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247部
佛说宝积三昧文殊师利菩萨问法身经一卷
后汉安息三藏法师安世高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闻如是:一时,佛至罗阅只耆阇崛山中,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
  文殊菩萨往到佛所,在门外住。所以者何?佛坐三昧未久。佛觉,见文殊,便请入,作礼而住。
  佛言:“且坐。”
  文殊问佛:“属坐三昧,名曰何等?”
  佛言:“宝积。”
  文殊复问:“何故名宝积?”
  佛言:“譬如摩尼珠,本自净好,复以水洗,置其平地,转更明彻,无不见者。属所入三昧,见东方无央数阿僧只刹土及佛已复悉不现。住是三昧中,无不见诸法本际。其有信者,以为得印。所语如言,摩尼宝舍有四角,从一角视,悉见诸角无所缺减,是故见诸本际。”
  佛问文殊:“知本际不?”则言知。
  “何所是?”
  报言:“我所处是为本际。诸所欲人异际。在是际者,亦不在法,亦不在善恶,诸法亦如是。其知是者,审以知之。凡之知者,以无所知。从本传习,莫有作者,是故无有底。”
  佛问文殊:“何谓是慧?”
  “审是慧者,是故慧。”
  复问:“何所道?”
  “念名曰道。”报言:“所念道无念,是故道。”
  佛语文殊:“以有念言无念,当以何法教新学,若男子、女人?”
  文殊言:“亦无所出,亦无解,淫怒痴无有极,以是法教一切。以故无有根,是故不可出、不可解。其言‘我能坏本际’,以不能。其言‘我能断生’,是亦不能。不舍俗事,不念近道,作是者,乃可教于凡人。”
  文殊问佛:“持何法教学?”
  佛言:“我所教,不坏色、痛庠、思想、死生、识,无所坏,亦不教坏淫怒痴,令得不可计数法,以是法教作佛道者。我用是故,自致得佛。”
  佛语文殊:“无所坏法故致佛,无所得法能成佛。佛者,则法身。诸种力、无所畏,悉法身之所入。所以者何?莫能分一身者而为法身。法身无有数。何以故?不言是凡人、是不凡人,法身等无差特、无所散身,是为法身。譬如四渎,悉归于海合为一味,若干名法为一法身。诸所有种各各有名,合会聚之名曰谷;若俗事、道事,悉合为一法身。所以者何?不可指示是为俗事,道事亦不可说。是俗事身是为法身,亦不可见视。如我所说法身,其有信二知者所作众恶悉以除尽。”
  文殊言:“于法身亦不见,生天上亦不见,在人间亦不见。在三道,亦不在泥洹。”
  佛语文殊:“今若所说乃尔!若有人问汝者:‘佛现说有五道。’当何以解之?”
  文殊言:“譬若如人卧中,见入泥犁,若作禽兽、薜荔,上在天上、若在人中,觉则无所见。其法身无所著。所以者何?但有数故,数者堕俗。若罗汉、辟支佛,上至佛俱等一法身。所以者何?不可分别故。譬如若干种宝可别知,法身而不别。所以者何?不可别故,无生无死故。法身无所生、无所灭。所以者何?常住故。亦无有垢,亦无有净。所以者何?无有过者。亦无脱、亦无所脱。佛者,无所不知。”
  复问文殊:“知法身不?”
  文殊言:“若得者可知。”
  佛问文殊:“乃知世间所在处不?”则言知。
  佛言:“何所是?”
  文殊言:“其化人处世。在是世间者,但有名求如毛际,而无为我说者,其世亦不离法身。”
  佛复问:“世所在何所?”
  文殊言:“譬如云所在无所在,亦不羸亦不强,是则世世之相。”
  佛问文殊:“汝谓我灭不?”
  文殊言:“不。何以故?法身无有生。若有生乃有灭,法身者不生故,知佛而不灭。”
  佛问文殊:“若闻已过去恒边沙佛悉般泥洹,汝信不?”则言信。
  佛言:“云何信?”
  文殊言:“其佛者,悉佛所化,化般泥洹故而信之。”
  佛问文殊:“汝见人临死时,知所趣向?”
  则答言:“而人不可知,何况所趣向?”
  佛语文殊:“乃可聚会说法。”
  文殊言:“谁欲听?”
  佛言:“欲听聚会者。”
  文殊白佛:“当因何法有所说?”
  佛言:“说法身。”
  则言:“不见法身,当何以说之?”
  佛语文殊:“若所说法身不可见,其在会中未晓者,闻其所言,其心恐惧。”
  文殊言:“若恐惧,其本际已恐惧。”
  佛言:“本际无恐惧,未晓者亦不恐惧。”
  文殊言:“诸法无有恐惧者,若金刚。”
  佛问:“何谓金刚?”
  答言:“无能截断者,以故名曰金刚。佛不可议,诸法亦不可议,以是为金刚。”
  佛言:“何所为金刚者?”
  文殊言:“胜诸法故。佛者,法法之审故,是为金刚。”
  “佛以何因为金刚?”
  则答言:“所有无所有,一一求之无所有故曰空,空者是佛,以是为金刚。一切诸法皆佛,依无所依,是故金刚。”
  “何缘是为金刚?”
  则言:“无所依者无所近,是故为金刚。”
  佛语文殊:“今我欲作感应,令阿难来。所以者何?为一切受法故。”
  文殊问佛:“属所说法,无所见,无所得。阿难来者,当取何法?”
  佛言:“善哉!善哉!如文殊所说。”
  佛言:“我见东方无央数阿僧只刹土诸佛皆悉说是。”
  舍利弗出其所止处,到文殊所,见而不在,便至佛所,于门外住。
  佛谓文殊言:“呼舍利弗入。”
  文殊问佛:“本际法身有中、有外、有内,当从何所得?”
  佛言:“不可得。”
  答言:“本际以无际。”复言:“舍利弗者亦在法身中,不而所从来,当所入。”
  佛语文殊:“若为苦,舍利弗为不苦。譬如诸声闻在内与我俱语,而若在外住,不用时入,是不为烦。”
  答言:“虽在外住,亦不苦亦不烦。”
  佛问:“若以何故不苦不烦?”
  文殊言:“佛为声闻说法,我亦如是故不苦不烦。所以者何?诸佛所离法身故。”
  文殊言:“譬如恒边沙劫不见佛,亦不得入,亦不苦不烦。所以故?佛所说法亦无增无减。所以者何?诸法无有主,以是故无苦无烦。诸所有名,佛因是而教人。所以者何?佛以是教故。”
  佛遥问舍利弗:“汝悉闻文殊所语不?”
  舍利弗言:“唯佛勿以自劳,愿乐于是往听其法。”
  文殊白佛:“可令舍利弗来入。”
  佛遥谓舍利弗前,前已作礼就坐。
  文殊谓舍利弗:“于是法中何所而尊?”
  “欲入听之,闻说尊法爱乐欲闻,故入欲听。”
  文殊言:“审如若所说,是法实尊,甚深甚深!何以故?是法无有二心故。所以者何?非若所知,不在其中。诸罗汉、辟支佛,亦复如是,及求佛道者。何以故?不可得故,亦不从希望得,以是故无能在其中。本清净故,诸法亦清净。”
  舍利弗问文殊:“所以罗汉不在其中?”
  文殊言:“淫怒尽是为罗汉,无所住,无所成,当在何所中?”
  舍利弗言:“故到人处不见,以是故来至闻,但欲闻深法故。”
  舍利弗言:“我从佛若从人闻其法,诚无厌极。”
  时文殊言:“于法无厌极,如舍利弗所语。”
  文殊问:“法身能有所受法不?何故而无厌极?”
  舍利弗言:“法身无所受。”
  “其本际有所受不?”
  舍利弗言:“无所受。”
  文殊答舍利弗:“本际无所受故,而若无厌极。”
  文殊言:“若本际受法,汝有厌极?”
  舍利弗言:“除佛所说,我之所说无有与等。”
  文殊言:“汝能自信其法至泥洹,若自信不至泥洹?”
  舍利弗言:“从本以悉般泥洹。”
  文殊言:“宁自信,常于是不动转?”
  舍利弗言:“信。”
  复问:“从何所信?”
  则答言:“法身无所生、无所灭,故知无所动转。”
  复问:“信罗汉尽无有余,无所复知不?”
  舍利弗言:“信。”
  “从何所信?”
  “其知以无所复有故无所知,无所知者无所止,故曰尽。”
  文殊言:“罗汉尽故如是,何以故?”
  舍利弗言:“悉舍诸法无所得故。”
  文殊问:“汝信以恒边沙佛般泥洹以不般泥洹?”
  舍利弗言:“信。”
  “从何所信?”
  “法身不生不死故,不般泥洹。”
  文殊问:“信诸佛为一佛不?”
  舍利弗言:“信。”
  “从何所信之?”
  答曰:“一法身无有二故。”
  文殊问:“信诸所有刹土为一刹土不?”
  舍利弗言:“信。”
  “从何所信?”
  答言:“所有尽故。”
  文殊复问:“能信一切法,无所识、无所脱、无所念、无有证?”
  舍利弗言:“信。”
  “从何所信?”
  “无自然而知自然者,故无所识、无所脱、无所念、无有证,亦不生不灭,亦不见亦不有见,本际无处,所以故信。”
  文殊复问:“信法身住,无所生、无所灭、无所止?”
  舍利弗言:“信。”
  “从何所信之?”
  “亦不是法有所生、有所灭、有所止,以故信。”
  文殊问:“能信不可计法身所从出,能知处不?”
  舍利弗言:“信。”
  “从何所信?”
  答言:“法身者,亦无淫怒痴故,信之而无处。”
  复问舍利弗:“乃信诸法依佛依无所依等不?”
  答言:“信之。”
  “从何所信?”
  答言:“无所止。无所止者,谓不可见之所依。”
  文殊言:“善哉!善哉!舍利弗,如若之境界,我悉问之,若皆答其所知。”
  舍利弗语文殊:“今我所闻者,以念不复忘。”
  佛谓舍利弗:“若有男子、女人,闻是法持讽诵读,为一切人广说,为解其义,疾得所欲。”
  文殊语舍利弗:“今佛所说无有异。”
  舍利弗白佛:“以供养前佛者,所以彼者来悉得是耶?是法名曰何等?当云何行?”
  “名曰《问法身宝积》。持本际,持无所处。所持持一切诸法,无所挂碍。其从若闻是者,便因是法悉逮得。其闻者复教诏余人,展转相开导。所以者何?文少而解多。”
  佛说是经,舍利弗罗汉,文殊师利菩萨,诸天、人、世间人民、龙、鬼、神,一切欢喜,作礼而去。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为胜光天子说王法经一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济诸方等学经一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宝积三昧文殊师利菩萨问法身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