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第0932部
佛说给孤长者女得度因缘经三卷
宋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诏译
· 经名 · 卷数 · 跋序
· 品名 · 品数
字体: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与大声闻众俱。而彼给孤独长者具大福德。妻子奴婢眷属炽盛。富饶自在广积财宝其数无量。与毗沙门天王等无有异。而彼长者与诸眷属常共围绕嬉戏娱乐。忽于一时其妻怀妊。经于九月生一童女。上色端严殊妙无比。身诸相分上下圆满。人所瞻者无不爱乐。其女生已而有种种吉祥善相。以是因缘父为立名。号善无毒。

  复次去此舍卫国一百六十由旬。有一大城名曰福增。彼有长者名谟尸罗。亦具大福德。妻子奴婢眷属炽盛。富饶自在广积财宝其数无量。与毗沙门天王等无有异。而彼长者有一童子名曰牛授。上色端严殊妙无比。人所瞻者无不爱乐。然其长者及长者子俱事外道。于诸外道深生敬信。即不能知有佛世尊最上最胜。世尊所有最上法门亦复不闻。神通变化殊胜事业昔所未见。是诸外道散居异处。或在遨哩迦聚落。或在福增大城。或在作贤大城。是时有一外道。先在福增城中。来诣牛授童子所。谓童子言。汝今何故而不纳妻。牛授答言。世间若有色相端严与我等者。我当娶彼。时外道言。童子当知。舍卫国中给孤独长者有一童女。上色端严殊妙无比。人所瞻者无不爱乐。汝今宜应求彼为妻。牛授闻已心生欢喜。即如其言。易自常服著外道衣。持钵往诣舍卫国中。到已次第持钵乞食。至给孤独长者住舍门外。时善无毒女闻乞食声。即持饮食出行布施。其女出已。时牛授童子。得睹其相即生爱乐。彼善无毒女。以宿因缘力亦相顾视。然彼善无毒女。见牛授童子是外道相。即时微笑作是告言。汝是不正知者。外道异学。何故住此持钵乞食。牛授童子闻是语已。亦复微笑不取其食离舍而去。还归福增城中白父母言。父母当知。舍卫国中给孤独长者有一童女名善无毒。愿今与我求彼为妻。尔时谟尸罗长者闻是语已。即诣舍卫国中给孤独长者所。具以此缘而相告语。给孤独长者言。我虽相许。然当俟我。问佛世尊。佛若听许斯为甚善。时给孤独长者即自往诣佛世尊所。礼佛足已具陈上事。佛言。长者。汝女不应剃发出家。当听往彼乃为甚善。彼女若至福增城中。而能广大施作佛事最上吉祥。是时给孤独长者。即如佛敕还自舍中。乃出种种珍宝等物。备诸所用依世法仪。以善无毒女。适牛授童子。乃至后时彼谟尸罗长者。于自舍中饭诸外道。长者即谓善无毒言。童女。可来随喜布施。彼善无毒女。先所不知饭诸外道。闻长者语已。谓是佛诸弟子。舍利子大目干连阿难等。至此受食。即时踊跃欢喜而出。乃见诸外道异学。相貌丑恶如迦迦色。著弊垢衣身体臭秽。裸形无耻复如饿鬼。见是相已。心生忿恚一面而住。时长者言童女。何故心生退屈。女即答言。我非退屈。然今长者所作施会若能供养诸圣众者当获胜福。云何供养此诸外道作罪业者。得何等利。长者闻已惊而问言。童女。世间宁有最胜导师过于此者。彼女答言。长者善听。舍卫国中有一大园我父所造。有佛世尊现止其中。佛世尊者最上最胜是我之师。父母清净氏族高胜。姓刹帝利金轮王种。舍轮王位出家修道。厌彼世间。富贵等事。历修众行菩提树下降魔成佛。诸根相好端严具足。现少年相胜妙无比。游戏神通自在无碍。面现喜轮而为庄严。于一切处所作相应。又复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一一具足。身诸相分圆光普照。顶有光明如千日轮。广大炽盛最胜严饰普遍贤善。巍巍无动如宝山现。一切众生见者爱乐。瞻佛相好心无厌足。为诸声闻随应说法一一分别。此是因缘此非因缘。是出离道非出离道。是所应行非所应行。是神通事非神通事。是世间慧是诸佛慧。又复世尊善巧方便随所宣说。皆以最上法语而摄他语。诸有所说悉为利他。此是善恶业。世尊如实说。此是所作行。世尊如实说。此是先所说此是后所说。世尊一一如实分别。佛说法时面目熙怡。远离颦蹙常出柔软语。顺善语。甘美语。可爱语。巧妙语。安慰语。起诸方便随应说法。悲愍利乐一切众生。使诸众生皆悉调伏。又复世尊为诸声闻一一分别。是圣人法是异道法。是离尘法是无等法。令诸声闻如其所应如理修习。得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解脱具足。解脱知见具足。又复世尊随往一切聚落方处。若行若止不为一切人非人等而能娆害。于一切时常以天眼见诸色相。常以天耳闻诸音声。智慧光明广大照耀。若时若非时。常安住正念。当知佛世尊有如是功德。此名世间最胜导师。

  尔时谟尸罗长者舍。所集外道众中。有善根成熟者。闻佛功德毛发竖立涕泪悲泣。于佛世尊起清净心深生敬信。即作是言。我等愿当投佛出家。时谟尸罗长者。闻善无毒女说佛功德。于佛世尊即生净信。谓童女言。汝今可能令我得见佛世尊不。彼女答言。若欲见佛世尊及圣众者。即当办造最上饮食而为供养。是时长者即语其妻令办饮食。妻乃答言。善哉长者饮食已办。长者谓童女言。我不解法。汝当请佛。彼善无毒女即以妙华作曼拏罗向佛世尊所住方处。遥伸礼敬烧众名香散诸妙华。一心合掌请佛世尊。作如是言。佛是一切智具大悲者。随诸众生所可乐见皆令如意。今此谟尸罗长者与诸眷属。发清净心乐见世尊。于自住舍已办种种上味饮食欲伸供养。世间导师及诸圣众我今召请。唯愿世尊。广为悲愍利乐众生。哀受所请至长者舍。是时童女所散妙华。以佛威神力故。于虚空中犹如鹅王。徐徐而下至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佛世尊前。其香如云最上微妙。结成楼阁旋转空中。

  尔时尊者阿难见是相已前白佛言。世尊。今所现瑞。是何方来请佛之相。佛言。阿难。汝今当知去此舍卫国。一百六十由旬有一大城名曰福增。彼有长者名谟尸罗。而彼城中有诸外道今现集会。谟尸罗长者请佛及声闻众。我等当往。各现神变令彼外道发生净信。已生信者使不退转。我当于彼作大利乐。是彼所来请佛之相。汝今宜应鸣彼犍椎。集苾刍众令自知时。各现神通当往受供。

  尔时尊者阿难受佛敕已。即鸣犍椎集苾刍众。作是白言。已得神通尊者诸阿罗汉谛听佛敕。令诸苾刍当自知时。各现神通往福增城中。受谟尸罗长者供。而彼城中有诸外道今现集会。当令彼等发生净信。已生信者使不退转作大利乐。尊者阿难如是白已。次乃行筹。诸阿罗汉各各受筹。是时有一苾刍。名昆努钵陀那。为众中上座。已证须陀洹果。然未得神通具足而亦受筹。时尊者阿难即作是言。上座苾刍。今此舍卫国去彼福增城。一百六十由旬。佛敕各令现诸神变而可往彼。时上座苾刍闻此语已。便自弃置先所受筹。以清净心如实而住。于刹那间即得阿罗汉果。还执其筹起六神通。譬如力士屈伸臂顷踊身空中。说伽陀曰。

  不以色相为最上  不以有力为所重
  离尘清净乃庄严  获得六通皆具足

  尔时诸阿罗汉过是日已至明旦时。各各随应现诸神变。次第而往福增城中谟尸罗长者舍。

  尔时谟尸罗长者及妻眷属。即以香水散洒其地。敷设最上庄严床座。安置种种上味饮食。所作已竟。长者及妻即出自舍住于门侧。与善无毒女牛授童子同俟佛降。尔时长者作是思惟。为佛来此受我供耶。为诣余方而受供耶。如是念已。向佛世尊所在方处瞻仰而住。

  尔时尊者阿惹憍陈如。以自神力化大蛇车。安处其上。复化微细天雨徐徐而下。雷电光明交映而出。现是神通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大蛇车。复有微细天雨徐徐而下。雷电光明交映而出。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耶。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世尊最初度者。上首弟子名阿惹憍陈如。佛于波罗奈国鹿野园中初转法轮。此人最先得闻法要而获果证。佛说是人。于证涅槃中最上第一。是此尊者最先而来。

  复次尊者舍利子化师子车安处其上。现是神通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师子车。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耶。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舍利子。此人在母胎时。其母自然智慧明利。善能论义摄伏阎浮提中一切论师。此子生已色相殊异。诸根调适智慧超绝。父母爱念。即为召诸相师。而令相此所生童子。时诸相师。但贪观此童子色相广大殊胜。忘不能答彼童子父母所问相事。是时父母即将童子。诣大婆罗门所求彼为相。婆罗门言。汝此童子色相殊异。当于释迦牟尼佛法中出家修道。断尽烦恼证阿罗汉果。于诸声闻弟子众中。能随如来转正法轮。今此童子。若人暂得观其面者。是人即得明记不忘。何况听其说法语言。彼婆罗门如是相已。后如其言出家证果。又佛说言。正使以大海量满中盛墨。须弥山量等其纸素。大地所有草木丛林取以为笔。令四大洲所有人众经若干时书此尊者舍利子广大智慧。亦不能尽。又复普集一切有智慧人尽在一处。而此尊者所有智慧亦复过上。又复当知取要而言。唯除佛世尊。世间一切具智慧者。若比舍利子广大智慧。于十六分中而不及一。是故佛说此人于声闻中智慧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大迦叶化大金山其色晃耀。复有种种树林飞鸟周匝围绕。而此尊者处于山顶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处金山顶。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大迦叶。此人未出家时其家大富。金银珍宝其数无量。有百千种上妙衣服。眷属炽盛人所瞻敬。此人厌舍如是富贵等事。出家修道而获果证。又此尊者常止一处。常持一衣少欲知足。而能摄余贪爱众生。又此尊者。佛于一时分半座令坐。佛说此人修头陀行中最为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大目干连自然相好端严殊特。化大龙车安处其上。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大龙车。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大目干连。此人有大神通。于一时中在妙高山顶。降伏难陀乌波难陀二龙王。彼帝释天主所住宫殿。周千由旬高二由旬半。有八万四千宝柱种种严饰。此人于彼动一足指。而能令彼帝释宫殿皆悉震动。又复一时佛在吠兰帝聚落。告诸苾刍言。今此聚落有饥馑相。而诸苾刍乞食难得。时此尊者大目干连闻佛语已不离佛会。即时转此大地置于下方世界。取彼世界一切所可食物。安此大地悉令增长。以神通力于上下方如是作已。而此大地还复如故。令诸众生远离饥馑。

  佛言。大目干连。而此大地转时。所有众生当复何能得安隐邪。大目干连白佛言。我左手持众生。右手转大地。大地虽转。是诸众生。宛然安隐不知所转。佛言。大目干连。如是转时汝作何想。大目干连白佛言。如我意者。譬如力士转芭蕉叶而不为难。我转大地亦复如是。佛言。大目干连。善哉善哉。汝能起是神通方便。长者。佛说此人神通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摩诃迦旃延化水精楼阁。有种种宝柱及众宝网真珠璎珞。间错垂布广大严饰。于楼阁中结跏趺坐。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众宝庄严水精楼阁。于其中间结跏趺坐。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摩诃迦旃延。此人善能分别经典句义。佛说此人于经典中议论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摩诃俱絺罗化大牛车安处其上。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大牛车。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摩诃俱絺罗。此人威仪详审诸根调寂。初出家已自然纯熟如八十腊者。了知梵行如久修习。佛说此人少欲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优波离化金多罗树林。妙色华果皆悉具足。有俱枳罗舍利啰等种种异鸟游集其上。出众微妙可爱音声。而此尊者。林中现身起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金多罗树林。林中现身起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优波离。此人善持律行家族大富。昔未出家时有五百释种童子各乐出家。以种种宝庄严其身。来诣优波离前。各脱所严种种宝具积置一处。各作是言。我等舍此而求出家。时优波离见是相已即自思惟。此诸童子色相端严家族富盛。皆能弃舍而求出家。我今何故爱乐严饰不自觉了。如是念已。以此因缘亦复弃舍庄严等事投佛出家。最先证得阿罗汉果。佛说此人持律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马胜。威仪详审诸相寂静。执持应器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威仪详审诸相寂静。执持应器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曰马胜。此人出家已后。威仪详审诸相寂静。能降醉象而获果证。此人一时为舍利子。说伽陀曰。

  由彼烦恼业  为因而起作
  是故于世间  随转无穷尽
  若烦恼业因  是二不转者
  即出离世间  人中尊所说
  若彼生与老  二法而不行
  是故于世间  决定无有苦
  彼当得解脱  此最上正语
  大沙门牛王  了已故宣说

  时舍利子暂得闻说是伽陀已。即解其义乃于言下证须陀洹果。佛说此尊者马胜威仪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满慈子化金莲华其华千叶。叶如车轮琉璃为茎金刚为须。如是庄严色光晃耀。而此尊者处莲华上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处于千叶金莲华上色光晃耀。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满慈子。此人善能宣说正法。佛说此人于说法人中而为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多财子。化一大山四宝庄严。殊妙幢幡种种宝铃皆悉具足。风吹和鸣闻者爱乐。而此尊者处山顶上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处宝山顶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多财子。家族富盛一切受用皆悉具足。常时安置坐卧床榻清净严饰。以备四方往来僧众。随其所应须者供给。佛说此人于受用福中自在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阿泥噜驮化一金殿琉璃间饰。及种种宝交络垂布庄严妙好。于其殿上有师子座。而此尊者处于座上。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有大金殿琉璃间饰。于其殿上处师子座。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阿泥噜驮。此人曾于多劫之前发清净心。以一抟食施于缘觉。由此善根七返人间作转轮王。又复七返作三十三天主。如是业余生大富族。有百千万金银珍宝广大炽盛。皆能弃舍出家修道。出家已后。亦复具足饭食衣服卧具医药一切如意。净修梵行而获果证。复以因缘得净天眼。佛说此人天眼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闻俱胝化众华座处于座上。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处众华座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闻俱胝。是大富长者子。此人生时父母欢喜。互相谓言。我家富盛生福德子。宜应广出珍宝示富贵相。如是议已。即出库藏种种异宝。召彼所有诸识宝者。长者谓言。汝等。当定我此众宝价直几何。诸人答言。今此珍宝最上殊异莫知其价。长者即言。价直俱胝。诸人复言。长者。所有此一一宝。价直俱胝邪。长者答言。如是如是。诸人赞言。长者大富无有等者。尔时长者即作是言。我此生子当立何名。有人谓言。童子生时闻说珍宝价直俱胝。长者即如其言。乃为子立闻俱胝名。佛说此人离尘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树提迦化孔雀车安处其上。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孔雀车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树提迦。此人未出家时。在王舍城为大富长者。现于人中受天胜福。于自舍中以上妙细氎。而为净巾常所受用。乃于一时以其净巾向日而曝。忽为大风飘至频婆娑罗王殿前。时频婆娑罗王见是净巾忽在其前。问侍臣言。今此柔软上妙细[叠*毛]世无等比。我自处王位而未曾见。从何所来。汝等知不。侍臣白言。大王当知。王此城中有大富长者名树提迦。佛说此人现于人中受天胜福。臣等意谓是彼长者家中所有。王当诏问必知其实。尔时彼王即诏长者来至其前。王乃次第询问其故。树提迦言。今此细[叠*毛]是臣家中所用净巾。适乃向日而曝风飘至此。其事如实。愿王放罪。王言。我非见罪。但为闻汝受天胜福。其事实邪。树提迦言。如是如是。王言。树提迦。我欲往汝舍中暂一观视。树提迦言。大王。我是王民为王所统。若幸小舍深自忻庆。王言。汝可先还办造饮食。我当后至。树提迦言。若受天胜福者。不假力营饮食自办。愿王今往。

  尔时频婆娑罗王即与臣从围绕。出诣树提迦长者舍。长者前行为王引导。时王至于长者舍门。见守门婢色相端严妙宝庄饰。王意谓是长者之妻。王乃小住而不前进。树提迦言。大王。何故住而不进。王言。树提迦。汝妻在此。我故小住。树提迦言。此非臣妻是守门婢。王乃渐行至中门外。亦同前见又复小住。树提迦言。王复何故住而不进。尔时大王亦同前答。树提迦言。此非臣妻。亦是守门之婢。王即入彼中门见摩尼宝地。光明莹彻有虫鱼等相。王意谓是池沼。亦复小住而未敢进。树提迦言。大王。何故复不前进。王言。此处有水故我不进。树提迦言。此非是水。是摩尼宝所成之地。王复谓言。若是宝地何故有诸虫鱼而在其中。树提迦言。非实虫鱼。但是摩尼宝光映照故尔。尔时大王虽闻是说犹故未信。即于自手而取指镮。顺掷其地镮击地声。方乃信是摩尼宝地。时频婆娑罗王即入其舍处师子座。树提迦长者侍立一面。时长者妻即出王前。致拜伸敬而忽泪下退立一面王言。长者。汝妻何故见王垂泪。树提迦言。小臣之妻得拜王前。心生大喜何敢垂泪。但以王所著衣有木烟气。烟薰目故不觉泪垂。是故大王。受天胜福者。所欲饮食不须烟火。有如意宝自然能出。王言。善哉是事希有。

  尔时频婆娑罗王于树提迦长者舍。饭食讫已。住彼舍中但贪观视忘还王宫。时诸近臣咸作是念。我王住此岂非久邪。若未还宫。于国政事恐有所废。作是念已俱白王言。大王。住此无至久时。愿速还宫。于国政事恐有所废。王谓诸臣言。我住于此始经一日。于国政事亦未久废。时树提迦长者即白王言。王住小舍已经七日。尔时大王谓长者言。我住汝舍早经七日。其事实不其事实不。树提迦言。实尔大王。实尔大王。臣于王前何敢妄说。王复问言。汝此舍中当观何相而知昼夜。树提迦言。有华开合以分昼夜。有摩尼宝光明炽盛不炽盛时。以分昼夜。有诸异鸟自然和鸣不和鸣时。以分昼夜。大王当知。若华开时乃知是昼。若华合时乃知是夜。若摩尼宝光明炽盛。此知是昼。若摩尼宝光明不炽盛。此知是夜。异鸟和鸣而知是昼。彼寂无声而知是夜。大王。我舍即以如是等相而分昼夜。尔时频婆娑罗王谓树提迦长者言。希有希有。佛语谛诚而无虚妄。佛说汝于人中受天胜福。今我所见其事如是。

  尔时频婆娑罗王作是语已。出长者舍还复王宫。谟尸罗长者。是故当知此人有如是等天人胜福。悉能弃舍出家修道。证阿罗汉果。佛说此人受天胜福而为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闻二百亿化种种色华果树林细密满空。而此尊者林中现身。起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有种种色华果树林。林中现身起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闻二百亿。此人生已足不履地去地四指。足下有金色毛表其异相。若足履地时。地即六种震动。佛曾谓诸苾刍言。汝等。当知此闻二百亿童子。于九十一劫中皆同此名。随所生处足不履地。此人由起重法精进心故福报无尽。佛说此人精进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毕陵伽婆蹉化大鹅车。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大鹅车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毕陵伽婆蹉。常修悲行。佛说此人悲行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乌陀夷。化大马车四宝庄严。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大马车四宝庄严。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乌陀夷。此人是释种眷属释种之中。有净饭王白饭王斛饭王甘露饭王。并邪输陀罗娱闭迦没哩誐惹等。六万宫嫔婇女眷属。是诸眷属广大炽盛富乐自在。此人弃舍出家修道而获果证。佛说此人于释种中端严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摩诃劫宾那化室尾迦四宝庄严。而此尊者乘彼室尾迦。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乘室尾迦四宝庄严。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摩诃劫宾那。此人弃舍家族出家修道而获果证。常出软语众所爱乐。佛说此人软语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难陀化大园林华果茂盛。复有鹅雁鹦鹉孔雀舍利啰俱枳罗命命等种种异鸟游集其内。而此尊者在彼园中。现如是相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次从空下入长者舍。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处大园林。华果茂盛异鸟游集。现如是相入此舍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曰难陀。净饭王之子是佛亲弟。比佛身量而短四指。三十二相庄严具足。此人往昔以清净心。曾于迦叶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塔中。施一伞盖众宝庄严最上殊妙。以是因缘感胜福报。经一千五百生作转轮王。受彼胜福而不出家。乃至于今出家修道而获果证。此人于威仪中密护诸根。佛说此人密护诸根第一。是此尊者次第而来。

  复次尊者罗睺罗化作转轮王福德威容胜妙殊特。眷属侍卫七宝具足。有八十四俱胝勇健步兵乌布沙陀等。八万四千最上象兵嚩罗贺迦等。八万四千调善马兵难儞瞿沙等。八万四千妙宝车兵。复有无数百千侍卫人众周匝围绕。动百千种微妙音乐。宝严幢幡前后导从。大白伞盖覆轮王顶。现是神通从空而来三绕彼城。未入其舍住处空中。尔时长者见是相已。问善无毒女言。今此所来转轮。圣王。福德威容胜妙殊特。象马车步四兵具足。现此胜相住空中者是汝师邪。女即答言。此非我师。是佛弟子名罗睺罗。此人是佛之子。出家学戒而获果证。佛说此人学戒第一。是此尊者现轮王身次第而来。

  尔时罗睺罗即以所现转轮王身住彼空中。说伽陀曰。

  今我所现轮王身  以神通力故如是
  如龙有力我亦然  七宝四兵皆具足
  此所现身而非实  神通方便故随宜
  长者应当如实知  我是佛子罗睺罗
  已获果证神通具  人天供养悉归依
  我依佛敕故今来  牟尼大师后当至

  说是伽陀已即从空下入长者舍。如是等诸有神通大苾刍众。咸依佛敕各现神通。次第来入长者舍中俟佛当至。

  尔时世尊知时已至。即入三摩地普遍观察。于是三摩地出已。举身出现青黄赤白种种妙色清净光明。如是色光广大照耀遍舍卫国。乃至福增城中所有一切人众蒙光照者。以佛神力皆见佛身。内外映彻一切无碍。佛放光时大地震动。于是世尊著僧伽梨衣。与彼一切所应随佛。昆努钵陀那等苾刍大众前后围绕。出舍卫国往诣福增城。时娑婆界主大梵天王知是事已。即与色界诸天子众。来佛右边侍卫而行。帝释天主知是事已。即与欲界诸天子众。来佛左边侍卫而行。复有善爱音等五百乾闼婆王。奏百千种微妙音乐引导佛前。又有无数百千天龙鬼神人非人等随从佛后。又有无数天女在虚空中。各持优钵罗华钵讷摩华俱母那华奔拏利迦华天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等。及雨栴檀香末香儞誐噜香多誐噜香多摩罗香等种种妙香供养于佛。又复奏彼天妙音乐。有如是等天人大众围绕而行。

  尔时路次大旷野中有七千仙人先止于彼。见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皆悉具足。圆光照耀如千日轮。广大巍巍如宝山现。吉祥胜相无有等比。复有微妙金色光明周遍炽盛。如是见已俱近佛前。头面礼足合掌恭敬退住一面。此诸仙人皆以宿种善根力故。而能最先见佛世尊。尔时世尊普遍观察如是七千仙人善根成熟。即于旷野中。乃为如应略说四谛法门。时诸仙人闻是法已。智慧坚固心开意解各各欢喜。即时踊身虚空高二十山峰。俱证须陀洹果。从空下已围绕世尊即同随从。尔时世尊度是七千仙人已。渐次前行将至福增城门。即作是念。此福增城有十八门。我今若从西门而入。余门所有一切人众不能见我。我今宜应于彼诸门各现佛身。随诸门入令一切人皆见佛身。我即实从西门而入。

  尔时世尊作是念已。即现其身随诸门入。一一皆有天人大众周匝围绕。当佛入城门时云神通力。自然除去荆棘砂砾。一切不净悉令清净。内外香洁地平如掌无高下相。佛所行处彼彼诸门。有低小者自然高大。有迮狭处自然宽广。城中所有一切象马等类。其性[怡-台+龙]悷不调伏者自然调伏。又复城中一切人民。各各欢喜瞻仰世尊。又复以佛神通力故。其中所有盲者能视聋者能闻哑者能言。乃至诸根不完具者悉得完具。迷惑醉乱颠狂心者皆得醒悟正定不乱。为毒所中者悉离诸毒。互起恚恨者慈心相向。诸怀妊者胎藏安隐生福德子。诸贫匮者自然财宝悉得丰足。佛入城时有如是等希有之事。一切人民皆获利益。佛乃实从西门而入。

  尔时世尊既入城已。摄诸化身唯一实身。至谟尸罗长者舍。时善无毒女即谓长者言。此所来者是我大师。号释迦牟尼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是时长者并诸眷属。见佛如是神通威德种种相好。心生敬信即各头面礼佛双足。时善无毒女见佛世尊。踊跃欢喜头面礼足合掌向佛说伽陀曰。

  我佛常说最上语  而能调伏他语言
  闻者能生清净心  我不见佛深苦恼
  佛悲愍故来此中  我等今日得大利
  我以清净至诚心  顶礼如来吉祥足

  时善无毒女说伽陀已。即取牛头栴檀香水奉佛洗足。佛洗足已处于最上庄严宝座。诸苾刍众亦各洗足次第而坐。尔时善无毒女即持清净上味饮食。自手奉上供佛世尊及苾刍众。长者并眷属亦各持食奉上于佛及苾刍众。如是次第行食已遍。佛及苾刍随应而食。是时福增城中一切婆罗门长者居士。外道尼乾陀等。无数百千人众悉诣长者舍欲观世尊。彼等意谓。长者住舍而甚迫迮不能容受尔许人众咸起碍想。

  尔时世尊知其意已。即变长者舍作水精舍。内外莹彻广博严净。令诸人众各得观佛无所妨碍。是诸人众各见佛已。心大欢喜异口同音。说伽陀曰。

  今此长者舍  而水精所成
  摩尼及真金  诸宝皆映现
  清净复广博  如天帝释宫
  各得见世尊  斯为甚希有
  我等一切众  瞻仰住佛前
  咸生清净心  恭敬合掌礼
  牟尼处众会  如星中现月
  功德所庄严  是故我归命

  尔时世尊饭食已讫。诸苾刍众亦各食讫。于是世尊不起于座。与无数百千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并余婆罗门长者居士外道尼乾陀。乃至善无毒女及谟尸罗长者。妻子眷属如是等众。周匝围绕听佛说法。

  尔时世尊普为大众。如应演说苦集灭道四谛法门。佛说是法门时。诸外道中有善根成熟者。闻法欢喜生净信心归依世尊。随其所应而获利益。又复众生有得住暖位者。有得住顶位者。有得住忍位者。有得须陀洹果者。有得斯陀含果者。有得阿那含果者。有得阿罗汉果者。谟尸罗长者闻佛说法发清净心。如其所应亦得利益。善无毒女以宿善根力。及闻说法得须陀洹果。

  尔时诸苾刍俱白佛言。世尊。善哉希有。此善无毒女。真是善知识。因此女故多人获益。而能如是施作佛事。佛言。诸苾刍。汝等当知此善无毒女。非唯今日于我法中为善知识能作佛事。此人已于过去佛法中。为善智识开导他人施作佛事。汝等善听我今略说。时诸苾刍受教而听。

  佛言。诸苾刍。过去世中人寿二万岁时。有佛出世名曰迦叶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彼佛一时。在波罗奈国仙人堕处鹿野园中。与苾刍众俱。彼国有王名为哀愍。其王具大福德正法治世。王有一女生已自然顶有金鬘。乃为彼女立名金鬘。王所爱念。即敕后妃宫嫔眷属。养育侍卫后至成长。彼女以其宿善根力。于佛法中深生爱乐。闻佛在彼鹿野园中。即与五百宫嫔眷属围绕。往诣鹿野园中瞻礼世尊。到已至诚头面礼足。佛即如应为说法要。彼闻法已心生净信。面白佛言。我自今日乃至尽寿。常以饮食衣服卧具医药奉上世尊。作是白已即如其言。常以四事供给世尊。时彼哀愍王。忽于一夜得十种梦。一者梦见有一大象从窗牖出。身虽得出尾为窗碍。二者梦见有一渴人井随其后。是人宁忍于渴终不取饮。三者梦见有人以其真珠贸易于麨。四者梦见有人以其栴檀香木贸易常木。五者梦见有一大园华果茂盛。忽为猛风吹落散坏。六者梦见有诸小象。驱大香象奔走而出。七者梦见有一猕猴身有粪秽。四向驰走污诸猕猴众皆回避。八者梦见有一猕猴于一处坐。有众猕猴为作灌顶。九者梦见一张白氎。有十八人各各执夺少分而[叠*毛]不破。十者梦见有多人众聚集一处。互相斗诤论竞是非。此等是为所得十梦。王睡觉已作是思惟。我得此梦是不吉祥。岂非于我坏寿命邪。作是念已至明旦时。即集群臣共议斯梦。是时诸臣皆悉不能定其善恶。王复召一婆罗门具说十梦。令其伺察善恶之相。婆罗门言。大王当知。此梦不祥。愿王作法破不祥事。王言。汝法云何。婆罗门言。王所爱念彼金鬘女。一切人民亦悉爱重。愿王今时以此爱女。破身出血流为江河。剖腹取肠联作城邑。若作是法。即能破彼不祥之事。若不如是。于王寿命有所损失。尔时王言。我于今时宁自失命。而终不害彼金鬘女。作是言已王入后宫。搘颐不悦默然而坐。时金鬘女见王默坐。有愁忧相。来诣王前即白王言。我父何故有愁忧相思惟何事。愿王今说。尔时彼王具以十梦及婆罗门言。为金鬘女说。彼女闻已复白王言。去此不远鹿野园中。迦叶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与苾刍众而现集会。我今与王同诣于彼。以梦问佛。佛是一切智者。必能为王说善恶相。时哀愍王即如其言。与金鬘女及诸臣从。诣鹿野园佛世尊所。至已头面礼世尊足退坐一面。彼金鬘女及诸臣从。亦各礼佛一面而从。是时复有诸婆罗门长者居士亦在佛会。尔时彼佛即为哀愍王及诸会众。如应说法示教利喜已。佛即默然。彼哀愍王从座而起住立佛前。具以十梦次第而说。说已复言。我以此缘。恐于寿命有所损失。愿佛悲愍为我开决。佛言。大王。勿怖勿怖。如所得梦皆非汝事。亦非今时善恶之相。于汝寿命亦无损失。大王当知。是未来世中人寿百岁时。有佛出世名释迦牟尼十号具足。彼佛住世演说诸法教化众生。如其所应作佛事已而入涅槃。入涅槃后于遗法中苾刍弟子诸所作事。王今此梦是彼前相。我今为王次第而说。如王所梦有一大象从窗牖出。身虽得出尾为窗碍者。是彼佛入涅槃后。于遗法中有婆罗门长者居士若男若女。弃舍眷属出家学道。虽出家已。心犹贪著名利俗事不能解脱。如王所梦有一渴人井随其后。是人宁忍于渴终不取饮者。是彼遗法中有诸苾刍。为婆罗门长者居士说佛经典。彼婆罗门等心生厌舍不乐听受。如王所梦有人以其真珠贸易于糗者。是彼遗法中有诸苾刍弟子。不能依佛正典修习根力觉道禅定出世间法而复爱乐修习世间经书咒术歌咏言颂。如王所梦有人以其栴檀香木贸易常木者。是彼遗法中有诸苾刍。以佛经典。贸易世间经书外道典籍。如王所梦有诸小象驱大香象奔走而出者。是彼遗法中有诸破戒无德苾刍。见彼持戒有德苾刍众共嫌恶。巧设方便摈令远去。如王所梦有一大园华果茂盛。忽为猛风吹落散坏者。是彼遗法中有诸清净持戒具德多闻苾刍。安止僧伽蓝摩。为彼所有不修身不修心不修慧粗恶苾刍众共毁坏彼僧伽蓝摩。如是坏已。复令清净苾刍最胜事业亦悉破坏。如王所梦有一猕猴身有粪秽。四向驰走污诸猕猴。众皆回避者。是彼遗法中有诸破戒苾刍。自破净戒不具惭愧。而复返于清净信心王臣之前。毁谤持戒有德苾刍。如王所梦有一猕猴于一处坐。有众猕猴为作灌顶者。是彼遗法中不修胜行无德苾刍。众共成立为僧中上首。统摄有德修胜行者。如王所梦一张白[叠*毛]有十八人。各各执夺少分而[叠*毛]不破者。是彼遗法中有诸弟子异见兴执。以佛教法分十八部。虽复如是而佛教法亦不破坏。如王所梦有多人众聚集一处。互相斗诤论竞是非者。是彼遗法中有诸苾刍。聚集议论世间名闻利养等事。由此因缘相互斗诤不能寂静。渐使世尊清净法灭。大王。如是十梦皆非汝事。是彼之相汝不应怖。寿命无失宜自安意。尔时哀愍王闻佛为说所梦事已。心大欢喜礼彼佛足还复王宫。诸苾刍。彼迦叶如来。为哀愍王说所梦已。复为众会说四谛法。时彼会中有八万四千人。皆悉见谛而获利益。诸苾刍。于汝意云何。彼金鬘女。于彼佛法中为哀愍王作善知识建立佛事者。岂异人乎。即今善无毒女是诸苾刍。是故当知此善无毒女。已于过去佛法中为善知识。今于我法中亦与多人为善知识。使令多人皆获利益。尔时诸苾刍复白佛言。世尊。彼迦叶佛时金鬘女者。以何因缘生已自然顶有金鬘。又复何缘得生王家受大富乐。佛言。诸苾刍。彼金鬘女过去世时。于波罗奈国为一贫女。周行求乞诸庄严具及以涂香。于一缘觉塔中。庄严涂饰起清净心。发是愿言。愿我以此善根世世所生顶有金鬘。生大富家富贵自在施作佛事。诸苾刍。彼时贫女者。即彼迦叶佛法中金鬘女是。以其善根及大愿力。于五百生中在在处处生已。自然顶有金鬘。诸苾刍。是故今时此善无毒女。以其过去善根及大愿力。今得生此给孤独长者大富之家。而善开导施作佛事。是故当知。决定善业决定善报。于一切时一切处无能散失。彼彼业因彼彼果报。如外地界彼坚实性。而非水火风界流润等性。如是蕴处界等彼彼差别。所有一切众生作善恶业。亦复如是。彼彼业因差别有异。彼彼果报所得非一。假使经于百劫之中。而因果法决定无失。佛言。诸苾刍。是故善男子善女子。应当于佛法僧深生净信尊重恭敬。于此经典谛信受持。宣通流布如理修行。汝等诸苾刍。亦如是修学。

  尔时世尊为诸苾刍说善无毒女往昔因缘已如先。已为善无毒女及谟尸罗长者眷属乃至福增城中婆罗门长者居士等。并余一切天人大众。随其所应宣说正法各获利益。于时世尊及苾刍众。即于会中隐身不现。至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还复现身。佛说此经已善无毒女等。长者诸眷属诸苾刍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佛说大乘不思议神通境界经三卷
  •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佛说大集法门经二卷
  • 乾隆大藏经·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佛说给孤长者女得度因缘经

    © 2018 正觉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