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集 应离增益与损减执


正国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节目,今天我们要跟诸位菩萨一起来探讨有关〈应离增益与损减执〉的相关法义。在佛法的修行过程中,对于种种法的正确了解以及观察,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如果能够作到对于诸法不起增益与损减的过失,那对于修学就会有很大的帮助。因此今天,我们就要来概略探讨这方面的法义。

我们先来看在《瑜伽师地论》卷64中的开示:

若于依他起自性、或圆成实自性中,所有遍计所执自性妄执,当知名增益边。……损减边者,谓于依他起自性及圆成实自性诸有法中,谤其自相,言无所有。

这里开示的依他起自性,讲的就是如五蕴等诸法,需要依靠因缘才能出生,因此没有真实不坏的体性;而圆成实自性就是说如来藏具有圆满成就诸法的体性,而这体性是真实存在的。如果对于依他起性及圆成实性作错误的认知,就会产生遍计所执的现象。譬如,对于因缘所生法的自性,产生了错误的计执,以为一定是有那样不坏的真实自性,而不知道是在因缘条件具足之下,这个自性才能显现出来,如果因缘不具足或有所变化,此体性就会灭失或改变;又譬如,对于本心如来藏,有些修学者不知祂是离见闻觉知,以为祂一样是住于意识境界之中,因此落入虚妄想而执著不舍,这些都称为增益边的错误执著。而相对的损减边,就是说诸法确实能够展现出某种相貌或体性,而因为知见错误的关系加以否定。譬如,以为进入定中之意识心,就没有了别性,就是不分别,而以为已经证悟了,不知道只要意识心存在,就会有了别性伴随著;又譬如,六识论者否定如来藏心,那这个是把佛法中的根本彻底地损减掉了,因此就会引生种种的问题出来。所以,无论增益边与损减边,都会使得后续衍生许多的邪见出来,都是我们所应当要避免的。

接著,我们来看在《广论》卷19中,有这样的内容:

是故一切衰损根本,即是增益自性无明,而能与彼行相正反,拔除彼者,唯达无性或无我慧。……永尽贪爱是能证得涅槃之因,除无性见更无少法,是能如是尽贪之因,故无自性为相无我,是无第二寂静之门,趣涅槃城,此乃无等唯一之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

在这里,宗喀巴也提到了“一切衰损根本,即是增益自性无明”,那我们来看六识论者是否亦落在里面。如同前面所说,六识论者否定如来藏是非常严重的损减过失,而在六识论者的著作或开示中,也常见他们在谈论种子熏习,譬如有一位日常法师在解释《广论》时说:

当你造业的当下,……在我们的心识当中就熏下一种影响力量,所以我们叫作习气,……它将来它会再发出来的,所以这个这种再引发出来的这种习惯的力量,我们又给它另外一个名字叫作种子。(《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日常法师)

所以,六识论者也认为造业会熏习种子于心识之中,而因为否定如来藏的关系,造成这个受熏的心识只能是六识心,也就是原来六识心只是能熏,结果因为六识论错误知见的关系,现在变成六识心既是能熏又是所熏,那这不是很明显地违背经教开示之六识心只能是能熏而非所熏,而变成是增益六识心的自性。所以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对于某些法加以损减,以及对于另外一些法又加以增益,就会产生种种违背事实与正理的情况出来,造成自他的许多问题而难以收拾,唯一解决之道,便是回归正法而依教奉行。

所以,宗喀巴一方面教人要离开增益自性的无明而生起无我慧,结果反而是自己陷在其中而不知道。而上述《广论》中,宗喀巴也说“永尽贪爱是能证得涅槃之因,除无性见更无少法”,当然我们都知道他的“无性见”,是离如来藏而说之诸法无自性空,本质上是断灭见,因此这样的“无性见”绝对无法“永尽贪爱”。所以,他的“无性见”绝对不是“证得涅槃之因”,因此也是属于增益自性的无明;而如同他自己说的,其“无性见”反而是“一切衰损根本”,如同修学双身法,也是绝对无法“永尽贪爱”,因为都是属于增益自性无明的关系。同时在这里,他也说到“涅槃”,奇怪的是,他把如来藏否定掉了,而竟然还谈“涅槃”?因为四种涅槃,皆不可以离如来藏而说。譬如,离如来藏而说无余涅槃则成断灭,包括菩萨所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指的正是证如来藏心。因此,六识论者所说之涅槃,完全是戏论一场,无益自他。

而宗喀巴说要永尽贪爱“除无性见更无少法”,先不说他的无性见是断灭见,根本不可能永尽贪爱,在先前节目中也有亲教师解说过,在圣教中开示的四圣谛之十六行观;譬如说,最前面苦圣谛中,包括“无常、苦、空、无我”等四种内涵的思惟观行,而其他集谛、灭谛、道谛亦各有四种观行内涵。因此,并不是对所有修学者来说,都只要观察诸法无自性空即可永尽贪爱,因为无法心得决定,同时远离的力量不足的缘故;更重要的是,要断我见之前,也还得要先信受有本住法如来藏,才能真断我见,乃至渐渐修断贪爱烦恼,因为众生都是会畏惧断灭的缘故。所以,观诸生灭法无真实不坏之自性,只是观行中的一部分,更何况,这也绝对不能以“离开如来藏而说蕴处界诸法无自性空”这样的断灭见来作观察。

而同样在《广论》卷19中也有这样的内容:

虽亦有空无相无愿三解脱门,然唯无我正见最胜,由了诸法悉皆无我,一切法贪无余永尽,岂于少法见少可求或相可缘。故唯无我是无第二寂静之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

这里宗喀巴亦以他否定如来藏后之断灭见的错误无我见,来贬抑三解脱门。即使是假设能够以正确的蕴处界空知见,来修学二乘之三解脱门,也都还不是大乘之三解脱门,更何况宗喀巴的无我见是断灭见呢?譬如,在《起信论讲记》第三辑中,平实导师的开示:

大乘菩萨除了这种二乘圣人在解脱道上所证得的现观以外,还得再加上另一个真如法性的现观;……真如心第八识从来离六尘见闻觉知,所以永远“空、无相”,所以从来都无所得。……转依真如心以后就不需要再作有求有作的事业了,……所以菩萨兼得两种净三昧。(《起信论讲记》第三辑,正智出版社,页291-292)

因此,宗喀巴以其错误的知见,来谈论与评比三解脱门,真的是毫无意义的事;同时也具足增益执与损减执,所以其所谓之永尽贪爱亦成为虚妄之谈。

如果比对在其著作之中,无法弃舍不离欲界爱之双身法,亦可以很清楚地证明:他所说的无我正见完全是空谈,欲界爱都无法弃舍了,更何况是色界爱,乃至永尽三界贪爱。而宗喀巴除了说要“永尽贪爱”之外,亦说因为“了诸法悉皆无我”就可以“一切法贪无余永尽”,这显示他太简化佛法了;也表示他一路的破、破斥过头了,而不知菩萨在修行过程中,是要生起善法欲、善法贪的。对于菩萨来说,善法贪是不应该断除的,因为若不贪善法,就不能修学无量的善净法门而成佛,所以善法欲不可断。因为佛法的修证,必须按部就班,不是才刚修学,便因为了知诸法皆无自性、无我,便弃舍一切善法贪;乃至想要不经历菩萨五十二位阶,就能够直接成佛。当然诸位知道:宗喀巴所谓的诸法悉皆无我,是离如来藏而说,是落入断灭见的,根本无法达成他所宣称的效果,因此也是充分的增益执。

另外,因为误认一切法皆无自性为究竟之说,因此导致有些修学者,就通常会误解“三无性”之法义,而以“误解三无性法义”之错误知见,来错解“三自性”;乃至连圆成实性都加以否定,因而落入损减执之中。因此,在《成唯识论》卷9中开示:三颂总显诸契经中,说无性言非极了义,诸有智者不应依之总拨诸法都无自性。

也就是说,不能以“三无性”来破三自性。因为三无性,乃是为已证三自性的菩萨,希望他们能永伏性障而进入诸地广修菩萨行,因此说三无性,主要乃依藏识自住境界而说,因此非无三自性也。六识论者不知道这个道理,因此总以无自性空之断灭见来破斥真实法,而令其自身之修学无法有任何三乘菩提之实证。

在圣教中开示说“是如来藏胜一切法”、“真如是一切三昧根本处”,而六识论者竟然因为执著错误之空无我见,而把最殊胜的万法根源如来藏否定,真是太不值得了。这是六识论者所应当留意,而不应忽略圣教中的开示。在《阿含经》中也有藉由故事而开示说:有两个人出外求财,一个是有智慧的人,他会把先找到的麻换成麻缕、麻布等;在经历数个村落城市时,逐渐换成比较贵重的铜、白银,乃至最后换成黄金。而另一个没有智慧的同伴,则一路背著一开始发现的麻,虽然经历数个村落城市,但是都不愿意跟别人交换比较有价值的物品,因此最后人家已经得到黄金,他还只是拥有麻而已。所以有智慧的人,他所最珍贵的应当是如来藏法,怎么反而要把最珍贵的弃舍掉,而宝藏没有任何价值的错误法门,并且一直不愿意去作思惟观察而把它弃舍。学人应该依止圣教及真善知识,如此才能令所学转更胜妙而次第增上。

我们再引《瑜伽师地论》卷58中,圣 弥勒菩萨的开示:

邪见者……当知此见略有二种:一者增益,二者损减。萨迦耶见、边执见、见取、戒禁取,此四见等一切,皆名增益邪见。谤因谤用谤果坏实事等,……一切皆名损减邪见。

所以由这里,大家就比较清楚,其实信受邪见,本身就会落入增益执与损减执之中。诸位可以检验六识论者,因为否定如来藏,就会无法断我见,因此落入“萨迦耶见”之中;六识论也是断灭见,当然不离“边执见”;而如果依错误的知见来破斥其他人,就落入“见取”之中;另外密宗自行施设三昧耶戒,就是属于“戒禁取”;而这些邪见都是属于错误的认知与执取,因此属于“增益边”;而另一方面,否定如来藏,亦令其引生错误的因果知见,因此落入谤因、谤用、谤果、坏实事的“损减邪见”之中。譬如,以为错误的知见可以成就功德,反而破斥正知见是错误的,而无法令人修行成就,这就是损减边的邪见。又譬如说,比较单纯的,如果有些修行人,他认为杀害众生而吃众生的肉,是在超度众生,这除了是增益边的邪见,同时也是损减邪见,因为认为杀生是没有果报的。因此,从上面圣 弥勒菩萨的开示中,也提醒我们佛法正知见真的是非常重要,如果不小心,往往就容易落入增益邪见或损减邪见之中,来世的果报就不好玩了;因为三界因缘果报,该如何就会如何展现,不会因为有损减邪见的人认为没有果报就不会展现。

接著,我们来看因为六识论者否认不生灭的本心如来藏,如前所述,这样当然无法断我见乃至“永尽贪爱”;而六识论者以诸法无自性空为最殊胜究竟之道理,譬如有一位日常法师,在浅释《广论》时说:

正因为它是空的,所以必定是缘起,这个幻有的现象是必然的;正因为它缘起,所以必然是性空。这个就是应成派最殊胜的一点。(《菩提道次第广论》浅释 日常法师)

所以这位法师,确实认为诸法缘起而无自性空,是应成派中最殊胜的;可是他不知道这只是依附在生灭性蕴处界之现象界而观察到的道理,只是虚相法,非实相法。而这位法师应当思考,既然一切法都无自性空,都是生灭性而皆因缘所生,那便没有可以究竟依靠之不生灭法;即使假设将来六识论者之修行能有任何成就,但其成就之法仍然不离性空无常,终究还是会归于坏灭,因此六识论者一定会面临徒众怀疑及询问是否会落入断灭,或修行如何才能究竟成就而不失坏的问题。

因为断灭,是众生所不喜欢的,即使有极少数人因为躲避痛苦等,而能生起“无有爱”,不求当来诸有而与断灭见相应;但是事实上,他深心之中还是不愿意断灭的,因为我见、我执尚在,如果没有透过正确的修学法门,还是会出生后有的,仍然无法解脱。而生灭无常是苦,如果一切法皆无常、无自性空,将来修学所成就的法,也不离无常、无自性空,而当然也还是生灭无常、是苦;那六识论者显然无法解决这些质疑,这是因为离开如来藏而说一切法无自性空本身,就是具足增益与损减执,本身就是摄属于邪见,因此修行当然不可能成就。乃至再建立意识细心或极细心为常住不坏法,或者执著诸法灭相常在之“灭相真如”为真实法,乃至执一切法空为不空法等等,皆是虚妄之施设,不说无法通过正法的检验,乃至连世间逻辑都无法通过,这就是六识论者永远无法脱离的桎梏,因为违背因果道理与法界实相的关系。

由今天我们对于〈应离增益与损减执〉之相关法义的探讨,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六识论为何会落入增益与损减执之中,而令其修学无法成就;因此,在修学路上,一定要依循诸佛菩萨所开示的八识论正理,并转依如来藏的清净体性,才能对于诸法作正确的观察而令智慧不断出生。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集就谈到这里。

祝您身体健康、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