,此阎浮提令得久住。又令大庄严善男子、善女人咸得闻之。设魔事种种起而能不随魔,若魔民亦不得便。以受持是经故,终不退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如是,如是,汝今善听,欲令此经久住故,当为汝说,召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鸠盘茶等咒术。若法师诵持此咒,则能致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常随护之。是法师若行道路、若失道时,若在聚落、若在空闲,若在僧房、若在宴室,若经行处、若在众会,是诸神等,常当随侍卫护,益其乐说辩才。又复为作坚固忆念慧力因缘,无有怨贼得其便者,使是法师行立坐卧一心安详。文殊师利,何等为咒术章句?

  “郁头隶 头头隶 摩隶 遮隶 麑隶 梯隶缇隶弥隶睺楼 睺楼睺楼堙婆隶 韦多隶 麴丘隶 阿那祢 伽帝 摩醯履摩那徙摩祢 婆睺干地萨波楼帝罗婆波 伽帝 辛头隶 南无佛驮遮梨帝隶 南无达摩涅伽陁祢 南无僧伽和醯陁毗波扇陀祢 萨婆波祢麑帝隶 弥浮提底 萨遮涅提舍 梵岚摩波舍 多予利师鞞波舍多 阿哆罗提诧提萨婆浮多伽娑呵(呼奈切) 南无佛驮悉缠斗曼哆逻。

  “文殊师利,是为咒术章句。若菩萨摩诃萨欲行此经者,当诵持是咒术章句,应一心行,不调戏、不散乱,举动进止悉令净洁,不畜余食少欲知足,独处远离不乐愦闹,身心远离,常乐慈悲以法喜乐,安住实语不欺诳人,贵于坐禅乐欲说法,行于正念常离邪念,常乐头陀细行之法,于得不得无有忧喜,趣向涅槃畏厌生死,等心憎爱离别异相,不吝身命及一切物无有贪惜,威仪成就常乐持戒,忍辱调柔恶言能忍,颜色和悦无恶姿容,先意问讯除去憍慢,同心欢乐。
  “文殊师利,此诸法师住如是法诵是咒术,即于现世得十种力。何等为十?得念力不忘失故,得慧力善择法故,得行力随经意故,得坚固力行生死故,得惭愧力护彼我故,得多闻力具足慧故,得陀罗尼力一切闻能持故,得乐说辩力诸佛护念故,得深法力具五通故,得无生忍力速得具足萨婆若故。文殊师利,若法师能住是行诵持咒术,现世得是十力。”
  佛说是咒术力时,四天王惊怖毛竖,与无量鬼神眷属围绕,前诣佛所,头面礼足,白佛言:“世尊,我是四天王,得须陀洹道顺佛教者。我等各当率诸亲属,营从人民卫护法师!若善男子、善女人护念法者,能持如是等经读诵解说,我等四天王常往卫护。是人所在之处,若城邑聚落、若空闲静处,若在家、若出家,我等及眷属常当随侍供给,令心安隐无有厌倦,亦使一切无能娆者。世尊,又是经所在之处面五十里,若天天子、若龙龙子,若夜叉、夜叉子,若鸠盘茶、鸠盘茶子等,不能得便。”
  尔时,毗楼勒迦护世天王,即说偈言:

  “我所有眷属, 亲戚及人民,
   皆当共卫护, 供养是法师。”

  尔时,毗楼婆叉天王,即说偈言:

  “我是法王子, 从法而化生,
   求菩提佛子, 我皆当供给。”

  尔时,揵驮罗吒天王,即说偈言:

  “若有诸法师, 能持如是经,
   我常当卫护, 周遍于十方。”

  尔时,毗赊婆那天王,即说偈言:

  “是人发道心, 所应受供养,
   一切诸众生, 无能办之者。”

  尔时,毗赊婆那天王子,名曰善宝,持七宝盖奉上如来,即说偈言:

  “世尊我今当, 受持如是经,
   亦为他人说, 我有如是心。
   世尊知我心, 及先世所行,
   从初所发意, 至诚求佛道。
   世尊无见顶, 今奉此妙盖,
   愿我得如是, 无见之顶相。
   我以爱敬心, 瞻仰于世尊,
   愿成清净眼, 得见弥勒佛。”

   度智慧世尊, 即时以偈答:

  “汝于此命终, 即生兜术天,
   从兜术下生, 得见弥勒佛。
   二万岁供养, 尔乃行出家,
   既得出家已, 净修于梵行。
   贤劫中诸佛, 一切悉得见,
   亦得供养之, 于彼修梵行。
   过六十亿劫, 汝当得成佛,
   号名为宝盖, 国土甚严净,
   唯有菩萨僧, 为讲说妙法。
   寿命尽一劫, 若灭度已后,
   正法住半劫, 利益诸众生。”

  尔时,释提桓因与无数百千诸天围绕,白佛言:“世尊,我今亦当卫护能持如是比经诸法师等供养供给。是经所在之处,若读诵解说,我为听受法故往诣其所。又当增益法师气力,法句次第令不漏失。”
  尔时,释提桓因子,名曰劬婆伽,持真珠盖七宝庄严奉上如来,即说偈言:

  “我常现了知, 世尊之所说,
   亦当如是行, 求佛一切智。
   世尊于前世, 无物不施与,
   我当随此行, 亦舍诸所有。
   我今法王前, 受持如是经,
   当数为人说, 以报如来恩。
   若爱念是经, 是即与我同,
   我当供养之, 为得菩提故。
   世尊声闻人, 不能守护法,
   于后恐怖世, 我当护是经。
   世尊安慰我, 又断诸天疑,
   我今当久如, 得佛如世尊。”

   佛通达智慧, 即时与受记:

  “汝后当作佛, 如我今无异。
   过于千亿劫, 又复过百亿,
   尔乃得成佛, 号曰为智王。”

  尔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白佛言:“世尊,我舍禅定乐往诣法师,若善男子、善女人若说是法者。所以者何?从如是等经出帝释、梵王诸豪尊等。世尊,我当供养是诸善男子,是诸善男子应受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之所供养。”
  尔时,妙梵天王即说偈言:

  “比丘比丘尼, 诸清信士女,
   其能受是经, 是世供养处。
   乃至有一人, 能行是经者,
   我要当为之, 演说如是经。
   敷众妙华座, 高至于梵天,
   于此座上坐, 演说如是经。
   若于恶世中, 所从闻此经,
   应发希有心, 踊跃称善哉!
   若无量世界, 大火悉充满,
   要当从中过, 往听如是经。
   能开佛道经, 若欲得闻者,
   积宝如须弥, 应尽供是人。”

  尔时,世尊现神通力,令魔波旬及其军众来诣佛所,作是言:“世尊,我与眷属今于佛前立此誓愿。是经所流布处,若说法者及听法者,并彼国土不起魔事,亦当拥护是经。”
  尔时,世尊放金色光照此世界,告文殊师利言:“如来今护念是经,利益诸法师故。是经在阎浮提,随其岁数佛法不灭。”
  尔时,会中众生以一切华、一切香、一切末香而散佛上,作是言:“世尊,愿使是经久住阎浮提广宣流布。”
  于是佛告阿难:“汝受持是经不?”
  阿难言:“唯然受持。”
  “阿难,我今以是经嘱累于汝,受持读诵,为人广说。”
  阿难白佛言:“世尊,若人受持是经,读诵解说,得几所功德?”
  佛告阿难:“随是经所有文字章句之数,尽寿以一切乐具,供养尔所诸佛及僧。若人乃至供养是经卷,恭敬尊重赞叹,其福为胜!是人现世得十一功德之藏。何等为十一?见佛藏,得天眼故;听法藏,得天耳故;见僧藏,得不退转菩萨僧故;无尽财藏,得宝手故;色身藏,具三十二相故;眷属藏,得不可坏眷属故;所未闻法藏,得陀罗尼故;忆念藏,得乐说辩故;无所畏藏,破坏一切外道论故;福德藏,利益众生故;智慧藏,得一切佛法故。”
  佛说是经时,七十二那由他众生得无生法忍,无量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无数众生不受诸法漏尽心得解脱。
  尔时,阿难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头面礼佛足,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云何奉持?”
  佛告阿难:“此经名为《摄一切法》,亦名《庄严诸佛法》,又名《思益梵天所问》,又名《文殊师利论议》,当奉持之。”
  佛说是经已,文殊师利法王子,及思益梵天、等行菩萨,长老摩诃迦叶、慧命阿难,及诸天众、一切世人,受持佛语,皆大欢喜。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胜思惟梵天所问经六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月灯三昧经十一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思益梵天所问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