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集 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二)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喇嘛教格鲁派的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今天藉著这个机会来谈论宗喀巴《广论》的背后所隐藏的真实内涵,它不仅荒诞、离谱,完全违背了 世尊的开示,而且也不离欲界最低层次的男女双身邪淫法。

  今天将继续上一次的子题,那就是〈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上一集已谈到宗喀巴的中心思想是不离六识以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存在,认为一切有情的真心仅有六个识,所以宗喀巴是为六识论者。像这样的说法,完全违背 世尊八识论的开示,所以宗喀巴所说的法不是佛法,而是断见外道法。今天所要谈的是,宗喀巴的断见外道法所衍生的过失有哪些?这些过失又会衍生哪些过失出现呢?如是一个个的过失衍生了更多的过失出现,综合起来有无量无边的过失,更证明了宗喀巴所说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其所衍生的过失大约有四点:第一点、必然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第二点、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第三点、认为最究竟的第三转法轮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第四点、认为不必明心真见道就可以成佛。

  首先谈第一点:必然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在经典中 佛曾开示,一切有情的真心有真如性,所谓的真如性,就是祂有真实存在的体性,以及如如不动的体性。所谓的真实存在的体性是指:真心在一切有情身中,可以为明心者所亲证、所现观、所体验,证明祂真实存在;不是如达赖喇嘛所说的真心在虚空,这证明了达赖喇嘛是虚空外道。所谓的如如不动的体性,是指祂于六尘不动、不分别,所以祂离见闻觉知,不是如喇嘛教行者所说“真心有见闻觉知性”,这证明了喇嘛教行者堕入意识有为境界中。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当然不会承认第八识存在,更不会承认第八识有真实性与如如性存在,才会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所以在他的《广论》等著作中明白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其徒孙达赖喇嘛等人也跟随著宗喀巴的脚步,不仅否定了真心第八识存在,而且也主张真心无自性。又 佛在《楞伽经》也开示,一切有情的真心有“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两种无我”,这告诉大众:真心真实有这些自性存在,不是不存在。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必然也会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就算他不否定,其所说的内容必然会与 世尊的开示不一样。譬如说,《楞伽经》所开示的五法,那就是“相、名、分别、如如、正智”(《大乘入楞伽经》卷5);当中的“如如”是阐述真心不在六尘分别的体性——祂于六尘都不动,所以称之为如如。然而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以及否定了真心于六尘都如如不动的自性,必然会落入六尘有为的境界中。既然落入六尘有为境界中,当然离开不了六识对六尘的了别(尤其是意识对法尘的了别),所以才会认能知、能觉法尘的意识心为真心,才会主张一念不生的意识心(包括了有念灵知心、无念灵知心、断际灵知心等心)就是不生不灭的真心。像这样于六尘而了别、会心动的意识心,当然不是 世尊所开示如如的真心;又意识有了别法尘的体性,这就是意识的自性。既然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对世间所有的自性都彻彻底底加以否定了,却又反认意识的自性就是真心的自性,岂不是颠倒说法吗?岂不是拿石头来砸自己脚吗?

  又五法当中的“正智”,是阐述证悟者现观真心不在六尘了别而发起的智慧,也是明心证悟者亲证法界实相的真如性所发起的般若智慧,这才是 佛在《楞伽经》所开示的“正智”——也就是正确的智慧。然而,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否定了真心的存在,也否定了真心的自性存在,必然会落入能分别善恶所发起有时清净、有时染污的意识心中。而意识心本来就是刹那生灭不已的法,不是常住法,又如何是 世尊所开示“恒时而且清净”的真心呢?又如何发起“正智”而成就佛道呢?由此可以证明: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否定了真心的存在,否定了真心的自性存在,必然会衍生很多的过失出现。譬如,他们会歪曲、割裂真心的真实内涵,将能分别法尘的意识心来取代真心,因而落入种种境界中、落入种种有为法中。像这样严重违背 世尊的开示,根本不可能于二乘菩提之任何一个菩提有所实证,更何况能实证佛菩提了。纵使他们经历尘劫很精进地修行,到头来还是一事无成,反而一直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

  一般的众生不知也不证甚深微妙的真心,又没有慧眼可以简择宗喀巴等人违背 世尊的开示,就被宗喀巴等人的断见外道见所误导而下堕;乃至到现在还有愚痴无智的人,秉持著宗喀巴的断见外道见在误导众生,在戕害众生的法身慧命——这些人包括了达赖喇嘛、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以及开设广论班的法师等人在内。当有真善知识依照 佛的圣言量,以及自己亲证生命实相的现量及比量,出来宣说可以实证一切有情的真心,以及真心有种种自性时,他们必然会毁谤真善知识为自性见外道。

  然而,这些断见外道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也不承认真心有自性存在,当然不可能是佛门证悟的圣者,必然是异生凡夫一个。以一个异生凡夫的身分而毁谤亲证生命实相的真善知识为自性见外道,岂不是很愚痴、很颠倒的行为吗?因为这样的愚痴、颠倒的行为,已经造下毁谤三宝的重罪,未来会有不可爱的异熟果报要承受,不是吗?既然已证明宗喀巴根本不是证悟者,其徒子徒孙们为了拉抬宗喀巴的地位,宣称宗喀巴是“至尊”的佛陀,证明了这些人造作了未证言证的大妄语,因而成就连佛弟子们都不敢妄造的大妄语业,更证明了宗喀巴的徒子徒孙们心地非常不善,而且也很愚痴,不是吗?

  接下来谈第二点:宗喀巴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既然宗喀巴否定了真心的存在,必然没有能力现观真心真实存在,更没有能力观察真心有种种自性存在,就会落入种种生灭不已的现象界中,所以才会主张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都是“性空唯名”。然而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都是性空唯名,那都是生灭法,不是真实法;宗喀巴却将生灭不已的法当作是真实法,显然宗喀巴没有智慧也很愚痴,不是吗?因为这样的缘故,在宗喀巴种种的著作中,包括了两本的《广论》以及《佛理精华缘起理赞》等著作在内,都是在赞叹缘起法的殊胜,认为否定自性的存在就是肯定缘起之义,认为世间没有一样事物不是依缘而存在。诸如等等不需要有根本因的断见外道见,诸如等等愚痴无智的说法,直把众生导引到万劫不复的深渊中,让众生一直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真的很不应该!

  既然宗喀巴的心地非常不善,那些追随宗喀巴脚步之后的徒子徒孙们心地是如何,可想而知,当然更是不善,不是吗?又宗喀巴等人认为不需要有根本因的真心存在,就可以出生一切法,这些法当然是藉缘而起,所以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这就会衍生很多过失出现。譬如,认为一切事物都是藉缘而出生,当然是生灭法;同样的道理,人也是一样,认为死了就是一了百了。又譬如,对宣说第八识有种种自性的真善知识,加以污蔑是为自性见外道;而且也对宣说真心有种种自性的人,譬如 弥勒菩萨、无著菩萨等人,认为那是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人,认为这些菩萨们是后来的人们所虚构出来的,就算他们口中相信历史上真的有这些菩萨们出现,可是打从心里根本不相信这些菩萨们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

  又譬如,宗喀巴等人认为凡事都是性空唯名,所以用物质等法来取代佛法名相的种种内涵,这可以在喇嘛教行者的著作当中看出来,譬如他们用六种物质来取代菩萨的六度,也就是用水、涂香、花、烧香、饮食、灯拿来取代菩萨六种广度众生的行为;其中的水(就是阏伽):水表布施,涂香表持戒,花表忍辱,烧香表精进,饮食表清净,灯表般若波罗蜜。〔《图解无上瑜伽》,紫禁城出版社(北京市),页80。〕

  然而,让人觉得非常奇怪的是,菩萨的六度万行就是六种物质吗?如果菩萨六度万行就是六种物质的话,菩萨根本不需要用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六来修行、来亲证生命实相,只要用六种物质来代替,就可以完成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六的修行及亲证,岂不是更快吗?所以说,喇嘛教行者用物质来取代佛法名相的种种内涵,用物质来取代菩萨六种广度众生的行为,那是非常荒唐而且离谱的说法。由此可知:宗喀巴等人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以后,必然由这一个过失直接地、间接地、辗转地衍生了更多的过失出现,简直可以用无量无边的过失来形容。这也证明了喇嘛教的六识论者的说法,完全违背 世尊的开示,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接下来谈第三点:认为最究竟的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也否定了真心有种种自性存在,必然会认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一切法只是名相而已,当然不会承认第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唯识增上慧学;因为,第三转法轮唯识增上慧学已经牵涉到八个识的种种运为,已牵涉到他们所不能亲证的第八识。由于他们仅承认六个识,当然不会承认 佛在第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唯识增上慧学,以及真心有种种自性的内涵,所以才会主张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的,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然而菩萨明心证真有了总相的智慧,仅是般若智慧所函盖的一小部分,尚未圆满具足。菩萨为了使自己的智慧更深入、更圆满,因而转依真如以后,再依据 佛在第二转法轮的开示,进修真心有种种中道的体性,也就是佛门所说的别相智而得圆满具足。由此可知:第二转法轮经典所开示的内涵,仅是让菩萨的般若智慧圆满具足而已,并没有发起道种智的智慧,所以无法使菩萨成佛。

  因为这样的缘故,菩萨才要进修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使得菩萨的道种智能够究竟圆满,最后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这证明了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才是最究竟的法,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并不是最究竟的法。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存在,当然不可能证得第八识,更不可能会有明心真见道之后所发起的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乃至一切种智可言。所以说,宗喀巴根本没有明心所应发起的总相智,更不用说会有一切种智的可能了,却被他的徒子徒孙们高推为至尊的佛陀,那都是言过其实的大妄语,使得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都堕入大妄语中,成为 佛在《楞严经》所开示的“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又追随宗喀巴脚步之后的人,包括了达赖喇嘛、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开设广论班的法师等人在内,用错误的知见在误导众生,未来也会像宗喀巴一样,有不可爱的异熟果报在等著他们。

  接下来谈第四点:认为不必明心真见道就可以成佛。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当然不可能证得真心而成为真实义菩萨,更不可能成就佛道,不仅证明了宗喀巴是一位没有证悟的异生凡夫,却被他的徒子徒孙们高推为至尊的佛陀,那都是大妄语;而且也证明了跟随宗喀巴脚步之后的徒子徒孙们,比宗喀巴更无明、更没有智慧。也因为这样的缘故,那些徒子徒孙们胆子比较大的,往往高推自己的证量,动不动就以报身佛、活佛、十地法王等自居。譬如,达赖喇嘛自己都没有证悟明心,还是异生凡夫一个,却以 观世音菩萨化身自居;又譬如,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本身也没有明心真见道,却在他的一本传记中,公开承认他就是佛了——也难怪他会主张人菩萨行,也就是菩萨不必明心真见道,只要在人间努力行菩萨道,终有一天就可以成就佛道;又譬如,东部有一位比丘尼,我见一丝一毫也未断,却以她的形相雕刻成佛的相貌,而以佛陀自居,让人灌沐、礼拜,而且还以常见外道见在误导她的徒众们,都不畏惧已经造下大妄语以及误导众生的大恶业,未来要承受非常严峻的果报。

  最后,针对这两集的说明归纳如下:由于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断见外道,也因为此过失衍生了许多过失存在。譬如,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又譬如,认为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又譬如,不必明心真见道就可以成佛。诸如等等,不仅骗了自己,也骗了其他有情,未来一起下堕三恶道受种种苦;其中无明比较重者,胆子比较大的喇嘛教行者们,动不动就以报身佛、活佛、十地法王等自居,都不畏惧未来果报的严重性,已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可怜悯者。

  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被他们美丽的谎言所欺骗,导致自己在三乘菩提之任何一个菩提都无所证,反而下堕三恶道受苦无量,那可就不好了。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