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集 应以“四句离”观察诸法


  正国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节目,今天我们要跟诸位菩萨一起来探讨有关〈应以四句离观察诸法〉的相关法义。四句离,主要是以四个重要的面向,来观察诸法自性的种种相貌,因此对于菩萨的抉择慧以及利益众生之方便善巧,会有很大的帮助;虽然这个法义比较不容易理解,但是我们可以了解其中比较基本的道理,这样对于大家来说还是会有很大的利益。

  我们先来看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中的开示:大慧!彼四句者,谓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是名四句。大慧!此四句离,是名一切法。大慧!此四句观察一切法,应当修学。

  大意是说,诸法之性若离一异、离俱不俱、离有无非有非无、离常无常等,必不可得;因此,这四句离所说的范围,是可以观察一切法的。初学的菩萨,可以理解其中的基本法义;而久学或悟后起修的菩萨,则可以藉由修学四句离而令其观察觉照之智慧获得增长,并能利益许多众生。

  首先,我们需要先知道的是:这四句离皆是依如来藏为基础而说,离开如来藏及诸法种子,就没有一切法可以观察得到。既然如此,那可见得如果以六识论的邪见来解释四句离,则必然会处处错误,这是一开始大家可以先有的认识。首先为何说“诸法之性若离一异,必不可得”?这是因为,譬如生灭性之识阴,是依他起之法,祂是要依于种种因缘—包括意根与法尘等—不能离如来藏而有,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识阴与如来藏可以说是“一”;然而识阴等生灭法,终究与不生灭法如来藏有种种差异,因此又说是“异”。当然,这也是诸佛世尊的大慈大悲之处,因为欲令学人证得藏识空性及断三缚结,发起般若与解脱智慧;因此,诸佛世尊必为有情宣说如来藏异于七识心之理,如果只说“一”,那众生就会把诸法混在一起而产生错误的执著,譬如误认意识或其觉知性为常住不坏之法,则将无法断我见而永远沉沦于生死之中。

  上述所说“误认意识或其觉知性为常住之法”的原因与现象,在先前节目中,诸位亲教师已有极多之开示与举例,因此在此就不再重复。而只要如来藏中之分段生死种子不断,则必令生生世世之识阴不断出生,因而生生世世皆能有识阴与如来藏存在;然而,阿罗汉灭尽烦恼障,舍报后灭尽识阴、灭尽十八界,而如来藏仍然不灭而独存,因此说二者之间又是“非一非异”。又譬如,诸位菩萨的识蕴修学善净法,则令如来藏含藏之智慧种子能够逐渐增长,而虽然意识心现起时能够与种种智慧相应,然而如来藏却是离开在诸法上面的各种智慧,因此也是“非一非异”。

  所以,从上述的探讨,诸位菩萨就可以了解:为何要从这“离一异”的角度来探讨诸法,也可以深刻了解其意义所在。因为以种种角度来观察诸法,能了解不同法义,可以出生各种智慧,不可以用一个角度来否定其他角度的观察。那有些人会认为说,六识论者他们也可以解释“离一异”啊!因为,六个识都具有生灭性,故是一;而六个识现起所依之缘不同,故说为异;同时六个识虽皆具有了别性,但所缘境非一,故说非一非异。这样说虽然是有道理,可是你如果再追问六识论者,说那识阴为什么能够出生?灭了之后为何又能够再生起?那六识论者必然会落入无因论之中。因为否定根本因如来藏的关系,同时六识种子及无明种子亦无所依附,也造成无法解释因果的困境;所以,他们的许多说法,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有道理,然而终究无法脱离断见与常见,这也是邪见的可怕之处。

  所以,在《佛藏经》卷2中开示:十不善中邪见罪重。何以故?世尊!邪见者垢常著心,心不清净。

  因为只要意识心现起,在思惟法义的时候,这些邪见就在背后影响著他,令邪见者难以脱离。而一般修学者,因为很难分辨其邪说,就很容易受误导,这也是末法时期修学者必须要非常小心之处。所以,在《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6中开示:“精进智慧者,乃闻如来藏。”也就是一心精进想要寻觅、想要修学正法,而有智慧在许多传法者之不同说法中,来抉择正确的法义者,他才能够有因缘来修学如来藏法。因为,如果不去作法义思惟简择,或者落入名师崇拜,或情执深重者,纵然有机会接触如来藏法,但是通常是不能信受,或者不相应、或退转,因此便白白错失修学正法的机会。

  接下来,我们先来看为何说“诸法之性若离有无非有非无,必不可得”?这仍然要依信受如来藏法而说。因为,蕴处界诸法之法性,在种种因缘具足之下就能够展现出来,因此诸法于三界中之一切现象上为“有”,不得谓无;然而,却都是由如来藏依诸因缘辗转而有、而出生,本身无有不坏之自体性,如果因缘不具足,这些法亦随之而灭,是故究竟来说又是“无”;依于因缘之具足乃能出生,非本自有,是缘生法,必定归灭,故说“非有”;若众生无明不断,蕴处界诸法必定因此等无明因缘,而由藏识世世现行轮转生死,非无众生轮转生死,故说“非无”。同样的,如来藏自身具有种种中道体性,因此也可以依据正理,从各种角度来观察祂的有、无、非有非无之体性。因此,诸法皆可以应用上述之道理来作观察,故说“诸法之性若离有无、非有非无,必不可得”,而且必须依有如来藏心的正理而作观察。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学习这种观察的智慧,就可以比较容易了解在经教中各种角度的说法,而不会轻易误解。

  我们再来看在《广论》卷19中,有这样的内容:如是之有事无事二俱当破,有自性之俱非亦当破除。故一切破四句之理,皆当如是知。(《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

  也就是说应成派中观师,误认为教典中是在破一切有自性之法,因此一切法,无论是何种法,只要是有自性者皆当破除;因此,误认为一切法无论是有事、无事、非有事非无事等,只要是有自性的法都不承认。因为这样的缘故,当然是会否定有真实自性的如来藏心,因此落入断灭见中而不自知。而上面我们曾说过,诸法之有、无或非有非无等,必须依据八识论的正理来说;而即使是破诸有为法没有真实不坏之自性,表面上看起来是对的,但是如果没有具真实体性的如来藏心及其含藏之诸法种子,那这些生灭法又如何能有生灭的现象,而令修学者能够观察得到“有生之法必定有灭”的道理?因为,连这些法都无法出现了,何况能够观察到诸法的生灭体性,更何况是连能观察的意识心都无法出现了;因此,应成派中观师否定了如来藏心之后,必令种种说法成为戏论。

  而事实上,现象界在表象上很明显呈现“有生之法必定有灭”,因此无常而无真实不坏的自性。这些世间道理,也不必应成派中观师来说,因为一般科学家乃至世间人,也可以观察得到世间所有的现象都是因缘聚合生灭不断,乃至以世间智慧亦可以了知意识是生灭法;而竟反而有六识论大师执著意识心或意识细心是常住之法,真是令人惊讶!因此,在《楞严经》卷9中开示:

  阿难!此等众生不识本心,受此轮回,经无量劫不得真净,皆由随顺杀盗淫故;反此三种,又则出生无杀盗淫。有名鬼伦,无名天趣;有无相倾,起轮回性。(《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9)

  也就是说,由于不认识本心如来藏的真如性,或者没有修学正确的解脱道,才会虚妄地生生世世受轮回生死;经过无量劫之后,依旧无法真正清净自己的心,无论是有杀盗淫的众生,或无杀盗淫的色界、无色界有情,都是无法出离三界生死;因为,如果不知有本住法,则必定于内于外有恐怖而无法断我见,当然更无法实证本心如来藏了。

  在上面所引之《楞伽经》卷2中,亦开示菩萨应远离“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的错误妄想相。然而,诸应成派中观师所堕入的正是“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之妄想相邪见,因为这无明邪见所遮障的关系而无法出离,并且依于意识之不善思惟的结果,便落入更深的无明邪见之中。譬如,在《大般涅槃经》卷37中的开示:善男子!如是二法互为因果互相增长,不善思惟生于无明,无明因缘生不善思惟。善男子!其能生长诸烦恼者,皆悉名为烦恼因缘,亲近如是烦恼因缘,名为无明。

  也就是说,众生本身因为无明的关系,就会有种种不善的邪思惟,因邪思惟而引生出更深重的无明,而这些无明又引生出更多的邪思惟;二者互为因果,互相增长,这也就使得在正法修学上面的遮障越来越深重,包括亲近恶知识,接受种种邪教导等,皆能生长诸烦恼,及令无明邪见越加深重。有了无明邪见,通常会加以传播,因此难免毁谤正法,而令长时与正法难以相应。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深刻了解修学佛法,为何要具备“闻、思、修”三慧。听闻虽然重要,但是一定要记得必须配合法义思惟,才能真正了解与简择正确的法义;譬如,在《瑜伽师地论》卷14中的开示:“由思慧故,于未善决定义能善思惟。”就是在说明思慧的重要性。尤其是在现代知识传播发达的时代,众说纷纭,令人眼花撩乱,正确的法义抉择尤其显得重要;而其中真善知识之著作取得亦相当容易,因此只要能够静下心来好好阅读与理智地比对不同之说法,暂时将情执与名师崇拜搁在一旁,相信不需要很久的时间,便能够对于正确的八识论与错误的六识论,作一个基本的分辨与抉择。加上诸经教中,亦出现大量之“不念心、非心心、无心相心、无住心、本际、实际、涅槃、第八识”等等,都在开示有本心如来藏存在;另外三转法轮诸唯识经典,亦开示许多八识心王如来藏妙法;再加上诸菩萨的论中,亦有多处在证明一定有如来藏存在,因此修学者怎能视而不见而忽略之?果真故意不去面对这些诸多明显的开示,那要具足有修学正法的因缘就真的是不容易了;同时,这也显示了对于 世尊所开示诸圣教的不恭敬,因此这是我们所一定要避免的。

  在《大宝积经》卷39中,开示种种对于修学上会产生障碍之法,包括:“不恭敬佛菩提、不恭敬法、不恭敬僧、不恭敬律仪……邪见、邪思、邪语……。”这些绝对是我们要引以为戒的。因为如来藏,是一切法的根源,是自在而无生之法,因此在圣教中开示说:“是如来藏胜一切法。”但是却见有人将最胜妙之如来藏法,颠倒地说为自性见或方便说,而反而认为堕入断灭见之“一切法无自性空”才是最究竟之法,因此成为严重的邪见。在《楞伽经详解》第六辑中,平实导师的一段开示就是在破斥这种恶取空之人:

  若“一切法空”之法不空——实有常住,可以名为真如涅槃者,则应有空法不空;然空法是无,无法云何而可言不空?是故龙树责言:“实无不空法,何得有空法?”实无一切法空之不空法,云何可言有“空”之法为常住……?是故……以为“一切法空为不空之法”……即是龙树所说“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者。(《楞伽经详解》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142。)

  因此,对于核心法义,务必依据圣教量以及真善知识的教导而作正确的抉择,才能够守护自他的法身慧命。

  接著,我们来看有关于“诸法之性若离俱不俱,必不可得”的法义。探讨这个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可以让我们离开常见外道的邪见,因为还有不少人错以为识阴能够贯通三世,实际上未来世是全新的识阴,而相对于可以贯通三世的如来藏来说,以及再配合“假必依实”等正知见,我们就可以了解“诸法之性若离俱、不俱与非俱非不俱,必不可得”。这部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不作详细讨论。

  最后,我们来探讨为何说“诸法若离常、无常,必不可得”?以识阴为例来说,祂本身是生灭法,这是大家都可以自己观察到的,因此说是“无常”;可是识阴由无明、业爱、种子的缘故,世世识阴灭已,又复受生而有来世全新之识阴,既然识阴世世皆有,因此依如来藏故说为“常”;然而前世识阴与此世识阴不是同一个,因此说为“非常”;识阴灭后依因缘又能再现起,前后延续,故又说是“非无常”;因此说,“诸法之性若离常、无常与非常非无常,必不可得”。

  因此,由今天我们对于“四句离”相关的法义探讨,相信大家都能够了解,基于八识论为基础的四句离,才是正确吻合圣教量的正知见。一方面可以使我们对于八识论的如来藏妙法更加深信不疑,同时也让我们能够藉由四句离的法义,从不同面向来探讨,因而更能够深入思惟种种法性及逐渐培养出救护众生的方便善巧;并且也能够了解到否定本心如来藏的六识论邪见,其所说之种种法,必将漏洞百出而处处违背圣教。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集就谈到这里。

  祝您身体健康、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