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乘单译经·第0392部
不思议光菩萨所说经一卷
姚秦三藏鸠摩罗什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陀林中给孤穷精舍,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萨摩诃萨五百人,众所知识。
  尔时,世尊依舍卫大城。时王、大臣、婆罗门、居士,及诸眷属,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多诸供养衣服、饮食、卧具、医药。是如来应供、正遍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生处成就,种性成就,三昧具足,智慧具足,解脱具足,解脱知见具足,具足十力、四无所畏、佛十八不共法,演说正法初中后善,文义美妙,具足清白梵行鲜净,五眼具足,所谓肉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善知此世他世所住。
  于时,世尊善降外道尼乾陀若提子等,佛法炽盛,人天宗敬。世尊时到,著衣持钵,及比丘僧眷属围绕,趣入舍卫大城乞食。去来进止威仪庠序,视瞻容豫屈伸俯仰,执持衣钵皆悉庠序,金色妙身光明照曜,犹猛火聚宝珠日月照曜闇夜,三十二相庄严其身,以金色足蹈门阃上。当于是时,舍卫大城示现种种未曾有事,如偈所说:

  “人仙来入时, 释师子蹈阃,
   现多希有事, 净心听我说。
   盲者得目视, 聋者得闻听,
   裸者得衣服, 狂乱得正意,
   皆欢喜合掌, 观佛无厌足。
   众鼓自然鸣, 箫笛自出声,
   雁鸲鸠鸳鸯, 俱出妙软音。
   失财得宝藏, 众宝物出声,
   时地六种动, 不信得净心。
   胜觉下转足, 净莲华承接,
   触众生安乐, 命终得生天。
   女人妊娠苦, 安乐生妙子,
   无贪瞋痴恼, 父母子俱尔。
   阶陛妙庄严, 多亿天雨华,
   众生无病患, 脱一切众苦。
   善逝入城时, 一切受安乐,
   各谓我奉食, 各谓佛看我,
   人仙福德力, 非我说能尽。”

  尔时,世尊于舍卫大城,次第乞食至于中路。有一空处捐弃婴儿,容貌端严极为鲜白,自[口+束]右指。而此空处多狐狼狗,见是婴儿舐已而去无能逼恼。此婴儿者,是福德人久种善根,多人住观生希有心往来观看,空处弃儿端严可爱,欢喜乐见于是婴儿。
  尔时,世尊见多人众往来空处,知而故问,告阿难言:“汝可往彼看,是诸人往来空处,何所作为?”
  阿难白言:“如是,世尊。”
  大德阿难即往空处,见是婴儿容貌端严,自[口+束]右指,谛视众人其目不瞬。阿难见已,便还佛所如见而说:“世尊,此空闲处有弃婴儿,容貌端严,甚可敬爱犹如宝像,观视诸人其目不瞬。”
  于时世尊,于彼婴儿起悲愍心,观本善根知已成熟,堪能知我所说法义。又知众生善根成熟,即往婴儿所,到已于一面住,向此婴儿而说偈言:

  “本所造恶业, 今此报应现,
   弃捐此空处, 婴儿苦如是。”

  尔时,婴儿承佛神力,自本善力以偈报佛:

  “瞿昙犹故有, 见弃空处想,
   尊在道场时, 不知是想耶?”

  尔时,世尊复以偈答:

  “我已知于想, 而我永无想,
   以怜愍汝故, 来至此空处。”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若不得众生, 毕竟不可得,
   尊怜愍于谁? 谁所转悲心?”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众生不知是, 无我空寂灭,
   为觉悟彼故, 我行村城邑。”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达解空寂灭, 觉了空寂灭,
   犹有众生想, 如来不断耶?”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佛悲力如是, 觉了空寂已,
   教化众生故, 导师演说法。”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犹故有颠倒, 如来未断耶?
   无众生生想, 如是生悲耶?”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佛之所护持, 菩萨生精进,
   为不达众生, 人尊发庄严。”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此是痴庄严! 若不得于物,
   若法非是物, 何由起庄严?”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此大悲神力, 调御世如是,
   犹不著于物, 为众生说法。”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法无有文字, 云何可演说?
   世间尊败失, 非法作法说。”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我不败坏世, 我不非法说,
   众生自倒惑, 我解脱彼结。”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结使无根本, 亦无有方所,
   又不在内外, 于何脱彼结?”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从于妄想生, 与颠倒共俱,
   为断彼妄想, 婴儿我说法。”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心性自常净, 彼中无垢结,
   正使多妄想, 性净不生垢。”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如是如汝说, 心性自常净,
   客烦恼尘结, 无慧者生染。”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结无有方所, 亦非方所得,
   云何名为生? 愿为我演说。”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犹如空中云, 可睹无真实,
   结使生如是, 虽见无有实。”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法同等如如, 其生性即如,
   法若是真实, 非如不可得。”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一切非如法, 等住于如中,
   觉了是如已, 无过无功德。”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若不得众生, 瞿昙和合谁?
   先观察法本, 从谁有烦恼?”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过去及未来, 及与现在世,
   佛知觉了了, 为众生说法。”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所演说三世, 及说我能知,
   便为是大慢, 则为自称誉。”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我不自称誉, 亦不轻慢他,
   如如等显现, 是故名如来。”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如无有可得, 非言说相应,
   非言以言说, 是则非是如。”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凡夫随于想, 如中生妄想,
   为断除我想, 如来出于世。”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正觉无出世, 善修无生故,
   于无生法中, 佛出不相应。”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无生现有生, 佛出世显现,
   此是世谛说, 非是第一义。”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犹故有二想, 世谛第一义,
   于一乘道中, 瞿昙相违说。”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我不道相违, 我住不相违,
   为相违众生, 婴儿如是知。”

  尔时,婴儿复说偈言:

  “悔过于正觉, 我上所言说,
   是佛力持故, 我能如是说。”

  尔时,世尊从于衣里出金色臂,起彼婴儿。尔时,婴儿执佛手指,从地而起。尔时,世尊从彼空处,将是婴儿趣向正陌。是时,大众得未曾有,于世尊所倍生敬礼,叹言:“希有!如来世尊得成如是胜妙之法,乃能令此极苦厄者安住是法。”
  尔时,世尊告婴儿言:“汝业行尽!汝可忆念本造善根,令此大众生希有心,现大神力。”
  尔时,婴儿上升虚空,过七多罗树,身放光明。此光遍照三千大千佛之世界。以此光故,释、梵、护世,及余百千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见斯光已来诣佛所。到已顶礼佛足,以诸天华散供于佛,供养佛已向佛世尊,作如是言:“菩萨光明不可思议!身出光明,普遍照此佛之世界,令诸无量众生得于不思议利,当名此儿不思议光!”
  尔时,释迦牟尼世尊即可是名:“此儿当名不思议光。”
  尔时,婴儿不思议光,从空而下住于地已,以佛神力自善根力,其形犹如八岁童子。
  尔时,释提桓因即以天衣施与婴儿,便语之言:“婴儿,汝今愍我等故,受此天衣,勿裸形住。”
  尔时,不思议光菩萨婴儿,语释提桓因:“憍尸迦,菩萨不以衣服为妙,当被法服以为严饰。憍尸迦,菩萨所服,汝今善听!憍尸迦,菩提之心是菩萨服,乃至道场成满具足一切佛法有惭有愧是菩萨服。调伏成就一切众生置无过中,坚誓庄严是菩萨服,办诸事故。质直无伪是菩萨服,成就断除幻惑伪故。勤加精进是菩萨服,成满具足诸善根故。志欲喜乐是菩萨服,成满一切诸佛法故。除舍憍慢是菩萨服,成满一切诸禅定故。欲法闻法是菩萨服,成满般若波罗蜜故。不起智慢是菩萨服,成满具足无著智故。作于利益是菩萨服,悲诸众生具觉知故。舍一切物是菩萨服,成满具足诸相好故。护持净戒是菩萨服,成满愿故。调和忍辱是菩萨服,究竟成满梵音声故。牢强精进无懈退心是菩萨服,成满出过一切事故。得诸禅定解脱三昧是菩萨服,成就满足大通智故。不坏智慧是菩萨服,成就断除一切结使诸见障故。大方便智是菩萨服,成就教化诸众生故。大慈是菩萨服,成就救济诸众生故。大悲是菩萨服,成就生死中无疲厌故。大喜是菩萨服,成就具足于法喜故。大舍是菩萨服,成就舍离爱瞋心故。于诸众生无恼害心是菩萨服,成就不恼于自他故。敷演说法是菩萨服,成就不自誉毁他人故。如说修行是菩萨服,成就断除诸结使故。憍尸迦,应如是知菩萨法服,以法庄严生不裸形。”
  尔时,释提桓因于婴儿所,增加恭敬爱念尊重,白言:“世尊,愍我等故,令是婴儿受取此衣。”
  尔时,世尊告不思议光菩萨婴儿:“受帝释衣。”
  于时,世尊右手取衣授与婴儿。尔时,婴儿右膝著地,以其右手受取是衣,受已便著。尔时,世尊将不思议光菩萨婴儿,于舍卫大城次第乞食。是时大众,男女大小,长者居士、刹利、婆罗门、王及辅臣,见不思议光菩萨婴儿,生希有心,亦为见佛礼敬供养悉皆来集。尔时,世尊次第乞食,到不思议光菩萨婴儿所生母舍。
  尔时,不思议光菩萨即入其舍,前至母所,向所生母而说偈言:

  “母无有过咎, 应当自喜庆,
   是我本恶业, 今生在母腹!
   母是我福田, 哀愍所生恩,
   母勿生羞耻, 速往如来所。
   母今得大利, 腹怀妊我故,
   如是之功德, 往问于导师。”

  尔时,不思议光菩萨,语释提桓因:“憍尸迦,与我香华、衣服所须,欲奉上母。母当以是供养于佛,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释提桓因以天曼陀罗华及以天香、天诸衣服,与彼菩萨。
  尔时,不思议光菩萨,复向其母而说偈言:

  “受此适意华, 天妙曼陀罗,
   妙香及衣服, 奉上供释仙。
   非饮食及宝, 能报父母恩,
   引导向正法, 便为供二亲。
   供二足尊已, 发净上道心,
   我长夜常劝, 常数数时勤。”

   其母生喜心, 毕竟不生耻,
   往诣人仙所, 礼已在前住。
   华散如来上, 奉华及衣服,
   佛所种善根, 即发菩提心。
   坚住菩提心, 问于释师子:
  “怀妊净众生, 愿说是福报!”
  “汝以此善业, 不生诸难趣,
   供多亿佛已, 当得成为佛。”

  尔时,世尊于舍卫大城,次第乞食已,与不思议光菩萨及诸大众,出王舍大城,向只陀林给孤穷精舍。世尊食已,净自澡嗽,而起就座演说正法。
  尔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闻不思议光菩萨婴儿,有大不可思议神通;闻已庄严四种兵众,向只陀林给孤穷精舍诣世尊所;到已顶礼佛足,却坐一面。
  波斯匿王白世尊言:“大德世尊,不思议光菩萨婴儿,为在何处?闻有如是不可思议神通之力。”
  时佛即示波斯匿王不思议光菩萨婴儿。时王见是不思议光菩萨婴儿,形色端严,殊特于天无所畏惧,具戒定慧以自庄严。如是见已,便作是念:“种何善根,修集何福,有是妙身?”
  尔时,不思议光婴儿承佛神力,知憍萨罗国王心之所念,向是大王而说偈言:

  “常修慈心净众生, 无粗秽恶修正念,
   摄身口意净梵行, 彼有如是净妙身。
   远离恶者不自造, 增长修集无量善,
   舍离一切恶诤讼, 彼有如是净妙身。
   恭敬佛法及圣僧, 常恒奉施众妙供,
   不毁骂他不逼恼, 彼有如是净妙身。
   调弄呵骂及毁呰, 于他人所不生是,
   叹美赞善不说恶, 彼有如是净妙身。
   悭贪嫉妒及憍慢, 谛观己行不毁他,
   彼有如是净妙身。”

  尔时,波斯匿王白世尊言:“是不思议光菩萨婴儿,成就如是胜妙大法,有何业障而生于是淫女腹中,捐弃空处?”
  佛告大王:“乃往过去九十一劫,尔时有佛,号毗婆尸,出现于世,如来、应供、正遍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大王当知,尔时毗婆尸如来法中有二菩萨:一名贤天,二名饶财。贤天菩萨于无上道得不退转,得陀罗尼及无碍辩,获无生忍,有福德威势,少欲少事,常乐独处,逮得神通。彼时饶财菩萨,习学头陀,为贤天菩萨而作给使。彼人恒往聚落城邑,多诸事务。是贤天菩萨呵啧教诲:‘何故多造是诸事务,而不断除?’数数教呵,彼便生瞋忿心不喜,以忿恚故毁败身心,败身心已瞋恚骂言:‘轻贱淫女儿,私通所生从他人得,不识其父,又不识母,况汝当有戒闻定慧?’彼瞋骂已复不悔过,又不舍离,结使所缠,恒有忿心瞋贤天菩萨。时贤天菩萨即便舍弃。既舍弃已,倍生瞋恚骂詈扬恶。以此不善业行因缘,身坏命终生淫女胎。为彼贤天菩萨所护,不生地狱。淫女生已恒常弃之,为狐狼狗之所啖食。
  “大王,以是缘故,九十一劫常如是死。生生常弃,为多人众之所骂言:‘是淫女子。’被弃空处,狐狼狗食。大王莫疑!何以故?彼时饶财瞋骂菩萨,即是今此不思议光菩萨是也。恶业行尽,以善业力,净于结心悦可佛意。是人恶道悉皆永尽!大王,此不思议光菩萨,已曾值遇六十四亿佛,恭敬供养,尊重赞叹。是诸佛所,常修梵行勤进求法,此本善力得如是事及神通力。大王,如是黑白之业终不败亡。是故智者善护身、口及以意业,宁舍身命不造恶业!”
  尔时,波斯匿王白言:“世尊,彼贤天菩萨,为已得成于一切智,为故修集菩萨行耶?”
  佛言:“大王,彼贤天菩萨,今者在彼阿閦佛土修菩萨行,名曰德藏。”
  尔时,波斯匿王白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常应当亲于善知识,近善知识。何以故?世尊,近善知识,恭敬围绕听闻善法,闻善法已得于善心,已有善心则修善行,造作善业,趣向善处。得善知识,得善友故,不作诸恶修习诸善,习诸善已自无逼热不逼热他。若有菩萨自护护他能得菩提。若已住道,有大势力能有所利。”
  佛言:“善哉!大王,快说此言。大王,菩萨亲近于善知识,具满一切功德善法。”
  尔时,不思议光菩萨白言:“世尊,菩萨成就几法,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获净法忍?”
  佛言:“婴儿,菩萨成就四法,疾得无上正真之道及净法忍。何等四?解因缘忍,远离断常,解无我、人、众生、寿命,解了空寂修行于空。是为四。复有四法。何等四?过去寂灭,未来无知,现在不住,三世平等。是为四。复有四法,所谓自净、净诸众生、净法、净禅定。是为四。复有四法,谓寂身、寂心、寂道、寂法。是为四。复有四法,谓以法观佛不以色,以离观法不以我,以无为观僧不以众,净于慧眼。是为四。复有四法,所谓满足诸波罗蜜,不舍四摄法,善知方便,说无众生而行大悲。是为四。婴儿,是为菩萨成就四法,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及深法忍。”
  说是法时,不思议光菩萨得无生法忍,欢喜踊跃上升虚空高七多罗树。时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大光普照天雨众华,百千伎乐不鼓自鸣。
  尔时,世尊知不思议光菩萨心已,即便微笑。佛之常法,若微笑时,种种若干百千色光从面门出,青黄赤白红玻瓈色。是光普照遍于无量无边世界,隐蔽魔宫及日月光,断除地狱、饿鬼苦已上至梵世,还绕佛三匝从顶相入。
  尔时,大德阿难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说偈问曰:

  “色相甚微妙, 杂好庄严身,
   圆光善答问, 以何因缘笑?
   上戒行无畏, 胜定慧庄严,
   示坚解脱果, 以何因缘笑?
   忍力及十力, 忍勇进难动,
   乐见示四谛, 以何因缘笑?
   金刚身坚固, 那罗延力尽,
   梵音声悦意, 愿演说笑义!
   梵身天在上, 不见如来顶,
   次第合掌敬, 以何因缘笑?
   树王下降魔, 得无垢净道,
   知诸众生行, 愿显何缘笑!
   转无上法轮, 说无常动地,
   调人天龙等, 大德何故笑?
   照明除闇冥, 无垢遍净眼,
   功德如虚空, 以何因缘笑?”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今见是不思议光菩萨,去地七多罗树住虚空不?”
  阿难白言:“已见,世尊。”
  “阿难,是不思议光菩萨,过百千阿僧只劫,当得作佛,亦号不思议光,出现于世,如来、应、正遍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国名净洁,劫名无咎。阿难,是净洁佛土甚为清净,如此他化自在诸天宫殿。彼佛寿命二十中劫,大声闻众其数八万,诸菩萨僧三万二千。阿难,以何因缘故劫名无咎?阿难,彼时多有百千劫中无佛出世。是不思议光佛,于彼劫中最初成佛,净居诸天欢喜赞叹:‘此劫无咎!此劫无咎!以有如来出现于世故,是故当名此劫无咎。’”
  说是不思议光菩萨时,三万二千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六万菩萨得无生法忍,五百比丘断诸结漏,心得自在成阿罗汉。
  尔时,佛告阿难:“汝受此经持读诵说,于大众中广敷演之,令我正法久住在世,亦多利益未来菩萨。”
  大德阿难白言:“世尊,我已受持。世尊,此经何名?云何受持?”
  佛言:“阿难,此经名为《除净业障》,亦名为《神力所持不思议光菩萨所说》,如是受持。阿难,若善男子、善女人,尽其寿命奉诸如来,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以杂色华裓如须弥,烧香、末香、涂香、幢幡、宝盖,皆亦如是以用供养。复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于此不思议光所说经法,读诵通利,在大众中广为人说,如说修行,是福多彼!阿难,若欲法供供养如来,欲作大智慧光明者,应当受持读诵此经。”
  佛说是经已,不思议光菩萨,大德阿难,一切大众,人、天、龙、鬼、乾闼婆、阿修罗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单译经·观世音菩萨得大势菩萨受记经一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单译经·超日明三昧经二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单译经·不思议光菩萨所说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