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乘阿含部·第0618部
佛说鸯崛髻经一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闻如是。一时婆伽婆。在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众多比丘到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时众多比丘入舍卫城乞食。闻王波斯匿宫门外。有众多人民各携手啼哭唤呼。便作是说。于此国土有大恶贼名鸯崛髻。杀害人民暴虐无慈心。村落居止不得宁息。城廓亦不得宁息。人民亦不得宁息。杀害人民各取一指用作华髻。以是故名曰鸯崛髻。愿王当降伏此人。时众多比丘。从舍卫城乞食已过。食后摄衣钵澡手洗足。以尼师檀著肩上。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时诸比丘白世尊言。我等众多比丘。到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便闻拘婆罗王在宫门外。有众多人民携手啼哭。便作是说。今境界中有大贼名鸯崛髻。杀害人民至各取一指用作花髻。以是故名曰鸯崛髻。愿当降伏彼。时世尊从比丘闻。即从坐起若鸯崛髻居三处。世尊便往彼所。时有众人担薪负草及耕田人。有行路人诣世尊所。语世尊言。沙门莫从此道行。所以然者。此道中有鸯崛髻。杀害人民无有慈心于众生。城廓村落皆为彼人所害。彼杀人以指作花髻。触娆世尊。诸有沙门人民之类从此道行者。十人共集然后得过。或二十人或三十人或四十人。或五十人。或百人或千人。然后得过。彼鸯崛髻从意所欲皆取食之。时世尊遂便前行无退转意。时鸯崛髻遥见世尊来。见已便作是念。诸有人民欲来过此道者。十人共集至。或千人然后得过。随意所欲而杀害之。然此沙门独来无伴。我今当取杀之。时鸯崛髻即拔腰剑往至世尊所。时世尊遥见鸯崛髻来便复道还。时鸯崛髻走逐世尊尽其力势欲及世尊然不能及。时鸯崛髻便作是念。我走能逮象亦能及马亦能及车。亦能及暴恶牛亦能及人。然此沙门行亦不疾。然尽其力势不能及。时鸯崛髻遥语世尊言。住住沙门。世尊告曰。我久自住然汝不住。时鸯崛髻便说此偈。

  沙门行言住  谓我言不住
  沙门说此义  自住我不住

  尔时世尊语鸯崛髻言。汝听我所说我住汝不住义。时便说偈言。

  世尊常自住  一切蒙其恩
  汝自杀害心  亦不避恶行

  尔时鸯崛髻便作是念。我今作恶行耶。时鸯崛髻。便说偈言。

  于我发慈心  沙门说此偈
  即时舍腰剑  五体归命佛
  头面而礼足  求为作沙门
  佛言来比丘  即受具足戒

  诸佛世尊常法。如诸佛世尊作是言。善来比丘。即时须发自堕犹如剃头。经七日中。若彼所著袈裟极妙细滑。若施布劫贝育越衣。则化成袈裟。世尊作是说已。善来比丘。当修梵行于我法中。无憍慢意当尽苦源本。时鸯崛髻须发自堕。身著袈裟在世尊后。时世尊将鸯崛髻在后行。从阇梨园诣只洹便就座坐。时鸯崛髻。为诸尊长比丘所教训威仪礼节。作是教训已。所以族姓子。以信坚固出家学道修无上梵行。尽生死源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母胎。时鸯崛髻成阿罗汉。时尊者鸯崛髻。修阿练若行无人之处。常乞食不选择家。著五纳衣人所不利。时王波斯匿集四部兵。集四部兵已出舍卫城。欲往杀贼鸯崛髻。时波斯匿王便作是念。可先往至世尊所。以此义具向世尊说。若世尊教敕者我当奉行。时波斯匿王诣只洹步行至世尊所。夫刹利王种有五相。云何为五。谓盖天冠朱拂柄剑宝履屣。尽舍著一面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时波斯匿王坐已。世尊问曰。王何故集四部兵。尘土坌衣来至我所。时波斯匿王白世尊言。于此舍卫城有贼名鸯崛髻。杀害人民无有慈心。城廓村落皆厌患之人民分离。彼杀害人民已而取其指用作华髻。欲往杀彼人。世尊告曰。若今王见鸯崛髻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王欲取云何。王报言。当取何为。当问讯礼敬承事供养。无有害心向。然世尊。彼凶恶人无有慈心于众生类。能修沙门行耶。时尊者鸯崛髻。去世尊不远结加趺坐。直身正意系念在前。时世尊举右手示鸯崛髻处。大王。此是贼鸯崛髻。时波斯匿王见鸯崛髻已。便怀恐怖衣毛皆竖。时世尊告王波斯匿言。大王。勿怀恐怖。自到彼所自当与王语。时波斯匿王。便往至鸯崛髻所。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立。时波斯匿王问鸯崛髻言。尊者鸯崛髻。今名何等。鸯崛髻答言。大王。我名伽瞿母名曼多耶尼。王报言。汝善自勉进。我今尽形寿供养尊者伽瞿。衣被饭食病瘦医药床卧具。无所吝惜常当以法拥护。时波斯匿王头面礼足绕三匝。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时波斯匿王白世尊言。世尊。不降伏者能降伏之。如来皆使刚强者降伏。乃不加刀杖降伏众生。我有众多事欲还国。世尊告曰。今正是时随意所欲。时波斯匿王即从座起。头面礼足绕三匝便退而去。时鸯崛髻。即其日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时鸯崛髻乞食时。见一女人怀妊。欲产未得时产。见已便作是念。此众生甚为苦恼。时鸯崛髻入舍卫城乞食。食后摄衣钵澡手洗足。以尼师檀著肩上。便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时指髻白世尊言。我向者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乞食时见一女人怀妊欲产。然不得时产。见已我便作是念。此众生类甚为苦恼。世尊告曰。汝指髻。往彼女人所便语彼女人言。诸圣所生。我从圣生以来不自忆杀害众生命。以至诚语。使彼女人安隐得产。尔时指髻白世尊言。此非于彼我有妄语耶。所以然者。我于此身杀害无数百千众生。世尊告曰。汝处俗时今处圣时。不与本同。汝指髻入舍卫城于街巷作是唱令。诸贤当护五事。以何为五。不杀生不与受不淫不妄语不饮酒。所以然者。杀生之报。以刀施得刀报。盗报增益贫穷。淫报妻妇增益奸邪。妄语报众生口气臭秽。饮酒报增益众乱。往彼女人所。到已语彼女人言。我从圣生以来。未曾忆杀害众生。以是真诚语使女人安隐得产。对曰如是。世尊。时指髻到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于街巷作是唱令。诸贤当护五事。至女人安隐得产。渐往至彼女人所。到已语女人言。我自从圣生。不自忆杀害一人命。以是真诚语使女人安隐得产。时指髻说是语适竟。彼女人即得产。时指髻食后欲出舍卫城。有一人以石打指髻身。复有一人以杖打指髻身。复有一人以刀斫指髻身体。破时指髻头破身血。出舍卫城到世尊所。时世尊遥见指髻来。头破血流污僧伽梨身体破。见已语言。忍勿发恶意。此之行报无数百千劫当入地狱中。今所受报亦不足言。时指髻白言。如是世尊。如是如来。时指髻以和悦心即于佛前。说此偈言。

  我忍甚坚固  无有增减心
  我今闻正法  是故不懈慢
  闻法亦坚固  好信佛法僧
  亲近善知识  诸能分别法
  我曾为恶贼  名曰鸯崛髻
  为水所漂溺  自归命三佛
  当归自归命  于法分别法
  已得三达智  还得佛迹处
  本为放逸行  杀害众生命
  今名至诚谛  不复杀害人
  身口之所行  意亦无所害
  彼名为杀者  不为人所嫉
  夫年少比丘  亦应佛成佛
  此明照世间  如月云雾消
  前为淫逸行  后改不复犯
  此明照世间  如月云雾消
  为水所漂没  亦如被练刚
  巧匠解木理  智者自修身
  或以加刀杖  或鞭缰靽[革*周]
  无力亦无持  为佛所降伏
  亦不希望死  亦不希望生
  自观察时节  安详不卒暴

  尔时世尊观乐指髻。便告诸比丘。汝等。颇见比丘中如我弟子。有捷疾智闻法便解。所谓伽瞿比丘闻法便解。诸比丘言。不也世尊。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声闻中第一比丘有捷疾智。所谓指髻比丘是。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小乘阿含部·佛说鸯掘摩经一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小乘阿含部·佛说力士移山经一卷
  • 乾隆大藏经·小乘阿含部·佛说鸯崛髻经

    © 2016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