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禅净圆融》摘录


  《禅净圆融》 萧平实等 述著

  目 录

  序 文
  第一章 略说祖师禅
    第一节 缘起…………………………………………………001
    第二节 祖师禅即是般若--智慧……………………………003
    第三节 略说般若禅…………………………………………008
  第二章 略说净土法门
    第一节 净土略说……………………………………………013
    第二节 念佛略说……………………………………………015
    第三节 一切佛子皆应念佛…………………………………017
  第三章 禅净简择
    第一节 禅--在堪忍世界求悟………………………………020
    第二节 净土--求生极乐世界………………………………022
    第三节 禅净法门之速行道与缓行道………………………023
      第一目 于堪忍世界学佛是速行易行道………………023
      第二目 于堪忍世界学佛是缓行难行道………………026
      第三目 往生极乐世界学佛是缓行难行道……………029
      第四目 往生极乐世界学佛是速行易行道……………031
    第四节 禅净法门之简择……………………………………038
  第四章 学般若禅须知……………………………………………040
  第五章 求生净土须知--为求生极乐世界者说…………………045
    第一节 莫诽谤贤圣与正法…………………………………045
    第二节 如何发起深心、至诚心、回向发愿心?…………048
    第三节 三品九辈摄受之根性与证果………………………050
  第六章 禅净圆融
    第一节 净土一门亦摄圣道门………………………………055
    第二节 不可废禅而独尊净土法门…………………………057
    第三节 不可废净土法门而独尊禅法………………………059
    第四节 不可离经而独尊净宗诸祖…………………………060
    第五节 学禅应求证悟………………………………………062
    第六节 悟后应求生极乐世界………………………………064
    第七节 发愿悟后广度众生者应求生极乐世界……………065
    第八节 学禅者不应排斥净土法门…………………………066
  第七章 尊师重道方能禅净圆融…………………………………069
  第八章 禅净圆融讲后即席问答…………………………………071
  第九章 禅与净土答客问…………………………………………103
  附录一 师尊而后道显--恭录《善恭敬经》……………………125
  附录二 禅净双修见道实例三则…………………………………133
  附录三 禅三明心报告……………………………………………157
  附录四 见道报告一则……………………………………………178
  附录五 依藏通别圆四教判果……………………………………191


  

  大乘宗门正法之弘扬,自古惟艰,非独今日。若演示教门,依文解义,能以意识思惟得解者,众生多能理解信受,故护持者众。若专弘扬宗门正法,佛子虽众,能信受者百中无一;利根淳厚者少故,聪明尚慢者多故;善根福德者少故,性障深重者多故。

  自古以来多有祖师见道后,出而弘扬宗门正法,然顺遂者少,阻逆者多,此土众生刚强难化故。每有祖师因此求生释迦世尊、弥陀世尊之实报庄严土莲花化生,或生弥勒内院。舍报乘愿再生此五浊恶世者转渐稀少,是故愈近法灭之期,宗门正法之弘传愈形困难。真悟之同道愈来愈少,解悟错悟之人愈来愈多,众口烁金,群起围攻,真悟之人少有奥援,处境惟艰,如佛预记,丝毫不爽。此乃众生福薄障重所致,不得怨怪祖师不来。

  末学弘扬宗门正法亦复如是,荜路蓝缕,步步艰难,必须忍辱负重,方能稍有所作。外有不明内情之人随退转之人以道听途说而施人身攻击,内有少数性障深重之同修各执己见,处处掣肘。过去世之历史,今生一再重演。此虽宗门家丑,吾亦不惧错悟无智之人藉此对吾作人身攻击,故不避讳隐匿,仍依过去之作风而公诸于世,令知末法现象本来如是,不应怨叹诸祖乘愿再来者渐少。众生若能虔诚供养三宝,广修福慧,消除见慢,得度因缘具足时,诸祖必然乘愿而来。若不向自身三业净修而多疑见慢者,怨叹末法时诸祖不降,复有何益?

  世尊大慈大悲,以三界导师之尊,降生于此五浊恶世,与刚强少福众生周旋同住,末学多生以来不断效法学习。惟千年弘道,见诸同修与千年前无有多少差异:多疑者、尚慢者、矫辩者,时至今日依然多疑、尚慢、矫辩,以致迄今末能见道,仍如往昔不信末学,虽有名声、财富、眷属,难了生死。复有部份人,信不具足,仍如昔世不能安忍如来藏之无生,乃因月溪法师邪见著作之恶缘,弃如来藏如敝屣,而追求执著有境界法、有所得法中之妄心为真,失无生忍。因此亦障碍不明内情之人,却步不前,不敢修学宗门正法,令人不免感叹众生福薄如是。

  复以宗门正法极难证悟,若无真善知识指导,欲求悟道,难逾登天。末学此生破参虽易,然观诸同修悟道过程,若非末学施设无相念佛功夫及诸善巧方便使其成就看话头功夫,并开导正确知见方向,欲求见道,极难可得。我诸同修颇多利根之人,尚且如是,一般佛子欲求见道,其难倍增,不言可喻。

  《大集月藏经》佛云:“我末法时中,亿亿众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道绰禅师云:“当今末法,现是五浊恶性,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又云:“又复一切众生都不自量:若据大乘真如实相第一义空,曾未措心;若论小乘修入见谛修道,乃至那含罗汉断五下、除五上,无问道俗,末有其分。”印光大师亦再三开示此土见道修道极为困难,鼓吹念佛求生极乐,末学如今深感的其言真实,无有丝毫怀疑。

  窃惟末法之世,佛子既无禅定功夫,不能伏惑;复因障重疑深,即使见道真实,唯有见地,难断思惑,少诸解脱功德受用。复思明心极难,见性又复倍难。此土众生至末法时,聪明无智、见慢深重、寡信多疑者甚多,“不能信离诸觉观第一义谛”之如来藏,若为明示,即生诽谤。末学再三指陈悟道之途,复以许多同修之见道报告,显示破参及见性之过程,寡信众生犹未之信,况能修学、悟无生忍?

  为有上述诸情,一则感叹此土众生福德浅薄、多疑寡信、刚强难化;二则思于佛子再作利益,乃倡禅净圆融之说,鼓吹禅子求生极乐。仰惟释迦世尊及弥陀世尊大慈大悲大愿深思,使我禅子因往生极乐净土故,或速除性障早得解脱、或速明心证无生忍、或速证无生法忍得意生身,而得乘愿不离极乐回入娑婆,以大悲心暨大威德而住持世尊正法,此乃末学提倡禅净圆融、弘扬禅净双修法门之缘起。伏愿佛子善自体解,禅净互摄,圆融修持。莫再以禅毁净、以净非禅,四众凝聚诚心,护持世尊正法,冀使末法中一发所悬之宗门正法命脉,得以绵延不断。兹因情移势易,不得不改变多生以来之愿力,乃对众宣示:

  我萧平实,谨以护持及弘扬诸佛宗门正法之功德,迥向往生西方阿弥陀佛极乐世界,速证无生法忍,不违安养世界而回入娑婆住持宗门正法,仰惟 释迦牟尼佛及 阿弥陀佛,此遣彼迎,圆满我愿!

  南无大慈大雄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菩萨戒子 萧平实 谨序
  时惟西元一九九六年隆冬



  再版序

  《禅净圆融》初版五千册,于西元一九九七年七月起发行;于今将届二年,应须再印,乃予重阅,发觉应予重新排版,改以再版发行,其故有五:

  一者本书原系演讲录音整理而成,极口语化,本无出书之意,后因普眼法师及刘碧丽师姊之发心整理成篇,乃予发行。今日依道种智重新检阅,发现有小部份细节应稍予修正;并应于智者大师四教判果之小谬,而就初见道修至初地通达之过程加以补述,佛子方能明解别教七住初见道菩萨与初地见道通达位菩萨之差异,则易迅速进道,不以开悟为足。是故不应以原版重印,应予修正及补叙后改版印行。

  二者初版中对于他人之推崇,于今简别之后,发觉余于昔年误信他人之极力推荐,末经亲自证实便予取信推崇,实有大过。今既察觉言过其实,应予删除;尔后皆应亲自证验真实后方予取信。

  三者初版附录一中,传敬师姊所编《师尊而后道显》等典故立意虽佳,然因彼与元览居士交往密切,信受其言;今者自之所言而自悖之,不宜复留彼文于此书中面世,已失“传敬”之旨故,应予删除,唯保留佛说《善恭敬经》以贻佛子。故应重新排版,改以第二版印行之。

  四者为欲彰显眼见佛性及明示眼见佛性必须定力,故另选择三篇见性之见道实录附录于内;令末法佛子知悉见性必须定力之道理,远离一般佛子以知解佛性为见性、堕于妄知妄觉之中,而倡言佛性不能眼见等谬说。佛子若信此三篇见性实录,能如实修学定力故,终能眼见佛性,便信《大般涅槃经》佛说眼见佛性为诚实语,获得眼见佛性之功德受用。今以改易见性实录故,应须改版。

  五者本书初版乃正智出版社之首次出书,编排经验不足,致使读者阅览时多所不便,今予重新排版,并改以七十磅道林纸印行,便于读者反复阅读,故应改以第二版印行,不宜初版作第二次印刷。以此五缘,本书应予重新排版印制,因述改版缘由如上。

  兹以二年来世尊之加持,令余道业增长迅速,乃重新回向曰:谨以护持及弘扬大乘正法功德,以及此界所证无生法忍道种智功德,回向往生西方阿弥陀佛极乐世界,速证“如幻三昧如实觉知诸法相意生身”,不违安养世界而回入娑婆,住持大乘了义正法,尽未来际;仰维释迦牟尼世尊及 弥陀世尊、此遣彼迎,圆满我愿。

  

大乘末法孤子 萧平实
  西元一九九九年初夏序于喧嚣居



  见道报告--第一则

  

受业弟子 德光 谨述 88.11.6.


  一心顶礼 本师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禅三期间诸 佛、菩萨、护法龙天
  一心顶礼法身慧命父母 上平下实 和上
  一心顶礼禅三期间诸 护三菩萨

  弟子于民国六十七年大学三年级自学校社团开始接触佛法,首先以念大悲咒为主。每天固定念二十一遍,其余有空时就念,就寝时也念,其精进结果,能与人交谈时,心中仍清清楚楚念大悲咒每一句(按此为忆佛成熟征兆),唯自认不是究竟(回想起来真是无智慧,不知转折可以悟入),改以念阿弥陀佛圣号,并且在研究所毕业前曾参加二次精进佛七。在这期间有感各道场对弘法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并未明告学子修行之次第及方向,故专修持名念佛,但是仍感念佛不得力,浑浑沌沌过了十几年。

  直至八十二年下半年,大姊因在 萧老师处共修,特意给我无相念佛一书,并交待要看完。当时一看书名,又认为是台湾佛教众说纷纭之学者著作,故不以为意束之高阁。二星期之后,大姊再次交待要看,不得已再拿出阅读,一阅之下竟如获至宝赞叹曰:“从未见过对修行次第及方向说得如此详细者,唯 萧老师也。”自此加 入共修终不悔,直认为此是黑暗中明灯,指引弟子往正确方向走。

  参加共修期间,在 萧老师处获得正确佛法知见;于禅修班交换忆佛心得;在家中殷勤礼佛以培养定力。并于八十四年十一月报名参加禅三,虽侥幸录取,但仍担心是否能破参。于禅三期间,虽然主三老师巧设许多机锋及公案说明,于第三天上午仍未参出答案,此时正如 萧老师所说:“如丧考妣”,苦闷非常。遂于下午重新思惟整理,理出一个方向:以娑婆世界众生身根猛利及○○下手(即以○○○○参究何者为真心),正巧主三老师看见,告之方向对了,当时喜悦非常,全心参去,甚至礼佛时之融入,主三老师亦赞叹勇猛。于晚斋动筷咀嚼时若有所触而哭,但仍不知其所以然。晚斋结束,回大殿放香后,主三老师垂询参究情况,答以“想大哭一场”。主三老师回答:“那就哭吧!”遂于大殿大哭一场(走笔至此眼泪夺眶而出,久久不能自已,遂暂停笔)。

  之后主三老师交待弟子打手印(走笔至此眼泪又夺眶而出),一会儿,主三老师要弟子礼佛,于○○时以竹如意在掌心戳曰:“这就是真如。”当时弟子仍不解其意,待晚上开示时,一看昨晚黑板所写公案,一念慧相应,方知师已明言,大叹曰:“原来只在本人○○○○中。”次日,主三老师要弟子喝茶更深入体会真如后,并呈所得,弟子照办并通所得,幸获主三老师更细腻指导。此次禅三得蒙主三老师慈悲印可破本参,但因题目尚未整理完毕,无法到外面看话头。

  此次明心于思惟整理中,另有其它体会如下:

  一、真心不是遍满虚空,而在吾人色身内:闭眼思惟整理时,妄心可清楚发现真心在吾人色身内,张眼观之,真心亦非在虚空中,故真心确实在吾人色身内。后于成唯识论中获得印证。

  二、可清楚比较真妄心之大小:虽然其心无形无色,但两者还是可以比较;妄心就好像媳妇儿躲在墙脚下,只住在脑中,而真心遍满全身。此在以后上成唯识论时, 萧老师曾提起而获得印证。

  第二次禅三时(八十五年三月)仍因定力不够,虽已参出佛性之答案,却以妄心能知能觉之觉受为佛性,成为佛性解悟,仍未眼见佛性。

  因第二次禅三末过关,所以在第三次禅三(八十五年十一月)报名前,专心礼佛及看话头,重复进行。礼佛时全心融入,竟能清楚了知念之前头相续不断(即念头等流流注,一明一暗进行著)。并于禅三前几天有征兆出现,但不持久:于看话头时,竟然所看之景物与心为二心,境归境,心归心二种情况。吾告之大姊,答之方向对了,继续下去,于是信心大增,专心礼佛看话头。

  在第三次禅三期间之前三天,虽然主三老师使用诸多机锋及方便,仍无法一念相应眼见。然于最后一天上午看话头时,发现非常轻松,且景物逐渐超然独立于心外,不久心中出现一团橘色圆物,此是幻相,然真正话头亦随之出现,就更专注看下去,不久竟然泪下,也不知为何而哭。哭罢后就下楼盥洗,盥洗后,正巧一阵风吹来,全身毛孔觉受与平常不一样,且看景物时有重影模模糊糊不清楚。吾将体验上告监香,监香答云:“勿被境所转,继续下去。”不久主三老师召唤弟子小参,弟子将其过程及体验禀告,主三老师即指导后续思惟方向,然因不知其所以然,无法整理出头绪。午斋后主三老师引弟子至小参室,以看树叶为例,反观自性,曰:“佛性看见吗?”答以不见。不得已,主三老师要求弟子继续拜佛看话头,虽然主三老师在禅三结束前巧设诸多机锋帮助弟子,而弟子实无智慧不知转折,故仍然无法看见。综合此次禅三虽忆佛比上次进步,但看话头功夫不够。

  也因为此次体验,遂于第四次禅三前二个多月,毅然辞去现有工作,每天在家里专心拜佛看话头,遇到拜不下时亦忍著拜下去,话头看不下时亦忍著看下去,曾有数次想放弃,就想到祖师所说:“转换习气种子是痛苦的”,遂含泪重新拾回进行,可谓寒天饮冰水,点滴在心头(走笔至此,眼泪往内吞)。

  在第四次禅三时(八十六年十月),主三老师要求弟子放轻松去参,唯因以往忆佛、看话头时均极紧绷著,故无法完全放轻松参去,虽有主三老师巧设机锋引导,仍无法悟入。幸赖两位监香老师、纠察、护三们巧设方便及解说,使弟子有所体悟,刹那见到那个不动的(真心)并思惟整理。于晚寝后,礼拜主三老师,敬呈所得,主三老师告诫:“勿往佛性别相转,先求佛性总相为何?又如何见?”弟子仅能答出部份,犹不能见。主三老师指示继续参究。

  次日早斋后,于经行中,深深体会脚底接触地板刹那刹那生灭中,见到真心与妄心同时并行交织著,如同主三老师于后教我特殊机锋(两手十指张开前后交叉上下进行(一样,遂很肯定。于午斋前,护三们在眼前及声中施设方便,使我更加确定无误勇于承担。

  午斋后,主三老师要求弟子拜佛半小时后,至外面轻松看话头,看完入内拜佛半小时后洗澡体验佛性。乃遵嘱而行,于全心拜佛后看话头。刚开始尚无所觉,只知道动时均是妄心在运作,那佛性在哪里?寻呀寻,蓦然一念慧相应:于刹那刹那根、境接触时,真心即配合运作,即是佛性,妄心同时运作(亦即相分、见分同时现起,觉受随后现起。故佛性不离见闻觉知,但不是见闻觉知。)张眼一看,佛性清清楚楚看见而且历历分明,正如佛示:可以父母所生眼见佛性;亦加祖师所说:“如同一面镜子,胡来胡现,汉来汉现。”之后入内拜佛、洗澡体会。澡毕见主三老师以通所得,得蒙主三老师印可破重关,并至大殿佛前感恩礼拜。

  走笔至此,回顾弟子从修学佛法到破重关可谓荜路蓝缕,辛苦非常,若非自己精进不放弃、老师慈悲设施机锋及护三们巧设方便,如何能冲破重关(至此眼泪又夺眶而出,因此再次发愿护持正法,弘扬正法永不退转)。趁缮写见道报告同时,整理弟子修学无相念佛过程之缺点,希已学、未学、当学之佛子借镜,勿再重蹈覆辙。若仅因此浪费时间犹有悟处;若因此而退失菩提心,则众生何其不幸,痛失一位弘法利生之菩萨呀!故不假辛劳,检讨自身之缺失与诸佛子共勉。若诸佛子见我缺失,即可深入了知本人修学过程之荜路蓝缕,其为害之深,岂可不慎哉。

  一、学佛应当单纯,莫学世智辩聪复杂化:修学佛法是找出真心,往成佛方向走,而真心无分别,故学佛法后应越来越单纯。而世智辩聪犹是意识思惟、是妄心,莫将妄心当真心,尽在妄心枝节葛藤上打转,搞得越来越复杂,越转越远。萧老师亦曾说过:“学人应当学三岁小孩一样单纯化。”平常就当如此,禅三期间更当如此,因容易悟入故。若弟子当时不是依照主三老师开示,舍弃葛藤而单纯化,如何能破本参?又如何破重关呢?

  二、忆佛时专心忆佛,莫一边忆佛一边思惟:礼佛实是最佳培养定力方法,忆佛融入更容易迅速培养定力。而弟子平常礼拜忆佛时,遇有境起,便作思惟,此法有如下过失:1.无法融入忆佛之念中以迅速培养定力。2.因心专注于境上,容易掉举或散慢,因掉举故心不寂静;因散慢故令心流荡。因此弟子参加四次禅三,自始至终比他人清楚,为何定力始终无法迅速建立?若非弟子于第一次禅三全心融入礼佛,蒙主三老师赞叹,又如何于当晚破本参?若非弟子于第四次禅三礼佛全心融入,又如何一念慧相应、眼见佛性呢?

  三、用心意识、往离心意识方向参:此意用七转识向真心参去。由于弟子平常忆佛、拜佛、看话头均紧绷著,此即落于心意识中,执而不放,无法往离心意识方向参去,又如何破本参?又如何破重关呢?故须先舍心意识之执著,方有人处。

  四、平常要消除烦恼、习气:若平常不消除烦恼、习气,则忆佛、拜佛时障碍多。此次禅三前二个多月闭门拜佛及看话头,使我有更深体验。其实忆佛、拜佛能消除业障使你更轻松忆佛、拜佛。本师释迦牟尼佛曾经开示“念佛一声,能灭却生死重罪”,何况忆佛、拜佛,能灭却百千万亿生死重罪?因此忆佛、拜佛实为消除烦恼、习气之一帖良方,再加上平常对境消旧业则修道障碍就少,见道就容易。若平常不消除烦恼、习气,仅靠忆佛、拜佛做功夫,是蛮辛苦的。就像此次禅三一样,若当时不能安忍,不继续忆佛、拜佛、看话头,或不能忍受久拜后膝盖疼痛之苦,又如何有今日见性呢?

  五、奉劝同修们“忆佛、看话头纯熟后见性较适合”:以本人为例,四次禅三才见性,其中第二次禅三解悟,答案已先知,第三次禅三见性模糊,导致最后禅三前之准备、或禅三中之参究均备极辛苦,而最后见性时之禅悦觉受淡薄至几乎没有,其解脱功德也小。因此奉劝诸佛子,话头未纯熟前宁可延后见性,以免重蹈覆 辙,后悔莫及。想想看:古来祖师大德为破本参,踏破多少草鞋犹未得入处,甚至参到死犹未悟,而今汝已明心,多有福报。延后见性,只是让汝更深入体验,将来更能弘法利生,自利利他圆满,这才是菩萨行。

  以上是弟子于见道过程中将其体验说出,酋不敢将其密意于见道报告明白说出。此外并将自己之缺失形之文字,愿作在学、当学无相念佛之佛子借镜,若诸佛子能善加体察,则吾愿已足。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阿弥陀佛


  见道报告--第二则

  

受业弟子 孙淑贞 谨述 于八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谨以最感恩,最恭敬的心撰写以下报告。

  自从接触无相念佛二年半的时间以来,可以说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转折点,虽然还不至于完全脱胎换骨。但那个傲慢、固执、多嫉、瞋心重的“我”也死了差不多啦,是什么力量可以让一个又臭又硬的顽石弯腰、柔软?每想到这一点就非常的赞叹与感恩 导师的慈悲,能提出这样的方便善巧法门与用功次第,使得连什么是佛 法都不知道的这样一个人能受用无穷。

  老师曾问我:“为何能如此信受?”我不假思索的说:“因为我发现佛法的道理与生活的原则密不可分,透过忆佛与拜佛的用功,烦恼与习气即显露无遗,只要反观自己不做外求,即可发现为人处世的道理,而能将人与事分开处理,事本身无善恶,如果人的情绪不与事混在一起,则天下无难事。”烦恼习气时时提醒我要观照清楚:这一次有没有比上一次好一点?下一次的不当反应希望能再淡一点、早一点观照到。我家同修与同事慢慢的发现到这个人不可思议的变柔软了,棱角与芒刺不见了!

  来学无相念佛并无存心要求明心见性,只感觉到这个法真好,自己可以改造自己,而且身边的一切事物好像都比以前顺眼,随时都很满足;心很清净,对于五欲很自然的不会有强烈的贪求,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知不觉的进入参究的状态。

  八十五年一月,老师告诉我可以开始看话头了;很快即起疑情,一日看到我女儿张口吃饭,兴奋莫明;走到火车站看到许多人走来走去也高兴的不得了,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没多久 导师讲解楞伽经时,讲到人无我说:“看似玩弄一布偶,走近一看,原来是个内里人啊!”好像懂,但是却不知所以然。

  三月有一日在家拜佛时,突然屋外一声巨响,第一次体验到不是用耳朵听到声音;向老师报告说:“我全身毛细孔都张开来听到那个声音。”老师只是哈哈大笑。后来,不管是任何多小的声音都是那样的情形,再继续请教老师时,她叹口气说:“那就看好你的佛性吧!不过要六根都清楚。”奇怪了!我不是在找这个呀!然后我仔细的在六根体会,果然都是那样,就连拜佛时手在移动也是;坐在办公室,冷气吹来时、电话铃响时,无时无刻都在。就是因为实实在在的,我更陷入疑团里,最后又请教老师如何是好,老师教我去看:“拜佛的是谁?”如此又用功的拜佛二个星期,发现到拜佛时身体每一个地方,似乎部吊满了线一样,走路时也是每一步都很奇怪。

  六月十七日下午特地请了假,约我同修一起去“农禅寺”参加大悲忏法会,之后就顺道到“阳明精舍”等待 导师讲楞伽经。当时拿起 导师所著之无相念佛顺手一翻,看到绪言最后 导师写著:“若佛子悟明心性后,见佛无身根相貌,无一相可得……”此书并非没读过,但此时看到“见佛无身根相貌”这句话真是非同小可,又被困住了。六月八日参加共修回家后,再把楞伽经 导师讲人无我那卷录音带拿起来听,“内里人?…,无身根相貌…”我被困在那里,不知何时色身点头了。突然我同修走来用手轻碰我一下,要我睡觉去;说时迟那时快,我的手、脚、全身,不是!是那个内里人!看到了!多奇妙啊!原来是这样,真的无身根相貌,真的是内里人。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隔天一早已约好要去阳明山,就等到六月九日晚上才跟老师报告,老师说要把重生的日子记下来,又问感觉如何?我说:“全身轻飘飘的,爬山一点儿都不累,好像被一层透明罩分隔而有内有外,外面的五尘好像都与内面无关;但又不是完全无关,因为又都知道,真是奇妙!”老师要我再看维摩诘经,放松一下,好好体会体会。

  接下来将近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晚上睡眠很淡很浅,白天色身觉得很困,想打个盹都不行,因为精神非常好(后来老师告诉我是觉明现象);并且如同 导师所讲的,此时修定很容易,打坐拜佛时都能觉察到定力在加强。也由于这样,让我对本心的运作更加好奇,老师建议我不妨到中信局听 导师讲成唯识论;因此八十五年九月就开始听闻熏习成唯识论,虽然当时第一能变识的部份已快讲完,但是 导师每一次巧妙的譬喻,确切的讲解,都深深的印入脑海里,如获沙漠中的甘泉般,心中雀跃不已,虽然不是完全听懂,但是内心总有一股相应的力量,敦促著我去思惟、整理、体会。

  本心的运作就我体会的部份已经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因为我发现到七转识的我都是后知后觉,而那个先知先觉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却是如实的、默默的在运作;例如:一日打坐中,耳根突然拥入一阵响,隔一秒,冷气运转的起动声才出现;另一日台风夜睡梦中,突然翻身面向电话,意识逐渐清醒,按著电话铃响,保全人员来电询问如何处理办公室突发状况;又一日睡梦中,感觉到好像蚊子的脚踏在额头上,(那个踏的动作很清楚)手一挥,果然是蚊子。这些体验让我对八识的运作更加好奇,无时无刻不在生活中去思惟、整理。

  十月底第一次参加禅三,见到 导师真是大菩萨,具足方便善巧、智慧与大慈悲心,让弟子能更细腻的体验真心在五蕴中的运作,当时更是泪洒禅堂,一方面如重生般的喜悦,一方面想到这个日用而不知,视为理所当然的真心体性,真是难会,众生如何能了知呢?若说我是因为过去生与这个法曾结深缘而能如此顺利的走出来,那么今生仍然要紧跟著 导师与这个无上大法,并且要终生尽我所能来护持,让我来生也能如此而不致迷失,在佛前我真心的、感激的、诚恳的发了这个愿。

  此次禅三由于个人因缘不具足,只过一关,回来以后,每天仍然如实的用功忆佛、拜佛,而每星期最重要的事就是听闻成唯识论的课。对于法相不能如实了知是目前最大的烦恼,其它世俗上的烦恼不是没有,而是它们似乎在很远的背景起起落落。

  一天中牛,在办公室坐著闭眼忆佛休息时,突然看到头点下去了,而“我”是在一片不动的……。又有一次晚上,因重感冒吃了药就睡觉,半夜“我”看到一个人在咳嗽,身体上下动著,但是“我”却没有完全和身体在一起,好像是跟著身体的一片不动的……,啊!我想到 导师曾经讲过:“真心好像跟我们在一起,又好像没有在一起。”很奇妙的体验,当我跟老师报告时,老师说牢关不引导,而且需要透过修学差别智和禅定,还要有很强的慧力才有可能,但是可以参看 导师所整理牢关公案;看了又看公案,似乎快要拼出图形来了,但是又有不通的地方。且说我完全是无心的,这些只是自然地从内心现起,个人福德因缘未具足,不能强参。

  今年禅三前一个月,加紧看话头、拜佛的功夫,并每日在佛前发愿,请求加持,当我两眼凝视著佛画像,口中念念有词时,祂(佛、菩萨)似乎就在教著我注意看:“哪个是见分?哪个是相分?”历历分明;而因为随时都在功夫上,所以上下班走在马路上觉得似乎离外尘有一点距离而虚虚幻幻的。等候公车时见到安全岛上的矮树丛识浪不断,不是风动,也不是树动,是我心动啊!坐在办公室一心工作时,电话铃响、同事讲话、走路脚步声,无不使真觉涌现而全身○○了然。而我更发现到真心在五蕴中犹如一透明软水球一般,声尘就如同一根微细的针一样的触到祂,所以 导师说离开五蕴以外的虚空中,绝对找不到真心,从这里我更加的体验到了。当再次阅读圆觉经,世尊说:“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依空而有相,空华若复灭,虚空本不动,幻从诸觉生,幻灭觉圆满,觉心不动故。”经典中世尊真的说得很清楚啊!

  此次禅三因缘特别好,也很特别,偷偷的告诫自己要好自为之。第二天轮我入小参室,一开始以平铺直述方式说出见性体验, 导师说不对,并要我再做功夫仔细看去。但我不畏 导师威严,因为此时心中非常笃定,此说不对就用他说辅助说明,若再不对,另有经典可印证。最后 导师说:“因为见性很难勘验,是你眼看到,不是我眼看到,所以必须很细腻地勘验。恭禧你了……。”礼拜 导师出来后,礼佛三拜,并向老师礼拜,此时眼泪已忍不住夺眶而出,心中又是百感交集:是难啊!如此亲切的法,本自具足,但却又如隔牛皮。若不是 导师的慈悲与善巧方便施设修学次第指引,哪能重生?如果此次的体验还是不对,已经可以投河谢罪了。慈悲的大菩萨--导师,百忙中不遗漏照顾任何一个弟子,不时一句二句的提醒我。当 导师说:“现在不能像以前一样眼睛钉住一个地方看,而要到处溜一溜。”顿时觉得好像青蛙从井底跳上来一样,真的海阔天空,犹如明镜照物,万物皆显现而自不分别,清清净净的,如圆觉经中世尊说:“譬如眼光晓了前境,其光圆满,得无憎爱,何以故?光体无二,无憎爱故。”此圆满○○因如来藏与五蕴而有,是故我在身口意行时,皆应起恭敬感恩的心而行才对啊!

  导师是我法身慧命的再生父母,除了努力消除自己性障、烦恼,当更精进修学 导师所教的及多研读经教,加强建立教理上的知见,并随缘随份行难行能行之六度般若波罗蜜,以报再生之恩。


  见性报告--第三则

  还记得几次参加共修的报名表,目的字段,都老实不客气的写上“明心见性”,想想自己还不如六祖惠能大师的口气直接--他初至五祖门下,问他为何而来,他说做佛。我虽然是这么想的--“明心见性”,但是仍有强烈的欲望。这次的目的栏写著“老实用功”四个字,一点儿都不含糊;从上一回的禅三明心回来,到这一次再参加,这段期间承蒙萧老师细心指导及许老师多次关照,扎实的在功夫上用功,行住坐卧忆佛的念不断;两个月前练习看话头,话头也看得住。一个星期前,眼睛到哪里,话头也到哪里。我终于能体会这四个字了。不再好高骛远,不再预设目标,不再思惟推敲,也没有压力了。只是单纯的像个婴孩。

  报到的当晚,吃饭时就开始机锋不断了,活泼生动的禅,在台湾石城又再一次展开无限的生机。那晚我面对大海,不见浪影,只见渔船灯火。(前一次的禅三就在同样的位置,看不出所以然。)索性看著月亮和那时而遮住月光的云层。就这么单纯的看著。这时老师慈悲的嘱咐我要睡饱,精神好才看得到佛性,不要急。我的身体不 好,两位监香老师都护佑著,内心倍觉温暖。

  刚开始有些找不著头绪,经常跑到定中,老师很有耐心的指导:“要见性,定力是要有的,但落入定境就见不到了。”禅三的第一天,我都在室内参:“什么是佛性?”直到主三菩萨握我的手,我才捉到方法。眼睛到哪里,话头就到哪里,就这样单纯的去感觉。

  禅三的第二天,站在阳台看海。这时有两个问题,很想解决掉,特别申请小参:一是:“无情众生是否有佛性?”一是:“见性是否一定要眼见?若是眼根坏了要如何见?”主三菩萨为我说明:“有情无情皆会说法,但无情是没有佛性的。若眼根坏了可用其它根来见佛性。”并且说我只差一念相应了。

  又再一次的到阳台看海,这时我已经不只用眼了,还用耳朵、触觉、轮流交替;注意力在哪里,话头就在哪里。太阳晒得好热,光线好强,(似乎知道了什么),脚丫在晒到和没晒到的地面,来回测试,阳光愈来愈耀眼,我的衣服也一件件的卸。纠察老师慈悲,带我们参佛性的同参到另外一面阴凉的走廊下继续用功,看著小山,吹著阵阵凉风,没有语言文字,只是纯然的体会。

  下午又回到阳台看海。我闻到了烟味,看到了飞灰,听到了啪啪的声响,转头正要寻找来源,从烟的这头看到主三菩萨亲切的笑容。示意招手,我便会心点头微笑的走了过去。他指著火堆,我便靠著阳台,手托著脸颊,朝著火堆看去。是护三的菩萨将割下来的杂草堆放在一起要都烧掉,还不时的添加。主三菩萨问我觉得手托著脸如何?我道:“很亲切!”他笑著说,“那是开悟的人才说的啊!”我笑了,一点儿也不害羞。主三菩萨用如意在我脸上轻轻地画过,又问“怎么样啊?”我说感觉有点儿痒,主三菩萨说:“觉有其觉与妄觉。”这一说非同小可,有如晴天霹雳,振撼著我;也不理他,竟自大踏步的靠近火堆。无门之门打开了,居然自动有个意思,是没有声音文字的--“返观观自性,返闻闻自性。”此时眼、耳、鼻、身、意五根同时通达自性。终于看到了本来面目,看到了自己的,也看到了在那儿烧草的菩萨的,有情无情都对我说法,法法又何曾法。我像只脱笼的小鸟,张开双翼,在阳台上飞来飞去,一次又一次被烟呛到。深深的吸口气!呛到!哈哈……我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吃饭时夸张的看著美食,嗅著香味浓郁的佳肴。洗著温暖的热水澡,吹著凉风。主三菩萨当晚上堂开示时,我看著这个宝贝菩萨唱做俱佳的说法。睡前做了一些瑜珈,倍觉亲切,笑著睡著了。醒了又笑,跑去上厕所,刷牙、洗脸;饿了就找东西吃,一次、又一次体会;抬头看时钟,是凌晨两点多。精神还很好,在阳台优闲地看海上的渔船灯火。风吹著,眼前的树摇曳著。不知过了多久又跑去睡了。饥时用饭,咽来眠;睡醒又笑了,不只一次笑得眼泪都流出来。等待小参时,挖挖鼻子,嗅嗅脚丫、东张西望;笑到五脏振动。还是忆佛好了,一直往内收摄,好不容易没这么疯狂,颠动的心正要平息;监香老师却叫我不要忆佛收摄,否则会看不到佛性。我回答实在太快乐了,忍不住,只好忆佛控制一下。他说:“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紧张、不著急?参得这么轻松!”他哪里知道,我以前也是参得头破血流,这次没有预设立场--一定要见性。没有想到要如何,只是一切遵照老师指示,一如婴孩般。从老师给我一个入处到见性五根通达,整个过程中,我都没有语言文字。原来释尊所谓修行如弹琴,不松不紧,才能弹出悦耳的音乐,就是这个样子。若不看话头,不用忆佛的法,这如猴儿般的心,怎能回来原有的样子!又怎能开悟后当下承担--这个就是佛性!无形无相,而又千变万化。一即是多,多即是一;清净无染的佛性,真空妙有。我何其有幸,得两位善知识的引导、诸位护三菩萨的护持及共修菩萨的成就。

  我要好好读经书,报三宝恩、报师恩、报国家恩、报父母恩、报众生恩。弘扬正法,行鸟道玄路。

  

菩萨戒子廖筱梅 谨志 民国八四年十二月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