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乘单译经·第0440部
大乘密严经三卷
唐中天竺国沙门地婆诃罗奉诏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出过欲、色、无色、无想,于一切法自在无碍,神足力通密严之国,非诸外道、二乘行处。与诸邻极修观行者,十亿佛土微尘数菩萨摩诃萨俱,皆超三界心意识境,智意生身转于所依,成就如幻首楞严法云三昧,处离诸有莲华之宫,为无量佛手亲灌顶。其名曰:摧异论菩萨、大慧菩萨、如实见菩萨、持进菩萨、解脱月菩萨、观自在菩萨、得大势菩萨、神通王菩萨、文殊师利菩萨、金刚藏菩萨,如是等菩萨摩诃萨而为上首。
  尔时,如来应正等觉,从自证智境现法乐住神通辩才现众色像三昧而起,出虹电光妙庄严殿,与诸菩萨入于无垢月藏殿中,升密严场师子之座,诸菩萨众亦皆随坐。众坐已定,于时世尊四方周顾,从眉间出清净光明名髻珠庄严,有无量光周匝交映,成光明网。是光明网流照之时,一切佛土庄严之相,分明显现如一佛土,余诸佛土严饰细妙同于微尘。密严佛土超诸佛国,无有日月及诸星宿,如无为性不同微尘。此密严中诸佛菩萨,并余国土来此会者,皆如涅槃虚空及非择灭。
  尔时,世尊现诸国土及佛菩萨胜功德已,复以佛眼遍视十方诸菩萨众,谓如实见菩萨言:“如实见,今此国土名为密严,是中菩萨从色、无色、无想之处,以三昧力生智慧火,焚烧色爱及以无明,转所依止而得智定,意生之身、神足力通以为严饰,无窍隙无骨体,如日月虹电、紫金明珠、玻瓈、珊瑚、诃利多罗占波迦孔雀华月、镜中之像,住于诸地净有漏因,三昧自在,十究竟愿及以回向,获殊妙身而来住此。”
  尔时,如实见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曲躬合掌,白佛言:“世尊,我于今者欲有所问,惟愿如来,哀许为说。”
  佛告之言:“善哉!善哉!恣汝所问,常为开演。”
  时,如实见即白佛言:“世尊,唯此佛土,出过欲、色、无色、无想众生界耶?”
  佛言:“善男子,上方去此过百亿佛国,有梵音佛土、娑罗树王佛土、星宿王佛土,过如是国复有无量百千国土,广博殊丽种种庄严,彼中诸佛咸为菩萨说现法乐住内证智境离诸分别真如实际大涅槃界究竟之法。是故当知此佛土外,有如是等无量佛国。如实见,非唯汝今于佛国土菩萨众会,心生疑怪请问如来。此有菩萨名曰持进,曾于佛所生疑怪心,便以神通升于上方,过百千亿乃至如恒河沙诸佛世界,不能一见如来之顶,心生希有念佛菩萨不可思议,还娑婆世界舍卫城中,至于我所悔谢己过,叹佛无边犹如虚空,住内证境来密严国。”
  尔时,会中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善能演说诸地之相,微妙决定尽其源底,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曲躬合掌,白佛言:“世尊,我于如来应正觉所欲问少法,愿佛慈哀,为我宣示。”
  佛言:“金刚藏,汝于我所欲有所问,如来应正等觉,当顺汝心,为汝开演。”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蒙佛许已,即白佛言:“世尊,佛菩提者是何句义?所觉是何请说?第一义境示法性佛,除去来今在行地者,色相之见及取著外论:行分别境,起微尘胜性、自在、时、方、虚空,我意根境和合,如是诸见。复有计著,无明、爱、业,眼色与明,是时复有触及作意,如是等法而为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和合生识虚妄忆度,起有无等种种言论。此法之中,复有诸人于蕴众生堕空性见。为断如是妄分别觉,唯愿世尊,说离五种识所知相,能于诸法最自在者,佛大菩提所觉知义,令得闻者知其了悟,所知五种而成正觉。”
  尔时,佛告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言:“善哉!善哉!金刚藏,十地自在超分别境,有大聪慧,能欲显示法性佛种最上瑜只。非惟汝今于佛菩提所觉之义生希有念,请问于我。有贤幻等无量菩萨,咸于此义生希有心,种种思惟而求佛体:如来者是何句义?为色是如来耶?异色是如来乎?如是于蕴界处诸行之中,内外循求不见如来,皆是所作灭坏法故。以智定意审谛观察,乃至分析至于微尘,皆悉不见,蕴粗鄙故,如来者常法身故。善哉!佛子,汝能善入甚深法界。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
  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唯然受教。”
  佛言:“善男子,金刚三昧藏胜自在者,如来非蕴亦不异蕴,非依蕴非不依蕴,非生非灭,非智非所知,非根非境。何以故?蕴界处诸根境等皆粗鄙故,不应住内、不应住外而见如来。善男子,色无觉知无有思虑,生已必灭,同于草木瓦石之类,微尘集成如水聚沫,受以二法和合而生,犹如浮泡瓶衣等。想亦二和合因缘所生,如热时焰,譬如盛热地气蒸涌,照以日光如水波浪,诸鸟兽等为渴所逼,远而见之生真水解;想亦如是,无有体性虚妄不实。分别智者如有性见各别体相名字可得,定者审观,犹如兔角、石女儿等,但有假名初无实义。如梦中色,唯想妄见,寤即非有;无明梦中见男女等种种之色,成于正觉即无所见。譬如芭蕉皮叶,既除中无有实;行亦如是,离于身境即无体性。识如幻事虚伪不实,譬如幻师、若幻师弟子,以草木等物,幻作于人及诸象马,种种形体具足庄严,愚幻贪求非明智者;识亦如是,依余而住而异分别,谓能所取二种而生,若自了知即皆转灭,是故无体同于幻事。
  “金刚藏,如来常住恒不变易,是修念佛观行之境,名如来藏,犹如虚空不可坏灭,名涅槃界,亦名法界。过、现、未来诸佛世尊,皆随顺此而宣说故。如来出世不出世间,此性常在,名法住性,亦名法尼夜摩性。金刚藏,云何名为尼夜摩?后有诸恶此皆离故,又此三昧能决定除后有诸恶,以如是义名尼夜摩。若有住此三昧之者,于诸众生心无顾恋,证于实际及以涅槃。犹如热铁投清冷水故,诸菩萨舍而不证近住而已,常为众生而作利益,不舍精进大悲诸度,不断佛种,不行外道二乘之径,如大力象,不为三昧淤泥所溺,心不味著识之境界,趣佛法门恒无退转,以究竟慧入佛法身,开显如来广大威德,当成正觉转妙法轮,智境众色而为资用,入如来定游涅槃境,渐次修行超第八地,善巧积习乃至法云资用如来广大威德,住于诸佛内证之地,与无功用三昧相应,遍游十方不动本处,而恒依止密严佛国转于所依,智、定、意身、力、通自在皆得具足。譬如空月,影遍众水;佛亦如是,化形普降于诸世间,随众生心所乐不同,皆使蒙益无空见者。复令当诣密严佛国,如其性欲而渐开诱,为说一切欲界天王自在菩萨摩尼宫等诸安乐处,乃至诸地次第十方佛土功德庄严,尽于未来随机应现。如因持咒安缮那药,及诸灵仙宫殿之神,与人同止而不可见;如来变化所为事毕,住于真身晦而不现,亦复如是。”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根蕴如蛇聚, 境界缘所触,
   痴爱业以生, 众习缚难解。
   心及诸心法, 动虑恒不安,
   觉观所缠绕, 如龙共盘结,
   嗔毒从此兴, 譬如炎盛火。
   诸修观行者, 为舍众蕴法,
   于此常谛观, 一心而不懈。
   譬如虚空中, 无树而有影,
   风衢与鸟迹, 此见悉为难;
   能造及所造, 色与非色法,
   于彼见如来, 其难亦如是。
   真如实际等, 及诸佛体性,
   内证之所行, 超诸语言境。
   涅槃名为佛, 佛亦名涅槃,
   离诸分别想, 云何而可见?
   碎末于金矿, 矿中不见金,
   智者巧融炼, 真金方乃显;
   分剖于诸色, 乃至为微尘,
   及析求诸蕴, 若一若异性,
   佛体不可见, 亦非无有佛。
   定者观如来, 三十二相具,
   若乐等众事, 施作皆明显,
   是故不应说, 如来定是无。
   三昧一缘佛, 善因善根佛,
   一切世胜佛, 及正等觉佛,
   如是五种佛, 所余皆变化。
   三十二胜相, 如来藏具有,
   是故佛非无, 定者能观见。
   出过于三界, 无量诸佛国,
   如来微妙刹, 净佛子充满,
   禅慧互相资, 以成坚固性,
   游于密严土, 思惟佛威德。
   密严中之人, 一切同于佛,
   超过刹那坏, 恒游三昧中。
   世尊有大定, 湛然而正受,
   相好诸功德, 内外以庄严。
   众谓佛化身, 从于兜率降,
   佛常密严住, 像现从其国,
   住真而正受, 随缘众像生。
   如月在虚空, 影鉴于诸水,
   如摩尼众影, 色合而明现;
   如来住正定, 现影亦复然。
   譬如形与像, 非一亦非异;
   如是胜丈夫, 成于诸事业,
   非微尘胜性, 非时非自在,
   亦非余缘等, 而作于世间。
   如来以因性, 庄严其果体,
   随世之所应, 种种皆明现,
   游戏于三昧, 内外无不为。
   山川及林野, 朋友诸眷属,
   众星与日月, 皎境而垂象,
   如是诸世间, 身中尽包纳,
   复置于掌内, 散掷如芥子。
   佛于定自在, 牟尼最胜尊,
   无能作世间, 唯佛之所化。
   盲暗无知者, 驰流妄分别,
   计著于有无, 若我及非我,
   或言一切坏, 或言少分灭,
   如是诸人等, 常自害其身,
   云何于此中, 而生是诸见?
   佛是遍三界, 观行之大师,
   观世如干城, 所作众事业,
   亦如梦中色, 渴兽所求水,
   因于种种业, 风绳而进退。
   佛于方便中, 自在知见者,
   譬如工巧匠, 善守于机发,
   亦如海船师, 执拖而摇动。
   如来最微妙, 寂静无有边,
   超诸有著根, 净根之所证。
   是修行定者, 微妙定所依,
   一切观行人, 明了心中住。
   佛体最清净, 非有亦非无,
   远离于限量, 及以能所觉。
   妙智相应心, 最上之境界,
   知相皆无性, 是即见如来。
   破诸相应心, 不著于三昧,
   住于无染路, 一切皆无染。
   诸天乾闼婆, 阿修紧那罗,
   仙人及外道, 赞叹而供养。
   于彼不耽求, 而兴世间业,
   以住本清净, 相应妙理中。
   天人等见者, 变化之所作,
   佛非彼此现, 而同于日月。
   住于圆应道, 现除诸贡高,
   异学各不同, 随宜而摄御。
   种种众智法, 王论三毗陀,
   悉是诸如来, 定力持而说。
   国王王臣等, 乃至山林处,
   所有诸仪则, 皆从佛出生。
   十方众宝藏, 出生清净宝,
   悉是天中天, 自在威神故。
   一切三界中, 有诸明智者,
   种种方便业, 因佛而成就。
   现从兜率降, 婇女众围绕,
   歌舞共欢娱, 日夜常游集;
   或如坚利智, 舍陵波居士,
   执世之直绳, 与夺而招放;
   虽于一切处, 现为明智者,
   而在密严中, 寂然无动作。
   此大牟尼境, 凡愚异分别,
   譬如翳目人, 亦犹众渴兽,
   如世观于幻, 梦中诸所取。
   天中天境界, 佛子见其真,
   如是观行人, 如从于睡觉。
   那罗与伊舍, 梵天娑旦那,
   难陀鸠摩罗, 劫比首迦等,
   处定而思审, 于此常迷惑;
   去来现在世, 一切诸牟尼,
   习气覆于心, 亦所不能见。
   善哉金刚藏, 普行诸地中,
   复以佛威神, 而居密严土,
   是汝之境界, 我今为汝说:
   或有妄分别, 胜性与微尘,
   如工作诸物, 种种诸形相。
   生唯是法生, 灭亦唯法灭,
   妄计一切物, 细尘能造作。
   因能了于果, 譬如灯照物,
   先不得其相, 后坏亦复然。
   非于过去中, 有体而可得,
   未来亦如是, 离缘无有性。
   一一诸缘内, 遍求无有体,
   不见性有无, 亦无无有见。
   于蕴瓶衣等, 微细而分别,
   三百有六十, 邪宗坏正道,
   往来生死中, 无有涅槃法。”

  尔时,如实见菩萨,有大威力世中自在,其身妙好上服庄严,在于佛前避座而立,曲躬合掌一心恭敬,向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而作是言:“尊者,善能通达自智之境现法乐住,于三乘世间心得无违,为大定师于定自在,能随顺说诸地之相,常在一切佛国土中,为诸上首演深妙法。是故我今劝请尊者,说诸圣人不随他行,现法乐住内证之境。令我及余诸菩萨众得见斯法,安乐修行趣于佛地,获意生身及言说身,力通自在皆得具足,转所依止不住实际,如众彩摩尼现诸色像,于一切佛国说密严行。”
  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言:“善哉!仁主,能请我说入于密严无我之法。仁主,先应觉了诸分别境,是心之相,于境界中舍诸分别。仁主,一切世间,是分别见见世间体,即于所缘而得三昧。我今为汝开示彼法,主应善听。”即说偈言:

  “一切诸世间, 譬如热时焰,
   以诸不实相, 无而妄分别。
   觉因所觉生, 所觉依能现,
   离一则无二, 譬如光共影。
   无心亦无境, 量及所量事,
   但依于一心, 如是而分别。
   能知所知法, 唯知心妄计,
   若了所知无, 能知即非有。
   心为法自性, 及人之所浊,
   入于八地中, 而彼得清净。
   九地行禅定, 十地大开觉,
   法水灌其顶, 而成世所尊。
   法身无有尽, 是佛之境界,
   究竟如虚空, 心识亦如是,
   无尽亦无坏, 众德以庄严,
   恒住不思议, 密严诸佛土。
   譬如瓶破已, 瓦因而显现,
   瓦破显于尘, 尘析极微显,
   如是因有漏, 而成无漏法。
   如火烧尽木, 复于余处燃,
   味于不动智, 转依离分别,
   密严佛国中, 如是而常现。
   不生众品类, 莫住于世间,
   舍于一切见, 归依此无我。
   断诸相续流, 无生亦无坏,
   尽于一切见, 归依此无我。
   诸患皆已息, 寂住不思议,
   净于一切见, 归依此无我。
   世间种种法, 本来无我性,
   非由击坏无, 及喻之所显。
   如火焚薪已, 自于是中灭,
   观察于三界, 无我智亦然。
   是名现法乐, 圣人自智境,
   依此入诸地, 净除无始恶,
   舍离世所依, 出世而安住,
   其心转清净, 恒居密严土。”

  尔时,如实见菩萨及诸王众俱作是言:“金刚自在,我等今者咸欲归依,愿示于我归依之处。”
  于是金刚藏菩萨摩诃萨,以偈答曰:

  “佛体非是有, 亦非无有佛!
   蕴树已焚烧, 魔军咸退殄,
   住于如来地, 密严之妙国,
   所觉净无垢, 仁主可归依。
   远离诸分别, 证于无处所,
   密严诸定者, 仁主可归依。
   密严胜净刹, 众圣之依处,
   观行者充满, 应归此严土。”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说是语已,复告如实见菩萨言:“仁主,已得住地,诸观行者观一切世间,如缋像中而有高下,如梦所见端正女色,如石女人忽梦己身诞育于子,如乾闼婆城内诸所施为,如旋火成轮,如空中垂发,如幻化所作人马等形树林华果,如浮云之影,如奔电之光,皆是虚伪非真实有,分别所成犹工造器。
  “仁主,世间众生习气覆心生种种戏论,意与意识及余诸识相续而转,五法、三性、二种无我恒共相应。譬如瀑流为风所击起诸波浪,浪起相寻而流不息;阿赖耶识在于世间亦复如是,无始习气犹如瀑流,为境界风之所飘动,起诸识浪恒无断绝。仁主,是八种心虽无如是若干体异,而随缘渐起或一时生。心生之时取诸境界,亦有如是渐顿差别。若于屋宅及诸星宿,军众山林枝叶华果如是等处,多是一时或次第取,若在眠梦见昔所更,或想念初生至于老死,及算数众物寻思句义,观异文彩受好饮食,于是境界次第了知,或有一时顿取之者。仁主,心性本净不可思议,是诸如来微妙之藏,如金在矿。意从心生,余六亦然。如是多种,于世法中而为差别。仁主,阿赖耶识,虽与能熏及诸心法,乃至一切染净种子,而同止住,性恒明洁;如来种姓应知亦然,定不定别,体常清净。如海常住,波潮转移;阿赖耶识亦复如是,诸地渐修下中上别,舍诸杂染而得明现。”
  于是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说偈言:

  “善哉如实慧, 于斯微妙法,
   从我已听闻, 心净能开了。
   十方一切国, 诸王众会中,
   汝当随所应, 广为其宣说。
   若人闻法已, 渐净阿赖耶,
   或作人中王, 转轮四天下;
   或复为帝释, 兜率须夜摩;
   乃至自在宫, 而为欲天主;
   或为色界主, 及生无色天,
   无想众生中, 受诸禅定乐;
   证真而不住, 譬如师子吼,
   众定皆自在, 喜乐以相应;
   一心求密严, 不染著三界,
   至于密严已, 渐次而开觉;
   转依获安乐, 寂静常安住,
   无量诸佛子, 围绕以庄严,
   为法自在王, 众中之最上。
   非如外道说, 坏灭为涅槃,
   坏应同有为, 死有复生过。
   十业上中下, 三乘以出生,
   最上生密严, 诸地转增进,
   得解脱智慧, 如来微妙身,
   云何说涅槃, 是灭坏之法?
   涅槃若灭坏, 众生有终尽,
   众生若有终, 是亦有初际。
   应有非生法, 而始作众生,
   无有非众生, 而生众生界。
   众生界既尽, 佛无尔焰法,
   是则无能觉, 亦无有涅槃。
   妄计解脱者, 而说于解脱,
   譬如种已焦, 灯灭及薪尽。
   彼说解脱性, 是坏有成无,
   于解脱妙乐, 远离不能证。
   遍处及诸禅, 无色无想定,
   逆顺而入出, 力通皆自在,
   于彼不退还, 亦不恒沉没,
   审知诸法相, 诸地得善巧,
   如是而庄严, 而来密严国。
   若言解脱性, 坏有以成无,
   斯人住诸有, 毕竟不能出;
   亦坏三和合, 因等四种缘,
   眼色内外缘, 和合所生识,
   世间内外法, 互力以相生,
   如是等众义, 一切皆违反。
   若知唯识现, 离于心所得,
   分别不现前, 亦不住其性;
   是时攀缘离, 寂然心正受,
   舍于世间中, 所取能取见;
   转依离粗重, 智慧不思议,
   十种意生身, 众妙为严好,
   作三界之主, 而来密严国。
   色心及心法, 不相应无为,
   内外众世间, 谛观无别异,
   如是诸智者, 来于密严国。
   相名与分别, 正智及如如,
   定者能明照, 体性皆平等,
   入佛所赞扬, 密严之净国。
   若坏三和合, 及以四种缘,
   不固于自宗, 同诸妄分别。
   恶习分别者, 彼之五种论,
   譬喻不成立, 诸义皆相违,
   五种悉成过, 惑乱于智眼,
   颠倒不颠倒, 同异法斯坏。
   舍离于自宗, 依止他宗法,
   初际等诸见, 皆从灭坏生。
   大王应当知, 众生在诸有,
   如轮而运转, 初际不可得。
   如来以悲愿, 普应诸有缘,
   如净月光明, 无处不周遍,
   各顺其根性, 随宜而说法,
   涅槃若坏灭, 佛有何功德?
   增上有三种, 解脱亦复然,
   四谛及神足, 念处无碍解,
   四缘无色住, 根力及神通,
   觉支诸地等, 有为无为法,
   乃至众圣人, 皆依识而有;
   苦法苦观智, 及苦随生智,
   集智三亦然, 灭道亦如是;
   如是十二种, 名之为现观。
   学人数有十, 第八七返生,
   家家一往来, 一间而灭度,
   中般与生般, 有行及无行,
   上流于处处, 然后般涅槃;
   如是一切种, 诸智之品位,
   修行观行者, 下中上不同。
   菩萨增上修, 功业最殊胜,
   十一与十二, 乃至于十六。
   此诸修定者, 复渐灭于心,
   所尽非是心, 亦非心共住,
   未来心未至, 未至故非有,
   心缘不和合, 非此非彼生,
   第四禅无心, 有因不能害。
   有因谓诸识, 意识及五种,
   妄想不自觉, 犹如波浪生,
   定者观赖耶, 离能所分别,
   微妙无所有, 转依而不坏,
   在于密严中, 如月恒明显。
   密严诸智者, 与佛常共俱,
   恒游定境中, 一味无差别。
   密严定者处, 定力生于彼,
   是故应修习, 相应妙定心。
   欲界有六天, 梵魔十二处,
   无色及无想, 一切诸地中,
   若生密严国, 于彼为天主。
   欲求密严土, 当修十种智,
   法智随生智, 世俗知他心,
   及苦集灭道, 尽智无生智。
   仁者真实见, 舍君罗帝族,
   与甘蔗月王, 种姓无殊异。
   当求密严国, 勿怀疑退心,
   如羊被牵拽, 喘惧而前却。
   意在于身中, 似幻兽而住,
   亦如幻为树, 河中之苇荻;
   如王戏园苑, 运动诸身分,
   意及于意识, 心心法共俱,
   譬如空中云, 共聚而无实。
   种子赖耶识, 诸习所缠覆,
   譬如摩尼宝, 随缘现众色,
   离住众生身, 体净而无垢,
   是决定种姓, 亦为大涅槃。
   名因于相生, 相从因缘起,
   以诸形相故, 而起于分别。
   分别从二因, 外相心习气,
   第七末那识, 应知亦复然。
   诸根意缘会, 发生于五识,
   心法共相应, 如是身中住。
   正智常观察, 一切诸世间,
   从于如是因, 而生彼诸果。
   真如非异此, 诸法互相生,
   与理相应心, 明了而观见。
   此即是诸法, 究竟真实性,
   亦为妄所计, 一切法不生。
   诸法性常空, 非无亦非有,
   如幻及阳焰, 干城等众物。
   种种诸形相, 名句及文身,
   如是执著生, 成于遍计性。
   根境意和合, 熏习成于种,
   与心无别异, 诸识从此生,
   资于互因力, 是谓依他起。
   内证真实智, 现前所住法,
   是即说圆成, 众圣之境界,
   佛及诸佛子, 证此名圣人。
   若人证斯法, 即见于真际,
   唱言生已尽, 梵行皆已立,
   所作莫不成, 永离于诸有;
   解脱一切苦, 灭除众怖畏,
   生法二无我, 善能明了知;
   普烧诸习气, 永断于分别,
   从于无始来, 戏论而积聚,
   无量众过恶, 一切皆已除。
   譬如热铁团, 热去铁无损,
   解脱者亦尔, 惑尽而清凉,
   入于无漏界, 密严之妙土。
   此土最微妙, 非余所能及,
   佛与诸菩萨, 清净之所居,
   三昧乐现前, 以此而为食。
   欲生斯土者, 当修真实观,
   复为诸有缘, 如理广宣说。
   名生本于相, 相起复从缘,
   种种诸分别, 皆因相而有。
   根境瓶衣等, 蕴法所合成,
   分别从此生, 了知而简异。
   若动若非动, 一切诸世间,
   皆因痴暗生, 愚冥以为体。
   长短等诸色, 音声与香界,
   甘苦坚滑等, 意识之所缘。
   善与不善性, 有为无为法,
   乃至于涅槃, 斯为智之境,
   念念常迁转, 皆依识以生。
   譬如磁石力, 吸铁令回转,
   末那于藏识, 当知亦复然。
   如蛇有二头, 各别为其业,
   染意亦如是, 执取阿赖耶,
   能为我事业, 增益于我所,
   复与意识俱, 为依而转谢。
   身中暖触生, 运动作诸业,
   饮食及衣服, 随事而受用,
   腾跃或歌舞, 种种自欢娱,
   持诸众生身, 斯由意功力。
   于如梦翳等, 一切诸境界,
   起种种分别, 不知唯自心。
   如人在空中, 走索以游戏,
   飘危不安固, 分别亦如是,
   分别无所依, 但行于自境。
   譬如镜中像, 识种种而见,
   愚夫此迷惑, 非诸明智者。
   仁主应当知, 此三皆识现,
   于斯远离处, 是即名真实。
   持进菩萨等, 及圣目乾连,
   遍观诸亿刹, 种种皆严好,
   于彼庄严中, 此土最殊胜。
   极乐及现喜, 乃至于下方,
   无量亿土中, 诸佛所称赞,
   皆言密严国, 威德化自然,
   无始亦无终, 本昔如来地,
   出过于三有, 寂静无所为,
   自利及利他, 功业悉成满,
   非不此成佛! 欲中施佛事,
   要从于密严, 化为无量亿,
   常依于正定, 游戏诸神通,
   一切国土中, 如月无不见,
   随诸众生类, 所应而化益。
   十地华严等, 大树与神通,
   胜鬘及余经, 皆从此经出。
   此经最殊胜, 众经莫能比,
   仁主及诸王, 宜应尽尊敬!
   欲色无色界, 无想等天宫,
   佛已超过彼, 而依密严住。
   此土诸宫殿, 如莲备众饰,
   是一切如来, 净智之妙相。
   佛及诸菩萨, 常在于是中!
   世尊恒住禅, 寂静最无上,
   依自难思定, 现于众妙色,
   色相无有边, 非余所能见。
   极乐庄严国, 世尊无量寿,
   诸修观行者, 色相皆亦然。
   或见天中天, 赫奕含众彩,
   诃利占波色, 真金明月光,
   孔雀素罗瞿, 珊瑚莲电等;
   或见身羸瘦, 弊服寝茅中;
   或如千日光, 处大莲华上;
   或见诸菩萨, 顶饰龙王髻;
   或以帝青宝, 庄严为宝冠;
   或见轮幢文, 鱼螺等众相;
   或见光丽色, 如霓而拖空;
   或见以须弥, 置之于右掌;
   或持大海水, 其状如牛迹;
   或见作人王, 冕服当轩宇,
   辅佐众围绕, 共宣于国化;
   或见诸菩萨, 最上修行者,
   说于自境界, 先佛所知法;
   或说以智定, 速转于所依,
   得如幻之身, 种种皆无碍;
   或示了于境, 断诸取著业,
   诸见皆已除, 不受于诸有,
   譬如膏炷尽, 灯灭而涅槃;
   或有示修行, 一切波罗蜜,
   衍那之大会, 周给无穷尽,
   苦行持戒等, 种种诸仪则。
   极乐庄严国, 人非胎藏生,
   身相如真金, 光色常圆满。
   瑜伽自在者, 安乐及光明,
   斯人之境界, 百分无其一。
   极乐中之人, 自然随念食,
   牟尼胜自在, 定为甘露味。
   宝树名如意, 游憩于其下,
   妙金为碎末, 布地以庄严,
   地莲及众华, 数荣而菡萏,
   如是具严饰, 不可得为喻。
   若人有净信, 善巧行诸禅,
   爱乐佛功德, 专精以回向,
   即于佛胜土, 莲华而化生,
   众相以庄严, 皎镜无尘垢。”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说是偈已,自现其身如一指节,或如芥子乃至毫端百分之一,或现佛身、或现独觉身、或现声闻身,及余无量种种之形而说于法。或说菩萨入于诸地,了知五法、八识、三性及二无我,得如幻三昧随意受身,自在神通力无所畏,皆不退转净所依止,入于佛地无漏蕴界常无变易。或说菩萨善能游履,如梦如像如水中月,诸观行人所行之道,得首楞严三昧十幻喻身,诸究竟愿莫不成满,逮于正觉坐妙莲华,诸佛子众所共围绕。或说菩萨以愿力故,现种种形游诸国土历事诸佛,是诸菩萨其身微妙不在有无;譬如天仙乾闼婆众,依须弥住或在虚空,地行众生所不能睹,彼诸菩萨亦复如是,非观行者不能得见。或说菩萨得禅自在三昧力故,于十方国土莲华之宫,示现受生及般涅槃。或说菩萨以三昧力,转于所依而不住实际,于一切有众生处差别现身,其心平等如地如水如日如月。或说菩萨以大悲心,愍诸众生轮转生死、孤穷下贱、众苦所逼,譬如黑蜂依船而住游于大海,随船飘荡或一由旬乃至百千无量由旬,为说非我生死无常,令知速灭刹那不住。或说诸佛及诸菩萨,见一切众生渴爱迷乱,为分别苦之所逼迫,于无相法中而取于相,虚妄计著有能所取;是能所取缧绁其心,于生死海驰荡不息,贫穷孤露无有所依,如大海中蛛蝥之网。佛及菩萨犹住船人,于诸众生心生怜愍,欲令解脱生死苦难,随其所应而为现身,说布施等种种诸行。

  尔时,普贤众色大光菩萨摩诃萨,与诸同类持世菩萨、持进菩萨、文殊师利菩萨、神通王菩萨、得大势菩萨、圣者月菩萨、金刚齐菩萨、大树王菩萨、虚空藏菩萨等,乃至摩尼宝殿无量诸天,密严土中诸佛子众,并余佛国来听法者,闻说密严微妙功德于法尊重,决定转依恒居此土不生余处,然皆愍念未来众生,普欲为其而作利益遂共同心,白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言:“尊者,愿为我说,一切世间若干色像谁之所作?如陶工埏埴而造瓶等世间众像,为如是作?为不然耶?又如伶人击动丝竹匏木之类繁会成音,一切世间岂亦如是?如随一物有三自性,世间众物已成体相;若未成者,此岂咸在一物中乎?为夜摩天、兜率陀天、他化自在及以大树紧那罗作?为是善现色究竟天、螺髻梵王、无色天作?为是一切诸天主等同心戮力而共作耶?为是此方及他方中诸佛菩萨以变化力,作是一切世间众像,而于此中起诸迷惑?是迷惑见如阳焰水。譬如瓶处为德所依,一切世间住于处者,非诸德者系属于德,亦非是德依于德者,展转合故众德集成。如是世间若干色像,为唯惑乱?为有住耶?或有言是大梵天王、那罗延天、自在天作,或谓力沙迦拏提那、劫比罗仙自力而作,或有妄执从于胜性、自然及时。无明爱业而得生起,诸天仙等及余一切修世定人悉怀疑惑,为无有体如幻、如梦、如热时焰、如乾闼婆城,无始分别有能所取,如蛇二首如起尸行,亦如木人因机动转,空中垂发旋火轮耶?”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以偈答曰:

  “世间众色像, 不从能作生,
   非是矩鞞罗, 因陀罗等作,
   亦非大施会, 祠祭之福果。
   毗陀所说因, 互违无定义,
   亦复非无有, 能持世间因。
   所谓阿赖耶, 第八丈夫识,
   运动于一切, 如轮转众瓶,
   如油遍在麻, 盐中有碱味,
   亦如无常性, 普遍于诸色,
   沉麝等有香, 日月光亦尔。
   非能作所作, 非有亦非无,
   远离诸外道, 一异等众见。
   非智所寻求, 不可得分别,
   定心无碍者, 内智之所证。
   若离阿赖耶, 即无有余识,
   譬如海波浪, 与海虽不异,
   海静波去来, 亦不可言一。
   譬如修定者, 内定清净心,
   神通自在人, 所有诸通慧,
   观行者能见, 非余之所了。
   藏识亦如是, 与转识同行,
   佛及诸佛子, 定者常观见。
   藏识持于世, 犹如线贯珠,
   亦如车有轮, 随于业风转。
   陶师运轮杖, 器成随所用,
   藏识与诸界, 共力无不成,
   内外诸世间, 弥纶悉周遍。
   譬如众星象, 布列在虚空,
   风力之所持, 运行常不息。
   如空中鸟迹, 求之不可见,
   然鸟不离空, 颉颃而进退,
   藏识亦如是, 不离自他身。
   如海起波涛, 如空含万象,
   藏识亦如是, 蕴藏诸习气。
   譬如水中月, 及以诸莲华,
   与水不相离, 不为水所著,
   藏识亦复然, 习气莫能染。
   如目有童子, 眼终不自见,
   藏识住于身, 摄藏诸种子,
   遍持寿暖识, 如云覆世间,
   业用曾不停, 众生莫能见。
   世间妄分别, 见牛等有角,
   不了角非有, 因言兔角无,
   分析至微尘, 求角无所有。
   要待于有法, 而起于无见,
   有法本自无, 无见何所待?
   若有若无法, 展转互相因,
   有无二法中, 不应起分别。
   若离于所觉, 能觉即不生!
   譬如旋火轮, 翳幻等众事,
   皆因少所见, 而生是诸觉;
   若离于所因, 此觉即无有。
   名相互相系, 习气无有边,
   一切诸分别, 与意而俱起,
   证于真实境, 习气心不生。
   从于无始来, 沉迷诸妄境,
   戏论而熏习, 生于种种心,
   能取及所取; 众生心自性,
   瓶衣等诸相, 离心无所有,
   一切唯有觉; 所觉义皆无。
   能觉所觉性, 自然如是转,
   习气扰浊心, 凡愚不能见。
   如海风所击, 波浪无停止,
   心为境风动, 识浪生亦然,
   种种诸分别, 自内而执取。
   如地无分别, 庶物依以生,
   藏识亦复然, 众境之依处。
   如人以己手, 还自摩握身;
   亦如象以鼻, 取水自沾沐;
   复似诸婴儿, 以口含其指;
   如是自心内, 现境还自缘。
   是心之境界, 普遍于三有,
   久修观行者, 而能善通达,
   内外诸世间, 一切唯心现。”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说此语竟默然而坐,住无处所微妙之禅,游法界门入诸佛境,见有无量佛子当来此国住修行地,便从定起放大光明。其光普照欲、色、无色、无想天宫。是光明中复现无量殊胜佛土,有无量佛相好庄严,随诸世间之所欲乐而为利益,皆使受持密严名号。彼诸佛子互相观察而作是言:“密严佛土能净众福,灭一切罪。诸观行人所住之处,于诸佛国最上无比。我等闻名,心咸悦乐,可共俱往。”时诸佛子各从所住而来此国。
  尔时,净居诸天与阿迦尼吒螺髻梵王同会一处,咸于此土佛及菩萨生希有心,请梵王言:“天主,我等今者咸兴是念,何时当得陪侍天王诣密严土?”
  尔时,梵王闻是语已,与诸天众遽即同行,中路迟回罔知所适。梵王先悟作是思惟:“密严佛国观行之境,若非其人何阶可至?非是欲、色、无色诸天及外道神通所能往诣,我今云何而来至此?”复自念言:“或天中天,假吾威力而能亟往。”作是念已发声归命,即时见有无量诸佛在于道中威光照曜。
  时,螺髻梵王即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当何所作,而能速诣密严佛土?”
  佛告之言:“汝可退还。所以者何?密严佛国观行之境,得正定人之所住处,于诸佛刹最胜无比。非有色者所能往诣!”
  时,螺髻梵王闻佛语已,与诸天众寻还天宫。尔时,净居诸天共相议言:“螺髻梵王,有大威力而不能往。当知此土最为殊胜,但是得如幻三昧,诸观行人所行之境!”如是称扬密严功德,其声展转靡不传闻。
  尔时,诸佛子众来此会者,闻是语已益加欣敬,白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言:“我等于法深怀渴慕,惟愿大明为我宣说。”
  金刚藏言:“佛所说法谁能具演?唯除如来之所护念!夫如来者,于观行中最胜自在,所有境界不可思议,云何可为非观行人开示演说?”
  时,持进菩萨及须夜摩诸佛子等,复共同声请言速说。
  尔时,神通王菩萨、文殊师利菩萨、慈氏菩萨、紧那罗菩萨,及余无量诸菩萨众,复作是言:“善哉!仁者,愿速为说。”
  是时,复有无量诸天,于虚空中作天妓乐同心劝请。当尔之时,螺髻梵王,承佛威力而来此会,向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而说偈言:

  “今此诸大会, 严饰未曾有,
   悉是尊弟子, 聪慧无等伦,
   皆于尊者处, 渴仰而求法,
   我今犹未知, 所问为何等?
   为问憍罗婆, 胜堕及顶生,
   乃至盛年马, 转轮王所作?
   为问甘蔗种, 千弓持国王,
   欲色无色中, 人天等之法?
   为问菩萨行, 独觉及声闻,
   乃至阿修罗, 星象等众论?
   惟愿如其事, 次第而演说,
   我等及天人, 一心咸听受。”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告诸大众:“汝岂不闻螺髻梵王净居天众,及诸佛子勤心请法。”
  尔时,解脱月菩萨、无尽慧菩萨、虚空王菩萨、持世菩萨、得大势菩萨、观自在菩萨、陀罗尼自在菩萨、宝髻菩萨、天冠菩萨、金刚手菩萨、寂静慧菩萨、宝手菩萨,及余无量诸亿土中俱来佛子,咸共瞻仰金刚藏尊,而说偈言:

  “过去及未来, 如来清净智,
   尊于佛亲受, 明了心不疑,
   此众皆乐闻, 愿尊时演说。”

  尔时,金刚藏三昧王普观大众,以偈答曰:

  “如来所说法, 非我具能演,
   唯除佛菩萨, 威神之所护。
   我今至心礼, 自在清净宫,
   摩尼宝藏殿, 佛及诸佛子。
   我以敬心说, 如来清净智,
   绍隆佛种姓, 汝等应听受。
   非说过去等, 最胜诸王法,
   但示于密严, 如来之种姓。
   佛智甚微妙, 牟尼胜功德,
   正观之所行, 离诸心妄计。
   是故非我力, 能演此甚深,
   但以佛威神, 从佛而听受。
   此智最微妙, 是诸三昧华,
   佛在密严中, 正受而开演。
   远离诸言说, 及以一切见,
   若有若无等, 如是四种边。
   是名最清净, 中道之妙理!
   密严诸定者, 于此能观察,
   离著而转依, 速入如来地。”

  尔时,会中诸佛子众,闻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说是语已,稽首恭敬而白之言:“我等于法深生爱乐,如渴思浆,如蜂念蜜。今此会中诸佛子众,于深定智皆得自在,有大神力王诸世界,愿闻如来所说之法。唯愿尊者,以梵音声、因陀罗声,及以如来众所悦可深远之音,演殊胜义令得显了。”
  金刚藏菩萨言:“如来所说语义真实希有难见!譬如空中无树等物而见其影甚为希有,如来所说希有亦然。如空中风及以鸟迹无能见者,牟尼所说种种义趣,难可得见亦复如是。世间之法有智慧者,能以譬喻分明显说,佛口所宣过诸譬喻非言所及。我之所见譬如梦境、乾闼婆城。今此会中诸观行者有大智慧,于真实义已得明了,我今云何能为是人,说不思议诸佛境界?虽然当承如来威神之力为众宣述。汝诸佛子咸应谛听!如来所说文义相应,出过心意非喻所及。譬如妙华众蜂竞采,先至之者取其精粹,后来至者但味其余;如是如来得法精粹,我味其余为众说耳!”即说偈言:

  “天中天境界, 增悦诸明智,
   非心口所能, 度量分别说。
   为欲普降伏, 世间憍慢心,
   示同人之形, 佛相为严饰,
   圆光及足轮, 种种皆成就,
   游处诸宫殿, 人天具所瞻。
   如来四时中, 常依密严住,
   而于诸世界, 现生及涅槃,
   淳善少减时, 恶生及浊乱,
   随诸众生类, 所应而利益,
   业用无暂停, 密严恒不动。
   密严无垢处, 观行者所依,
   恶生浊乱时, 显示如来相;
   譬如净满月, 影遍于众水,
   如是诸色像, 普现于世间。
   如来净智境, 智者所观见,
   以诸众生类, 所乐各不同,
   佛以种种身, 随宜而应化:
   或见大自在, 或见毗纽天,
   或见迦毗罗, 住空而说法,
   或见毗陀者, 或复见常行,
   或见娑旦那, 鸠摩及尸弃,
   罗睺熟部等, 乃至紧那罗,
   甘蔗月种王, 一切所瞻奉。
   金刚等众宝, 乃至于铅锡,
   皆由佛威力, 随应而出生。
   天女及龙女, 乾闼婆之女,
   治容而进趣, 不能惑其心,
   欲界中诸境, 如来已降伏,
   色无色亦然, 无有能迷动。
   无想诸定者, 未离于惑缠,
   非安非清净, 退堕而流转。
   有身者所生, 非如密严国,
   密严微妙土, 清净福为严。
   解脱知见人, 最胜之依处,
   十种大自在, 力通三昧法;
   如佛而严饰, 意生之妙身,
   修行于十地, 施等波罗蜜;
   众相以庄严, 其身甚清净,
   远离于分别, 亦非无觉了;
   无有我意根, 慧根常悦乐,
   施等诸功德, 净业悉圆满;
   得佛胜所依, 密严之净国,
   此土最微妙, 不以日为明。
   诸佛及菩萨, 舒光而普照,
   其光甚威曜, 逾于百千日,
   无有昼夜时, 亦无老死患,
   密严最胜处, 诸天所希仰。
   最上修行者, 地地而进修,
   了知一切法, 皆以心为性,
   善说阿赖耶, 三性法无我,
   其身转清净, 而来生此国。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告螺髻梵天王言:“天主当知,众生之身九物为性,有为众相恒共迁动,大种诸色微尘之聚,以诸不净精血合成,为无量业常所缠覆,譬如毒树扶疏蓊郁,贪恚及痴而共增长,经于九月或十月余,业力驱驰生机运动,从于产门倒首而出,烦冤逼迫受无量苦。
  “天主,此诸众生或从人中,或从畜生、饿鬼、罗刹、阿修罗等而来生此,或有曾作转轮之王,乃至天中威力自在,或是持咒外道仙人并其眷属,或修禅者退失禅定,从如是等处而生此中。既生之已诸根长大,随所亲近宿习因缘而造诸业,复因此业轮回诸趣。若有智者遇善知识,闻法思惟而得解悟,不著文字离诸分别,入三脱门见法真理,最上清净最上上清净,而来住此密严佛国,于无量亿诸佛土中随宜应现。
  “天主,如是生者永得解脱生死险趣,名为丈夫,名为智者,亦复说名天中之天,诸佛子众所共围绕。天主,胎藏之身虚伪不实,非自性生,亦非无明爱业所生。何以故?无明爱业因相而有,若能了达悉灭无余,亦无名字及以分别,斯人即生密严佛土。天主,若诸定者住于三昧,心有攀缘即为色声之所诳惑,而生取著不能坚固,此即名为散动之道。是三昧力生于欲界及色、无色,乃至无想众生之处,是人即为三昧所缚。若住三昧,善调其心离能所取,离二取已心即不生,是名真实观行之者。若欲生于密严佛国,常当住此真实三昧。”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告螺髻梵天王言:“天主,心有八种或复有九,与无明俱为世间因。世间悉是心心法现,是心心法及以诸根,生灭流转为无明等之所变异,其根本心坚固不动。天主,世间因缘有十二分,若根若境能生所生刹那坏灭。从于梵世至非非想皆因缘起,唯有如来离诸因缘。天主,内外世间动不动法,皆如瓶等坏灭为性。天主,诸识微细迁流速疾,是佛境界,非诸世间仙人、外道所能知见。众仙、外道为爱所缠,不能了知心相差别。天主,假使有人勉意勤行,歌赞祠祀毗陀之法而祭于天,经于一月或满四月,如是一岁至于千岁,生于梵境终亦退还。天主,汝不知耶?三毗陀行所得之果,譬如芭蕉性不坚固。
  “天主,密严佛土是诸如来解脱之处,从智定得,若乐解脱应善修行。天主,密严中人无有眷属生死之患,其心不为诸业习气之所染著,如莲华出水,如虚空无尘,如日月高升净无云翳,一切诸佛恒共摄受,沐净戒流饮智慧液,得真实解度生死岸。
  “天主,众生身中诸界、五蕴、识等众法,皆无所有。眼色为缘而生于识,譬如因木火得炽燃。天主,一切境界随妄识转,如铁动移逐于磁石,又如阳焰、乾闼婆城,是诸渴鹿愚幻所取。此中无有能造等物,但是凡夫心之变异。天主,如乾城之中,人众往来,驰骛所作,见而非实;众生之身进止云为亦复如是,如梦中所见,悟即非有。世间之人见蕴等法,觉心明照本来寂静。天主,地等和合微尘之聚,若离于心即无所得。世间诸物可持举等,孰非大种之所合成?譬如风痰病缘惑乱见种种物,又如起尸无能作者;世间诸法悉亦如是,汝诸佛子应勤观察。
  “天主,一切世间动植之物,譬如水沫共聚成形;瓶衣等想,同于阳焰;苦乐诸受,犹如浮泡;行如芭蕉中无有坚;识如幻事虚伪不实。天主,三界之中动不动法,同于梦境迷心所现,亦如幻事、乾闼婆城但诳愚夫。若诸佛子于如是法,能正觉知心无所畏,以智慧火焚烧一切诸患因缘,即生妙乐密严之土。天主,一切世间皆无有相,相为系缚,无相即解。相是心境,心境不实;真实之法是智境界,远离众相,非心所行。天主,一切诸相是三界法。色声等法名之为相。诸根境界,一切众生系缚之因。若能于相而不贪著,众缚悉除安乐自在。”
  尔时,宝髻菩萨摩诃萨,在大众中坐殊妙座,向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而作是言:“尊者,于诸亿佛国菩萨众中最为上首,成最上智了所知法,无量悉檀皆已明见,在瑜只众能净彼疑,善知众生身之本起,能于一劫或一劫余,以妙音词演而不倦。何故不为诸仁等说,离诸逆顺似非似因真实之法,令诸智者心净无疑,舍蕴因缘疾得解脱?法与非法是蕴因缘,生于此身及后身故,智能脱苦,爱为坚缚。尊者,众生之心因色与明,作意等缘驰散于境。其心速疾难可觉知,无明爱业以之浊乱。尊者,众生身中种种诸法,意为先导,意最速疾,意为殊胜。随所有法与意相应,彼法皆以意为其性,如摩尼珠显现众彩。如是之义,仁何不说?又如众色摩尼之宝,随所相应种种明现;仁亦如是,具如来像住自在宫,诸佛子众所共围绕,亦应如是随宜说法。”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言:“密严佛土是最寂静,是大涅槃,是妙解脱,是净法界,亦是智慧及以神通,诸观行者所止之处,本来常住不坏不灭,水不能濡,风不能燥,非如瓶等勤力所成寻复破坏,非诸似因及不似因之所成立。何以故?宗及诸分是不定法,诸宗及因各差别故。密严佛土,是转依识超分别心,非诸妄情所行之境。密严佛土是如来处,无始无终,非微尘生,非自性生,非乐欲生,不从摩醯首罗而生,亦非无明爱业所生,但是无功用智之所生起,出过欲界及色、无色、无想天中闇冥之网。密严佛土阿若悉檀,非因明者所量境界,亦非胜性、自在、声论、毗陀如是等宗之所显示,乃至于资粮位智慧之力不能照了,唯是如来十地所修清净智境。诸仁者,一切凡夫迷于世间为业非业,我今当说业非业义,令诸定者获于安乐。”即说偈言:

  “内外一切物, 所见唯自心,
   众生心二性, 能取及所取。
   心体有二门, 即心见众物,
   凡夫性迷惑, 于自不能了,
   所见众境界, 皆是自所为,
   瓶等相现前, 求之悉无体。
   诸仙智微劣, 不能明了知,
   舍于真实理, 而行分别路。
   是心有二性, 如镜含众像,
   亦如水现月, 翳者见毛轮。
   毛轮璎珞珠, 此皆无所有,
   但从病翳眼, 若斯而显现。
   瓶衣皆自识, 众生亦复然,
   虚妄计著人, 不知恒执取。
   众生及瓶等, 种种诸形相,
   内外虽不同, 一切从心起。
   此密严妙定, 非余之所有!
   若有能修行, 生于众福地,
   或生欲自在, 及以色界天,
   乃至无想宫, 阿迦尼吒处,
   空识无所有, 非想非非想,
   如是诸地中, 渐次除贪欲,
   住彼非究竟, 寻来生密严,
   佛子众围绕, 自在而游戏。
   汝应修此定, 何为著亲属?
   眷属相羁缚, 轮回生死因。
   男女相耽爱, 精血共和合,
   如虫生臭泥, 此中生亦尔;
   九月或十月, 诸根渐成就,
   时至出母胎, 譬如虫蠕动;
   从此而长大, 乃至心了知,
   我观诸众生, 生生悉如此,
   父母无有数, 妻子亦复然,
   一切诸世间, 无处不周遍。
   譬如石女人, 梦已忽生子,
   捧对方欢乐, 寻又见其亡,
   悲哀不自胜, 忽然从睡觉,
   不见有其子, 初生及后终。
   又梦山川中, 田野村城邑,
   人众悉充满, 共营诸业务,
   彼此互相见, 犹如世所为,
   及从于睡觉, 一切皆非有。
   复有多欲人, 梦瞻于女色,
   姿容极姝丽, 服玩皆珍绮,
   在梦极欢娱, 觉已即无见,
   一切世间事, 当知悉如是。
   王位及军旅, 父母等宗亲,
   但诳于凡夫, 体性皆非实。
   汝于如是定, 何故不勤修?
   无量诸声闻, 独觉及菩萨,
   在于空闲处, 山林恒寂静,
   或住于乳海, 及以摩罗延,
   须弥与膑陀, 摩醯因陀罗,
   鸡罗婆利师, 乃至雪山等,
   或在劫波树, 波利耶多罗,
   拘鞞罗树下, 半柱婆罗上,
   食阎浮果味, 及诸不死食,
   具足诸神通, 而常修此观。
   过去未来世, 常坐于莲华,
   结跏身不动, 正定恒观察,
   诸根善调摄, 不散于众境,
   譬如象得钩, 离欲而三昧。
   世间若出世, 一切诸定中,
   佛定净无垢, 贪爱皆除遣。
   遍处无色定, 无想等禅中,
   见日月莲华, 水火虚空相,
   若离是分别, 其心不动摇,
   即于三昧中, 见无量诸佛,
   一时共舒手, 以水灌其顶。
   如是入佛地, 一切皆明觉,
   具足众色身, 随宜而普现,
   力通诸自在, 三昧陀罗尼,
   如是等功德, 莫不皆成就。
   分析于诸色, 乃至观微尘,
   自性无所有, 譬如彪兔角,
   无分无分者, 蕴有蕴亦然,
   同于幻所作, 一切皆如是。
   此中无业果, 亦无作业人,
   无能作世间; 设有非能作,
   能作待于作, 何名能作人?
   此言成过失, 说者非清净。
   若谓云何有, 水轮与地轮,
   及众生世间, 次第而安布。
   诸趣各差别, 彼此互往来,
   谁复作诸根? 随情取于境。
   此等皆分别, 展转而变异,
   同于乳酪酥, 如是生住灭。
   若业若非业, 于斯生妄计,
   定者常观此, 如梦与乾城。
   众生无始来, 戏论所熏习,
   生起于分别, 种种众过咎。
   诸根犹如幻, 境界同于梦,
   能作作及业, 定者不分别。
   智慧微劣者, 妄生诸恶见,
   计有于能作, 作一切世间,
   或谓摩尼珠, 金银等众矿,
   鸟兽色差别, 刺端纤以利。
   此等谁所为? 当知无作者。
   世间非胜性, 微尘等缘作,
   亦非无有因, 自然而得有。
   惑心妄计者, 不知其体性,
   为业为非业, 如是而分别。
   如毒入于乳, 随变与相应,
   诸法亦复然, 分别常俱起。
   法性非是生, 亦非是灭坏,
   惑者不能了, 种种异分别。
   定者应观察, 世间唯积聚,
   若业若非业, 于此勿思惟。
   诸趣互来往, 譬如于日月,
   在空无所依, 随风而运转。
   业性甚微隐, 密严者能见,
   修行观行人, 不为其所缚。
   譬如火烧木, 须臾作灰烬,
   智火焚业薪, 当知亦如是。
   又如灯破闇, 一念尽无余,
   诸业之闇冥, 多劫所熏聚,
   牟尼智灯照, 刹那悉除灭。”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告大众:“诸仁者,譬如有人在空闲地,以泥瓦草木葺之成宇,既而谛观,一一物中无舍可得。又如多指共合成拳,离指求拳即无所有。军徒车乘、城邑山林、瓶衣等物,一切皆是和合所成,智者观之悉如梦事。凡夫身宅亦复如是,诸界积集,譬如高山危脆不安,同于朽屋。不生不灭,非自非他,如乾闼婆城、如影、如云、如阳焰、如缋像。虽可现睹性常清净,远离一切有无分别。如盲与跛相假而行无决定性,乃至分析至于微尘,但有空名都无实物。若诸定者作是思惟,即于色声等法不生觉念,离觉念已心得休息,泰然解脱不受诸有,常乐修行甚深禅定。诸天仙等端正女人而来供养,如观梦事不生染著。身虽在此,诸仙、外道、持咒之人,乃至梵天不能见顶。是人不久生摩尼宝藏宫殿之中,游戏神通具诸功德。此观行法是大心者所行境界,仁应速发广大之心。大心之人疾得生于光明宫殿,离诸贪欲、嗔恚、愚痴,乃至当诣密严佛土。此土广博微妙寂静,无诸老死衰恼之患,远离众相非识所行,妄计之人所不能得。
  “诸仁者,此土清净观行所居,若怀希仰当勤修习,断贪嗔痴离我我所。何以故?贪等烦恼取诸境界,若取于境即三觉生。如有女人端正可喜,有多欲者见已生著欲心迷乱,若行若坐饮食睡眠,专想思惟更无余念,彼女容相常现于心,此心即为境界淤泥之所浊乱。是故于境不应贪著!诸仁者,譬如有人见牛、鹿、山羊有角之兽,即于彪兔生无角解。若使不见牛等有角,于彪兔等决定不生无角之见。世间妄见悉亦如是,妄有所得起有分别,后求其体不可得故,便言诸法决定是无;乃至未离分别之心,常生如是不平等觉。
  “诸仁者,应以智慧审谛观察,心之所行一切境界,皆如妄计见牛兔等。若诸佛子作如是观,随其意乐或生人中为转轮王,有大威力腾空来往;或生日月星宿之宫,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乃至自在天主摩尼藏殿;或生色界、梵身等天,修行定者十梵之处,无烦、无热、善见、善现、阿迦尼吒,空处、识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住于彼已渐除贪欲,从此而生清净佛土,常游妙定至真解脱。”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说偈言:

  “如因瓶破, 而成于瓦, 刹那各别, 恒是无常。 
   因种生芽, 芽生种坏; 又如陶匠, 以泥作瓶, 
   泥是奢摩, 瓶如其色; 若复兼用, 余色泥作,
   火烧熟已, 各杂色生; 箭竹生葱; 角生于蒜; 
   不净之处, 蝇生于虫。 世间之中, 有果似因, 
   或有诸物, 不似因者, 皆因变坏, 而有果生。
   微尘等因, 体不变坏, 不应妄作, 如是分别。 
   无能作我, 内我胜我, 亦无我意。 境界诸根, 
   和合为因, 而生于识。 智者方便, 善知众境,
   破烦恼等, 一切诸魔。 
   世有贪爱, 如淡得蜜, 贪爱若除, 众缚悉解。
   如蛇螫物, 嗔毒亦然, 生死趣中, 多所恼害。 
   诸仁若欲, 令彼除尽, 宜各勤心, 修于观行。”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告众言:“诸仁者,我念昔曾蒙佛与力而得妙定,廓然明见十方国土修世定人,及佛菩萨所住之处。于如是处中,密严佛土安乐第一,诸佛菩萨数如微尘处莲华藏。我于尔时一心瞻仰,寻从定出即自见身,与诸菩萨在密严土。复于尔时,见解脱藏住在宫中,其量大小如一指节,色相明洁如阿怛斯华,亦如空中清净满月。我时见已便生念言:‘此为是谁,而有如是不思议事?’作是念时,即见我身在其身内,于中普见一切世间。尔时,莲华藏中无量菩萨,以佛神力亦如是见,咸生是念:‘此为希有不可思议!’时天中天所为事毕还摄神力,诸菩萨等悉复如故。我时见此希有事已,知诸菩萨种种变现,是佛境界不可思议。
  “诸仁者,如来昔为菩萨之时,从初欢喜至法云地,得陀罗尼句义无尽,及首楞严等诸大三昧,意生之身八种自在,如应而现游戏神通名称光明。如是等一切功德悉已成就,转复清净逮成正觉,住密严土随宜变化。佛及菩萨种种色像,自然周遍一切世间转妙法轮,令诸众生速灭痴闇修行善法。或有菩萨见佛身相尸利婆蹉等,具足庄严自然光明犹如盛火,与诸菩萨住如莲华清净之宫,常游妙定以为安乐。或见大树紧那罗王,现百千亿种种变化,如月光明遍诸国土。或见无量佛子,智慧善巧众相庄严,顶饰宝冠,身佩璎珞,住兜率陀等诸天之宫。或见普贤有大威力,得一切智无碍辩才,身相光明独无伦比,所居宫殿如净满月,虽住密严正定之海而现众色像靡不周遍,一切贤圣所共称誉,无量天仙、乾闼婆等,国王王子并其眷属围绕侍卫。或复见有观行之师,诸佛子众所共围绕,住禅寂静犹如睡眠,而离惛沈懈怠等过,悉曾侍奉无量诸佛。或复有见为大导师,降神诞生出家苦行,一心正定乃至涅槃,于虚空中行住坐卧现诸神变,令阎浮提至色究竟,诸天人等莫不瞻仰。
  “诸仁者,诸佛体性唯佛所知,佛之智慧最上无比,如释迦牟尼人中师子之所已得,汝诸佛子咸当得之。是故仁等应生净信,信为佛体必当解脱,斯人或作转轮圣王及诸小王,乃至或生梵天等宫而为天主。是诸佛子转复精进,于莲华藏清净佛土,与诸菩萨莲华化生,入一乘道离贪等习,乃至降伏欲界天魔。夫精进者志无怯弱,光隆佛家王诸国土。诸仁者,若欲作佛当净佛种性,净种性已必为如来之所授记成无上觉,利益一切诸修行者。譬如大地与诸众生而作所依,又如良医善调众药,周行城邑普心救疗;佛亦如是,平等教化心无分别,设有众生割截肌肤心亦不动。
  “诸仁者,内外境界心之所行,皆唯是识惑乱而见,此中无我亦无我所。能害、所害、害及害具,一切皆是意识境界,依阿赖耶如是分别。譬如有人置珠日中,或因钻燧而生于火,此火非是珠燧所生,亦非人作;心意识亦复如是,根境作意和合而生。此性非如阳焰梦幻迷惑所取,亦不同于龟蛙之毛及以兔角。如霹雳火,为从水生,为从电生,为雷生耶?无能定知此所从生。如见陶师造于瓶等,欲等心法与心共生,亦复如是。诸仁者,心之体性不可思议,密严中人善能知见。
  “诸仁者,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槃。譬如明月现众国土,世间之人见有亏盈,而月体性未尝增减;藏识亦尔,普现一切众生界中,性常圆洁不增不减。无智之人妄生计著;若有于此能正了知,即得无漏转依差别。此差别法得者甚难!如月在云中性恒明洁,藏识亦尔,于转识境界习气之中而常清净。如河中有木随流漂转,而木与流体相各别;藏识亦尔,诸识习气虽常余俱不为所杂。诸仁者,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
  “诸仁者,一切众生有具功德威力自在,乃至有生险难之处,阿赖耶识恒住其中作所依止。此是众生无始时界,诸业习气能自增长,亦能增长余之七识,由是凡夫执为所作能作内我。诸仁者,意在身中如风速转,业风吹动遍在诸根,七识同时如浪而起,外道所计胜性、微尘、自在、时等,悉是清净阿赖耶识。诸仁者,阿赖耶识由先业力及爱为因,成就世间若干品类,妄计之人执为作者。此识体相微细难知,未见真实心迷不了,于根境意而生爱著。”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说偈言:

  “汝等诸佛子, 云何不见闻,
   藏识体清净? 众身所依止,
   或具三十二, 佛相及轮王,
   或为种种形, 世间皆悉见。
   譬如净空月, 众星所环绕;
   诸识阿赖耶, 如是身中住。
   譬如欲天主, 侍卫游宝宫,
   江海等诸神, 水中而自在;
   藏识处于世, 当知亦复然,
   如地生众物, 是心多所现。
   譬如日天子, 赫奕乘宝宫,
   旋绕须弥山, 周流照天下,
   诸天世人等, 见之而礼敬;
   藏识佛地中, 其相亦如是,
   十地行众行, 显发大乘法,
   普与众生乐, 常赞于如来。
   在于菩萨身, 是即名菩萨,
   佛与诸菩萨, 皆是赖耶名。
   佛及诸佛子, 已受当受记,
   广大阿赖耶, 而成于正觉。
   密严诸定者, 与妙定相应,
   能于阿赖耶, 明了而观见。
   佛及辟支佛, 声闻诸异道,
   见理无怯人, 所观皆此识。
   种种诸识境, 皆从心所变,
   瓶衣等众物, 如是性皆无,
   悉依阿赖耶; 众生迷惑见,
   以诸习气故, 所取能取转,
   此性非如幻, 阳焰及毛轮。
   非生非不生, 非空亦非有,
   譬如长短等, 离一即皆无。
   智者观幻事, 此皆唯幻术,
   未曾有一物, 与幻而同起。
   幻焰及毛轮, 和合而可见,
   离一无和合, 过未亦非有。
   幻事毛轮等, 在在诸物相,
   此皆心变异, 无体亦无名。
   世中迷惑人, 其心不自在,
   妄说有能幻, 幻成种种物。
   幻师甎瓦等, 所作众物类,
   动转若去来, 此见皆非实。
   如铁因磁石, 所向而转移,
   藏识亦如是, 随于分别转。
   一切诸世间, 无处不周遍,
   如日摩尼宝, 无思及分别。
   此识遍诸处, 见之谓流转,
   不死亦不生, 本非流转法。
   定者勤观察, 生死犹如梦,
   是时即转依, 说名为解脱。
   此即是诸佛, 最上之教理,
   审量一切法, 如称如明镜。
   又如大明灯, 亦如试金石,
   远离于断灭, 正道之标相。
   修行妙定者, 至解脱之因,
   永离诸杂染, 转依而显现。”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遍观十方从髻珠中放大光明,其光普照一切国土及密严中诸菩萨众。放斯光已,即告如实见菩萨言:“仁主,雪山之中有一恶兽名为能害,变诈百千,以取诸兽杀之而食。若见牝鹿有子之者,便为子声悲鸣相呼;若有牝鹿便现有角,与其相似而往亲附,彼无惊惧杀而食之;见牛马等种种诸兽,悉同彼形而肆其恶。仁主,一切外道,于阿赖耶所生我见,亦复如是,如彼恶兽变种种形,著我之人所执我相,各各差别乃至极小犹如微尘。
  “仁主,是诸我执于何而住?不住于余,但住自识。计我之人言我,与意根境和合,意等和合而有识生,本无有我。如衣与华和合而有香气,未和合时无香可得。是故当知,但唯有识。心及心法,无别有我,如盘中果、如笼中灯、如伊尸迦文阇之草而可得者。但以因缘心心法生,此中无我亦无有生,微妙一相本来寂静。是诸佛菩萨观行之人内证境界。诸外道等不了唯识,生于我见,无知法智而强分别执著有无,若一若多我我所论。如彼恶兽多所伤杀,此亦如是,令诸众生于生死中驰骛往来,不肯亲近佛及菩萨、诸善知识,展转远离无归向时,违背圣道失于己利,于三乘中乃至不得一乘之法,为取所缚不见真谛,不得预于密严之土,乃至名字亦不得闻。仁主,诸观行人咸于此识净除我见。汝及诸菩萨摩诃萨亦应如是既自勤修,复为人说令具速入密严佛土。”

  尔时,众中有菩萨名曰宝手,白众色最胜王言:“王应请问金刚藏:住三昧者,一切世间所有众法,离诸分别,及以名字、不相应名、相应之名,彼法自性于何而住?此诸佛子专心愿闻。”
  时众色最胜王,即随其义而问之曰:

  “名想等境界, 一切世间法,
   为唯是分别, 为离分别有。
   如其所立名, 是名何所住?
   金刚自在者, 愿为我宣说!”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以偈答曰:

  “世间种种法, 一切唯有名,
   但想所安立, 离名无别义。
   四蕴唯名字, 是故说为名,
   如名摩纳婆, 但名无有体。
   佛及诸佛子, 说名唯在相,
   离相而有名, 不作是分别。
   是故依于相, 分别种种名,
   譬如祑吐等, 此皆无有实。
   凡夫所分别, 莫不皆依相,
   是故世间法, 离相即皆无。
   瓶衣车乘等, 名言所分别,
   色相虽可说, 体性无所有。
   世间众色法, 但相无有余,
   唯依相立名, 是名无实事。
   王应观世法, 离名无所有,
   但以分别心, 而生于取著。
   若离于分别, 取著即不生,
   无生即转依, 证于无尽法。
   是故大王等, 常应观想事,
   但是分别心, 离此即无有。
   形相体增长, 散坏质与身,
   如是等众名, 皆唯色之想。
   想名及分别, 体性本无异,
   随于世俗义, 建立而不同。
   若舍离名字, 而求于物体,
   过去及未来, 此皆无所得。
   能知诸识起, 无有所知法,
   所知唯是名, 世法悉如是。
   以名分别法, 法不称于名,
   诸法性如是, 不住于分别。
   以法唯名故, 想即无有体,
   想无名亦无, 何处有分别?
   若得无分别, 身心恒寂静,
   如木火烧已, 毕竟不复生。
   譬如人负担, 是人名担者,
   随其担有殊, 担者相差别;
   名如所担物, 分别名担者,
   以名种种故, 分别各不同。
   如见杌为人, 见人以为杌,
   人杌二分别, 但有于名字。
   诸大和合中, 分别以为色,
   若离于诸大, 色性即无有。
   如德依瓶处, 瓶依名亦然,
   舍名而取瓶, 瓶终不可得,
   瓶不住瓶体, 名岂住于名?
   二合生分别, 名量亦非有,
   住于如是定, 其心不动摇。
   譬如金石等, 本来无水相,
   与火共和合, 若水而流动;
   藏识亦如是, 体非流转法,
   诸识共相应, 与法同流转。
   如铁因磁石, 周回而转移,
   二俱无有思, 状若有思觉。
   赖耶与七识, 当知亦复然,
   习绳之所系, 无人而若有,
   普遍众生身, 周行诸险趣,
   如铁与磁石, 展转不相知。
   或离于险道, 而得住诸地,
   神通自在力, 如幻首楞严,
   乃至陀罗尼, 莫不皆成满,
   赞佛实功德, 以之为供养。
   或现无量身, 一身无量手,
   肩头口及舌, 展转皆无量,
   往诣十方国, 供养诸如来。
   或雨众妙华, 宝衣及璎珞,
   其积甚高广, 如须弥等山,
   供养于如来, 及以诸菩萨。
   或作宝宫殿, 如云备众彩,
   化现诸天女, 游处于其中,
   妓乐众妙音, 供养于诸佛。
   或与佛菩萨, 游止常共俱,
   一切众魔怨, 自在而降伏,
   得自证三昧, 已转于所依,
   阐扬五种法, 八识及无我,
   相续无暂停, 一心而供养。
   或现身为小, 其量如微尘,
   复现为大身, 无边不可测,
   种种诸色相, 以供养如来。
   或于自身中, 普纳诸世界,
   复以诸世界, 置之于芥子,
   大海为牛迹, 牛迹海亦然;
   是中诸众生, 身心无所娆,
   一切所资用, 平等而饶益,
   如日月如地, 如水及火风,
   又如大宝洲, 亦如良妙药。
   诸法不生灭, 不断亦不常,
   一异及来出, 如是悉无有,
   妄立种种名, 是为遍计性。
   诸法犹如幻, 如梦与乾城,
   阳焰水中月, 火轮云电等,
   此中妄所取, 是为遍计性。
   种种诸名字, 说于种种法,
   此皆无所有, 是为遍计性。
   一切世间法, 不离于名色,
   斯皆但有名, 离名无别义,
   如是遍计性, 我说为世间。
   眼色等为缘, 而起三和合,
   声依桴鼓发, 芽从地种生,
   宫殿及瓶衣, 无非众缘起,
   众生若诸法, 此悉依他性。
   若法是无漏, 其义不可舍,
   证智所从生, 此性名真实。
   诸法相差别, 已说其自性,
   若离自性门, 诸法不明了。
   如人以众物, 幻作种种形,
   色相虽不同, 性皆无决定;
   世事悉如是, 种种皆非实,
   妄情之所执, 遍计无有余。
   譬如摩尼宝, 随色而像现,
   世间亦复然, 但随分别有,
   体用无所在, 是为遍计性。
   如乾闼婆城, 非城而似城,
   亦非无有因, 而能如是现;
   世间种种物, 应知悉亦然,
   日月及诸山, 屋宅烟云等,
   体相各差别, 未尝有杂乱,
   自他及与共, 体性皆不成,
   但是所分别, 遍计之自性。
   诸物非因生, 亦非无有因,
   若有若非有, 此皆情所执。
   名依于相起, 二从分别生,
   正智及如如, 远离于分别。
   心如相显现, 相为意所依,
   意及五心生, 犹如海波浪。
   习气无有始, 境界亦复然,
   心因习气生, 境令心惑乱。
   依止赖耶识, 一切诸种子,
   心如境界现, 是说为世间。
   七识阿赖耶, 展转力相生,
   如是八种识, 不常亦不断,
   一切诸世间, 似有而安布;
   有计诸众生, 我等三和合,
   发生种种识, 了别于诸境,
   或有妄计言, 作者业因故,
   生于梵天等, 内外诸世间。
   世间非作者, 业及微尘作,
   但是阿赖耶, 变现似于境。
   藏识非缘作, 藏亦不作缘,
   诸识虽流转, 无有三和合。
   赖耶体常住, 众识与之俱,
   如轮与水精, 亦如星共月。
   从此生习气, 新新自增长,
   复增长余识, 余识亦复然,
   如是常轮转, 悟者心方息。
   譬如火烧木, 渐次而转移,
   此木既已烧, 复更烧余木;
   依止赖耶识, 无漏心亦然,
   渐除诸有漏, 永息轮回法。
   此是现法乐, 三昧之境界,
   众圣由斯道, 普诣十方国。
   如金在矿中, 无有能见金,
   智者善陶炼, 其金乃明显;
   藏识亦如是, 习气之所缠,
   三昧净除已, 定者常明见。
   如酪未攒摇, 酥终不可得,
   是故诸智者, 攒酪而得酥;
   藏识亦复然, 诸识所缠覆,
   密严诸定者, 勤观乃能得。
   密严是大明, 妙智之殊称,
   佛子勤修习, 常生此国中。
   色及无色界, 空识非非想,
   于彼常勤修, 而来生此处。
   此中诸佛子, 威光犹日月,
   住于修行地, 演说相应旨,
   如来所证法, 随见而转依,
   一切佛世尊, 灌顶授其位。
   虽住密严土, 应物随所宜,
   在空而变化, 若见或闻法。”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复告大众:“诸仁者,阿赖耶识,从无始来为戏论熏习,诸业所系轮回不已,如海因风起诸识浪,恒生恒灭不断不常。而诸众生不自觉知,随于自识现众境界;若自了知如火焚薪,即皆息灭,入无漏位,名为圣人。诸仁者,阿赖耶识变似众境弥于世间,染意攀缘执我我所,诸识于境各各了别。
  “诸仁者,心积集业,意亦复然。意识了知种种诸法,五识分别现前境界。如翳目者见似毛轮,于似色心中非色计色。诸仁者,如摩尼宝体性清净,若有置于日月光中,随其所应各雨其物;阿赖耶识亦复如是,是诸如来清净之藏,与习气合变似众色周于世间,若无漏相应即雨一切诸功德法。如乳变异而成于酪乃至酪浆,阿赖耶识亦复如是,变似一切世间众色。如翳目者以翳病故见似毛轮,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以习气翳住藏识,眼生诸似色。此所见色,譬如阳焰远离有无,皆阿赖耶之所变现。诸仁者,依于眼色有似色识,如幻而生住于眼中,其相飘动如热时焰。诸仁者,一切众色皆阿赖耶,与色习相应变似其相非别有体,同于愚夫妄所分别。
  “诸仁者,一切众生若坐若卧若行若立,惛醉睡眠乃至狂走,莫不皆是阿赖耶识。譬如盛日舒光烛地,气蒸飘动犹如水流,渴兽迷惑向之奔走;阿赖耶识亦复如是,体性非色而似色现,分别之人妄生取著。如磁石力令铁转移,虽无有心似有心者;阿赖耶识亦复如是,为生死法之所摄持,往来诸趣非我似我。如水中有物,虽无思觉而随于水流动不住;阿赖耶识亦复如是,虽无分别依身运行。如有二象捔力而斗,若一被伤退而不复;阿赖耶识应知亦然,断诸染分更不流转。譬如莲华出离淤泥,皎洁清净离诸尘垢,诸天贵人见之珍敬;阿赖耶识亦复如是,出习气泥而得明洁,为诸佛菩萨大人所重。如有妙宝世所希绝,在愚下人边常被污贱,智者得已献之于王,用饰宝冠为王所戴;阿赖耶识亦复如是,是诸如来清净种性,于凡夫位恒被杂染,菩萨证已断诸习气,乃至成佛常所宝持。如美玉在水,蛙衣所覆;阿赖耶识亦复如是,在生死海为诸恶习覆而不现。
  “诸仁者,阿赖耶识,有能取、所取二种相生,如蛇有二头所乐同往,此亦如是与色相俱,世间之人取之为色,或计我我所若有若无,能作世间于世自在。诸仁者,阿赖耶识虽种种变现而性甚深,无智之人不能觉了。譬如幻师,幻作诸兽或行或走,相似众生都无定实;阿赖耶识亦复如是,幻作种种世间众生而无实事,凡愚不了妄生取著,起微尘、胜性、自在、丈夫有无等见。诸仁者,意能分别一切世间,是分别见如画中质、如云中形、如翳梦者所见之物、如因陀罗弓、如乾闼婆城、如谷响音、如阳焰水、如川影树、如池像月,分别之人于阿赖耶如是妄取。若有于此能正观察,知诸世间皆是自心,是分别见即皆转灭。诸仁者,阿赖耶识是意等诸法习气所依,为分别心之所扰浊,若离分别即成无漏,无漏即常犹如虚空。若诸菩萨于阿赖耶而得三昧,则生无漏禅定、解脱方便、力自在神通如是等诸功德法,十究竟愿意生之身,转于所依,识界常住,同虚空性,不坏不尽。
  “诸仁者,如来普见一切世间无有增减;般涅槃者非是坏灭,亦无非众生而今始生。十方国土同一法性,诸佛出世不出世间,一切诸法住于法性不常不断。若解脱者众生界灭,即坏如来一切智性,去来今佛所知之法不得平等。又若涅槃众生灭者,谁离于苦?有余无余降魔等事皆是妄说!是故当知,诸观行者证于解脱其身常住,离众有蕴灭诸习气。譬如热铁投之冷水,热势虽除而铁不坏,此亦如是。诸仁者,阿赖耶海为戏论粗重所击,五法、三性、诸识波浪相续而生,所有境界其相飘动,于无义处中似义而现。诸仁者,阿赖耶识行于诸蕴稠林之中意为先导,意识决了色等众境,五识依根了现境界,所取之境莫不皆是阿赖耶识。诸仁者,阿赖耶识与寿命暖触和合而住,意住于此识复住意,所余五识亦住自根。诸仁者,心意及识住于诸蕴,为业所牵流转不息。诸所有业因爱而起,以业受身,身复造业,舍此身已更受余身如步屈虫行,心及心法生于诸趣,复更积集稠林之蕴。诸仁者,寿暖及识若舍于身,身无觉知同于木石。
  “诸仁者,藏识是心,执我名意,取诸境界说之为识。诸仁者,心能持身,意著诸趣,意识遍了五现分别。诸仁者,藏识为因生于诸识,意及意识又从所缘无间而起,五识复待增上缘生,以同时自根为增上故。诸仁者,身如起尸亦如阳焰,随于诸行因缘而转,非是虚妄亦非真实,为爱所牵性空无我。诸仁者,意等诸识与心共生,五识复与意识同生,如是恒时大地俱转。诸仁者,阿赖耶识为爱所熏而得增长,自增长已复增余识如轮不绝,以诸识故众趣得生,于诸趣中识复增长,识与世间更互为因。如河中流前后不断,如芽与种相续而生,各各差别分明显现;识行亦尔,三和合已复更和合,差别而生无有断绝,内外众法因兹而起。一切凡夫不了自心,汝诸佛子应勤观察!”
  尔时,众色最胜王等,复向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而作是言:

  “金刚三昧藏, 得无所畏者,
   善入于密严, 能演一切法。
   佛及诸佛子, 三昧正思惟,
   所见诸法相, 微妙最无比,
   惟愿大智者, 为我等宣说!
   尊者恒安住, 摩尼月藏宫,
   坐于师子座, 菩萨众围绕,
   愿为诸瑜只, 说密严定法。
   此是月幢佛, 为众所开演,
   彼众当来此, 愿说而无倦。”

  尔时,月幢世尊,无量分身在于欲色诸天宫殿,有无央数菩萨及诸天等围绕供养,说密严中诸无畏者所修观行实相之法。彼诸菩萨闻说是已,得内证智相应三昧,心不乐于正位之乐不住实际,即于定中互相观察,心各念言:“其谁已见,证于实相观行之首?云何而得见斯人乎?”心生渴仰佥然而住。彼诸佛子复更思惟:“何者是定?云何非定?于何所定,孰是其定所待之缘?”作是念已,以三昧力见密严土中菩萨之王,首戴宝冠三十二相以为严饰。彼诸菩萨便从定起著上好衣,从他方无量佛国而来此会,一心瞻仰金刚藏尊。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周顾四方见诸大众,便生觉念将欲说法,熙怡微笑发和雅音,而说偈言:

  “汝等诸佛子, 咸应一心听!
   定境难可思, 非分别所了,
   定及于定者, 定缘亦复然。
   离诸欲不善, 而有于觉观,
   寂静生喜乐, 是谓入初禅,
   如是渐次第, 四八至于十。
   外道著我者, 常修此诸定;
   一切声闻众, 辟支佛亦然,
   了知于世间, 诸法之自相,
   蕴处如空宅, 此中无有我,
   无思无动作, 如机关起尸,
   但有三和合, 本无能作者。
   外道修定人, 起于定性见,
   此人迷法相, 坏于一切法。
   若有能修行, 如来微妙定,
   善知蕴无我, 诸见悉除灭。
   一切唯有识, 诸法相皆无,
   无能相所相, 无界亦无蕴;
   分析至微尘, 此皆无所住,
   地水等众物, 皆从分别生,
   不知其性者, 取于如是相。
   恶色与好色, 似色余亦然,
   譬如虚空中, 云霓等众彩。
   思惟如骨璅, 遍满于世间,
   及遍处想观, 观于诸大等,
   身有色无色, 定者常谛思,
   若于缘一心, 即缘说清净,
   如其所分别, 即彼成所缘。
   非定非定者, 妄计以为定,
   定者在定中, 了世皆藏识,
   法及诸法相, 一切皆除遣。
   获于胜定者, 善说于诸定,
   破诸修定人, 妄智所知法。
   若人生小智, 取法及于我,
   自谓诚谛言, 善巧说诸法,
   计著诸法相, 自坏亦坏他,
   无能相所相, 妄生差别见。
   甜性能除热, 苦醋碱止痰,
   辛物变于冷, 碱能已风疾,
   身中有痰热, 共生于疟病,
   或复但因风, 或三和合起;
   以病各差别, 良医说众方,
   石蜜并六分, 庾沙诸食等,
   能除众生身, 种种诸疟疾。
   若法有自性, 及以诸相者,
   药无除病能, 病者不应差,
   云何世人见, 服药病除愈?
   定者观世间, 但是赖耶识,
   变异而流转, 譬如众幻兽。
   无能相所相, 蕴与于蕴者,
   亦无支分殊, 及以有支分,
   世中无能作, 而作于世间。
   亦非散十方, 微尘之所聚,
   非初最微细, 渐次大如指,
   二指或复三, 诸物转和合。
   求那各差别, 如是义皆无,
   非时非胜性, 及三法所作,
   亦非无有因, 自然而得有。
   斯由业习气, 扰浊于内心,
   依心及眼根, 种种妄分别,
   意与于意识, 及以阿赖耶,
   普现于世间, 如幻作众物。
   瓶等众境界, 悉以心为体,
   非瓶似瓶现, 是故说为空。
   世间所有色, 诸天宫殿等,
   皆是阿赖耶, 变异而可见。
   众生身所有, 从头至手足,
   顿生或渐次, 无非阿赖耶。
   习气浊于心, 凡愚不能了,
   此性非是有, 亦复非是空。
   如人以诸物, 击破于瓶等,
   物体若是空, 即无能所破。
   譬如须弥量, 我见未为恶,
   憍慢而著空, 此恶过于彼。
   空性随应说, 不应演非处,
   若演于非处, 甘露即为毒。
   一切诸众生, 生于种种见,
   欲令断诸见, 为说于空理。
   闻空执为实, 不能断诸见,
   此见不可除, 如病医所舍。
   譬如火烧木, 木尽火不留,
   见木若已烧, 空火亦应灭。
   生于智慧火, 诸见得灭时,
   普烧诸烦恼, 一切皆清净。
   牟尼以此智, 密严而解脱,
   不见以兔角, 触坏于大山;
   曾无石女儿; 执箭射于物,
   未闻欲斗战, 而求兔角弓;
   谁复须宫室, 令石女儿造?
   一切法空性, 与法常同体,
   始于胎藏时, 色生便灭坏,
   离空无有色, 离色无有空,
   如月与光明, 始终恒不异。
   诸法亦如是, 空性与之一,
   展转无差别, 所为皆得成。
   是身如死尸, 本来无自性,
   恒为爱绳缚, 境界所牵动。
   佛说于空理, 为欲断诸见,
   汝等有智人, 宜应一心学。
   譬如工幻者, 以诸咒术力,
   草木等众缘, 随意之所作;
   依于眼及爱, 作意色与明,
   如是眼识生, 如幻亦如焰。
   是识无来处, 去亦无处所,
   诸识性如是, 不应著有无。
   譬如石女儿, 兔角毛轮等,
   本来无有体, 妄立于名字!
   师子熊罴类, 此皆无有角,
   何故不分别, 唯言兔角无?
   善巧谈论者, 岂不能宣说?
   古先诸智人, 但说兔无角!
   惑者妄分别, 如喑及聋瞽,
   斯人无现智, 不能自证法,
   但随他语转, 何用分别为?
   若离于分别, 当生密严土,
   一心正定中, 普现十方国。
   譬如天宫殿, 众星及日月,
   依止须弥山, 风力所持运;
   七识亦如是, 依于阿赖耶,
   习气之所持, 处处恒流转。
   譬如依大地, 发生种种物,
   一切诸含情, 乃至众珍宝;
   藏识亦如是, 众识之所依,
   譬如孔雀鸟, 毛羽多光色。
   雄雌相爱乐, 鼓舞共欢游,
   定者观赖耶, 应知亦如是,
   种子及诸法, 展转相依住。
   譬如百川流, 日夜归大海,
   川流无有尽, 海亦不分别;
   藏识亦如是, 甚深无有涯,
   诸识之习气, 日夜常归往。
   如地有众宝, 及余种种物,
   给施诸众生, 随其所资用;
   藏识亦如是, 与诸分别俱,
   增长于生死, 转依成正觉。
   善行清净行, 出过于十地,
   入如来地中, 十力皆圆满,
   正住于真际, 常恒不坏灭,
   如地无分别, 应化无有穷。
   如春众华发, 人鸟皆欣玩,
   执持识亦然, 定者多迷取。
   如是诸佛子, 无慧离真实,
   于义不善知, 妄言生决定,
   非法离间语, 诳惑于众生,
   诸法别异住, 而别起言说。
   譬如工幻师, 善用于咒术,
   于无华果处, 现种种华果;
   如是佛菩萨, 善巧方便智,
   世间别异住, 别异而安立,
   说种种教门, 诱诲无终已,
   决定真实法, 密严中显现。
   六界与十八, 十二处丈夫,
   意绳之所牵, 众生以流转。
   八识诸界处, 共起而和合,
   从于意绳转, 前身复后身。
   佛说此丈夫, 随世因流转,
   是一切身者, 续生无断绝。”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说诸界处丈夫义已,摩尼宝藏清净宫中已得无畏诸大菩萨皆前顶礼。又有无量佛菩萨众,从诸国土来此会者,同声赞曰:“善哉!善哉!”
  众中复有无量菩萨、诸天及诸天女,皆从座起,合掌而立递相瞻顾,而说偈言:

  “一切定者中, 唯仁为上首!
   今为诸菩萨, 说微妙丈夫,
   远离于外道, 著我等之论。
   如仁所宣示, 六界净丈夫,
   但是诸界合, 随因以流转。
   譬如虚空中, 有鸟迹明现,
   亦如离于木, 而火得炽燃;
   空中鸟迹现, 离木而有火,
   我及诸世间, 未曾见是事。
   鸟飞以羽翰, 空中无有迹,
   仁者说丈夫, 与鸟迹相似,
   云何于诸有, 得有轮回义,
   而说界丈夫, 常流转生死,
   受诸苦乐果, 所作业无失;
   如农夫作业, 未尝不得果,
   此果成熟已, 后果当复生;
   身者亦复然, 住身修善行,
   前生后生处, 恒受人天乐;
   或常修福德, 资粮为佛因,
   解脱及诸度, 逮成于正觉?
   生天自在果, 观行见真义,
   若离趣丈夫, 一切悉无有。
   有丈夫流转, 在于生死中,
   下从阿鼻狱, 上至诸天处,
   是业必生果, 所作不唐捐。
   若内外世间, 互力而生起,
   此法似于彼, 彼从于此生,
   虽离趣丈夫, 得有轮回者,
   如言石女子, 威仪而进退,
   兔角有铦利, 沙中能出油。”

  尔时,会中诸菩萨天及天女说是语已,皆共供养所应供者,金刚藏尊并诸菩萨。供养毕已,复共同心,而说偈言:

  “法眼具无缺, 因喻皆庄严,
   能伏他人论, 显示自宗德。
   是故大精进, 宜应速开演,
   此会天人等, 一心皆愿闻!”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以偈答曰:

  “此法深难思, 分别不能及,
   瑜伽清净理, 因喻所开敷。
   密严修定处, 于中我宣说,
   汝等诸天人, 咸应一心听。”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说是语已,复向大树紧那罗王,而说偈言:

  “大树紧那罗, 汝应知法性!
   诸法云何住? 性空无所有,
   如是见相应, 于定不迷惑。
   如饭一粒熟, 余粒即可知,
   诸法亦复然, 知一即知彼。
   譬如攒酪者, 尝之以指端,
   如是诸法性, 可以一观察。
   法性非是有, 亦复非是空,
   藏识之所变, 藏以空为相。”

  尔时,大树紧那罗王,以偈问曰:

  “云何心量中, 而有界丈夫?
   云何生诸界, 坚湿及暖动?”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闻是语已,偈答之言:

  “善哉大树王, 汝今作是问,
   欲令修行者, 其心诣真实。
   我今为汝说, 琴师应善听!
   汝昔乘宫殿, 并诸眷属俱,
   鼓乐从空下, 而来诣佛所。
   汝手所鸣琴, 琉璃以为饰,
   抚奏声和雅, 悦动于众心。
   无量诸声闻, 在佛所观听,
   不能持本志, 各自起而舞。
   时天冠大士, 告迦叶等言:
  ‘汝等离欲人, 云何而舞戏?’
   是时大迦叶, 白彼天冠士:
  ‘菩萨有大力, 譬如旋岚风;
   声闻无定智, 如黑山摇动,
   虽离惑分别, 尚染习气泥!
   彼舍诸习气, 心净当成佛。’
   汝于微细境, 其心已通达,
   种种世论中, 明了而决定,
   善于诸地相, 及佛清净法。
   汝在宫殿中, 眷属所围绕,
   清净而严好, 譬如盛满月,
   能于修观行, 自在之众中,
   问我界丈夫, 云何从心起?
   汝及诸佛子, 咸应一心听!
   如其诸界内, 心名为丈夫,
   诸界因此生, 是义我当说。
   津润生于水, 炎盛生于火,
   动摇诸作业, 因斯起风界。
   从于色分齐, 有地及虚空,
   境界与诸习, 识生而会聚。
   眼及于色等, 相状各不同,
   此为生广门, 诸有恒相续。”

  尔时,摩尼宝藏自在宫中,持进菩萨与无量菩萨俱,从座而起稽首作礼,持诸妙供而以供养金刚藏尊,复张宝网弥覆其上,同声赞曰:“善哉!善哉!”而说颂言:

  “尊者住法云, 善入于佛地,
   能为诸菩萨, 开示如来境。”

  尔时,大树紧那罗王并诸婇女,复持种种妙好供具以为供养,供养毕已,偈赞之曰:

  “善哉金刚藏, 得无所畏者,
   为我等开演, 如来微妙法!
   今此摩尼殿, 清净最吉祥!”

  尔时,圣者观自在菩萨、慈氏菩萨、得大势菩萨、文殊师利菩萨、宝髻菩萨、天冠菩萨、总持王菩萨、一切义成菩萨,如是等菩萨摩诃萨,及余无量修观行者,皆是佛子有大威德,善能开示观行之心,悉从座起互相观察,向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而说偈言:

  “惟愿金刚尊, 显示于法眼!
   尊者善地相, 一切咸综知,
   如来常念持, 佛子所宗敬。
   今此大力众, 同心而劝请:
   瑜伽自在者, 显示于密严,
   普令诸世间, 得所未曾有!
   此法最清净, 远离于言说,
   化佛诸菩萨, 经中未开演!
   诸圣现法乐, 见真无漏界,
   自觉智所行, 清净最无比!
   具足众三昧, 及以陀罗尼,
   诸自在解脱, 意生身十种,
   严净佛国土, 不可思议数。
   佛及诸菩萨, 身量如微尘,
   乃至如毛端, 百分中之一。
   密严佛国土, 诸土中最胜,
   如是观行者, 来生于是间,
   此皆何所因? 佛子愿宣说!”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为欲宣示无分别离分别先佛法眼,如师子王普观众会,知其智力堪能听受,即以梵声、迦陵伽声、广长舌相清美之声,其声决定,众所悦可,无有粗犷调柔简畅,键罗摩声、乌拖多声、悉利多声、离沙婆声、般遮摩声、毗岚弭儋度路等声,皆悉具足无量功德而共相应,不令听者其心迷著,善能了达音声之相,一切天、人、乾闼婆等莫不欣乐。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口无言说,以本愿力,于其身上眉额顶鼻乃至肩膝,犹如变化自然而出如是之音,为诸大众演说法眼。譬如鹅王群鹅翼从,在沙汀上素洁严好;金刚藏大精进者,住于自在清净之宫,诸佛子众所共围绕严洁亦尔。如空中朗月光映众星,金刚藏菩萨亦复如是,处师子座映蔽一切,诸修行者如月与光无有差别。佛与金刚藏菩萨,亦复如是等无有异。
  尔时,如实见菩萨摩诃萨住修行地众中上首,从座而起,合掌恭敬观诸菩萨,说是偈言:

  “呜呼大乘法, 微妙不思议!
   如来之境界, 佛子应顶礼,
   无思离垢法, 希有甚难遇!
   一切国土中, 诸佛所观察,
   大乘真实义, 清净无等伦!
   远离诸分别, 转依之妙道,
   八种识境界, 诸自性不同;
   五法及无我, 差别而开示,
   五种习所缠, 生诸恶分别;
   见此微妙法, 清净如真金,
   得于清净者, 即住佛种性。
   如来性微妙, 非外道声闻!
   一切国土中, 密严为最上,
   种性成就已, 而来生此国。
   尊者金刚藏, 已得何三昧?
   所说清净法, 是何三昧境?

  尔时,会中有无量菩萨众,稽首作礼而说偈言:

  ”大智金刚藏, 愿为我开演,
   住何三昧中, 而能说是法,
   此诸佛子等, 一切皆愿闻!”

  尔时,金刚藏菩萨大无畏者,普观众会智慧之力,为任听受不思议法,为不任耶?谛观察已,知诸佛子堪受斯法,即说偈言:

  “汝等诸佛子, 咸应一心听,
   我今为汝说, 转依之妙道!
   我所得三昧, 名大乘威德,
   菩萨住是中, 能演清净法;
   亦见拘胝刹, 所有诸如来,
   尘数那由他, 在前而赞叹:
  ‘善哉汝所说, 此是瑜伽道!
   我等诸如来, 皆行此三昧,
   于斯得自在, 清净成正觉。’
   未曾有一佛, 非此三昧生,
   是故此三昧, 思惟不能及。
   若有诸菩萨, 住是三昧中,
   即住不思议, 诸佛之境界。
   证于自智境, 及见于诸佛,
   变化百千亿, 乃至如微尘。
   内证之妙理, 诸佛所安住,
   此法无诸相, 远离于声色。
   名从于相生, 相从因缘起,
   此二生分别, 诸法性如如,
   于斯善观察, 是名为正智。
   名为遍计性, 相是依他起,
   名相二俱遣, 是为第一义。
   藏识住于身, 随处而流转,
   习气如山积, 染意之所缠,
   末那有二门, 意识同时起,
   五境现前转, 诸识身和合,
   犹如有我人, 住在于身内。
   藏识瀑流水, 境界风所飘,
   种种识浪生, 相续恒无断。
   佛及诸菩萨, 能知法无我,
   已得成如来, 复为人宣说。
   分析于诸蕴, 见人无我性,
   不知无有法, 是说为声闻。
   菩萨善能观, 人法二无我,
   观已即便舍, 不住于真际。
   若住于真际, 便舍大悲心,
   功业悉不成, 不得成正觉。
   希有难思智, 普利诸群生,
   如莲出淤泥, 色相甚严洁,
   诸天圣人等, 见之生爱敬。
   如是佛菩萨, 出于生死泥,
   成佛体清净, 诸天所欣仰。
   从初菩萨位, 或作转轮王,
   天主阿修罗, 乾闼婆王等,
   了悟大乘者, 获于如是身,
   渐次而修行, 决定得成佛。
   是故诸佛子, 宜应一心学,
   世间诸众生, 染净等诸法,
   皆依于藏识, 为因而得生,
   此因胜无比, 证实者宣示。
   非与于能作, 自在等相似,
   世尊说此识, 为除诸习气。
   了知解脱已, 此亦无所得;
   赖耶有可得, 解脱非是常。
   如来清净藏, 亦名无垢智,
   常住无始终, 离四句言说。
   佛说如来藏, 以为阿赖耶,
   恶慧不能知, 藏即赖耶识。
   如来清净藏, 世间阿赖耶,
   如金与指环, 展转无差别。
   譬如巧金师, 以净好真金,
   造作指严具, 欲以庄严指,
   其相异众物, 说名为指环;
   现乐诸圣人, 证于自智境,
   功德转增胜, 自共无能说。
   现法诸定者, 了境唯是识,
   得第七地已, 转灭不复生。
   心识之所行, 一切诸境界,
   所见虽差别, 但识无有境。
   瓶衣等众物, 境界悉皆无,
   心变似境生, 谓能取所取。
   譬如星月等, 依须弥运行,
   诸识亦复然, 恒依赖耶转。
   当知赖耶识, 即名为密严,
   譬如好真金, 光色常充满。
   自证清净境, 非分别境界,
   性与分别离, 不可得分别,
   体实而是常, 定者能观见。
   意识所行境, 但缚于凡夫,
   圣见悉清净, 譬如阳焰等!”

  尔时,世尊说是经已,金刚藏等无量菩萨摩诃萨,及从他方来此会者无央数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单译经·大方广如来秘密藏经二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大乘单译经·菩萨璎珞经二十卷
  • 乾隆大藏经·大乘单译经·大乘密严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