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真假外道》摘录


  游正光居士 著

  目录

  平实导师序……………………………………………序1
  自序……………………………………………………序4
  第一章 评刘东亮及杜大威的不死矫乱言论
    第一节 缘起……………………………………………1
    第二节 杜大威先生的落处……………………………5
    第三节 杜大威先生的大错谬…………………………17
    第四节 杜大威先生对藏密的无知……………………25
    第五节 杜大威先生不懂法义辨正的意涵……………32
    第六节 杜大威先生不懂真空与妙有…………………36
    第七节 杜大威先生也是常见外道……………………45
    第八节 杜大威先生不懂般若禅………………………55
  第二章 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
    第一节 缘起……………………………………………67
    第二节 证严法师的常见外道证据……………………70
    第三节 证严“上人”同具断见外道的证据…………120
    第四节 证严“上人”将佛法世俗化的证据…………162
    第五节 证严“上人”将佛法浅化的证据……………179
    第六节 证严法师的其他错误知见罄竹难书…………210
    第七节 对证严法师的略评……………………………240

  扉页

  佛说一切错认意识灵知心为“常”不坏心者,皆名“常见”外道;故一切佛门中人,若将意识离念灵知心错认为真实常住心者,当然亦属常见外道类,无人可以推翻此一说法。唯有认同佛说,不以意识心作为常住不坏心者,可名为佛门凡夫弟子而非常见外道。唯有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心体,因此而能现观如来藏心体假藉七识心王…等诸法所显示之真实性与如如性,并且转依第八识如来藏显示出来的真如法性而永不退失,方可名为亲证真如者,方是佛门中大乘了义究竟正法之证悟贤圣,否则当知皆是佛门凡夫而非常见外道也。余诸错认离念灵知意识心为常住法、为真如法者,皆名常见外道。

  ——平实导师——

  佛说小乘声闻法(解脱道)的见道,只有一法,即是否定五蕴常住,了知五蕴的缘生缘灭性;特别是要现观意识的虚妄性、缘生性,由此断除我见而断三缚结。是故,举凡错认意识心为常住法,公然自称为证悟贤圣者,皆属未断我见的凡夫,不论身处于佛门内或佛门外,悉皆不能自外于常见外道身分。佛在阿含中说,意识是在本识入胎而住以后,出生了五色根,藉五色根及六尘为缘才能出生,所以意识是二法为缘生:“意、法为缘,生意识。”这是 佛陀圣教所说,却有法师公开支持常见外道,公然主张缘生法意识觉知心是常住法,并诬称是 佛陀所说;然而 佛陀并非如此说,故说彼等诸人已成为谤佛者。

  ——平实导师——

  佛说大乘佛菩提之见道,唯有一法,即是亲证第八识如来藏而现观其真如法性;综观二转法轮般若诸经宣示非心心、无心相心、不念心……等心体之名,即可知之;又观三转法轮诸唯识经所说阿赖耶、异熟、无垢识等理,以及华严所说“证得阿赖耶识者即证本觉智”之圣教,更可证之。若人否定 佛所说亲证如来藏现观真如法性之妙法者,即是破法人,若所悟之标的,定外于真心如来藏者,若所悟落入离念灵知意识心境界中者,即非真悟,即是常见外道。身为常见外道,竟然诽谤真悟如来藏、现观真如者为外道,宁有是理?有智之人知此理已,即能远离邪见,趣向正法。

  ——平实导师——


  平实导师 序

  判断某人是否具有外道见,不是依某人是否在佛门中修行来判定,也不是依某人是否身穿僧衣来断定;而是依他的知见及主张是否同于外道来判定,若是落在常见、断见、数论、极微……等外道知见来接引及教导众生,即是外道。即使已经受过三坛大戒,具足声闻戒及菩萨戒了,假使他所弘扬的法义是常见、断见……等外道法,纵使他仍然穿著僧衣住在寺院中,亦是外道,名为佛门外道。若是身穿僧衣而暗中修习双身法、师徒乱伦,已丧失戒体而不只是佛门外道,已经是地狱种性;若是公然否定第八识心,并且书之以文、梓行书籍,广泛流通而严重误导众生者,已是谤菩萨藏者,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都具足了,成为一阐提人,来世报在无间地狱中,受苦七十大劫以后才能往生饿鬼道;再经多劫受苦之后才能往生畜生道中,再经多劫受尽种种痛苦以后才能回到人间,前五百世中盲聋瘖哑、五根不具;后来终于能有机缘得闻如来藏妙法时,由于往世邪见种子尚未忏除,于是又造毁谤如来藏胜法的大恶业,于是又重新堕落三恶道。如是循环不断,终而复始,直到无量劫后忏除外道邪见种子以后,方能不再沦堕三恶道中。但是佛门中一向多有外道邪见流传著,自古已是如此;p1为欲救护今时、后世广大学佛人,必须对佛门中的外道邪见加以辨正,方能显示外道邪见与正法知见的不同所在,学人即可远离外道恶见,并且能快速证得解脱果、佛菩提果。

  大乘佛法之证悟般若,绝对不许外于大乘圣典法教;若有人外于大乘圣教之开示,言其所悟“虽异于教门,然亦是大乘证悟”,当知其人即是佛门中之外道,所悟必定已经异于宗门之悟,同于常见外道法,然不能自觉而误以为悟。

  不论是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师,若确实证悟而且依经据论检查无误了,若当代无人误导众生同犯大妄语业时,只需弘扬正法即可,不必破邪显正;但若见有当代大师正在大妄语业中,也同时误导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语业时,则不应独善其身,为救被误导之佛弟子及误犯大妄语业之大师,应将彼等错悟之大名声法师所说错误法义加以辨正,由此破邪之作为即可显示正法异于邪法之处,可免被误导之众生继续堕于大妄语业及破法共业中,方属深生悲悯之大悲心菩萨。

  若有人以毒药害死万人者,其罪虽重,犹不如误导众生同犯大妄语及随同破法之重罪也!何以故?此谓毒药害人不过一世,若以大妄语业及破法共业害人者,此身虽不至于立即死亡,但死后无量世中同堕地狱中,必须历经数十劫后方可得出,比之于万人一世被害,其罪尤重。由此缘故,凡是大量误导众生之大师著作,应尽速加以辨正、公诸于世,令大众悉知而得远离共业;若不肯出以悲心,只乐于当好人而放过者,则彼等误导众生、残害众生法身慧命之大师著作,仍将持续流通至后世,贻害无穷;故悲心菩萨应出之以金刚之行而辨正之,以免误导众生之著作继续流通而在后代不断产生误导之效应,故应加以辨正。小法师之法义过失则免议之,盖其影响范围小,而且著作未能广为流通,其害不大;而多数小法师并未未证言证而大妄语,亦不害人随之大妄语,纵使说法有误,亦非刻意为之,故可不需加以辨正,除非彼等已对正法加以误评、妄谤。

  如斯等事都非人身攻击,并非身口意行之评论,都属于法义辨正、救护众生,而非说人是非之世俗事,故应赞叹、支持,此事能救护众生免于大妄语业及谤法、谤贤圣等地狱业故。今观本会正光老师出之以悲心,欲救大师、居士之大妄语,更著眼于彼等座下之随学者,欲免彼等师徒之地狱业,故于〈正觉电子报〉连载其文,正所谓“其心可感而其行无畏,其悲显然而功德无上”,正应玉成之;乃为之结集出版,名为《真假外道》,以明 佛说外于真心而求佛法者名为外道,以其心外求法故;如是而令有缘人悉得了知外道义,悉能分辨真外道与假外道,不被佛门表相所欺蒙,由之而得建立实证大乘佛法之胜缘,故随喜之,即以为序。

  

佛子 平实 敬序
  二OO七年秋分 序于竹桂山居



  自序

  在末法时代,能够弘扬世尊正确的二乘法已经很难得,更何况是弘扬上于二乘法的大乘菩萨法,倍复更难,何以故?因为大乘法甚深、极甚深,微妙、极微妙,很难让一般人相信,如《佛藏经》卷一 佛的开示:“舍利弗!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一切法无生无灭、无相无为,令人信解,倍为希有。所以者何?无名相法,无念无得亦无有修,不可思议,非心所依,无有戏论,非是戏论所可依止;无觉无观,无有所摄,不在于心,非得所得。无此无彼、无有分别,无动无性、本来自空,不可念、不可出,一切世间所不能信;如是无名相法,以名相说。如是舍利弗!一切诸法无生无灭、无相无为,令人信解,倍为希有。”也因为大乘法难闻、难知、难解、难证,难怪许多众生听闻真善知识说甚深微妙大乘法、听闻真善知识说闻所未闻法,闻之当然怀疑、不信,乃至毁谤。

  譬如真善知识说真心离见闻觉知,如《大方等大集经》卷十一开示:“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观者名为心性。”又如《深密解脱经》卷一开示:“昙无竭!有人长夜乐见闻觉知乐,信乐而行;彼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内身寂灭离见闻觉知乐。”由于第八识真心离诸觉观、无能所,所以祂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中起分别,与一般众生所认知的见闻觉知心、所认知能在六尘中了别的心完全不一样,所以才会有中台山惟觉法师、法鼓山圣严法师、佛光山星云法师,及古时高丽释知讷禅师、高丽普照禅师等人,认为“真心”有见闻觉知性,认为六识的自性——见闻觉知性——才是 佛所说的第八识“真心”,认为“真心”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觉、能知,所以不欲见闻觉知消失,欲将此见闻觉知心入涅槃、住涅槃,却不知见闻觉知心正是识蕴等六界,亦不知无余涅槃是灭却五蕴、十八界,无有任何一蕴、一处、一界存在,已无任何一界留存,仅存无余涅槃之本际如来藏独住于寂静、极寂静的无境界中。

  又譬如真心无形无相,离一切相,非是世间一切色法、名数所含摄,如《大萨遮尼乾子所说经》卷十开示:“菩提者离一切数,菩提者非色法,菩提者不可见,菩提者非青、非黄、非赤、非白、非红、非黑、非颇梨色、无色、无形无相、无表、过一切相,无依、离一切依,无物、离一切物,无相、离一切相,不可言、不可说、不可见,不可和合知、不可别异知,非闇非明、无形无相,无可观。”由于众生很难想像这个无形无相、不生不灭的空性心能够生、显种种生灭不已的法相,不能理解经句中的真实义,所以许多 佛弟子,包括大法师、大居士在内,总想要在参禅当中找到一个有形有相的“东西”,当作是 佛所说的真心空性;不知空性心虽然无形无相,却在众生种种运为当中,显示祂的虚空无为性、显示祂的真如性;因此空性、真如性只是第八识的所显法,第八识自身才是真实法。而第八识不是所生法,亦不是所显法,迥无形色,亦无六尘中的作用,如何有一实质的“东西”或六尘中的作用,可以在参禅中找出?由于绝大多数参禅人穷其一生亦无法找到,有人干脆否定祂的存在,譬如藏密的应成派中观,如月称、寂天、阿底峡、宗喀巴、历代达赖喇嘛、印顺法师等人,不仅不承认有此空性心,反而从生灭性的意识心中施设意识细心常住、意识极细心常住之说,以此来破坏 佛的如来藏正法,用他们的六识论邪说取代 佛的八识论正法,使 佛的正法荡然无存。

  又譬如真心不在六尘中起分别,所以祂无所得,没有所谓三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五受(苦受、乐受、忧受、喜受、不苦不乐受);祂无形无相,却能显现种种境界相,为众生所受用、所贪著;月称、寂天、阿底峡、宗喀巴、达赖、印顺等藏密应成派中观邪见者,不知此理,将真心如来藏所变现的六尘据为己有,误以为六尘都是识蕴六识自己所变现者。由于寂天、阿底峡、宗喀巴、达赖、印顺等人如此虚妄建立的缘故,今日藏密男女合修、师徒邪淫的外道法才得以公然存在于某些大山头中,也已普遍存在于某些小山头中,成为蚕食佛法雄狮的害虫。藏密的双身法源于印度教的性力派邪说,以人间男女行淫的房中术技巧,套用佛法果证的高贵名相,藉著政治力量混入佛教中,声称为佛教的一支,并高推于显宗之上;实质上,藏密根本不是佛法,因为他们所说的法都是在男女双身邪淫法上用心,一生极力追求最强烈、最长久的遍身淫乐觉受,纯属欲界法,误以为欲界男女性高潮时若能觉受遍及全身,就是佛地的遍身知觉,误认为是成就佛道,此即是藏密引以自豪的“即身成佛”:在色身的淫乐上“成佛”。喇嘛们并观察淫乐的觉受无形无相故空,认为即是证得不生不灭的空性,并认为享受淫乐遍身觉受的觉知心就是空性心,却不知此还是堕在意识心及六尘中,都是生灭法。所有喇嘛们都不知:外于意识心还有另一个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生不灭、从来无三受、五受的第八识心存在,更不知成佛需要经历三大阿僧祇劫,经历菩萨五十三阶位,断除烦恼障、所知障,具足证知第八识如来藏含藏的一切种子以后,才能四智圆明而成佛。由于众生无智慧简择,不知藏密荒谬、淫秽的内涵,亦不知藏密六议论的荒谬所在,反而被藏密行者所误导,以至破财、失身、毁戒、大妄语,轮回三途无有出期。

  又譬如这个真心从本以来无生无灭,也不起念,如《放光般若经》卷七 佛的开示:“何等为无为法之法?p7谓不生不灭之法,亦不住,住无有异;亦不著、亦不断、亦不增、亦不减诸法之真。何等诸法之真?无所有者是法之真,是名为无为法之法。”由于诸法都是以第八识为因、都是以第八识为第一因、无上因,并藉著种种缘而直接、间接、辗转出生,所以诸法都是在第八识本体表面示现有生有灭之法相,都是从不生不灭的第八识藉著种种缘而有生住异灭的种种法相出现,所以诸法须依不生不灭的第八识才能说之为不生不灭;若离开第八识,没有不生不灭之诸法可言,也无生灭不已的法相可言。可是却有人执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真实不坏心、执生灭不已的意识心为常住不坏心,譬如河北净慧法师、元音老人、达照法师,认为意识心能够不起语言文字,一念不生而能了了常照,就是无生无灭、就是本来无念的第八识心;却不知如此施设的“真心”前一秒钟可以保持无念,后一秒钟忽然出生一念就变成有念妄心;若有定力者,静坐入定时可以无念,下座时就变成有念妄心了;这与经中说的本来离念、永远离念的不念心第八识完全不同,而且无法套用在第八识不念心、非心心上面。意识心离念时仍然是有生有灭的法,也是有时有念、有时无念的变异法,不是从来无生无灭、永远无念之法;由于此错,他们所修的佛法于是全面偏斜不正了!

  又譬如圣教中所说,真心如来藏无形无相而有作用,并非圣严法师所说的假名施设法,他说:“真空就是如来藏,‘如来藏’是一个假名,没有一个真正的东西叫如来藏。”他公然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是将万法根源的如来藏公然否定;如此公开宣称他尚未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不但是未悟的人,也是公开谤法的人,却又公然说他与十二位弟子都已明心,显然他与弟子们所明的心是意识生灭心,是公然大妄语。如来藏即是阿赖耶识心体,是出生意根及色身、识阴六识的真心,这是三乘经典中都如此说的。而且如来藏是有作用的法,至今仍然有人能实证祂;古今禅宗真悟祖师也都是由于证如来藏而出生了奇妙的智慧,能通实相般若;所以圣严法师将禅宗祖师弘扬的极妙如来藏公然否定,不但是谤法,也是欺师灭祖。

  如来藏确实存在,若无如来藏的运作,一切有情都不可能生存;但祂运作时的了知行相极为微细,不是在六尘中运作;当祂在五蕴中运作时,藉五蕴十八界而显示祂的真实性与如如性;祂是真如法性的所依,故不是名言施设,而是实有如来藏心体的作用存在著。譬如《成唯识论》卷三圣 玄奘菩萨开示:“此第八识自性微细,故以作用而显示之。”乃是依真心如来藏而开示,说明此真心本识在蕴处界中显示了祂的微细识别作用,是外于六尘而运作的识别性,故又名为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这显示祂是实体法,并非圣严法师所说假名施设的无实法——唯有名言;祂遍在蕴处界中运作时,分明显示祂的真实性与如如性,P9故此心又名真如。若无此心,五阴十八界都不能存在,所以不能离开真心如来藏而有其自性、有其作用、有其真如性;所有蕴处界的功能及真如心自身的功能性,全都来自真如心如来藏;若无心体如来藏,就不可能有如来藏自身的性用;若无如来藏心体,亦不可能有蕴处界的性用,故说“心为体,性为用”。

  如同海水与波浪都是海水,波浪只是海水生起的许多性用之一,故波浪性用必须依海水为体,才能存在。故海水是体,波浪是海水的性用;不能说波浪是体,海水是用;因为波浪是海水的一部分,依海水而生起波浪性用。可是慧广法师却极力主张“性是体、心是用”,如同主张波浪是体、海水是用一样。慧广法师主张:心体的性用是本体,心体自身是作用。是将心的性用反过来当作心体的所依,是主张心体依附于心体的性用而存在,所以主张“性为体,心为用”,又将意识离念灵知取代实相心体如来藏,是知见颠倒、无明所覆;并且以此颠倒知见来误导众生,使随从他的一切众生堕入常见、断见中。由于彼等以意识取代第八识如来藏心,并坚持“性为体,心为用”的颠倒邪见,反而毁谤实证如来藏正法,又毁谤宣说“心为体,性为用”的真善知识,毁谤如实说、如法说的真善知识为邪说,广造谤法的恶业,何其无知啊!

  由于第八识离见闻觉知、不对六尘起分别,无形无相、离一切相,无生无灭、永不起念,无三受、五受,所以 佛说这个真心不是凡夫及阿罗汉愚人所能相信、所能亲证,因此 佛说:“我于凡、愚不开演。”唯有对菩萨种性人,才加以开示演说,因为菩萨能够听受、求证、亲证,并不是阿罗汉所能求证、亲证的;所以菩萨种性人不是多数人,而是少数人。一般人所谓的学佛,其实多数是学罗汉而非学佛;真正的佛法(非罗汉法)难闻、难知、难解、难证,不是凡、愚所能理解或亲证,唯有少数的利根菩萨才能证得,使得许多学佛人穷尽意识思维都无法想像,何况能证?因此彼等所说、所解、所证都不能自外于妄心意识,所以将妄心误认为真心,遂有慈济的证严法师在《生死皆自在》一书中公开主张“意识却是不灭的”,浑然不知 佛在四阿含中已曾开示。意识是缘生法,乃是意根、法尘相接触才能出生的法。意识是被生的法,有生即有灭,所以是生灭法,不是不生不灭法。

  或如河北净慧法师座下一位佛学院老师杜大威,不能接受 佛陀所说意识心是缘生法、是生灭法,不能安忍 平实导师评论离念灵知意识是妄心所摄,遂有藏密行者刘东亮(网路化名翁阿轰)藉题访问杜大威,将其访问内容编辑为(就萧平实的话题采访杜大威先生)一文,贴在网路上,强烈主张离念时的灵知心意识为常住法,公然违背佛说。观其内容不仅违背 佛的开示,而且也对 平实导师作了许多扭曲事实的评论。为救护彼等诸人所有随学者,免于大妄语及跟随他们谤法,P11后学不得不针对杜大威、刘东亮、证严法师违背佛说的地方,一一加以辨正,使这些披著佛法外衣的佛门常见外道无所遁形,冀望彼等三人座下之随学者,都能知道彼等说相似佛法与正法之差异处,使佛弟子们不再受其误导,而能远离常见,方能断除三缚结。由此缘故,乃成就后学写作《真假外道》一书,就以叙述此书的缘起,代替序文。

  

菩萨戒子 游正光 谨序
  二OO七年十一月于正觉讲堂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