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广论

4、广论


宗喀巴的邪见论在广论

宗喀巴真是邪见论者,而黄教信徒竟封之为至尊,余诚不知其可尊之处何在。譬如宗喀巴曾造《迁识法广论》,广言迁识于诸佛净土,然宗喀巴究竟欲迁哪一识而生净土?密宗一切黄教行者,皆当于此深切探究之。

宗喀巴既否定第七识意根,亦否定第八识如来藏,则唯余六识可言。既唯有六识,而三乘诸经中, 佛说意识乃是缘起法—意根及法尘为缘而由如来藏中出生。既是缘起法,依于他法而起,则势必仍将依于他法众缘之欠缺某一缘时,随之灭坏,观乎眠熟及闷绝等五位中之意识断灭,即可知也;意识既于正死位中断灭,又复不能去至来世而于受生后永断(所依胜义根头脑不能去至未来世故),宗喀巴究竟欲迁何识往生净土?无识可供尔宗喀巴迁往净土也!既如是,宗喀巴云何造作《迁识法广论》?则论中所言所行所修,俱成邪见矛盾之法也。如是,由宗喀巴之否定第七八识,则知其所造《迁识法广论》之种种言说,显然皆是戏论臆想所得也。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5,初版五刷,页874-875。)

宗喀巴广论主张双身法

宗喀巴认为:出家喇嘛与女人合修双身法时,若能不舍菩提心—不于行淫中射精—即是不犯戒者,即是无罪者。宗喀巴如是言者,意谓密宗行者若离贪欲者,其罪最重,三界之中更无余罪大于“离此双身法贪欲之罪”。宗喀巴更言:【如是离贪欲,汝终不应为】,而教令弟子:【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教令黄教在家出家弟子应依密宗教义而受用诸女人,而言“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如是之言,明载于宗喀巴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5.11,初版七刷,页537。)

修广论必行双身法

密宗认为:人身所具有之男女根,既然生来就具有淫乐之乐触,而此乐触并非修行而后始得,乃是与生俱有者,故是真实不坏之法。而第四喜也是生来就具有此种功能性,并非因为修行而后始有,只是众生不知不证,要待密宗上师加以解说弘传指导,然后方知。既是本来就有此一功能性,便是俱生之法,所以经由修学密法而证得第四喜时,即说此喜是俱生喜;此喜之证得,要因密宗上师之亲身传授,方能了知其中种种细节,所以弟子必须绝对信受上师之言行、绝对服从上师之指导。

而修学此法者,必须以色身与上师亲自接触,方能具足证得上师之法,所以密宗行者于适当时机,必须以自己之色身供养上师;若上师与自己同一性别,则觅求异性作为明妃勇士,以色身供养上师,俟上师欢喜,然后再传第三秘密灌顶—以自己之色身交付与上师而接受临床指导(详见宗喀巴著《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或藉请来之异性而由上师临床指导。

若自身未曾以大量“金、钱”供养上师而得其欢喜者,则须自身生来美丽英俊,加之以曲意承事,能得异性上师之贪爱欢心,方可能获得上师之传授秘密灌顶,方能亲受上师之临床指导。若密宗弟子不能供养大量钱财,自身亦不英俊美丽,或英俊美丽而不能曲意博取异性上师欢心者,则往往须以自己之未婚年轻女儿供养上师,然后方能获得上师之欢心,而择期亲自传授第三秘密灌顶、及作第四灌之“临坛(临床)”指导。

传第三秘密灌顶之后,已有肌肤之亲,并已经有双身法之修行理论与概念后,再觅适当时机与上师合修双身法,以求证得第四喜,毕竟上师比学人更有经验故。证得第四喜时,上师即指导弟子如何观察“乐空不二”之理,并指导弟子如何乐空双运,则可迅速证得密宗之“佛果”。

证得此第四喜时,对于如何证得此喜,已能了知,故有证得此喜之“智慧”。而此第四喜之功能乃是俱生而有,非因修得,所以证此第四喜之慧即名俱生智。此第四喜即是密宗各派所说之“智慧身”,号称清净自修之西密黄教宗喀巴等出家喇嘛亦不能自外于此,观乎宗喀巴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即可知过半矣。然而如是无上殊胜之即身成佛密法正修,却与佛教中所修、所证之智慧身迥异,非依如来藏之证得而发起智慧故,乃是密宗所自设之智慧身故;由是故说密宗所说之“俱生喜、俱生智”,皆是妄想,非是佛法。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5,初版五刷,页983-984。)

修广论双身法必须先供养

密教之法,入门之后首要之务,即是博取上师之欢心,以便上师依其欢心而乐传授种种密法;最重要者,厥为博取上师欢心之后,能令上师乐于传授双身修法、及乐于与己共修双身法。是故宗喀巴认为必须“于初令师欢喜”,乃至必须“较前所说尤须增上”而殷勤供养上师、而以身供养,如是主张见于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谓为“乃至伏地不起,以身供养”……等。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329。)

密宗广论是双身法

密教(特指西藏密宗)之中心思想,完全是以淫乐大贪为成佛之道,美其名曰乐空不二、成佛大乐,其实皆是意识心之贪淫虚妄境界,与佛法无关。有密宗上师假冒多罗那他之名所写之文为证:

【某晚梦中和合缘生,诘朝安乐嗣之;是故御印觉受,契合真实智慧,任运生起大乐,绮欤妙哉,不可思议。是年秋,居足木,余手析印度论师札冷得缕歌集,至佛菩萨与金刚母句,于是梦非梦景相中,莲师受会供竟,为设胜观自在坛,特为余灌顶;勾召地主神女“那米抬木”来;忽一女子,高平山顶,渐近渐小,变现各种形相;莲师结其誓愿印,令现本相;女乃收摄变化恍然现一端严妙龄女,肤桃红,月貌花容、年甫二八,发黑润,如本地女;珍宝……极其炫目,衣饰皆类后藏者,唯面则别有一番光明,非人间所有耳。余凝视,似曾相识,与狎昵咂吻、面面相抱、契入,尽其淫事方便;时犹未及解裙,然余之杵雄骁,已无碍闯入莲宫,难得大乐,不仅杵莲肉感乃尔,于毛孔所接触,皆若无衣,柔嫩光滑、乐不可支,明点不漏;未漏而感受中,明明洞见彼之大乐脉安住八叶莲中,如其蕊,小若针刺;我恐安逸愿死,明点从顶溶下,舒快到全身,无毛孔不郁适;女亦缠绵不忍释,久踞吾跨、紧扣吾腰,如水乳融,不能分别;细语吾曰:“如尔瑜伽士,真实持明者,御女而不生大贪,则难契道,一切佛果皆依贪获。彼诸已成之佛,我皆知其本源。”时以动摇故,蕊(阴户)渐从杵(阳具)退出,余觉诸法法本寂静相,空乐不二现前。女子以脉带回少许明点(女方以海螺脉吸取少许精液),提入脐轮,乐如昏如醉,自云此乐三年不能散。余醒后,自念吾今年于修怖畏金刚瑜伽,若修气功,得此佳梦,功不唐捐。明点既到顶门,连四五日大乐,心未动摇,可谓得手印自在矣。翌年处札束,白根本师,请密勒日巴无上灌顶,梦到五空行母处。彼诸佳人咸欣欣然相告曰:“那本准比兮吓鲁噶,曾已授记,汝可为此地诸女主人。”余狂喜发大噱,各与一通(与诸女各行交合一次)。……】(徐芹庭主编,《无上密乘-陈健民上师曲肱斋全集(三)》,普贤录音有声出版社,1991.7初版,页611-612。)

如是所言之密教所证“佛果”悉依淫贪而证,乃至以杵出女阴而觉空虚,以此空虚作为佛法所说之空性,如是而言“觉知诸法之本来寂静相”,而言了知诸佛本源者,乃是意识觉知心境界也,未曾了知诸法根源之本来寂灭,更未曾亲证诸法根源所在之第八识如来藏,悉依意识有为有漏法而言“佛法”、而言“佛果”修证,故说密教法义自始至终不曾稍离意识范畴。如是“修证”,迥异多罗那他之以证得如来藏作为空性也,焉得说为多罗那他之所修者?所以者何?谓一切亲证第八识如来藏之佛弟子,绝对不会再认密宗所说之空性为正法,必定会起而破斥密宗所说之空性故,必定会起而破斥密宗所说之“双身法乐空双运之离念灵知心为空性”也。宗喀巴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述内涵,亦完全相同,无少差异,行者欲知其详,可迳阅其著作即知,毋庸多所赘述。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310-1312。)

广论“以欲止欲”的谎言

密宗“以欲止欲”之言,乃是遁词尔,诸上师法王心中尚有希求乐受之心故,欲求第四喜之‘常住不变大乐’故。然而密宗诸师之如是空言以欲止欲者,极为常见,宗喀巴亦不免之,观其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之言,即可证知余言之不谬也。以如是追求淫乐之最大乐受,作为报身佛之‘常住大乐’,心中常求淫乐之大乐,正是贪欲之辈,云何自言‘以欲止欲’?真乃掩耳盗铃之邪教也,真是欺世盗名之邪教也。

如陈履安居士语吾之言:【密宗有许多大修行者在台湾弘法,他们都很谦虚客气,持戒都很清净,并未传双身修法;从来不自称为证悟之圣者,亦无人以佛自居。…】然而彼等既以四喜为修证佛果之境界,则于行门势必追求淫乐之触受;而淫乐之触受中,则以实体明妃之合修为最上、为最能获得第四喜之行门,如是密宗之理论与行门,欲求密宗喇嘛及在家之上师不求女人合修而获淫乐者,殆无可能;欲求密宗喇嘛与在家上师不求淫乐者,殆无可能;密宗之修行理论本在淫乐上而修故,行门口诀之传授亦完全在此性交之淫乐上用心故。如是密宗上师之心,欲求其清净而解脱于欲界者尚无可能;如是所修所行,尚不能到色界境界,何况能到无色界境界?何况成就二乘解脱果?更何况成就大乘菩提之见道?而言果位修行之即身成佛,无乃世间最大之妄语乎?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5,初版五刷,页718-719。)

广论之九明合修

宗喀巴主张须用实体明妃多达九人,令于灌顶坛中一一与上师淫合而取得淫液,作为密灌之用;亦令弟子了知种种不同女人之性高潮同异等,以后为他人授密灌时,方知其中之方便与善巧也。各派密灌之阿阇梨灌顶,大多主张明妃只须一人即可,黄教宗喀巴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此段文意中,则主张须有九人;唯此有异,其余无大差别。以上所言乃是道灌顶之密灌,及上师不共灌顶。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5.11,初版七刷,页488。)

广论中所说四智的错误

密宗常将佛法中说明修证层次之名相,擅以己意而解释之,令学人误以为:“证得彼等所说境界时,即是已成佛果或诸地菩萨果位”,如是误导众生、害人不浅,必令信之者堕于大妄语业中故。宗喀巴于《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亦复如是乱言妄解,谓若观想明月及种子字标帜等相成功时,即已具足佛地之四智,误导众生同陷大妄语业中;四智中之大圆镜智及成所作智唯究竟佛地方有故。

然而宗喀巴所说如是观想境界,皆是有相之法;于《楞伽经、般若经》中,一向皆说有相之法虚妄,不应取著。密宗之中最有智慧之“至尊”宗喀巴,却将观想有相之虚妄法(行者观想所成之内相分日月轮及种子字等)说为五智之体,如是以虚妄法而取代正法之人,云何不可谓之为破坏佛法者?

智慧无色无形,焉得以如是观想所成之有相法、配置为佛地四智及法界体性智?无是理也!复次,宗喀巴所言观想之相,与四智及法界体性智完全无关,是故依宗喀巴所言之观想法、而观想成功者,仍将于大乘之《楞伽经、般若经》错会其意,读之不解,仍将完全误会而自以为已知已解也。是故密宗之内能作如是观想而成其功者不在少数,然而此诸观想成功诸人,仍将于余所造关于般若智慧之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完全不解、完全错会。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5,初版五刷,页919-920。)

广论中的双身法

西藏密宗既以男女双身合修淫欲之乐、而谓为究竟成佛之法,始自天竺之密宗,中至甫传入中国西藏之噶当派,末至分裂为四大派、乃至后来宣称最清净之改革派黄教创始者宗喀巴,悉皆如是以男女双身合修之淫乐修证,作为密教中即身成佛理论之主干与修行之法门,几可言:无一宗派能自外于双身修法。密宗黄教上师,往往明知宗喀巴之迷于双身法之淫欲境界,却又故意处处隐瞒密宗之初学者,诳谓学人曰:“宗喀巴反对双身合修淫欲之法,故黄教不修此双身法。”以如是诳语骗人入壳而不告知,逮至学人深信不疑,然后私下告知密宗黄教实以此法为中心思想,实以此法而成佛道。如是心态不正,著实可议。
譬如狂密行者陈淳隆(妙湛)及丁光文二人,驳斥他人之摧邪显正,为宗喀巴作不实狡辩:

【我们的佛学界最近几年来,一些人好恶成见太深,独尊本派,……攻击密宗现双身像的时轮金刚、上乐金刚、喜金刚……等为邪魔众。其实密宗黄教宗喀巴大师早就已经把西藏一些劣习作了禁止及改革,八成以上的藏人是修黄教的,一旦僧众犯邪淫、则立即贬为在家人,一辈子不得再出家,其规矩比汉人还严格。】(引自 妙湛(陈淳隆)、丁光文著,《空性见新角度的阐释》,网址:http://www.lama.com.tw/content/meet/act.aspx?id=2394)

然而陈淳隆(妙湛)及丁光文二人于网站上作如是言者,乃是说谎之言:向大众撒下“弥天之大谎”也。此谓宗喀巴其实主张不可离欲贪,并非禁绝欲贪之人也,譬如本节中所举宗喀巴之主张:淫乐为常住不坏之大乐,并言必须第四灌再与上师合修淫乐中之“乐空不二”境界,方可成就第四灌“功德”,则已知宗喀巴之赞成双身修法也,是故陈淳隆等二人所言不实,是撒谎者。
宗喀巴又主张:为弟子灌顶时,须有美丽之十五六岁少女作为明妃,方为弟子灌顶,故说灌顶之轨时云:

【修曼陀罗时生三昧耶曼陀罗,与入智坛之规,如鬘论云:“所绘之曼陀罗刹那空后,观成所修之曼陀罗俱守护轮、钉魔碍”等,眷属仪轨,如云:“明妃颜殊妙,年可十五六;香花善庄严,欲乐于坛中(案:于灌顶坛中与上师共行淫乐)。德带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静庄严,佛住虚空界。”谓与外印(案:实体明妃即是外印)入等至定(案: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若无外印,应与智印(案:观想之明妃)入定(案: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以正行欢喜声(案:以交合行淫时之快乐呼叫声名为正行欢喜声。宗喀巴认为双身法之淫行是修学佛道之正行,故认为行淫之叫床声音为“正行之欢喜声”),召请智轮,供养浴足阏伽为先,(案:然后观想佛父母交合大乐而放出红白菩提心)入自身内,欲火溶化(案:以自己与明妃之欲火溶化而下滴),由金刚路(案:由尿道)至莲华中(案:转至明妃之阴户中)放出智轮(案:射出明点精液),入于三昧耶轮(案: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引自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妙吉祥出版社,1986.6初版,页303-304。)

如是,黄教宗喀巴既引彼论,同意其说,复又详加解说,可知宗喀巴亦主张密宗之正式灌顶以用实体明妃为宜。既如是,焉可说宗喀巴是反对实体明妃者?焉可说宗喀巴等黄教师徒为“戒行清净”者?宗喀巴如是传密宗道,菩萨戒之十重戒中,邪淫一戒已破,云何而言宗喀巴是改革者?是故宗喀巴仅将喇嘛与实体明妃之合修双身法者,加以较严格之条件限制而已,并未禁止黄教喇嘛与女人合修双身淫乐之法。并且主张必须修学双身法,以双身法作为黄教之根本法;如是心态,于其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处处可见,今犹可稽,陈淳隆等二人焉可睁眼说瞎话、而继续蒙骗众生入其邪道之中耶?岂非居心叵测之人耶?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5.11,初版七刷,页528-531。)

广论中双身法的“法之实性”

宗喀巴以双身法之乐为法之实性,故不须七八识,如是说法散见于其著作中,多处可拾,且再举一例为证,宗喀巴于《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云:

【…如是遮左右风,趣入中脉坚固不动,命力功能由此圆满。此后应修执持,以“于中脉坚稳安住非命力之果”要由执持方成办故。若风入中脉,入已安住,次以随念勐瑜伽力,然勐力火、溶解诸界(案:溶解诸种子—精液),下降至金刚端(案:下降至龟头)不向外泄(案:不向外射精),成办俱生不变妙乐(案:由此下降而不泄之缘故,便能成办俱生而不变之第四喜妙乐)。…溶菩提心(案:溶化物质菩提心—精液)任持不泄而修不变妙乐。由第六支于初二支所修成色,自成欲天父母空色之身,随爱大印得不变乐(案:任持于龟头不泄而修淫乐之第四喜至乐),展转增上(案:每日八时而修,使其展转增上);最后永尽一切粗色蕴等,身成空色金刚之身(案:色身因如此观修而成为无肉质之空色法,名为金刚之身),心成不变妙乐(案:觉知心则成为第四喜至乐之不变妙乐心),一切时中住法实性,证得双运之身(案:一切时中皆如是住于“法”之“实性”中—住于受此第四喜之至乐体性中—名为证得空乐双运之身)。】(引自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妙吉祥出版社,1986.6初版,页564。)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5.11,初版七刷,页356。)

广论中双身法的自供养

男性密宗行者以精液而自供养,谓彼时之精液已混合明妃之明点(淫液),故为大补之物,能大补“佛法”上之修证,故谓为“自供养”也。非唯红白花教如是说,黄教之宗喀巴亦如是说;欲知其详,请阅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广论》即知。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一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8.3,初版十刷,页177。)

广论主张要与九女同时行淫

犹如往昔天竺及罽宾国“佛教”寺院中、及西藏“佛教”寺院中,喇嘛夜夜共诸女人行淫(详见第九章所举实例、及印顺《华雨集.四》淫欲为道之文),而说为修证即身成佛之法、说为精进修行、说为精进修证佛教禅定;如是依宗喀巴之开示:“每日八时精进而修、整月而修、整年而修、整劫而修”,致令往昔西藏密宗寺院夜夜淫声喧腾,乃至有诸喇嘛令女人生其子女,而大众习以为常。乃至密宗黄教第四灌顶之出家喇嘛与弟子,共诸女人同床行淫杂交(详见宗喀巴著《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所说:九位明妃与上师在坛中行淫后,再将九位明妃交与弟子共淫,而由喇嘛当场指导其修证第四喜之开示。红白花…等教思亦可知矣),污秽佛教寺院及佛教纯净之形像,而竟习以为常;若有人提出质疑者,彼等则振振有辞,言为遵照宗喀巴开示而精进修行成佛之道;终至使得佛教完全转变成喇嘛教,将使佛教成为喇嘛教本质之宗教,佛教于焉正式灭亡,唯余佛教之名,及佛教寺院与显密宗出家人之表相尔。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374。)

广论主张双身法

宗喀巴自身亦深深地迷恋于密宗双身修法之邪见中,而谓言:“内修乐空不二之无上道,外顺乐空不二之别解脱行,以如是法引导弟子修行密法。”谓如是修行可以速成佛道,所以宗喀巴从来不曾否定双身修法,从来不曾否定“乐空不二、乐空双运”之修法,亦不曾主张密宗黄教喇嘛不可与女人合修双身法,只是加以生起次第功夫之条件限制,只是主张须舍比丘戒后始准用实体明妃修行双身法而已,并不禁止喇嘛用实体明妃修之;由其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书中所言皆围绕双身法而转,皆以双身法为“密宗道”之中心思想,则可知黄教宗喀巴之中心思想与西藏密宗其余各大派完全无异也。以如是邪淫贪淫之心行及行门作为修行之法,而谓密宗行者为“别解脱行”者,非是有智之人也。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5.11,初版七刷,页524-525。)

宗喀巴之思想,实依密宗之双身法为主;密宗浅学之人不知,便谓宗喀巴反对双身法,如是之人尚非密宗之老修行者,竟可身任密宗之传法上师,真乃密教门内之怪事也。宗喀巴之以双身法为其中心思想,而以应成派中观无因论为辅者,散见于其著作《密宗道次第广论》文中,随处可见,今犹可稽。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243。)

广论主张双身法的藉口

然而密宗古今诸师,为欲令人免除罪恶感,以建立其邪谬法门之正当性,便向信徒道:“合修双身法者,不同于世俗之夫妇交合,而是即身成佛之最胜妙法门。合修双身法者,不唯无罪,而且有大功德—可以即身成佛。”作如是妄言,以安密宗行者之心,令其继续与上师或密宗诸同学合修双身法。是故西密黄教之宗喀巴教人须每日“八时精进而修”,如是贪著邪淫之道,而以除罪无罪之名推广密宗法道,如是之言,详见最清净之宗喀巴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其余宗派之法,略思可知矣。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231。)

广论四喜就是双身法

观乎西藏密宗黄教徒众,悉皆倡言:“黄教绝对不传双身法,宗喀巴亦严禁弟子修学双身法。”而黄教之达赖喇嘛实际上仍在暗中倡导性高潮中之明光心,以之作为究竟佛法之修证法门,由此已知过半矣!犹如宗喀巴公开倡言改革,对外表示:已明令喇嘛禁止使用实体明妃修双身法;却于其著作《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主张:第三灌顶时,弟子须准备九位年青貌美之明妃,由黄教之金刚上师在密坛中与九位明妃一一行淫,蒐集金刚上师与各明妃行淫后之淫液,混合后再加以酒,作为第三密灌之甘露。
非唯如此,宗喀巴于其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更主张:“唯有俱生喜(第四喜之淫乐大贪)是真实乐,若离淫乐之贪,即是违犯西藏密宗三昧耶戒,必堕金刚地狱”。亦以双身法之乐空不二、乐空双运作为西藏密宗究竟成佛之标准修法,如是表里不一,外示清净之表,内藏极垢之实,以欺瞒社会、欺瞒佛教显宗学人。非唯黄教上师弟子,如是言行里外不一,欺瞒世人;其余各派亦复如是,同以巧言佞色欺瞒世人、诱人入壳,手段无异,是故西藏密宗禁止上师与弟子合修双身法之言不实,不可信也。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387。)

广论邪见误众生

至于宗喀巴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广论、略论、……》等,悉皆错误连篇,违教背理,观乎本书(案:狂密与真密)所举宗喀巴之邪见,可知一斑也;而其所造广论中关于止观修证之论述,悉付阙如,根本连初禅都未能证得,所说等至之理与禅定正理完全相违,亦违余所修证之禅定证量,完全不懂等引、等至、等持之正理。
如是等论,除世亲尚在弘传声闻法时期所造之《俱舍论》外,悉皆错会佛法至于完全相背之地步,可证觉音与宗喀巴二人:前者尚在凡夫位中,次者根本即是外道,完全不解佛法正理。如是二人所造之论著,充满我见与邪见,误导众生极为严重,有何可读、可信受处?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一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8.3,初版十刷,页314-315。)

广论明禁行是双身法

密宗又别行建立自宗之十四根本戒、而自己脱罪云:“于比丘尼、母、女、姊妹、畜生女行淫,及非时非处行淫者,若行淫之对象为相应之空行母,淫事是相应之事业手印(是修学密法之异性或已修完起分之女性),自己并已具足起分之坚固证量者,则非邪淫,并有大功德。”故对已证明点及宝瓶气之比丘、比丘尼,及母、女、姊妹、畜生女等,皆可昼夜连续不断行淫之,名为“瑜伽”,如是“修行”,亦可于佛堂中行之。

有文为证,密宗“别解脱戒”中之“明禁行”中有言:

【禁邪淫“尼、母、女、姊、妹、畜生”等。若其所缘对象唯事印(所行淫之对象若皆是修学密法之人—事业手印)、空行女(或是空行女。其实皆是鬼神夜叉所化现),具足明显坚固起分证量(此谓自身必须具足明点通达及宝瓶气而能自我控制—不射精者),故非邪淫。行人未证起分,强自修之,犯邪淫,堕金刚地狱。……禁:非处行淫。行:有于佛堂中行(淫)者,有依此于坛城中行二灌、三灌(亦谓密灌,由上师与明妃行淫而取得甘露淫液。详第八章所说)者。明禁行:佛慢坚固、真大力充,所作为佛事业(上师为作密灌故,须使用自己与明妃混合之淫液甘露,故须于佛堂或灌顶坛中佛像之前与明妃行淫而射精,取得淫液作为秘密灌顶之甘露,如是于佛堂中或灌顶坛之佛像前行淫,密宗认为是作“佛教事业”。详《狂密与真密》第八章所说),故事处正相合(由此缘故,所作之事业与处所正相符合)。】(徐芹庭主编,《无上密乘-陈健民上师曲肱斋全集(三)》,普贤录音有声出版社,1991.7初版,页163。)

如是邪淫,荒谬已极,真是世间之最:竟然可与住持三宝中之比丘尼于佛堂中之佛像前行淫,竟然可与亲生尊母、至亲之姊妹、污浊之畜生等,而于佛堂中行淫。如是藉口“修行”而以双身法广行邪淫,如是而可施设“明禁行”之密宗十四根本戒,真是世间最最邪谬之妄想也。推究密宗作是说者,其因实是“为密宗双身法之邪淫犯戒解套”而说者也,其因实乃“为密宗之推广”而说者也。

如是密宗邪淫荒谬之法,为求长久立足于佛教之中,竟进而主张双身法之修证即是“佛教禅定”,宗喀巴名之为等至,以此令人信受而修学之。如是邪淫之双身法、淫乐享乐之世俗法,而言是“佛教禅定”者,非唯陈健民上师所著之《佛教禅定》书中作是说,号称最清净之宗喀巴,于其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亦复处处说此双身法之“修证”为佛教中修行者所应求证之“等至”禅定。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234-1236。)

广论所说就是双身法

密宗依其邪见,认为精液明点即是将来成佛之因,乃是无上甘露;尤其是自己已修至无上密阶段时,已是“大修行者”,精液已是无上妙物,于佛法之修证上有大作用,是故绝对不可浪费,乃接取而饮用之,以免减少“佛法”上之修证。此不特红白花教如是,黄教之宗喀巴所说教示,亦无二致;欲知其详,迳阅宗喀巴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即可知之。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一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8.3,初版十刷,页176。)

广论所说错误静虑

密宗所说静虑,并非佛门中正统禅定之静虑,其实另有其法;如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所举《后静虑……》所述种种“三昧”修法,皆属供养念诵观想等,与禅定无关,修之再久,亦不能证得禅定也:

【此中所生之三摩地总有三种:谓缘天身、缘天语咒、及缘天意真实。初云最粗者,即极粗显三摩地。第二较前微细,第三最细。以于身中须从粗渐生故,次第决定如是。其中先须天身明显及能久住二和合生,是故须以多相静虑,修令明显,以所修相须数数作意乃能明显故。……念诵之前先须成就坚固缘天之三摩地,最为主要。】(引自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妙吉祥出版社,1986.6初版,页103。)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一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8.3,初版十刷,页150。)

广论淫乐第四喜

应成派中观师宗喀巴,于其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妄谓淫乐第四喜为不变妙乐,妄谓由修双身法之淫乐能断我见我执,是故密宗外于佛所说之解脱道及佛菩提道而修,主张以双身合修之淫乐为不变不坏之法,主张淫乐第四喜之“妙乐”为般若之体,故不须以佛说之如来藏为般若之体。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5.11,初版七刷,页359-360。)

广论推广双身法

为欲推广之故,密宗更言:不可离贪,若离此“贪欲为道”之修法,则得罪最重;更阻止弟子不应求证“离贪欲”。譬如宗喀巴于其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教令上师应对弟子作如是开示而不应离贪云云;有文为证:

【如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如是离贪欲,汝终不应为。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食五肉五露,亦护诸余誓;不应害众生,不应弃女宝(不应舍弃明妃女人),不应舍师长(不应舍弃密宗之师长),三昧耶难违(双身法之三昧耶戒不可违背)。由慧方便心,无少不应作(由种种方便法而求常住第四喜之乐中,没有一丝微小而能引生行淫俱生乐之法而不应作者);汝无罪莫畏,如如来所说(其实如来从未作是说。只有密宗鬼神所化现之“如来”方作是说)。】(引自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妙吉祥出版社,1986.6初版,页409。)

号称密宗最清净、改革派之黄教宗喀巴,如是欺诳众生,妄谓:“若离双身合修法之贪欲者,如是之罪最重,三界更无余者”,如是恐吓密宗弟子不得舍离双身合修之淫欲贪爱。教令密宗弟子放心受用欲事—可如宗喀巴所说之与众明妃或异性上师共修双身法(密宗女行者则可与众男性行者—又称勇父—合修双身法),鼓励密宗弟子但行无所畏,宗喀巴以如是说法而令密宗弟子放心与人合修双身法而求淫乐。

由是之故,密宗弟子于受完密灌时,应以自己之色身供养师长。譬如宗喀巴于其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引用他师所说而认同云:

【答日迦跋师说:次于东门全身著地顶礼,俯首不起,以身供养师长。】(引自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妙吉祥出版社,1986.6初版,页409。)

如是认同而载入其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号称最清净之黄教宗喀巴尚且如是,其余宗派,不思可知矣!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232-1233。)

广论无上瑜伽双身法

无上瑜伽之修证虽然如是不能及于第一义谛,但欲修学乐空双运之无上瑜伽者,却须有明点观想、天身观想、气功提降之功夫成就,方可修学:

【抱明母者即为众生利益,大道之妙无有逾于此者;此法能将贪心转成智慧,常人不明,以为行淫,不知其与平常男女之事大不同也。若明点下降至密处门上而能不泄,则同生智慧已到,正真之道已得,否则犹未得其道也。抱明母而不泄,则得身寂静与意寂静焉。其合也,一心利生(诚心令异性获得快乐及了知“空性”而利益之),非图淫乐,则脉气点之力自然皆来矣。彼能气入中脉、明点上下者,始是正分瑜伽之人也。此种明母(明妃)意思,显教辩论经八大部中之第二部亦有之,盖为自利利他而抱明母,非为贪图淫乐也。且欲引众生入正道,必先乐其所乐,得其欢心,然后随机利导,方易奏效。】(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讲述,卢以炤笔录,《那洛六法》,晨曦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4.8初版,页197-198。)

因有此功夫而能在与异性交合时,永远不泄而常受乐,即属不触犯密宗之三昧耶戒;故密宗上师若已证此功夫者,即可随时受用一切女人,而于性爱过程中教导对方了知:淫乐觉受空无形相、受乐之觉知心亦空无形相,故名“空性”,如是令众生证得空性,如是利益众生。

乃至虽交合之时为受淫乐而射精者,若有泄后能再吸回身中之功夫者,只须于泄后再予吸回腹中,亦属不犯三昧耶戒:

【是以彼之交合并非贪淫,实是利生也,但必须交而不泄尔。迨功夫到家,则泄亦不妨;盖到时泄后仍能收回也。蒙古爱伦姆山之洞内有一喇嘛,人皆不知其姓氏,故即以山之名名之曰:“爱伦姆的妈尔的”。彼居洞中修法,有不少当地妇女与之同居共寝处。因之其地男子群起不服,诉诸于官;官畏其能,不敢受理。其地男子乃迳投热河都统衙门上控,都统阅状,密遣衙役前往察访;使者抵其地,伏处洞旁林中暗中窥探,果见妇女入洞,遂接踵趋入,冀出其不意、人赃两获。讵料入洞搜索一无所得,盖已预知使者将至,故妇女入洞之后,即由他径遣之使去,是以衙役来时搜索不得也。使者既不得女,爱乃故问来意,使者据实告之,并邀其同返衙中。爱允可,随使者同回都统衙。都统登堂审问曰:“尔为喇嘛,何以洞中暗藏妇女共寝处?知犯罪否?”爱曰:“是乃修道之法,不知其为不可也。”都统大怒,罚跪铁链,爱亦不抗,自跪链上而其身离地三尺,满堂上下皆大惊异。都统知不可屈,复问曰:“何以致此?”爱对曰:“本领耳。”官曰:“能人岂犯法邪?”爱曰:“因守法故随役来,否则非尔所能招致也。”……都统惊服,遂拜之为师,随之学法焉。嗣后都统始知爱纳妇女非为淫乐,实为利生;于是布告各处:“喇嘛与妇女同宿不为犯法,地方官长不得拦阻、擅加拘捕。”而爱则留女同居如故。爱之弟子见师纳女,遂亦群起仿效,各招妇女同寝。爱知而问之,佥曰:“吾侪效师所为也。”爱曰:“善哉善哉,尔等随我而来。”弟子从之至庭前,取沸水一盆置胯下,去小衣,将身下蹬,以热气蒸密处;未几精出如线,盘于盆中,长逾数丈而不断;旋复收入腹内,不留些许。既毕,问其徒曰:“尔等能之否?”至是,众徒皆目定口呆,摇首不能答。爱乃曰:“尔等若无此能,则不可御女以自害。”】(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讲述,卢以炤笔录,《那洛六法》,晨曦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4.8初版,页198-200。)

此意乃谓修成收放自如之功夫者,虽是出家之身,亦可与女人合修淫乐之法也。若已修成能收放自如之功夫者,乃至可为贪受性高潮之乐故而射精,只需泄后再收回腹中即不算犯戒,是故密宗内之喇嘛,若修成明点及宝瓶气成就者,亦可与女人同宿行淫。若与女人同淫乐,而能为女人说彼乐空不二之四喜境界修证者,即属于利生,而不属于行淫,此乃西藏密宗各大派一致之主张也;是故密宗如是主张:

【一切气上下等等道理必须完全明白,否则无上密宗之不共法不可得而闻也。故此法之修持甚为要紧,如不修一切气上下之法,是犹不培其根而求叶茂,乌可得哉?】(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讲述,卢以炤笔录,《那洛六法》,晨曦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4.8初版,页295)

宗喀巴亦作是说,读者欲知其详,请阅西密黄教奉为至宝,而不轻传与初学密宗行者之宗喀巴所著《密宗道次第广论》广说,自可知矣。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5.11,初版七刷,页574-577。)

广论开始就是双身法

从宗喀巴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初始灌顶之法中,上师之观想本尊与明妃交合而生甘露,降下而入上师梵穴,再下降至尿道而出,灌入受灌之弟子顶门,然后再作水灌顶等,已可知密宗之法自始至终不离双身淫合之法,乃是以双身法从始至终贯串全部密宗行法;是故密宗之法,本来即是淫欲为道之法,自始至终围绕双身修法而成立其修行理论与行门,欲冀望密宗远离双身法之淫欲为道者,殆无可能。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354-1355。)

广论双身法的事业手印

事业手印(双身修法)之乐空双运:此乃以意识住于合修双身法之乐空双运境界之中,如是而修专一、离戏、一味、无修,以为解脱成佛,皆仍未证得第八识,乃竟狂言可以证得第六七地、乃至十一、十二、十三地而成佛道。密宗之如是说法,以萨迦派之《道果—金刚句偈注》中所列道次第,最为具体,以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广论》叙述最为详尽。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8,初版五刷,页1269。)

广论双身法理论

密宗老修行者,及诸法王等人,爱乐双身修法之原因,除自己之贪著淫欲乐受以外,其根本原因在于密宗之修行理论,完全在于修证四喜;既以四喜为其修证之标的,当然必定追求淫乐,四喜以淫乐之强弱与是否遍身五轮,及住于性高潮之时间久暂而定其层次故。四喜淫乐具足之时,同时观察淫触乐受空无形色故名“空”性;亦观察觉知心住于性高潮中一心受乐,此觉知心亦无形色,亦名“空”性;如是久住第四喜之至乐中而不舍‘觉知心是空性’之见解,名为证得佛地‘乐空双运’之常住大乐佛果。
既然如是,当然一切中脉明点观想若不能成就者,亦可要求已受三昧耶戒之异性行者帮助,而藉双身法完成中脉明点之修证,乃至完成‘常住不变大乐’之俱生喜(第四喜)修证。而如是修证者,皆以实体明妃(女性行者则以实体勇父)之合修为最上,宗喀巴于其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如是倡言;乃至主张出家喇嘛亦应以实体明妃合修为最上。黄教如是,则其余各派之行门亦可知矣!
(节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2006.5,初版五刷,页717-718。)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