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集 如来藏没有众生我性


正元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本节目是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这部书的导读。我们在上一次节目中,辨正了某位法师在《印度佛教思想史》书中说如来藏阿赖耶识是不了义的错误解说,今天我们要针对他所说的〈如来藏是众生我〉的错谬来加以辨正。

这位法师他在《印度佛教思想史》411页中说︰阿赖耶(妄)识为依止的唯识说,为如来藏说者引入自宗,成为“真常唯心论”,思想与中观不同,也与瑜伽唯识不合。而唯识学者,如‘成唯识论’,引‘楞伽’与‘密严经’以成立自宗。随瑜伽行的中观者——寂护(?āntirak?ita),竟引‘楞伽经’“偈颂品”文,作为大乘正见的准量。(《印度佛教思想史》,正闻出版社,页411。)

这位法师以他对佛法的偏斜见解来批判寂护,但实际上寂护才是真正的随瑜伽行的中观者,应成派中观师佛护反而不是瑜伽行派的鼻袓,所以是这位法师说反了。

寂护引《楞伽经》偈颂品文来作为大乘正见的准量,当然是正确的,因为《楞伽经》的经文才是真正的佛教正法,也能护持二乘涅槃不堕于断灭空。但这位法师怕别人援引《楞伽经》的经义来评破他,所以特地把《楞伽经》的真义加以曲解,他之所以评破寂护,也是因为不了知当时寂护所弘的法义以及其背景,才会有此错误的说法。这位法师的著作中处处可见违背法教正理以及历史事实的说法,他的目的都只是想要否定第八识如来藏而已,所以他颠倒四阿含诸经中记载的具体事实,说 佛陀在四阿含诸经中都不曾说过有第七、第八识。但是他其实也有从部分隐说的地方,看到 佛陀确实是有说过第七、第八识的,所以他对四阿含声闻佛法抱持著不完全信受的看法,他才会在书中说四阿含只是原始佛法,仍然不一定是正确的,只有根本佛法的法义才是绝对正确的;根本佛法的法义,就是从 佛口说出而亲耳听闻的法。如果依照他的看法,佛陀入灭后的所有人都是无法真正亲证或理解佛法的,因为亲从 佛闻的人们都已不在人间了,遵照 佛嘱而不入灭的大阿罗汉也是不会出世弘法的;这样一来,这位法师的意思等于是说:佛灭后已经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佛法了。

但事实上,因为如来藏是真实存在之法,因此后世的禅宗诸祖,乃至现今正觉会中的诸多同修仍然能够亲证阿罗汉们所证不到的如来藏,这些人又不曾亲闻 佛陀说法,今天又如何能证呢?可见他的说法是不如实的,而且 佛陀于诸经中从来不曾说过“如来藏即是众生我”这样的开示,而是有时在四阿含诸经中说“非蕴处界又不异蕴处界的我”,有时说为识、如来藏,但是不曾说如来藏同于众生我、同于蕴处界我,所以如来藏与众生所熟知的神我、意识我是完全不同的。四阿含中如是说,第二、三转法轮的大乘经中也如是说,未曾如同这位法师所说的:如来藏富有众生我、神我、梵我的色彩;所以说这位法师经常断章或断句来扭曲法义,并且写书出来广为流通,严重地误导诸方大师和学人,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当这位法师看到阿含部中编入《央掘魔罗经》时,他大为不满,所以在《华雨集》第三册246页中说︰《央掘魔罗经》——宋求那跋陀罗译。央掘魔罗,与‘杂阿含’(一〇七七)经所说的,当然是同一人。但本经的内容,呵斥一切法空,说如来藏我,解脱身有色,怎可编入“阿含部”!本经的思想,与“阿含经”无关,应编入“经集部”,与六六六‘大方等如来藏经’,……六六九‘佛说无上依经’;及五八〇‘佛说长者女庵提遮狮子吼了义经’等为一类。(《华雨集》第三册,正闻出版社,页246。)

但事实上,当一部大乘经典被回心而且已经证悟如来藏的阿罗汉听闻之后,它仍然有可能在第一次结集时就收入《阿含经》中的,其实不只是这部经中明说如来藏,在杂阿含部、增一阿含部的许多经中也都有很明白的说到第八识,虽然那些不是直接以如来藏的名称来说。这位法师对于这个事实,感到不能接受,因此才会提出根本佛法与原始佛法的区别说,但是《杂阿含》与《增一阿含》,其实有很多本来就是大乘经典的,只是因为被二乘圣人听闻后而结集成的,所以才成为偏重解脱道的二乘经典了。

从这位法师对于四阿含诸经中仍可考证的史实,他都会严重地误会与违背而提出不信受的说法,那么他对专讲如来藏常住不灭的《央掘魔罗经》的厌恶,也就可想而知了。但是不论这位法师,以及他的弟子等人对如来藏如何地厌恶与否定,常常有意无意地否定祂,诬称如来藏是外道神我,说成是同于五阴、十八界法中的众生我,说是方便施设——唯有名相施设而不能实证的虚相法。但是如来藏绝不是众生蕴处界法中的任何一法,祂不能被摄在十八界法中,也永远不会有蕴处界等众生我的体性;这位法师等人怎么能说之为众生我呢?譬如在大乘经典《佛说大般泥洹经》卷5中有说︰【复次,善男子!我当更说入如来藏,即说偈曰:“……慧者了自性,我非我无二;无量无数佛,说是如来藏。我亦说一切,功德积聚经:我非我不二,汝等善受持。”】这显然是在说:真我如来藏和没有常住我性的蕴处界,非一亦非异,这两者显然是同时同处的;不但在大乘法的经典中如是说,在阿含部的经典中隐说时,也是一样的说法,从来没有不同。

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举证非常多了,这都是因为蕴处界无常、苦、空,是故名为无我;而如来藏心体,常、无苦、真实而非断灭空,是故相对于蕴处界而说为实我、真我,有时简称为“我”;而蕴处界等法都是无我性的,却都要摄归如来藏常住心,所以如来藏函盖自身与蕴处界,是兼具我与无我的,如是双具常住真实我以及众生缘起无我的,才是真正的如来藏妙义,才是真正的佛法呀!三乘菩提都不能自外于本识如来藏,所不同的只是需不需要亲证如来藏而已,解脱道的基础则没有不同。

这个本识在初转法轮时都不是用第八识这个名相来说,所以在四阿含诸经中都不曾说是第八识,乃至大乘法诸经中,有明说为第八识的也只有一部,就是经集部的《大乘舍黎娑担摩经》,在这部经文中 弥勒菩萨开示说:云何从缘所生?所谓缘于六界得和合故。何等为六?谓地、水、火、风、空、识;此六界合时,是名从缘生故。云何名地界?谓身坚实,此名地界;若身滋润,此名水界;若身温暖,此名火界;若出入息,此名风界;若身无障碍,此名空界;眼识乃至第八识,此名识界。如是等六界缘和合故,乃生其身。

这段经文是在说明有情的色身需要有地、水、火、风、空、识等六界缘和合才能出生,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当然就是要有第八识如来藏,因为只有如来藏才具备有大种性自性,而能够摄持地水火风等四大种,也才能够成就有情的色身;如果有情一期生死的因缘已尽的时候,那么无论这个有情的色身有病、无病,他的如来藏就都不再摄持这个色身而离开了,这时候这个有情也就因此而死亡了,当没有如来藏继续摄持色身四大的话,那么他的色身四大也就立即开始坏散了,所以这里所说的“眼识乃至第八识,此名识界”正是说明了一切有情同皆具有八识的功能。

虽然就只有这一部大乘经典,曾经以第八识来称呼如来藏本识,但是不该因为经中没有说如来藏是第八识,就说祂不存在,如来藏本识既不是蕴处界我,也不是无常而性空的无我。例如阿含部《央掘魔罗经》卷2中说道:尔时满愿子以偈答言:“‘诸佛及声闻,圣所不得法;正觉善通达,广为众生说。’此说有何义?谓过去一切诸佛,于一切法中极方便求,不得众生界及我、人、寿命;现在未来一切诸佛及三世一切声闻、缘觉,于一切法中极方便求,亦悉不得。我亦如是为众生说离众生界我、人、寿命,说无我法,说空法,如是说法。”尔时央掘魔罗谓满愿子言:“鸣呼!满愿!修蚊蚋行,不知说法。哀哉蚊蚋!无知!默然!不知如来隐覆之说,谓法无我。堕愚痴灯,如蛾投火。诸佛如来所不得者,谓过去一切诸佛世尊,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如来藏,不可得;现在一切诸佛世尊,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我性,不可得。未来一切诸佛世尊,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自性,不可得。三世一切声闻、缘觉,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如来藏,亦不可得,此是如来偈之正义。”

央掘魔罗又说:三世一切声闻、缘觉,有如来藏而眼不见,应说因缘。如罗睺罗敬重戒故,极视净水,见虫不了为是虫?为非虫?为是微尘耶?久久谛观,渐见细虫。十地菩萨亦复如是,于自身中观察自性,起如是如是无量诸性种种异见。如来之藏如是难入,安慰说者亦复甚难;谓于恶世极炽然时,不惜身命而为众生说如来藏,是故我说诸菩萨摩诃萨,人中之雄,即是如来。如阿那律天眼第一,真实明见空中鸟迹,与肉眼者俱共游行,彼肉眼者所不能见,信阿那律,知有鸟迹。肉眼愚夫,声闻、缘觉,信佛经说有如来藏,云何能见佛境界性?声闻、缘觉尚由他信,云何生盲凡夫而能自知,不从他受?

满愿子阿罗汉,也就是富楼那尊者;我们从这部经文可知,因为当时富楼那尊者还示现不知不证如来藏故,仍然以世俗谛的蕴处界无我性,说为佛法的真实义,认为这就是佛陀的本怀;所以央掘魔罗就责备他不懂佛法,斥责他为蚊蚋无知者。所以央掘魔罗阐释 佛所说法的真义是:三世诸佛求无如来藏皆不可得;三世诸佛一定都只能证实有如来藏,无法证实没有如来藏,但是三世诸佛也都同时证实蕴处界都无一丝一毫的真实性,所以蕴处界都是无常而无我的;并且明说肉眼愚夫、声闻、缘觉信佛经说有如来藏。“云何能见佛境界性?”这意思是说:声闻、缘觉等二乘圣人是没有亲证如来藏的,除非是回心大乘之后学习大乘法才能亲证;由此可以证明,想要亲证如来藏是非常困难的,一定要随从真善知识学习之后才有可能实证;而且所随学的善知识,必须是确实已经亲证如来藏了,才有能力为人说法开示而帮助弟子实证。因此说“声闻、缘觉尚由他信,云何生盲凡夫而能自知、不从他受?”所以想要实证如来藏的大师和学人,都得要亲从真善知识修学求证,除非您是很多世以前就已实证而乘愿再来的久学菩萨。由阿含部的这一段经文,明白显示出来的事实是:如来藏是没有众生我的体性的,也就是说没有蕴处界我的体性;所以不该把无我性而常住的真我如来藏当作是意识心我、外道神我或是梵我,因为外道神我、梵我,一向都是分明具有意识心我的体性、都是蕴处界我所摄的世俗法。

佛陀也不曾指示说如来藏有众生我的体性、有蕴处界我的体性,不论三乘经典中的哪一部经典,一向都是如此说的;只有天竺及西藏喇嘛教密宗祖师创造的伪经与密续除外。所以这位法师纯以臆想而说如来藏富有外道神我色彩,是存心诬蔑的不诚实说法,因此我们应当要认清这个事实,不要被这位法师的邪说所误导,而应当要信受佛语、如实修证,这样才能得到佛陀正法的真实谛义。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节目就说明到这里为止,感谢各位菩萨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