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253部
佛说无极宝三昧经二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闻如是。一时佛在罗阅只竹园中。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菩萨九十亿人。皆如文殊师利等。是时竹园四面周匝。地自然生文陀般华。种种妙色非世所有。华华各有百万之叶。华上各各有佛坐之。佛上各有交露宝盖。盖间各有伎乐之声。一佛之前各有菩萨。皆如文殊而坐问事。竹园之地如三弥佛刹。皆悉平等。大千刹土日月之光。皆悉蔽没无复明耀。百日之中但见诸佛。诸大泥犁皆得休息。百鸟禽兽不饮不食。皆得法味百日安宁。见佛欢喜自忘食心。一切人民普得法味。百日安隐无饮食想。心意快然发无上意。一切树木皆有音声。竹园之中化有浴池。池中生十万种华。华有交露师子之座。各有菩萨而处其上。其边各有天人立侍。帐间各各万种音乐。千岁枯树悉生华叶。一切树木皆倾相向。竹园左右女人见佛者。皆化作男子。无复爱欲。悉得法眼。尔时佛作宝如来三昧。遍悉感动九万亿刹。四方四隅上下方面无极佛刹。各遣菩萨赍持妙华。来诣竹园礼事供养讫各却坐。释梵四王爱欲诸天。各与眷属于虚空中。以天华香伎乐供养。诸大龙王阿须伦王迦楼罗真陀罗摩休勒等。各各自与无数官属。来诣佛所礼事供养。舍利弗白佛言。今所感动是何瑞应。佛言。无应之应是其应也。舍利弗言。无应之应其义云何。佛言。汝往问于宝来菩萨。则当为汝演说此义。即时舍利弗问宝来曰。今此感动为何瑞应。宝来菩萨答舍利弗。罗汉疑重故未解乎。有想想者非尽之法。无想无作是为法宝。昔者我始发意之时。与三十六亿人求菩萨道时。释迦文亦在其中。一切所志皆有起灭。诸法本空譬如野马无想起作。持是作法而灭行求愿想欲得是。自言得道。起想罪根坏灭诸慧。求于三尊想取泥洹。疑尽灭身而生死不断。罗汉得泥洹譬如寐人。其身在床一时休息命不离身。罗汉得禅故是大疑。宝来又问舍利弗言。譬如龙王兴作云雨。四面合冥不知所从来。菩萨从第九已下。悉已逮得六万三昧。其所兴为固不可限。亦何复疑所从来处。舍利弗言。我学不得善知识故。令我疑根不断绝耳。今闻尊法无所复益。譬若如人为百鸟作乐。乐虽和妙鸟不听受。今我如是不了是法。一切新学菩萨大士。闻是三昧德尊无量。譬如夜时暂见火明。火灭之后故冥无见。今我如是无益已矣。愿作八千里火以身投中。如是亿劫然后乃出。复入三恶道为一切所啖食。数千亿劫后生作人。求善知识宁可得不。宝来答曰。火虽广大心垢叵烧。学无沤和拘舍罗。不得善知识者。不得萨芸若也。宝来菩萨白佛言。诸法无主。谁为成萨芸若者。谁成正觉。弟子缘觉惟加大恩演示其义。佛言。善哉。所问深妙。乃欲决断生死之根。今为汝说谛听受之。若善男子善女人。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行九法宝一者见诸天无有处但有名耳。二者见世间人民但有字耳。三者见五道勤苦但有习耳。四者地水火风亦本空耳。五者当来过去现在如芭蕉无想。六者现生死无本际。七者观诸三昧寂无往来。八者当观大千诸佛刹土了无得三昧者。九者见大千刹土中一切蠕动悉欲度之令与佛等。是为九宝。得是无作之想者。可得决断一切大想。宝来又问。诸法无想当作何住得无所住。佛言。诸法无住住则为想。无起之念非想非道。亦复是想断。求无想得住无住。宝来又问。当作何缘度于众欲。佛言。众欲无垢无度无主无往无来。如虚空观与泥洹等与无名等。宝来菩萨言。善哉善哉。深妙乃尔。

  般施菩萨白佛言。菩萨欲得坐佛树下。庄严刹土教导十方。令诸佛土如今竹园。普使逮得无所从生。修行何法而得致此。佛言。当行八直。一者直无名之响。二者直无名之声。三者直观十方佛土等无有二。四者直见大千刹法等无异。五者直观十方一切欲令与佛等。六者直于无形见一切无有起灭。七者直见入诸三昧无有往来相报之想。八者直见十方诸佛般泥洹不般泥洹亦等无异。是为八法。菩萨从是疾得无所从生法忍。教授十方得如竹园。

  宝来菩萨复白佛言。今诸上人各从远来。睹见世尊欢喜忘食。乃得值闻是尊三昧。为是宿福本愿所致耶。佛言。亦非本愿亦不离本愿。所行常精进不失诸三昧。常随善知识远离于众事。寂然不数会但志在三昧。今故以宝珠来雨众会上。宝来复问。新发意菩萨欲行是三昧。当云何行而得致是。佛言。当行八法宝得是三昧。一者即于佛前得是三昧。二者供养十方罗汉真人。行菩萨法亿劫不懈。一时闻是三昧尊法。解说亲近奉不远离。三者供养舍利起塔弥满。殖福无缺而于法无益。一时转意作行者即向慧门。四者得四无畏于十方生死无所远离。五者菩萨见五道勤苦意欲度之。没命救济不以为剧。又欲令彼得安至佛。六者菩萨事人如奴事大夫贵。欲度之不以勤苦。所以者何。知本无故。七者菩萨观见九十六种道。于中觉知欲起法住。八者奉行六波罗蜜。供养比丘僧虽亿万劫。不如一时闻是三昧。十方其有当作佛者用何为证。闻是三昧即知是人为得佛证也。其有发意向是三昧。欢喜信乐而解慧者。即为已解六万三昧。是为八法宝。行是三昧即得陀邻尼门。佛于尔时欣然而笑。光耀炜晔靡不遍照。文殊师利稽首白佛。佛不虚笑笑将有意。佛语文殊。审如所言。是宝来菩萨从宝如来佛刹来。去是九亿万佛国。其刹名曰诸法自然。其有善男子善女人。往生者不从胞胎。不更苦痛无有恩爱。皆于自然华香中生。生即住立无乳哺者。自然伎乐朝暮娱乐。寂然清净以为法僧。若善男子善女人。闻是三昧即却六百四十万劫之罪。罪尽命终便得往生彼国。宝如来刹无日月光。虽有日月明蔽不现。若人往生者日月星宿即为出现。其见日月星宿有光明者。即知有人当往生也。而诸声闻不逮知此。唯佛世尊及神通菩萨乃见知之。是故我今而笑之耳。

  贤者须菩提及舍利弗。俱前稽首而白佛言。愿加大恩加我威神。得至彼刹诸法自然国。礼事供养须臾来还。佛即听往俱到彼国。即至而见其中所有。俱亦复有罗阅只城。亦有竹园。释迦文佛一切所有如此无异。舍利弗问须菩提。怛萨阿竭随我来乎。须菩提舍利弗。礼事毕讫从彼来还。至睹众会续自如故。佛问舍利弗。向至彼国皆何等见。对曰。我见彼国悉如此间。诸佛之功德甚尊甚尊。侥哉会者得遇见此也。

  三弥菩萨从座起整衣服。稽首佛足愿欲所问。无生之法为有想无。未起之想有识无泥洹。寂然有定无泥曰。不起有形无设无形。而在彼间教。生死五道谁是主者。佛言。诸法本无一切清净。因缘起灭故生诸法。以空造空本无是主。三弥菩萨闻佛所说。诸天及人八万六千。皆得无所从生法忍。升住空中去地百六十丈。从上来下稽首佛足。是时三千大千刹土地大震动。弥勒菩萨白佛言。向者地动是何瑞应。佛告弥勒。今地之动非独此也。十方诸刹地亦普动。诸刹亦复各有八万六千天与人。得无所从生。住在空中皆如此也。弥勒复问。菩萨云何得致无所从生法忍。佛言。有六法得致之。一者知天及人当得佛者。未得莂者我当往莂之。不与十方天下人共知之。二者大千刹中。若善男子善女人。当得佛未得莂者我往莂之。不与十方天下人共知之。三者诸地狱中人。当得佛者我悉当往莂之。不与十方天下人共知之。四者十方人绝命所生处我悉知之。不与十方天下人共知之。五者十方天下人寿命尽我悉知之。不与十方天下人共知之。六者十方诸佛取泥洹不取泥洹我悉知之。不与十方天下人共知之。是为六法疾得无所从生法忍。弥勒菩萨白佛言。是三昧者为极大尊。欲令众会普共逮得。当行何法而令得之。佛言。当行九法。一者视诸法悉清净无边。二者视诸天亦清净无边。三者视诸生死清净无边。四者视五道悉清净。五者于欲无所求悉清净。六者视三界色悉清净无有边。七者视泥洹悉清净无有边。八者观泥犁悉清净无有边。九者见十方无有举名者是为九法。菩萨行如是者。疾得是三昧。弥勒白佛言。菩萨得六万三昧三昧宁有边幅无耶。而得六万三昧是为无边幅乎。佛言。虽得六万三昧但有名耳。不可极尽三昧悉具足。又三昧者非但一品。有无念三昧。有离欲三昧。有坐听十方佛三昧。有庄严诸佛国土华香自然来三昧。有所说法一切人悉逮本三昧。有出诸法无还想三昧。有说经时化为百种音声三昧。有说法亿千万佛国华香自然三昧。有伏诸群生三昧。有发师子意独行独步三昧。有所见处莫不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提三昧。有所在处莫不供养三昧。有乱风一起时如佛说经声三昧。有所向门莫不开三昧。有所在处师子为现三昧。有飞到十方三昧。有向门莫不开十方菩萨往来无极三昧。有坐知十方人意三昧。有坏灭诸想三昧。有坏灭诸识三昧。有合十方诸刹土合为一刹三昧。有发意不尽三昧。有视三界了无一人三昧。有住一佛国到一佛国三昧。有所在处令法不断绝三昧。有所在常与佛相遇三昧。有坐观十方大兵大火大水大风于其中不恐怖悉往教导之三昧。有所在处但以法作器三昧。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三昧即得往来无还之想三昧。如是三昧不可极尽。今为会中粗说之耳。有无名三昧。有住诸法三昧。有名诸慧三昧。有教法三昧。有灭坏罗汉辟支佛三昧。有法宝三昧。有总持无名法三昧。有知人意三昧。有断诸烦荷三昧。有制力欲觉三昧。有灭十方种力三昧。有智慧光明所处三昧。有不可计三昧。有见法时如水影三昧。有不可尽净慧三昧。有空诸恶三昧。有无愿想三昧。有住禅乃到泥洹三昧。有譬若金刚无秽三昧。有极明三昧。有过诸烦已尽三昧。有广大水法三昧。有庄严大船三昧。有入无名三昧。有不尽喜意三昧。有总持无所忘三昧。有在冥悉令明三昧。有所乐悉乐三昧。有慈行三昧。有净大哀三昧。有入等心三昧。有出等心三昧。有名已脱未脱三昧。有光明所从来处三昧。有晓无所晓三昧。有脱慧脱教三昧。有莲华为现三昧。有离无常三昧。有尊智慧无主三昧。有勇猛无所不伏三昧。有开辟诸刹三昧。有清净无形三昧。有无名宝三昧。有如海无所不受三昧。有神足广大三昧。有如弹指无所不及三昧。昙摩菩萨语舍利弗言。所问慧住故曰不可极。是应时闻所闻如意。不自贡高所作不忘。常敬意如所教习慧。用意无所受故不失礼节。所作法不忘不乱。意如珍宝除诸老病。以意为法器。是为乐忍辱。所思但想谛言。所乐但法意慧。不用足时所施无所惜。所与无适莫。所闻谛意观。欢喜无所得。其意已悦身体为轻。意不在外道。但欲闻法味及比罗经。但欲闻沤和拘舍罗。但欲闻四等心。欲闻无底法如意不异念。欲意受沤和拘舍罗。欲闻无所从生法不贪观但欲意受慈度之。欲知无常声。欲知寂然之意。欲知空复是空。欲知无想生死及布施。一切不欲闻。但欲闻音乐。随乐十方忠信以作。正降伏诸欲根。

  昙摩菩萨白佛言。菩萨已得宝如来三昧。自在所为众慧已具。便得三宝。一者譬如水中影。影亦不在水中。亦不在水外。菩萨于是间坐。其身悉在十方。其身亦不在十方。二者菩萨于是间坐。分身悉现十方佛前坐。其身亦不在十方佛前坐。三者譬如山中呼响音声还报。音响亦不在内亦不在外。菩萨于是间坐。悉遥说十方佛诸菩萨事。十方诸菩萨亦无往来到彼者。彼亦无往者如是也。佛语昙摩菩萨。已得陀邻尼门。譬如持弓弩布矢在欲所射无所不到。菩萨持一慧入万亿慧。靡所不至如是也。佛告昙摩菩萨。汝见阿须伦欲兴兵时。弹指之顷兵到六天中间无空缺。菩萨已从第九以下。欲说法时如是也。宝来菩萨语舍利弗言。净者贪欲消伏。其意无贪欲者是不可尽。其诸恶意者不能伏。复乱其意护于恶意。是故不可尽。其意嗔恚有形欲贡高。诸所不可索可欲作。菩萨常欲护是意。知不可尽去诸垢。当知意不可尽。护者不令懈怠。当知其意不可尽。其狂乱者转以法护之。当知意不可极。无智慧者欲护之。知意不可极。一切以法施与法脱之。当知意不可尽。欲教一切人皆令为功德。当知是意不可尽。

  宝来菩萨语舍利弗言。菩萨有四法。一者意作陀邻尼行不可尽。二者陀邻尼所入行不可尽。三者以陀邻尼教一切是不可尽。四者博学问故陀邻尼不可尽。是为四。复有四事不可尽。一者上脱中脱不可尽。二者四马之路不可极。三者可意之王不可极四者十二因缘无有主不可尽。是为四。复有九法不可尽。一者无我之语不可尽。二者无作之想不可尽。三者寂寞泥洹之语不可尽。四者所度不可尽。五者大海流水无有懈倦不可尽。六者诸恶无垢不可尽。七者苦痛之声不可尽。八者去来之想不可尽。九者所度无主不可尽。是为九。复有九法不可尽。一者诸佛刹土不可极。二者诸菩萨所从来处不可极。三者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提心者不可极。四者失愿取罗汉辟支佛不可极。五者十方菩萨从一佛刹飞到一佛刹不可极。六者六波罗蜜不可极。七者三三昧不可极。八者过于泥洹亦如化不可极。九者三昧不可极。是为九。宝来菩萨语舍利弗言。菩萨有三十二宝。一者其心不著爱欲。是即忍辱不可极。二者不起我非我亦无所造。是故忍辱不可极。三者不念一切善恶。是为忍辱不可极。四者不恨心意于一切。是为忍辱不可极。五者不嗔怒向一切人。是为忍辱不可极。六者不怀念他人恶。是为忍辱不可极。七者亦不妄娆人有所击。是为忍辱不可极。八者于大会不调戏于座中。是为忍辱不可极。九者自护护他人身。是为忍辱不可极。十者有贫穷者给与护之从后无所悕望。是为忍辱不可极。十一者自制不随恶知识。是为忍辱不可极。十二者无有爱欲意于身及他人身。是为忍辱不可极。十三者不起诸想无念善恶如弹指顷。是为忍辱不可极。十四者护于功德庄严身相。是为忍辱不可极。十五者信作善不离于三昧。是为忍辱不可极。十六者常护口不妄言。是为忍辱不可极。十七者心意清净。是为忍辱不可极。十八者坚住善知识世世与相随。不于他处说其过恶。是为忍辱不可极。十九者自挍计他人有恶者我亦有恶。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者所念无有邪邪即觉。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一者软心和意。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二者护恶人令心不起。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三者生天者教导诸天。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四者生天上世间教两道中不更三道。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五者具足诸种好。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六者得音如梵天声。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七者脱淫怒痴。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八者不于诸色及名有想。是为忍辱不可极。二十九者所作功德不著但欲起众法耳。是为忍辱不可极。三十者降伏诸外道。是为忍辱不可极。三十一者已出诸病中。是为忍辱不可极。三十二者具足诸佛法使不伤误。是则为宝不可极三十二事。

  复次舍利弗。复有三十三事为所入宝。一者欲入响欲入观观无所观。是即为宝。二者欲入心离心。是即为宝。三者于心无主。是即为宝。四者欲入身求脱本无脱者。是即为宝。五者欲入十二因缘无有住者。是即为宝。六者欲入不断离于不断。是即为宝。七者欲入无常视之无形。是即为宝。八者欲入无名主离于无名。是即为宝。九者欲入寂不离于起。是即为宝。十者欲入三界不离三界。是即为宝。十一者受无所受。是即为宝。十二者欲入当来过去亦出当来过去。是即为宝。十三者欲入功德观本无主。是即为宝。十四者欲入空空中空。是即为宝。十五者欲入无相不起无相。是即为宝。十六者欲入愿离愿。是即为宝。十七者欲入空离空想。是即为宝。十八者欲入三昧无有合。所以者何。法无二故。是即为宝。十九者不以三昧有所愿生处。是即为宝。二十者三昧不为一切诸法作证。是即为宝。二十一者欲入无生之道无有度者。是即为宝。二十二者欲入无生处。是即为宝。二十三者欲入不动摇处。是即为宝。二十四者欲入一切无我不离无我。是即为宝。二十五者欲与生死初无相知者。是即为宝。二十六者欲与三昧初无相识者。是即为宝。二十七者欲入相初无相知者。是即为宝。二十八者欲入欲能欲意。是即为宝。二十九者欲入不念无有念。是即为宝。三十者欲入陀邻尼门无所不总。是即为宝。三十一者欲入者所作恶欲不为恶。是即为宝。三十二者欲入沤和拘舍罗以意作法器。是即为宝。三十三者欲与万事相应不相远。是即为宝三十三事。

  佛语文殊师利。譬如欲入城当从其门。欲知因缘无所诤。欲知诤者不如自守。欲知不欲语言者不如莫在中。不欲动者勿得转。欲无悕望者当无所想。不欲色者当正住。不欲有异者当寂自守。能自守者不称说。不自高自下者其人已具足故欲有所便者所作无所失。得道亦如是无有疑。无有疑者知本无故。知本无者无所失故。三世等无有畏。三世无增减者不住色。已不住色为不住众法也。眼见色者但是眼睛住非是色也。耳闻声声无所住。鼻识香香亦无所住。口识味味亦无所住。意亦不知识。识亦不知意。意无所住。如本行无有想。慧行谛谛如是无有我。是我所诸法见。但见无我慧不知所有。所有亦不知慧。慧不知习。习不知慧。菩萨心不离心。昙摩菩萨白佛言。道不与想合者。为有合者无。佛言。诸法不以想为证。但以音响为法。譬如人吹笛声音悲快与歌相入音均合同。诸三昧者亦如是。诸化亦如是。念亦如是。觉亦如是。生死无名离于无名。念化觉亦如是。诸名无处我不想之。无作之想为离无离。无作之作以为作想。想行寂然都无所有。诸法非欲一切皆然。宝来菩萨白佛言。诸寂不起欲决断大疑各还本处。佛言。诸法处无有处。化亦无处。念亦无处。又问。生生处有生处无。化化处有化化无。念念处有念念无。觉觉处有觉觉无。佛言。生生复生泥洹生。是为合怛萨阿竭意。生生复生不生泥洹生。是为不合怛萨阿竭意。化化复化泥洹化。是为合怛萨阿竭意。化化复化不化泥洹化。是为不合怛萨阿竭意。念念复念泥洹念。是为合怛萨阿竭意。念念复念不念泥洹念。是为不合怛萨阿竭意。觉觉复觉泥洹觉。是为合怛萨阿竭意。觉觉复觉不觉泥洹觉。是为不合怛萨阿竭意。文殊师利菩萨说颂言。

  法法无有生  合为一净耳
  生生不复生  泥洹皆如是
  化者从本无  化化无脱者
  化与泥洹等  寂然无处所
  念者本无识  发念因空耳
  泥洹与念等  所念谛如是
  觉觉平等行  所觉无所到
  所觉无常住  是怛萨阿竭
  化处无有处  所觉无所到
  若化无处所  诸法皆如是
  生处有本无  无生是其处
  化处无名处  一切为三昧
  念处有念无  从空到其处
  非本无所谛  其慧已如是
  觉行不相连  觉不离其处
  行从觉见谛  离觉无有脱
  所生法不绝  所在常如是
  三千日月中  所明无有上
  法者非思想  所当还行者
  于欲不起垢  非空亦非想
  如来意常净  亦不处法名
  所脱非常住  一切如本处
  华香自然来  所出无处所
  清净竟无处  所有皆悉尔
  千岁枯树生  皆从发意起
  皆见大光明  世明最无有
  虚空为音乐  昼夜光明见
  是时大会者  悉发菩萨意
  人民大欢喜  皆得闻是经
  即动三干刹  得受不动身
  寂然法为见  无名是其应
  何况世所有  一切皆如是
  清净不为定  痴慧本无是
  净痴合同本  慧本无脱者
  三昧无所起  一切皆如是
  菩萨住道地  在意所从生
  五事不可亲  令堕三道中
  远离如是行  得佛达十方
  百日得法味  奉行是三昧
  皆从诸刹来  飞来至佛所
  诸天及国王  悉得见佛身
  志意大欢喜  身体为悉轻
  不当以色想  观法有三尊
  般若比罗经  所处无三千
  如来本发意  愿不离十方
  常作大法园  所处无三千
  三界之中人  及上忉利天
  悉荷陀那佛  其号天中天
  发意到其国  须臾复来还
  摩提那菩萨  飞还到竹园

  舍利弗白宝来菩萨言。仁所来处刹土何类本愿。何如无极国土。宝来答曰。无极国土为何如耶。舍利弗言。无极国中悉皆菩萨。无有罗汉异种杂人也。一切所有皆是七宝。宝来言。我发愿以来所度不逮。不愿无极国土所有也。法无起处岂有思想。一切刹土有起愿者。今复逮见无极想愿。舍利弗言。仁者来时赍持妙华。贵其珍琦不亦想乎。答曰。是华无形但以是主。而于竹园以法授之耳。又舍利弗。见佛像者为作礼佛道。威神岂在像中。虽不在像中亦不离于像。但有想者谓有威神。观之了无所有也。愿者譬如忉利天上有华名拘耆。诸天莫不爱乐者。菩萨以法为一切导眼目。道本所有但以意作法器耳。舍利弗言。意者独有主耶。宝来曰。意者与诸法合。诸法与意合。道者无主。以无起作主。是故为法器也。又谓舍利弗。汝见化未。曰见之。宝来曰。化道在何所。从何所来。去至何所。舍利弗言。化无处所。宝来言。何知为化。舍利弗言。但见化成时不见本末故名为化。宝来曰。是故无所有也。舍利弗言。见者为到见乎。无所见何等为见。宝来曰。诸想如化是为见。未起法如化未来法无名是为见。无造法未作法是为见。无有造化者但作无名之想是为见。怛萨阿竭作无造之作是为见。舍利弗言。于是见中有往来无。宝来言。无往来者以故为见。设有往来者是不为见。是为倒见也。

  舍利弗问。宝来言。乃有断轮门者无。宝来曰。萨婆若者已见无形之门。是为已断轮门。已空可致脱无脱者可致于空。譬如空无所不入。何以故。都无有处用。是故无所不入用。脱于本故其轮不转。昙摩菩萨语。宝来言。诸新学者我欲皆使逮得是法。宝来曰。欲得空定者当行九法。一者当定十方人悉令作菩萨。二者见诸恶意令心不起。是为定。三者视五道勤苦悉欲脱之。是为定。四者于痴迳中不起吾我。是为定。五者视诸不明悉欲令明。是为定。六者所作功德悉令不失。是为定。七者视十方人皆等。是为定。八者观当来过去诸可意生勿复作识。是为定。九者使诸佛刹人悉志菩萨意不动转从是疾得三昧。是为定。弥勒菩萨白佛言。今在会者。谁不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提心。佛语弥勒。昔沙河楼陀佛时。我初发意为垢所盖不得大慧。但闻菩萨谓发意当得其处也。但想空不得善师。不得沤和拘舍罗。远离善知识为欲王所欺。意著不断失波罗蜜。没六十二劫后与法自然佛会。断我诸疑逮得本无。立于空中诸根即断。见于慧门得无动之形。从是转行便断法轮。便从正觉受是三昧。虽六十二劫发意于法无益。后与法自然佛会。便得大树乃更发意。发意时有九十亿人。俱共发心求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提。

  弥勒菩萨白佛言。初发意者有几法。佛言有九法。一者远离众会常志寂静。二者得善知识从受法不失。三者远恶智识不与从事。四者常远离五事。一者恶沙门。二者恶婆罗门。三者恶黄门。四者恶牛恶马。五者蛇[虫*兀]毒虫。此五者不当与从事。未得道顷令人入泥犁。以故当远之。五者初发意求罗汉辟支佛心者当远之。当觉诸魔事不当与共事也。六者但梦中见佛说深法。七者但为法发意不在饭食。八者不当数聚会有所悕望。九者当等心于十方等心于三昧。志欲坐佛座不恐怖是为九法。佛说是时六万爱欲天子。皆得是三昧。诸天飞在空中悉言。善哉善哉。得闻是法福德无量。弥勒菩萨白佛言。是诸天子得闻是法。自持功德持佛威神耶。佛言。是诸天子今闻是者。宿命已事二万佛。供养舍利如须弥山。虽有是福无益于泥洹。今闻是三昧起坏前福。所以者何。前世所殖福皆有生灭。今是三昧以空坏有。弥勒又言。闻是三昧者。后得无复坏灭耶。佛言。是三昧终不可坏。所以者何。三昧无名处。无想处。无念处。无形处。无识处。无威神处。无有结行求脱处。三昧清净是不到彼彼不到是。无有愿想非想处。无有造作。于化无有形处。无生死断无断处。但有名。但有响。但有开慧之处。慧无所到。无作器。是故不可坏。不可灭。无色处。于欲无作识处。无起行处。不受众味。无有形。无出无入。无生处无应处。寂然无动无边幅不可坏败。欲坏败者是大痴根生死之门也。又舍利弗。有五不直不当与从事。一者不当处法有二。二者不当于法有所起。三者不当现诸法是非无有名者。四者不当于当来过去有所见。五者诸法不可断。是为五。菩萨得是无去无来法者。疾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提。

  须菩提白佛言。若有念苦乐者。则不离于苦乐。是则为二法。菩萨者不中离。不上离。不脱离。不中无所离。于所作远无作。是为作所起如幻以幻脱幻。幻中无幻幻中无名。如是亦不从法得度。亦不离法得度。于脱中复脱。是为无有主但有名耳。于字无知名者。是为法轮断。舍利弗言。法轮本清净无所有。谁有断轮者。宝来曰。不知轮有处者是即为断。佛言。贪可法者是为生死根。灭法亦为无结之作也无作之作是为不离作。离贪诸可即为无有断者。无贪不起是即道无可不可无生不生。无识不识无死不死。无断不断无远不远。诸可不可所住无想。离于无想所念无念。所说无所说。泥洹无灭离于无灭泥洹无形离于无形。泥曰灭尽无所尽。诸法寂然离于寂然。诸法无可不可不有所失。于慧离本非名无想。所明无所明。于明冥无相知者。痴慧无相入者。于道无有得道者。若苦若乐无相识者。所起无所想。于清净无难易。所度无有主。所至无相离者。诸法非名离于非名。所度如流水。于名无转者。如是者皆即道也。佛以三昧度如人意。以万物自庄严。但庄严无形。庄严倒见。庄严诸可意王。庄严是想非想耳。

  文殊师利菩萨白佛言。此诸天人来在会者。有几所人得是三昧。佛语文殊。今是会者诸天及人。一切普悉得是三昧逮是功德。悉当作佛。当受尊决断于五道。尔时会者闻佛所语。八千亿诸天及人。悉得无所从生法忍。即升虚空去地三百丈。其身上各有万亿华香。却乃来下稽首佛足。阿楼菩萨。呵提菩萨。从坐起白佛言。是诸上人飞在空中。身上华香从何所出。佛言。譬如净帛本自净洁。在所染之五色鲜好。帛本自净色本亦净。二物因缘故得明好。色亦不入帛帛亦不入色。以净因缘而得发明。菩萨清净故致华香。其所因缘亦复如是。菩萨亦不在华香中。华香亦不著菩萨。诸天及人得断念想。逮明慧法便有华见。用华净故因缘兴耳。法亦如是。无住者成诸功德。住想行者开生死门。罗汉辟支佛所以由远五道者。但用十倒见故。一者见诸功德悉言说者悉为倒见。二者见五道勤苦欲取泥洹。是为倒见。三者见万物无常欲疾离之。是为倒见。四者求安本自无本。是为倒见。五者知出无间入无处世自无出求之不止。是为倒见。六者罗汉取泥洹时。身中自火出火亦无处。便起想出身中火自烧者。故知生死不断。是为倒见。七者本末不可尽而自求尽。是为倒见。八者欲于泥洹灭尽诸恶。不知无主反欲灭之。是为倒见。九者所施与不发一切人意。但欲法不断。是为倒见。十者于苦于乐不等净行言有二法。是为倒见。行菩萨道当知是事而疾离之。

  佛语阿楼菩萨。摩提菩萨等。今是诸天及在会人。皆是往昔阿呵耨佛时人也。今于我前悉莂之者。宿命已于六万佛所受是三昧。今故于此而莂之耳。却后我法欲断绝时。是等当有四十万人。当持法住令不断绝。然后久久有恶沙门。若坏戒人当坏我法。须菩提白佛言。何所菩萨护法令不断绝。佛语须菩提是。四十万菩萨悉住第八已下。于法烦荷之想是。为护持法令不断绝也须菩提白佛言。何等为坏法者。愿佛说之。佛告须菩提。若有得罗汉辟支佛。若沙门及天与人。起想烦荷于法求名。坏乱本慧妄增减法。枝掖解说。以伪错真以辩乱道。不惟空慧而务严饰。闻佛可得志存超获。不知沤和拘舍罗。而不勤殖德行。为是法贼破我道者也。阿须夷天。潘那提天。提楼尼天。拘属提天。施那利天。俱白佛言。愿持形寿归持法者。千亿万劫无休息时。常令我等得是三昧。佛言。其有德人奉行三昧。如法不失则得佛疾。其有发意行是三昧者。譬如泥洹天上有宝诸宝中王。天上天下宝中最尊。有佛在世宝乃现耳。名曰精摩尼珠。有得是珠持著器中。若著手中视之四面。空中在欲得几日雨。珍宝所向莫不如愿。是尊宝珠不当贪惜。当雨三界普令获宝。是三昧者德亦如是也。罗阅只王白佛言。佛者尊佑世之。大导。常有大慈救济十方。愿以宝珠雨我国界。得令人民普得福利。佛则时笑神光炜烨。阿难整服前白佛言。佛不妄笑。愿闻其意。佛语阿难。见是王不。欲得泥洹天上宝珠。雨罗阅只使普富饶。不知宝来三昧已得是宝也。佛语王言。宁见人民百日不食。普得安隐以法为味。又诸女人化为男子。是法之利不亦大乎。王心欢悦即脱珠宝。以散佛上及菩萨上。化成华盖列在空中。其间悉有百千音乐。王倍踊跃忘食之想。王白佛言。是花盖者从何而出佛言。从无处出。又问。无处从何出。佛言。从无所起来。又问。无所起从何所来。佛言。从无所生来。又问。无所生从何所来。答曰。从不动来。又问。不动从何所来。答曰。从无造来。又问。无造从何所来。曰从无名来。又问。无名从何所来。曰从无生来。又问。无生从何所来。曰从无音来。又问。无音从何所来。曰从无二来。又问。无二从何所来。曰从无形来。又问。无形从何所来。曰从自然来。又问。自然从何所来。曰从化来。又问。化从何所来。曰离于化来。又问。离化从何所来。曰离于不化无相知处来。又问。无相知处从何所来。佛言。以是故为诸法也。王闻佛语倍大欢喜。白佛言。此诸菩萨从远方来。愿悉请之明日到宫。佛即许之皆受其请。王即还宫庄严供具。侠道施帐幢幡粲丽。宫中皆以珍宝作座。夫人采女斋戒尽敬。明日文殊及宝来等。与诸菩萨俱诣王宫。宝来菩萨让文殊曰。今诸上人宜于前入。诸菩萨言。于慧无处于意无形。于念无想。于法无所施。所施不离道。已断于法轮。于法无念想无多少。如是者故为尊多入于权。于萨芸若无相知者。已被法铠于三昧无增减。是则为尊故宜处前。宝来菩萨答曰。今诸上人年耆德高。以故为尊宜在前入。诸菩萨言。我等之年亦如枯树。根本已死无有华叶。鲜于荫覆于世为薄。仁者虽幼入慧甚深。譬如宝树益世弘多。以故为尊故宜在前。既皆入宫就座而坐。诸天在上以乐乐之。王使夫人及诸采女。烧众名香进奉供具。饭食毕讫王问宝来。我今欲得见十方佛。当行何法而得见之。宝来曰。欲见诸佛。当行九法。一者视十方佛与是无异。二者当视道无有径。三者视一切人无有脱者。四者当视饭食如化所见。五者当知五阴无有识想。六者当知六情观之如幻。七者当知所观但是倒见。八者于法中大施与。九者当知所施无所施。是为九也。空其意等所视无彼此。志寂然得净定。无所见则普见佛。尔时赞宝来曰。快哉快哉。审如所说。佛说颂曰。

  常当愿是劫  所生常遇尊
  从受大智慧  常除爱欲根
  不贪亦不嫉  恶意不复生
  乃于无数佛  得闻是三昧
  入于三千刹  常行尊三昧
  不于一切人  所有诸珍宝
  法不从五阴  亦不离其处
  从观得脱名  一切皆如是
  从观得欢喜  发意无所生
  其处已如是  故为天中天
  若在三界中  不生亦不死
  泥洹及泥曰  一切无有是
  意不当邪念  所行作非法
  若在三界中  持心令不起
  音响有还答  内外悉相应
  不起悉寂然  诸法亦如是
  三千诸佛刹  名字悉如是
  无闻亦无见  非法所当议
  三昧不挍计  以数持作多
  慧者解是言  得佛无常处
  法者悉清净  旷大无有双
  常作无边水  所载蔽三千
  意愿陀邻尼  发意无有前
  法者已如是  一切当奉行
  我念求法时  从来若干劫
  志意常弃家  于欲无所求
  常依善知识  得立正法住
  是时于大会  得闻尊三昧
  悉意大欢喜  即住虚空中
  去地百卌丈  叉手在佛边
  今坐诸菩萨  受莂亦如是
  其意增欢喜  得闻诸三昧
  便从一佛刹  飞到诸佛前
  不动亦不摇  震动诸刹中
  龙王大欢喜  即雨万种香
  化为诸水池  上到三千中
  华香自然来  乱风自然生
  百种诸音乐  悉住于空中

  于是宝来菩萨问文殊师利言。今此香花从他刹来。及诸音乐来在会中。为佛威神。将菩萨力耶。文殊答曰。佛及菩萨得力神变皆不可见知是乐者无名之乐。有所在处法音无名处。若乐是乐处。所有如化是乐。无二法是乐。于罗汉辟支佛悉欲度之是乐。所见异道悉欲令得佛是乐。所度无有主是乐。一切处无所无所起于三昧无烦荷是乐。一切处无有名是乐。诸所有皆。如化是乐非音处无所生处是乐。法所施无所施是乐。大千刹中无常处是即乐。一切人令得。信无所得是其乐。当来过去现在三处尽无所尽是乐。令还本无所见是乐。见法轮是为无所见是乐。三千刹中一切等是乐。十方三千树法之藏是乐。十方刹但有名是乐。色欲合是乐。于名字无有主是乐。无边幅一切寂是乐。一切明与冥合是乐。诸所行不失戒是乐。诸所念不离三昧是乐。虚空宝度无极是乐。诸慧觉无有处是乐。诸所可是乐。一切决无受者是乐。三界中无与等是乐。贪于法不惜命是乐。一切明令复明是乐。诸所有但倒见见正者是乐。布施无所悕望是乐。意无极作大船师是乐。无边园脱无极是乐。意寂靖是乐。无所定是乐。诸三昧门无倒者是乐。亦无听亦无闻是乐。诸所念非政意是乐。一切人无脱者是乐。诸所度譬若幻是乐。初发意三昧俱是乐。诸菩萨所从来无有处是乐。诸菩萨在意生到十方是乐。非青黄白黑无道径是乐。如是宝来。欲知佛及菩萨威神音乐所乐如是。宝来菩萨说颂曰。

  文殊师利意  慧尊无有前
  所施弊三千  其智莫不尊
  威神所施行  悉除三千中
  诸乐无所欲  但为不脱施
  法乐为最大  于化无度者
  所施乐法与  若空无度者
  法与乐俱行  无有过是宝
  所乐不有主  若空无处所
  深入诸微妙  晓了一切人
  使之得大法  断灭勤苦根
  一切世间人  悉有意不解
  以法为觉意  以慧救一切

  佛尔时遥为宝来菩萨。说颂曰。

  离空非想  是想非空  于法不起
  即为是起  常当软意  净无所有
  色欲同合  无相入者  所说无形
  不离有形  因法如梦  所可无底
  是寂离寂  无离不造  众法无主
  所可如化  都无所受  法无所舍
  所作到见  一切皆然  非色离色
  是色不离  其法如色  其处如是
  非音是响  无闻不见  不听不观
  所有如是  于化无名  自言为是
  法无是计  所度如是  于幻无见
  所见离见  离贪诸欲  非法所仪
  于欲无垢  不著无离  如是谛见
  无有见者  于净离净  十方无造
  所可若实  如化无主

  宝来菩萨知佛所说便于宫中。说颂曰。

  疑本不解  谓法皆然  本无常住
  疑慧如是  于想无劳  识念无苦
  举名住字  非求法者  于本不尔
  不还不是  所可无可  远离无可
  脱生无灭  是即为灭  于灭无想
  是为非灭  于法无生  亦不想成
  所以者何  诸法皆空  亦不求言
  我离泥洹  所以者何  本末净故
  不尽十方  举之为证  有言是我
  是即为证  不当远念  念于十方
  法无二法  即得无名  法非思想
  可当逮者  起行如是  不见尊法
  要当解慧  于妙不恐  深行不主
  可谓灭门

  宝来菩萨问文殊师利。今在会中新发意者。我欲使得无极法。当何以致之。文殊答曰。于想无作即得无极法。又问。何谓无想作者。文殊言。当逮九法宝。一者意无处所是即宝。二者观法无主是即宝。三者不见有当来过去是即宝。四者于法无有造作者是即宝。五者所施但施经法是即宝。六者见五道勤苦于其中不转是即宝。七者所觉不远沤和拘舍罗是即宝。八者直见诸法不处法有二是即宝。九者到于泥洹亦如化是即宝。是为九法宝。于是文殊师利说偈曰。

  于可无所欲  所住无常名
  若空无有垢  佛笑无不可
  笑空不离末  如本无笑者
  已住诸法名  一切皆如笑
  本末皆自然  无有往来者
  笑者有还报  不还亦不笑
  法者皆是一  已笑便有二
  于二无名字  是故为是尊
  所笑无所著  但为众法施
  所动无所动  是故无上尊
  笑者无还报  一切无有主
  其笑不离本  是故天中天
  笑者无所起  但为倒见耳
  于法悉寂然  寂者本无故
  笑者不离化  以化大施与
  于化无举名  是故乃为法
  于法无有是  但为不脱施
  所脱不为脱  佛者亦如是
  故于大会中  议度无度者
  于法作施与  无有与比者

  舍利弗问宝来曰。欲使十方一切学者。皆得总持诸陀邻尼。修行何法当得致之。宝来曰。当行三十二法宝。一者欲使一切未发意者皆当度之如化无碍。二者未发无上正真道意者皆令住正法。三者视三千大千刹土等无异。四者若住限者令远离众欲在于慧门。无动无转得至泥洹。五者人说有天无天志不动还。六者志道坚固意不怯弱。七者一切无来受生者。视当来过去无有二。八者观诸三昧禅寂然无处所。九者诸所度无有主一切从空致空。十者三千大千诸佛我悉从受法。十一者他方刹土敢有来听经者悉令得决。十二者诸佛刹土所有华香。来者亦不喜不来者亦不求。十三者诸发意者使得法住。十四者当来过去意无增减。所以者何。知本无二故。十五者悉欲令十方蜎飞蠕动奉持禁戒终无毁犯。十六者无有邪念在于十方。转意还本则向慧门。十七者无所不忍常无邪恨。十八者从观至观无有度者。十九者如本无住无常住处。二十者所度无有主如空无念想。二十一者于慧作施与无有举名者。于欲无所著便从是得脱。二十二者所说不离对因作施与故。于大国众中度无脱者。二十三者于无数刹飞到他刹。在诸佛前无所挂碍。二十四者视诸刹等无得脱者。二十五者净痴同合本净无异。二十六者住大千中主作桥梁劝进未觉令冥见明。二十七者于大海中作大船师。渡诸群生无有厌极。二十八者作无边盖闭塞众垢。二十九者作无极惠不离十方。三十者作大慈哀苞润一切。诸未度者悉当度之。故号之曰天中之天。三十一者常行等心无有偏适救济无双。故号无上尊佑。三十二者菩萨所说不离经法。遍大千刹中莫不等闻。是故空中自然生华。是为菩萨三十二法宝。于是宝来菩萨说颂曰。

  十方普如化  一切皆无常
  真法正谛寂  演说度众生
  有想不离想  一切实本空
  若华未施叶  其色不可当
  一切所众欲  立之可意王
  诸宝无上尊  号为天中天
  故于大会中  议度未脱者
  其本无常住  故字十力尊
  一切为倒见  世间谓之冥
  所可若如化  能脱十方中
  虚空无常处  佛藏悉在中
  以脱无脱者  故教十方人
  十方诸佛刹  合之为一国
  自然众大会  悉满十方中
  佛者一切觉  笑不离其容
  不离黄金色  以示未脱人
  十方为作导  意不离法王
  所施无所施  华布于十方
  金色大莲华  遍满诸空中
  起想而作行  不住诸天中
  文殊师利意  旷大无有双
  使得道莂者  住在虚空中
  宝来慧意尊  光明遍宫中
  可意诸天人  悉得到法门
  十方诸菩萨  感动诸刹中
  今会诸天子  得闻是尊经
  彻见诸一切  乃到可意宫
  化为交露坐  万种天华香
  听受诸三昧  坐观大众中
  诸来宿功德  发意供养尊
  道者不直见  所有皆如是
  诸脱无有数  三界不可极

  文殊师利菩萨问宝来曰。众音如化所作法无想。亦不可尽故有自然。当以何脱之。宝来答曰。有九法宝。一者自然无处亦如化。二者诸法无处亦如化。三者当来无处亦如化。四者诸所有世处亦如化。五者观过去处亦如化。六者观见诸法如幻耳。亦无有处亦如化。七者所见无处亦如化。八者得道无脱处亦如化。九者得于泥洹本无住处亦如化。是为九法可得脱慧。文殊又问。过于泥洹皆亦自然。谁为是化本者。谁是化主者。化为有本无化有所。起处无道为有处无。宝来答曰。有九法知化无处。一者非道无处是则化。二者化非处无想是则化。三者化者无起化处无处是则化。四者非常名无有尽时是则化。五者化处无处是则化。六者于道无想是则化。七者化者于起无起是则化。八者化者于诸欲无有处是则化。九者化者于所度无所处是则化。是为九法知化本。于是文殊师利。又说偈答曰。

  十方无化者  化化无有形
  一切无常宝  是故为化主
  道者不化得  亦不离其处
  所说无常形  自然在其处
  诸宝从化得  本离从无有
  其本同化生  是故人中尊
  欲者从化起  法本无有是
  化而住五道  无有见化主
  生死及五道  与化不相连
  以世贪不断  故现正觉耳
  如来及化主  十方尊无极
  持化大其世  世间无知者
  法轮无色转  于化无转者
  系色有思想  深法无转者
  想色化十方  莫不受法者
  所施大智慧  世间无说者
  诸欲及罗汉  不逮觉是宝
  故于众会中  广说无二宝
  智慧不可极  光明最无有
  十方作桥梁  所说无有二
  十方诸佛刹  悉令为平等
  亦不使其人  发意有异心
  十方诸法园  一切法度垢
  亦不从世间  于法无脱者
  于惠无有脱  不见往来者
  于寂复见寂  明中复见明
  法者非慧得  自然本无是
  慧冥俱同合  故无相识者
  痴慧不同合  其慧众冥明
  所施但为法  如华在高山
  诸恶不可极  色欲不可尽
  泥洹及生死  一切皆如是
  十方诸佛慧  无知无觉者
  所以见净法  故言世无有

  昙摩菩萨。复问宝来菩萨言。于化无起离谁为成主者。泥洹不生灭不远五道。当来发意转住法轮净无诸垢。一切众生谁为度者。宝来答曰。快哉所问。欲决一切生死之根。乃如是乎。菩萨有九法宝。一者于化化主无主。二者于泥洹与生死初无相知者。三者于生死于灭无灭。四者一切天上使不还生无生处。五者当起意未起意如处住。六者三千大千佛刹观了无得度者。七者于念无起处。八者悉使三千佛刹皆取泥洹意亦不喜。不取泥洹意亦不嗔。所以者何。诸法无处故。九者随愿取罗汉我悉令发意。若有发意求愿者。不令复还不起诸生无有还愿。是为九法。又说偈言。

  于可无不可  于欲无所欲
  所度无见者  法转无常处
  慧者无所说  因度无往者
  故见大正法  世之最无有
  道者无常名  故为十方宝
  以得无得者  生死无有道
  四马不可尽  可意无有足
  世间悉乐之  不舍不得道
  畏生无有脱  不畏无脱者
  生死当举名  立之为五道
  有报无答者  可谓为是法
  法者本无二  所有谛以觉
  无边亦无幅  无极不可计
  本际如影响  无有往来者
  于起无所起  法无诸欲者
  生死本无处  生死化如是
  于净无有净  于垢无有垢
  悉为十方人  断绝诸五道
  净意若如水  一切无瑕垢
  青黄及白黑  悉得见其形
  诸法不可呵  即得无上宝
  吾我及与人  世间无得者
  不住无住谛  所有谛如是
  所觉无所见  世间谛如是
  不度无不度  世时谁不有
  十方立正觉  悉得无上宝

  昙摩菩萨问宝来菩萨言。欲使十方诸天人民。自然皆令得如其处。当行何等法得致之乎。宝来答曰。有六事得逮是法。一者闻知是会时是即为宝。二者得闻是经是即为宝。三者逮本功德。是即为宝。四者得闻是经法者。悉得六万三昧。是即为宝。五者已得六万三昧。欲十方人发无上意。是即为宝。六者皆使十方悉得会于佛树。是即为宝。说是经时。九十亿菩萨。六十七亿诸天人民皆得无所从生法处。九亿菩萨得是三昧。三千大千佛刹六反震动。诸天于空中大作伎乐。诸龙阿须伦。皆得闻见是深三昧。阿难正衣服。长跪白佛言。是名何经。云何奉持。佛语阿难。是名为无极宝。当奉持之。佛说经已。诸天人阿须伦人非人皆欢喜。各前为佛作礼而去。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慧印三昧经一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宝如来三昧经二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无极宝三昧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