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集 大乘是佛说(二)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延续上一个单元,我们要继续来为“大乘是佛说”,而 弥勒菩萨确实是贤劫当来下生的第五尊佛,以这样子为主旨而来继续我们的一个弘法节目。

好!我们延续上一个单元最后所说的:佛是实语人,而 佛在阿含里面所预记的 弥勒菩萨,也确实不仅是历史上真实存在,佛在世的时候就已经是祂的沙门比丘弟子众里面的一个领导人物;弥勒菩萨也确实是如同 佛在《中阿含》、《长阿含》、《增壹阿含》所预记的,必定是能够在未来人寿八万岁的时候,必将成佛。那相关于这一个论题,我们顺便可以衍生,不是真实的修行的一些学者、或是一些外道对于这样子的佛法的疑问,这一些人经常会有些疑问或是说有一些错解,他们认为,佛在经典里面所演说的,包括这些因果、轮回,不只是(在他们心目中)后来才发展出来的大乘,甚至在阿含时期所提出来的这一些观念,其实都是抄袭自古代的一个婆罗门教。

关于这一个印度古代的文明,一般人大致上知道了,当然印度有些人讲的很早,好像是说甚至四、五千年前就有些文明,不过比较可靠的记载,比较已经有一个规模的印度文明的产生,一般大致上是认为在公元前大概2500年到1700年中间。而这一个所谓的吠陀时期,大概就是在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前大概800年的时候,那这一个吠陀,当然大家知道有四部吠陀:有梨俱吠陀、沙磨吠陀、夜柔吠陀乃至阿闼婆吠陀。不过,基本上在这一个吠陀时期,大部分并没有像在它后面的这一个奥义书时期(就是大概公元前9世纪到6世纪之间,在这个吠陀之后才又出现这样子的奥义书时期),吠陀时期比较没有去探讨到这一些所谓的宇宙本源的观念,比较纯粹还是偏向于这些祭祀、这些赞叹神,它顶多只是提到了一些所谓的原人、太一,很粗浅、很入门的对于宇宙的来源、宇宙造物主的一个想象。

可是,其实到了奥义书时期,所谓的这一些歌者奥义书、鹧鸪氏奥义书、他氏奥义书、白骡奥义书种种的这些奥义书里面,提出了所谓的梵我合一,提出了所谓的阿特曼、大我、这个宇宙的主宰、宇宙的本体,这是宇宙一切万物的根本因。虽然因为奥义书的时期、吠陀时期都远早于佛教出生、诞生的年代,因为这一些奥义书里面,有提到了一些只是相似于佛法所说的因果轮回这样子的一个观念,于是有一些研究学者就认为说:释迦牟尼佛后来之所以会提出这些三界六道轮回,之所以说有如何解脱,那其实有一大部分、甚至来讲它的精神,其实都是沿袭自在佛教也就在世尊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这一些奥义书、甚至是吠陀。

这种讲法合不合理?我们只要简单的提出一点:既然 佛是实语人,既然阿含的记载没有人可以质疑,因为这不是纯粹以记载而来说它是存在,而是 佛在阿含里面所讲说的这样子的声闻乘、缘觉乘的法,确实是可以如实让您我证得这样声闻、缘觉的解脱,它是如实的解脱之法。因为最简单的,所有的外道都是把前六识-特别是意识-建立为不生不灭法,依之而修学禅定,依之而要来一个小我、一个大我、小意识、大意识的融合;可是佛法里面却告诉我们,修行虽然要以这一个能够见闻觉知、能够了知前五尘这样的意识心为修行的一个主体,可是这个意识心本身却要依于佛所传授给我们的知见,而要来如实依于四念处,乃至其他佛所传授的戒定慧的法门,而要起步就要先来证知这个生灭的意识心,祂确实是一个不常住的、一个刹那生灭、依他而起的,才存在一生一世的短暂的虚妄之心,不可以错以意识为真实、为常。当您建立意识为真、为常,您就是所谓的佛门的外道。禅宗里面所说的:【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来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正法眼藏》卷3)禅宗虽然是大乘,不过引用在这里一样可以告诉我们,佛法跟所有的一切哲学、宗教、一切自己而说衍发所提倡的理论唯一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是六识论还是八识论?在意识到底是生灭的还是不生不灭?

依于刚刚简单说的,佛是实语人,佛所演说的法门我们是可以信受的,那这样的实语人所说的阿含里面记载了,特别是在这一个《长阿含》的第一分〈大本经〉里面第一部经,《长阿含》第一部经〈大本经〉,佛就依于祂的神通——祂的宿命神通,祂为我们演说了前一劫的最后的三尊佛(庄严劫的三尊佛),乃至贤劫的四尊佛包括祂自己,从毗婆尸佛、尸弃佛乃至陆陆续续的一直到迦叶佛、还有释迦佛总共七尊佛,这七尊佛以劫数来讲,它远远的都超过于这一个印度文明,即使你用最久远的来计算,五千年好了,即使给它一万年,又如何?每一个大劫的这样子的一个时间来讲,几乎都是以亿来计算的。

所以您以一个宿命神通能够如实不诳语而来为众生演说过去佛,祂是如何,祂是什么种族出家、祂的父亲、祂的母亲、祂的大弟子,祂住世的正法传授能够延绵下来的时间久远,佛都如实的演说出来。而您说,有这样宿命神通的佛智慧的部分尚且不提,有这样子的宿命神通的佛,却需要来抄袭古婆罗门教不过是两三千年至多、甚至是更短历史的这些吠陀、奥义书里面所谓的因果轮回的观念?而实际上您如果稍微深入去理解,佛在《阿含经》里面所演说的色界、无色界、欲界的三界悉檀,乃至三界六道,佛在《起世经》里面所说的详细情形,那远远絶对不是这个吠陀经、奥义书里面所能够企及万分之一、无量数之一!

更何况这些奥义书、这些吠陀,这些所谓的梵我合一、这所谓的太一,它们都还是建立在这一个六识论上,虚妄的建立了一个不存在的不生不灭法而以为万物的根源,而以为万法都可以跟它合而为一,以小我而能够汇归于一个大我,这样子的一个说法而说这个可以解脱,对于佛法是完全不同的,背道而驰的一个违背!这么有智慧的佛,祂不可能需要去抄袭古婆罗门教的这些错误的说法!这是我们顺便稍微偏出去补充的一点。

好!这一点说完之后,要回到我们更主要的主题,就是说,大乘一定是佛说,而我们下一尊佛 弥勒佛所传的在大乘里面所说的三转法轮的唯识如来藏,确定是这个无上正真的成佛之道!那要来演说“大乘是佛说”之前,我们还是回到最简单的,一般人来讲的话,会认为佛法名大乘佛法只是自说自话,乃至大乘里面还有大乘有宗、大乘空宗,那到底什么才是真正成佛之道?难道这一个三转法轮的判教,难道《解深密经》所说的就是真实无误吗?很多人对于大乘是佛说,乃至说即使大乘是佛说,那到底二转法轮、三转法轮哪一个殊胜?他竟然还有怀疑。就教内的人士来讲,当然我们一般来讲,会提出来《解深密经》的判教有质疑的,大致上最有名的大概就是跟 玄奘、窥基菩萨师徒几乎是同时当世的所谓的华严宗贤首法藏,在他的著作里面他提出来,所谓的地婆诃罗三藏跟他演说的,在印度有一部经叫作什么《大乘妙智经》,类似这样的一个名称,而说这一部经里面它所说的顺序是不一样,跟《解深密经》相反!

然而我们如果深一步的去检查一下,甚至在清凉澄观关于这一个所谓的《大乘妙智经》的解说,他一样是只能说“不晓得这一部经是什么”,甚至还有一些论师注解说,这些其实就是大般若经;换句话说,都是以讹传讹,故意因为宗派之见而要来攻击《解深密经》 佛如实的应许的三转法轮演说的顺序,这个部分我们先就在这里打住。

我们先回来先来实证,从道理上来实证为什么“大乘是佛说”?“大乘是佛说”最简单的第一点,我们之前已经针对这样子的一个题目,有作过一些简单的演说,最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说,小乘的四部阿含没有记载成佛之道,佛在四阿含里面所说的道理,至多只能够让弟子众们成为声闻四果阿罗汉、成为辟支佛而解脱生死。阿罗汉如果是佛,阿罗汉就不会只有阿罗汉这一个称号,而应该也同时跟佛一样十号具足。再来,更简单的,阿罗汉如果是佛,那十大声闻弟子里面,不应该有各自是多闻第一、智慧第一、神通第一,有持戒、天眼第一,种种不等的第一;有某某阿罗汉是这个第一,当然有某某阿罗汉这个不是第一。而每一尊佛所成就的威德、智慧、神通,絶对都是平等的!从这个十大弟子个个所证第一都不同,我们也可以很简单的了解到,阿罗汉真的不是佛!

在佛祂的姨母出家的大爱道比丘尼,相关的《杂阿含》的记载里面,佛也有演说到女人不能成就五事(有五件事情女人是没有办法成就的),其中就包括了从转轮圣王、从天帝释、从魔王(就是他化自在天的天王)、乃至梵王、乃至佛,女人是不能成佛,显见的阿罗汉必定不是佛;而四阿含所演说的佛法,其实只是让众生以小乘之法而成就二乘解脱而已,不是真正能够让众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成佛之道。那再来来讲,阿罗汉如果是佛,最简单的,那阿罗汉所说的就是佛语,既然是佛语,记录下来就是经典,那 释迦牟尼佛示现入灭之后,何须结集呢?每一个阿罗汉既然都是佛,所说的就是佛经,那还结集,何必呢!

再有一个例子,迦叶尊者,这个苦行第一的、头陀行第一的迦叶尊者,佛甚至还有分坐半座与他的这样子的一个示现。这个迦叶尊者有一次对于 佛制订比丘该遵守的戒律、对于比丘众讲说这样的戒律,他因为某些因素心有不忍,不很接受 佛这样的作法。好!可是毕竟是阿罗汉,怀著这样的对 佛的一个不恭敬、或是稍不认同的这样子的一个心,认为 佛不需要这样的制戒,不需要为这些比丘弟子讲授这些戒法;托钵回来之后,毕竟是阿罗汉,他回来以后,洗钵、足完毕之后,顶礼佛足。记得!阿罗汉如果是佛,为什么在《阿含经》就记载了这么多弟子遇到 佛都必须要顶礼?哪有同样尊贵的佛还需要跟佛顶礼?在这一部经里面,迦叶顶礼 佛之后,请注意迦叶尊者自己说了什么?他说:“我愚!我痴!”迦叶尊者自己跪于佛前,然后忏悔自己,以一个三明六通大阿罗汉,十大弟子当中苦行第一的,像这一个阿罗汉跟 佛忏悔“他错了”。很清楚的,阿罗汉如果是佛,应该一切法、一切智具足,为什么还会犯错?阿罗汉如果是佛,哪有一尊佛还要跟另外一尊佛忏悔的?

再从另外一些我们之前可能没有提到的《阿含经》里面的记载:一个放牛人阿支罗迦叶,在 佛早上要离开精舍,要前往王舍城里面去托钵的时候,连续三次阻挡了 佛前进,而请 佛要为他演说佛法;佛拗不过他,为他演说之后,阿支罗迦叶欢喜离去。到后来比丘们乞食回来以后,又跟 佛禀白了,他们入城乞食之后,听闻到阿支罗迦叶已经被牛给触死、抵死了,可是 佛当然早就如实知了,祂还吩咐弟子要去为阿支罗迦叶去帮他荼毘处理后事,佛为他授第一记,就是说证明阿支罗迦叶在早上听闻世尊为他说法之后,他已经成为阿罗汉。从这一件事情我们可以知道,早上还是一个凡夫放牛人,福德智慧都是很低劣的,才一个早上一个时辰,佛为他演说,佛又为他授记;佛是实语人,为他授记,他就成为阿罗汉了。这样子只需要短短的可能是一饭顷时间,就能够成就了阿罗汉,可能跟十号具足的无上师这样的佛世尊祂的智慧神通可以稍比于万一的吗?乃至阿支罗迦叶这一部经后面的玷牟留这样的一个外道的记载,一样是在 佛的教导之下,很快的一天之内就从外道变成阿罗汉。

如果这样子的阿罗汉就跟 佛的神通、智慧、威德都一样,十力具足的话,那这样子的一个佛有什么好殊胜可言呢?更不用提在《阿含经》里面还有记载的第六次退转、而第七次怕自己又退转而自杀身的瞿低迦这一个尊者;瞿低迦尊者六次证得阿罗汉,六次又退失了阿罗汉果,第七次证得之后,他干脆下定决心,为了防止自己退转,拿刀子就自杀了;佛一样为这个瞿低迦尊者授记他是阿罗汉。如果阿罗汉是佛,为什么会有瞿低迦这样子一个退法、思法的阿罗汉呢?阿罗汉既然会退转,当然我们知道,除了初果不退转之外,四果、三果、二果都有退转的可能。可是阿罗汉会退转,从来不可能有佛会退转的,从来也不可能有佛福德到这么差,要自杀而来保证祂所证的解脱果不退失。

如果我们再引用一些,并不是出于不恭敬,纯粹是为证成阿罗汉不是佛,我们也来引用看看,十大声闻弟子里面,智慧第一的舍利弗是如何死的。经文记载他是病死,甚至死前的话,还需要天帝释以这一个欲界天三十三天天主之尊,为他来躬除粪便。而舍利弗在病死之前,目犍连已经是遭受外道的痛棍棒打,全身体无完肤破烂了,勉强才能够支撑著回来到僧团。如果阿罗汉是佛,为什么这样的智慧第一、神通第一的目犍连、舍利弗,却是要像瞿低迦、像阿支罗迦叶不得好死呢?我们再一次的强调,这并不是对于舍利弗、对于目犍连尊者这样子的三明六通大阿罗汉、这一个缘觉不尊重,反而要体会到一点,这一些声闻弟子虽然远远超过我们这些凡夫的智慧,可是跟 佛的威德、智慧、神通、十力、四无所畏比较起来,他的所证确实是都还很昧劣、很微小。

在所谓的《升摄波叶喻经》,简称申恕林,这样子的《阿含经》里面的记载,佛也为这些弟子众们说了:我成佛至今为你们所说的法(当然那时候佛已经演说了这些三十七菩提分、十因缘、十二因缘的法),就是已经具足演说了能够让大众证得二乘声闻缘觉解脱的法了,可是 佛再举申恕林这样子一个树林的叶子作譬喻,祂手上抓起叶子,问弟子们说:“这大树林里面的叶子多呢,还是我手上这叶子多?”当然大家都知道树林里面的叶子多,可是 佛说了:“即使我现在已经是圆满的演说了这样的小乘,能够让大家依之修行而证得二乘菩提声闻缘觉菩提解脱法了。”可是在这个经文里面佛特别强调了:“我成等正觉所证得的正法,还没有为大众演说的,却还是如同这个大树林-申恕林这个大树林森林-里面那么多叶子,无量无边的、不可算数譬喻的多。”那这个指的是什么?当然是指大乘菩提佛菩提法,对于声闻、缘觉的人来讲,他是不需要听的,因为声闻、缘觉来讲,他只要断掉生灭相的贪爱执著,断掉生灭法的再生起,他不需要证得这一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这一个如来藏。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先演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们:身心康泰、一切无碍。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