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215部
佛说太子沐魄经一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告诸比丘。昔者有王名婆罗奈。王有一太子字名沐魄。生有无穷之明。端正妙洁无有双比。父母奇之供养瞻视。须其长大当为立字。然太子结舌不语十有三岁。恬惔质朴志若死灰意如枯木。目不视色耳不听音。状类喑哑聋盲之人。于是父母患而厌之。王语夫人。当奈之何。此子将为他国所笑。夫人语王。当召相师相之。知当语不。王即召婆罗门师使相太子。婆罗门言。此子非是世间人。为是荧惑耳。外为端正内怀不祥。危国灭宗将至不久不可畜养。宜当生埋诛而杀之。不除此子则绝国嗣。王语夫人。当如之何。今若不除此子恐后无复立太子。于是夫人随王所为。王即召国中大臣共议之。一臣言。当远徙深山无人之处。一臣言。当没深水中。一臣言。但当随师所语。掘作深坑而生埋之。王即随是一臣所语。即召外阵兵三千余人。使掘地作藏。给世资粮侍以五仆。太子衣服璎珞珠宝尽还太子。于是夫人心欲伤绝。我独无相生子薄命乃值此殃。事不得止。涕泪哽咽不能自胜。于是复送太子著正殿上五百夫人见太子端正姝好无有双比。皆言。太子何以不语而当生埋。五百婇女见太子端正姝好。皆为太子作礼而言。何以不语而当生埋。各为太子作其伎乐。太子默然不观不听。复送太子著外殿上。五百大臣见太子端正姝好无有双比。前白大王。太子非是不语之人。且复宿留语在不久。婆罗门言。不可审信。王语大臣。此是国事非卿所知。作藏已讫来迎太子。王语其仆。使太子载我四望象车。令国中人民就观太子当语。若语者便载来还。于是太子乘车寻路。国中耆旧大臣皆宛转车前而言。太子。要当一语。若不语者便以车辗我上过去。遮蠡虎贲扶避使过。遂侍太子遂到藏所。时有数千万人。皆随太子往到藏所。皆塞藏户。太子复不得前。遮蠡虎贲麾人便却。太子适前。飞鸟走兽复惊来前绕藏三匝。复塞藏户。太子复不得前。于是太子举右手住而言。我正不语而当生埋。我适欲语恐入地狱。我所以不语者。欲安身避害济神离苦。是以不语。而信诳诈之言。谓我聋盲为实喑哑。是时人民闻太子语有绝妙之音世所希闻。行者为止。坐者为之起。皆言。太子神圣乃尔。皆前叩头求恩悔过。原赦我罪。其仆闻之欢喜踊跃。驰白大王。太子已语。上彻苍天下彻黄泉。飞鸟走兽皆来伏听于太子前。王闻太子语欢欣踊跃。即与夫人驾四望象车。往迎太子。太子顾视父王下车避道。四拜而起而言。劳屈父王远来见迎。今日父子已生相弃捐。恩爱已乖骨肉以离。其义甚愆不可听观。王语太子。不可不可。汝为智者当原不及。共还入国举位与汝。我自避退。太子答言。我曾为国王用行有缺漏故。下入地狱六万余岁。蒸煮剥裂其痛难忍。当此之时。父母宁能知我地狱苦痛剧不。宁能分取我身上痛不。我厌畏地狱苦。是以结舌不语十有三岁。冀得免瑕除去垢秽。出于尘埃之外不与罪会。除忧去累念生若寄。不可选软去道日远。高翔远逝自济于世。世间无常恍惚如梦。室家欢娱须臾间耳。欢乐暂有忧苦延长。王知太子意坚志固。遂听学道。于是太子弃国捐王。入山求道思惟禅定。寿终即生兜术天上。毕天之寿下生世间。为迦维罗卫王作太子。自致得佛。佛告阿难。尔时太子沐魄者我身是也。是时父王者今阅头檀是也。是时母者今摩耶是也。是时侍我五仆者阿若拘邻等是也。是时婆罗门欲生埋我者今调达是也。我与调达世世有怨。佛说经讫。诸弟子诸天龙鬼神帝王人民皆大欢喜。为佛作礼。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九色鹿经一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太子慕魄经一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太子沐魄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