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集 应成派破他宗


正龄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节目。在前两集节目中,我们说明了伪中观应成派的祖师宗喀巴,举出了五项理由为应成派“不立自宗,专破他宗”所作的辩解的错谬。今天我们要来探讨伪中观应成派破何宗?伪中观分自续及应成二派,他们所说的他宗是指小乘的有部、经部,以及大乘的唯识宗。我们先简单来看有部与经部在部派佛教中的部别与所立宗旨,以及大乘唯识宗在佛教中的定位与所奉宗旨。前集中我们已经知道,伪中观自续派立胜义无、世俗有为宗旨;而应成派则认为胜义世俗皆非有,因此不必立宗,不立宗即能破他宗。所以自续与应成二派都不承认胜义实有。

据《大毘婆沙论》记载,在佛入灭后约阿育王时代有一位外道大天,由于犯了杀父、杀母等多项逆罪,然因为仍有善根,深感忧悔不安,思惟如此重罪应当如何灭除,正巧有因缘听闻一位比丘诵念:若人造重罪,修善以灭除,彼能照世间,如月出云翳。(《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99)

知道一个人如果造了重大的性罪,可以修善的方式来灭除,因此请求比丘让他出家受戒,因为大天很聪明,出家后很快就能诵持经律论三藏的文义;而且大天文词清巧、善能化导,当时所在城市人民没有不归仰于他,也常常受到国王的供养;而大天之后因为在僧团中有五恶见,因而与当时贤圣长老比丘们有不同的见解,导致僧团因此分裂为两部——就是长老比丘人数较少的上座部、及年轻比丘人数众多的大众部。这是声闻僧团第一次分裂,上座部与大众部在之后数百年间各有多次分裂,根据《异部宗轮论》的记载,佛入灭后三百年初到四百年初之间,上座部经过多次分裂后,分为十一部,其中的说一切有部——又称为有部、以及经量部——也称为说转部,就是伪中观所破的他宗。

从律部数据中我们可以知道,部派分裂大部分是在声闻律及声闻法义上的见解不同而分裂,并不是因为大乘僧团或大乘法的异见而分裂;因此可以说部派分裂只是在于声闻律的见解差异、或误解而分裂,同时也只是声闻行者间的分裂,而形成这么多的小乘派别。佛所传唯一佛乘教法,自 佛传教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分裂过,未来也不可能分裂;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大乘法,大乘菩萨依止于实相,而实相唯一,没有第二种实相;真实证悟者不会否定有如来藏实相心,而菩萨们也不会背离所证实相而自创佛法,因此就不可能因为法义见解不同而造成分裂。可能有的情形只是尚未证得实相,或不能信受的凡夫众生,对实相心如来藏深妙法的难知、难解、难证而有的排斥、抗拒心态与行为,因此无法接受大乘法;而这样的人是没有能力与菩萨论辩的,因此也不可能造成菩萨僧团的分裂。这如同 平实导师曾说的,只有小乘僧团会分裂,大乘菩萨、大乘僧团不会分裂,从佛世到现在都没有分裂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来部派时期,大部分小乘行者是没有证得解脱果的,如果是真正有解脱道证量的人,是不会否定如来藏真实存在的。

接下来依窥基菩萨《异部宗轮论疏述记》卷1所载,经量部说:“诸蕴从前世转至后,有实法我能从前世转至后世。”来看,小乘上座部的说一切有部,认为三世实有,而立一切法实有为宗旨;另窥基菩萨在《唯识述记》中,注记“或执外境如识非无”这句话时说:此第一计,萨婆多等,依说十二处密意言教,诸部同执“离心之境如识非无”。彼立量云:“其我所说离心之境,决定实有;许除‘毕竟无心、境二法’,随一摄故,如心、心所,此皆依经说有色等。”(《成唯识论》卷1)

大意是说,这第一种错计者,如萨婆多部——也就是说一切有部,依 佛说六根、六尘、十二处的密意言教,各部派都同样执著:“离觉知心的外境,如六识并非没有”。他们建立说:那个“十二处我”所说的离心外之境,决定是真实有的,而且准许遣除“毕竟没有心与境这两种法”的见解,因此不论说心或境任何一法,都可以成立。由此可知有部认为六识觉知心及觉知心外的五尘境界,都是真实存在的;而小乘经部虽然不像说一切有部立一切法实有,然而在窥基菩萨《唯识述记》中,说经部是“或执离心,别无心所”,这是说经部认为心之外,只有受、想、思三个心所,没有其余心所有法。

又玄奘菩萨所译《异部宗轮论》则说到:“其经量部本宗同义,谓说诸蕴有从前世转至后世,立说转名。”(《异部宗轮论》卷1)意思是经量部与说一切有部本宗同义,而说有五蕴从前世转到后世,因此名为说转部,这个说转部是经量部的另一个名称。另外经量部也立有一味蕴的说法,这个一味蕴从无始以来辗转和合一味而转,而这个一味蕴是指细意识,并且一味蕴具有四蕴,能生起五蕴,但五蕴是生灭会间断的,又叫作根边蕴,而此一味蕴是根本蕴,未曾间断过。由此来看经量部本质上,还是主张三世实有,而且有自体能成就。

由以上说明可知,有部与经部都是以觉知心六识或意识为主体识,以为觉知心真实存在,是可以往来三世、连贯三世的心。

另外伪中观派还破大乘的唯识宗。有关唯识宗的定位,各位菩萨可以请阅 平实导师所著《宗通与说通》一书,导师有详细的解说。

接著来看什么是唯识?所谓唯识,可以用“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来说明。十方三世一切三界世间、及五阴世间皆唯心所造,万法的出生、显现也唯识所成,而所说的唯心、唯识,如分别来看有前五识、意识、意根,及阿赖耶识等八个识的不同。如果单以一心来看,七转识摄归如来藏阿赖耶识;前七转识及五阴的出生都须要有如来藏这个根本因,才能藉诸缘显现出来,之后才能由八识心王和合运作而有万法呈现出来;因此说如来藏心体真实存在,具能生万法的真实自性,名真实唯识。不是某位法师所说的,性空唯名的虚妄唯识;更不是达赖喇嘛所说的,将无有自性的意识心当作基础心。所以大乘唯识宗认为诸法的生起必定有其因,这个因必定是有自性、自相、实体,是堪忍正理观察、是量成,因此立胜义真实有为宗旨。

各位菩萨!既然说一切有部及经量部都是从上座部分裂而来的,而且主张一切法实有、或者三世实有,而其实有法系指意识心,那么伪中观派破这两个部派,是依据什么观点在立破的呢?由于有部与经部都承许诸法有自性,而伪中观应成派则不认许诸法有自性,反倒是认为诸法无自性、无自相。如《广论》190页说:

有诸智者于中观师安立二名,曰应成师及自续师。此顺《明显句论》非出杜撰。故就名言许不许外境定为二类,若就自心引发定解胜义空性之正见而立名,亦定为应成、自续之二。(《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

这段文字达赖是这样解释的:“把中观论师分为自续派和应成派才是正确的,这不是宗喀巴大师自己杜撰出来的,是依《明显句论》而说;名言上有没有外境,并不是中观论师见解上的根本差别,关键的差别是在承许无真实的同时,是否承许有自相、有自性,所有的中观论师都认许无真实,只不过一派认为有自相、有自性,另一派认为无自相、无自性,由此才区分出自续派和应成派。”

由这里我们可以很清楚看出来,所有伪中观论师都认许无真实,也就是不承认胜义真实有,应成派则加上不认许诸法有自性、有自相,因此而破小乘有部与经部的一切法实有或三世实有。而应成派破小乘这二派,其实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应成派不立自宗,从因明上来看,自己没有宗旨而评断他人立宗有过失,如同不受戒者评论受戒者犯戒一样,是没有资格的。如此一个是以生灭法的意识觉知心自性当作胜义有,一个则是以缘起无自性的现象当作真实的法性;因此伪中观破小乘有部与经部,是五十步笑百步,同样都落于常见一边。再说伪中观不承认“胜义有”,那么也没有所谓“诸法有或无自性”可说,这又落入断见边,是十足的边见者。

如同我们前两次节目所说的,一切法要依于如来藏真实存在的正量来看,才能说量成或量不成;同样的识阴六识也要依于如来藏,才能有祂在蕴处界法上所显的自性,否则就不能说识阴六识有自性;因为识阴的有自性,也是依于如来藏才有,不是识阴本具如是法性。而如来藏阿赖耶识虽然说无形无相,却不是如同虚空无法没有作用,祂是有种种自性,双具有性与空性,是有自体、有自性的真实法。因此,伪中观破小乘有部与经部是不应理的。

接下来佛说二谛,即世俗谛与胜义谛——或说第一义谛。世俗谛是说解脱道所修观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诸法,皆是无常、苦、空、无我之生灭法。然而蕴处界诸法能够一再生灭不断,却要依于胜义谛的理体如来藏,及如来藏所含藏一切法的功能差别;而伪中观论师不知道这个真实理,却将世俗谛或胜义谛拿来作文字游戏。如《广论》卷18说:

总之,非唯中观论师,凡是自部印度诸宗,许有二谛建立者,虽可由他补特伽罗于自所立二谛建立出相违过,然彼自于所立二谛,许胜义理破世俗义,我敢断言定无一人。

这段文字达赖的解释如下:有部宗、经部宗、唯识宗、中观宗,每一部派都说到了二谛的内涵。虽然上、下部论师会诤论二谛的内涵,但是凡已建立二谛,绝对不会由自宗建立的胜义谛来破除自宗建立的世俗谛,没有一个人这么做过。由胜义谛的建立而破除世俗谛,或由世俗谛的建立而破除胜义谛,是没有道理的。

虽然 佛说的世俗谛与胜义谛也是一种名言建立,但这是为了让众生了知、了解有这二种真实道理,方便众生领解 佛所说法的内涵;又这胜义谛的建立,是依于 佛所亲证的佛地无垢识,众生因地阿赖耶识而建立的,是 佛陀亲证而说的法。不像伪中观派,只是在名言上建立胜义谛、世俗谛,根本没有建立这个名言的实际本质,因此不论宗喀巴所说或达赖的解说,都只是在文字上作文章,是言不及义的说法。

再从 佛说世俗谛与胜义谛的层次来看,如果以世间法的包含关系来看,世俗谛包含在胜义谛中,只是胜义谛中的一小部分,没有胜义谛就没有世俗谛可说;所以也不会有宗喀巴所说的:不会有人将自己所建立的胜义谛理,拿来破世俗谛的情况,更不可能以世俗谛来破胜义谛。真实胜义谛是无可破的,如同我们说,二乘菩提法包含在大乘菩提法中一样,解脱道的修证内涵,只是佛菩提道修行过程中的一个小内涵而已,二乘法无法破大乘法,大乘法却可以函容二乘法。因此伪中观以其纯粹名言建立的二谛,来破大乘唯识宗的胜义真实有,也是不应理的。

再说伪中观的世俗与胜义,又是如何认知的呢?先来看两段《广论》中的文字,《广论》卷20说:

观中观师有许无许,由具何事,名中观师,则彼中观定当受许。须许通达全无尘许胜义中有及许名言缘起之义,一切如幻,故有所许。又安立此,亦须破除彼二违品,许胜义有及名言无诸恶言论。故有正量通达立破,如自所证,以中观语无倒教他,亦可得故。建立此等,无一敌者而能如法求少分过,是故此宗最极清净。(《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

宗喀巴的意思是说:名为中观师者,必须通达胜义法中完全没有一点点的有,于世俗法中也必须通达缘起的义理,胜义与世俗一切如幻,这就是中观师所承认的;因此必须破除“胜义有,名言无”等诸恶言论,才能安立胜义无。名言缘起的义理,要如何破呢?以正量通达所立的宗旨就可破,譬如自己所证得的—以中观的语言—没有颠倒的来教导诸恶言论者,就可以破除,如是建立了中观派;就没有一个论敌对方能找出中观师的缺失,所以中观派是最极清净的。这里宗喀巴要说的宗旨是:胜义无、而名言缘起;也就是应成派不承认有一个胜义法存在,也没有一切境上的有,一切法都只是依于名言而安立,诸法都是靠名言安立而存在的。

各位菩萨!如果没有一个诸法本母如来藏,会有诸法的存在吗?如果可以,那么宗喀巴的“胜义无,名言缘起”的宗旨就可以成立,否则就只能说这是戏论。再说宗喀巴要以正量通达来立破,如果没有实证胜义真实有,就没有正量可说,那就不能去破他宗,这样又如何以自己的中观语无颠倒来教授他人?任何一位真实证悟的人都可以破应成派所承许的宗旨;而没有证得胜义法,也只是世俗有为法,又如何可以说此宗最极清净呢?

宗喀巴接著又说:

如前所引,此说于中观宗,由决择胜义之量及名言量道所兴建立,无过可设,最极清净,生死涅槃一切建立,皆可安立,当得定解。(《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

这段文字宗喀巴要表示的是:中观应成派也不认为名言上完全没有。应成派中观师如果说:“我没有自己的宗见”时,其实就已经立了宗了,而他们的宗见就是:“我没有自己的宗见”;因此如果一位应成派中观师说:“我没有自己的宗见”,这是自相矛盾的。

我们搭配前段,应成派立“胜义无,名言缘起”来看,只能说由于应成派不承认有真实胜义——菩提心存在,因缘不好又碰到宗喀巴这种假名善知识,且贪爱世间淫秽之道,导致一千多年来,只能以假乱真,以佛法名相来蒙骗众生,同堕淫欲法中,真是可怜悯者。但是从这里我们也可以很清楚知道:应成派所谓的自宗宗见,就是没有自己的宗见;这样不论是破小乘有部或经部,都只能说是同样未证悟者间的戏论言说;然而如果以如此宗见要破大乘唯识宗,则会处处败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而这里我们就有所质疑:难道宗喀巴由胜义量及名言量所建立的生死涅槃,也只是文字说说的而已吗?

我们再来看谁是真正的恶言论者,从上面这两段文字可以看出,应成派尊奉的祖师宗喀巴自语颠倒而不知,像这边说:

“须许通达全无尘,许胜义中有及许名言缘起之义。”也就是说应成派安立的宗是胜义无、名言缘起。而在《广论》卷20则说:若观真义时无,即胜义无之义,凡中观师全无受许胜义有者,非应成派殊胜法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

这是说中观师如果完全不承许胜义有的话,就不是应成派殊胜法,而认为胜义不是没有。然而在《广论》卷21又说:

然总许诸法胜义有性诸实事师,及于名言许彼诸法有自相性自续诸师,皆是敌者。中观自续,虽亦名为无自性师,然此论中为删繁故,言无性师当知是说应成派师,言有性师当知是说实事诸师及自续师。(《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1)

这是说中观自续派以及其他说有自性诸派,都是应成派的敌方,只有应成派诸师是无自性师;因此在这里,应成派是认为“胜义、名言皆无自性”。

各位菩萨!您是不是也被应成派的理论搞混了,一下子说胜义有、一下子说胜义无,到底是有、还是无,这样叫随学者如何修学,修到最后到底是有还是无?因此宗喀巴说“安立胜义无,名言缘起”,是在于破那些“胜义有、名言无”等诸恶言论者,看来宗喀巴才是应该被破的恶言论者。

各位菩萨!经由以上说明,您认为应成派破小乘有部与经部、以及大乘唯识宗,到底有没有道理?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但是千余年来,伪中观应成派就是以他们这种“不立宗,专破他宗”的手法来辩倒他宗,而自以为自宗之法最殊胜。真的不能相信伪中观所说的密法内容,更不能去跟随修学;它既不是佛法,更不能让人解脱三界生死,只会更沉沦于欲界中。

时间的关系说明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敬祝

各位菩萨:色身康泰、一切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