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266部
佛说前世三转经一卷
西晋沙门释法炬初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闻如是。一时佛游于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五百人。皆阿罗汉也。一切大圣皆其上尊。悉知他人心所念。独阿难未也。尔时佛出精舍坐于虚空。为无央数百千众会围绕。而为说法。及七万菩萨。皆得诸总持。彼时佛面色光明胜常时。光明从面出往照遍诸世界。时佛便笑。五色光从口出。上至梵天。诸佛天中天授诸弟子决时。光往照四天王。光还照佛三匝从足心入。诸佛天中天授辟支佛道决时。光从口中出。往照波罗尼蜜天。还绕佛三匝从脐入。诸佛天中天授佛道决时。光往照梵天。还绕佛三匝从顶入。是时地神皆同时举声。如是佛见三事。若过去当来今现在说种种决。虚空神天四天王忉利天上至梵天。皆举作声。如是说三事种种决。过去当来今现在。为授弟子地决。为授辟支佛地决。为授佛地决。时梵天皆来下。上至三十三天人皆来下。尔时无央数百千人。会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贤者阿难。时知七法事。何等为七。一者知义。二者解法。三者晓时。四者了节。五者明众。六者知身事。七者知他人事。贤者阿难从座起。整衣被长跪叉手。以偈赞佛言。

  得清净智眼明好  尊根寂定度无极
  光明远照而金色  神照谁得愿说之
  谁今发意于佛道  谁坐树下降伏魔
  谁今取佛上道利  月面愿说何故笑
  若佛世尊笑之时  面出光笑胜于人
  应时百千人民会  今佛以缘当说之

  阿难问佛。惟天中天。诸有淫怒痴者。以色声香味细滑法故笑。天中天断淫怒痴。用何故笑。天中天。不是舍利弗所问。亦不是摩诃目犍连摩诃迦叶优为迦叶迦翼迦叶那翼迦叶施罗比利迦私所问。诸佛天中天。有六法不共。何等为六。一者诸佛天中天知过去无所挂碍慧。二者诸佛天中天。有当来无所挂碍慧。三者诸佛天中天。今现在亦有无所挂碍慧。四者诸佛天中天。身所行智慧。五者诸佛天中天。口所说智慧。六者诸佛天中天心念智慧。是为六。诸佛天中天无有不见闻诸佛说佛道慧。佛告阿难。过世时有国名优波罗越。其国富乐炽盛五谷丰熟。人民安隐众多不可得计。佛语阿难。尔时优波罗越国中。有王名波罗先。于诸国中独尊。所施行教敕使人。正法治国鞭杖不行。尔时人民长寿二万岁。时其王命过。其国中有一淫劮女。为上色面貌端正姝好。其女人往至他人舍。其主人生男。便以手牵子臂。淫女便问之。牵儿欲作何等。报言。我饥饿欲啖之。问言无有饭可食之耶。报言。无有也。淫女人报言。且待须我为汝持食来。答曰。卿未出门顷我当饿死。那能须卿持饭来耶。淫女人念言。若我持儿去其母便当饿死。若置去者便当取儿。啖之。将当奈何令母子各得安隐。淫女人即取利刀。自割两乳与之。其母便食之。淫女人问言。卿为饱未。报言。已饱矣淫女人两乳血出流离。便还其家。时有一男子至其淫女人舍。欲与共作非法。见之便言。谁取此上色女乳割如是耶。便有悲意以姊弟心侍之。不复起欲心。男子即问言。姊谁取卿如是耶。报言。无有娆我者也。我自至他舍。其主人适产生便牵其子。我问言。欲作何等。报我言。我饥饿欲取子肉啖之。我问卿无有饭可食耶。报我言。无有也。我言且待须。我为汝持饭来。报我言。卿去未及出门顷我便饿死。我心念适持儿去。母便当死。若舍去者则当取儿啖我便割乳便与啖之。其男子闻之言。即躃地奄绝。淫女便取水洒其上。其久乃得酥息。男子问言。姐当为我现至诚。淫女言诺。男子言。我初不见此难。实至诚如汝言不虚者。姐乳当平复如故。应时其女人乳平复如故。亦无瘢也。释提桓因以天眼见淫劮女言。此上色淫女人布施为福乃如是。恐来夺我座。则化作婆罗门持宝枝澡豆瓶。著金锡杖行乞丐至此淫女家言。乞我分卫。其女人便以金钵盛饭出与婆罗门。婆罗门即却行不肯受。上色女问道人。何为却行不肯受食。报言。我不用食。我闻汝布施乳为审尔不乎。报言。实如是。婆罗门以偈问之曰。

  汝为索何愿  云何释为梵
  为求多宝王  所愿难如是

  上色女。以偈报之言。

  婆罗门无为者  无生老及病死
  无愁忧清净处  婆罗门我求彼

  婆罗门言。问汝持乳布施时。意宁转异不。女人报言。婆罗门。我当为汝现至诚。报言现之。女人言。若使我至诚持乳布施意无异者。令我转女人身得作男子。所言适竟即转成男子。时优波罗越王治国五千岁已后终亡。傍臣左右闻淫女人转身作男子。念言正当立此作国王。为王者当以正法治国。便共立作王。鞭杖不行以正法治国。好布施金银珍宝著四城门外及诸街里。欲得饭食浆水衣被熏华房室座席舍宅金银珍宝明月珠玉琉璃水精珊瑚马瑙。随其欲与之。一教天下人持八关斋。如是治国五百岁。不耕种自然稻米清洁香美无有粗犷。今日截旦日续自然生。即取其米茎应时没不现。取共食味。一切味食是已后齿不落。亦不老亦不病。亦不伛。颜色无异长短适等。禄相亦等。譬如郁单越天下。国王自念言。我布施与人有何可怪。我布施与禽兽者尔乃为难。时王稣香自涂身。便入山空闲处卧岩石上。诸百鸟皆来生瞰其身。便命过生于婆罗门家。其家大富金银珍宝无央数。十月已满便生端正好无比。适生四侍女共养育。第一女主拭其身。第二女主沐浴。第三女主乳哺。第四女主抱之。儿即长大四人共侍议。不得使有见者。五百彩女共侍相娱乐。便窃出过向市。观见贩卖贫穷乞丐者。有悲哀之意言。此人民若使富乐者。不复贾作贩卖。尔时自说偈言。

  我之身心云何  甚坚而不破碎
  吾自在安乐处  见勤苦诸人民

  驰还白父母。我欲除须发行入山空处处树下。父母不听。所以者何。适有汝一子甚重爱之。我祷祠山川日月诸天。适得汝一子耳。我不见汝者便愁忧死。不肯听使去。子便委卧地一日二日至五日不食饮。诸亲厚知识闻此儿欲学道除须发。父母不听。委卧空地不食饮五日。诸亲厚知识皆共到其所谏晓言。童子。何以不起沐浴饮食庄严用除须发在树间乐道。童子亦不应。如是言者三日。诸亲厚共到父母所言。听使去学道。若乐者可数来往相见。不乐者便当来归。父母言诺。见听已子便自养视。六七日绕父母三匝为作礼。便入空闲坐行道已后。则往至余大丛树间。中有两道人坐得五神通。精诚求道离淫欲。童子便至其所问。此间作何等。报言。我在此间露坐禅念道。用人民故作勤苦行。童子言。我亦当用人民故露坐禅念道。二道人言。善童子。即于大丛树下坐禅。于中用人民故勤苦行道。即得五神通。精进踰于二道人。其人大圣上尊。其树间有虎妊娠。诸道人法树果自堕落者乃取食之。不从树摘取也。诸道人共行求果蓏。便见妊娠虎。童子道人语两道人言。此虎今不久当产。饥饿经日恐自啖其子。谁能持身食之者。弥勒菩萨言。我当持身食之。采果还已见虎乳饥饿欲取其子啖之。其道人语两道人言。虎已乳饥饿欲还啖其子。谁能持身食之。便共俱至饿虎所。虎开目张口向之。两道人俱畏惧。便飞上虚空中。其一人言。道人卿之至诚如是也。属者言。当持身食饿虎。今者何故飞上虚空也其一道人哀之泪出。左右顾视无所有。童子道人取利刀刺右臂流血。如是七处自刺。血入虎口中因饮之。便复自投身食饿虎则死。佛语阿难。欲知尔时上色淫女人者不。正是我身。时立为王者。亦是我身。时婆罗门子自投身餧饿虎者。亦是我身。两道人者。是迦叶弥勒菩萨。佛告阿难。我精进行道故。超越九劫出弥勒前。如是阿难。勤苦行道六十劫。布施手足鼻耳头目肌肉妇子男女好衣被饮食故。降伏六十亿魔。三十四亿得佛道。佛语阿难若使一切人知布施之福如我所知者。穷乏糊口得一食自饭继命。若不食此便死者。则当不自食与善人令受。阿难。我念昔世时所布施。用是故面色明好照曜。笑光从口出遍三千大千世界。佛说是经时。四千二百比丘起无余意得解脱。八十那术诸天人发无上正真道意。七万菩萨得无所从生法忍。佛说如是。贤者阿难及一切众会诸天龙鬼神世间人皆欢喜。前为佛作礼而去。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最无比经一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银色女经一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前世三转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