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集 车譬喻与涅槃真如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说“《广论》——车譬喻与涅槃真如”。在《广论》中有引车子的譬喻,然后用车子来证明这世间法一切都没有自性,这样的譬喻虽好,但是没有自性作为结论,却没有办法符合大乘第一义谛。大乘第一义谛中是说真如,从头到尾就是贯串这个真如,这真如就是如来藏,就是第三转法轮所讲的阿赖耶识。所以如何说没有这个法,却来安立种种的无自性来作为满足,最后连涅槃也要加以否定。

  涅槃之处我们待会再谈,我们先看《广论》怎么说:以许有车,非由观察有无自性正理所立,是舍正理观察,唯以世间寻常无损诸名言识之所成立,故建立彼是依自支立为假有。(《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2)

  这意思是说,我们现在有看到车子,但是你破斥完以后,但是有人买车、卖车、坐车,然后行车种种,你还是叫它车子;所以这些广论师想一想,那我干脆就把这个正理丢掉,因为正理说,没有自性这样大家听不会懂,干脆舍正理来作观察——舍弃我所这么喜欢的正理然后来观察,这样我又可以用世间的名言来种种说明。可是我们要说,他为何要舍弃?显然他所说的正理跟世间理是两截、是分开来的,他所说的正理跟世间理没有关系。

  好!我们已经说“一切诸法”就是世间理好啦,它们都是被生的法,那因此,以这个正理显然不能出生它们,所以你要舍弃你的正理,然后才能够观察这个世间理,也就是说你的正理是跟诸法是相冲突的吗?然后诸法因为你这个“理”就不能够在世间运行吗?还是说,你的这个正理实际上跟出生这诸法根本没有关系?那显然还有一个“理”啊!这个理要来出生诸法,那你到底是知道这出生诸法之理?还是你现在的无自性真理?所以你的理这么多,你到底知道哪一个是胜义谛?还是统统都是胜义谛,可是却摆不平呢?所以我们看到《广论》这样论义就失去宗旨了,这样就变成没有办法来探究诸法真实义,这样就很令人遗憾。

  真正的法不是这么说,因为真正的正理就是“一切诸法就是八识和合,然后来出生的”,所以车子本身它的器用种种,它有它的理,它有世间的轨则;所以如来藏不坏世间理,如来藏一样让世间理能够完成。

  所以我们继续来看下一段,这《广论》上继续说:总依前说车之建立有三功德:一、易破增益诸法自性常见功德。二、易破无自性缘起非理断见功德。三、此二功德以何观察易于生起修观行者推察次第。

  第一点,他说因为我说的车子的譬喻,把车子拆开来—车窗车体然后引擎拆开来—各自都不称为车子,可是兜起来就称为车子;然后说有七个相貌来说明这样的蕴集积集,所以没有真正的自性可说,然后说这样来说明以后,可以得到三种功德:第一种、就是可以破除这个常见,因为常见它是恶见,那你要破斥它,当然是建立功德;所以这个常见就会被车子这样的譬喻,然后能够深入理解世间一切法它都是蕴处积聚而成,它是兜起来的,它不是真正本有而不坏的,它是这个法加那个法而成立的。

  可是我们来看看《广论》这群人是真的没有舍弃他自性的常见吗?没有舍弃他在诸法自性的常见吗?我们来看后世的传人达赖喇嘛他怎么说。因为达赖喇嘛他就是黄教宗喀巴的子弟,他现在贵为整个喇嘛教可以说他是教主,他对于车子的譬喻,想必他很清楚,那他到底有没有建立“破除自性常见而产生功德”呢?我们来看这里,他在一本书上《达赖生死书》他有写:“最终引领至意识的极微细层面,也就是澄明心。”(《达赖生死书》,天下(台北),页118)他说,意识有一个很微细、很微细的地方,非常微细,微细到不能再微细了,因为微细到大家都不容易找,这叫澄明心,就是这个非常澄清、非常明澈这个心。那你想这个还好吧?这到底要说什么?请再看下面他怎么说。同样在《达赖生死书》他说:“没有比澄明心更微细的心,它是轮回及涅槃一切现象的基础”。

  请问:最微细、最微细的意识心,不管它怎么再微细,不管要给它什么名字,叫澄明心、或是超级澄明心、极澄明心、极极极澄澄澄明明明心,那都还是意识,不会这样而逃脱意识。而 如来已经有说“意识就是意法为缘”,是意根、法尘作缘才能够被出生的法、才生意识;所以要有这个缘,然后被能生法所出生,意识的体性就是这样。那结果这地方,祂就变成了“一切诸法”这个轮回涅槃的“基础”了。那如果这样的话,这些人所要追求的涅槃是什么?他要追求的就是意识心!这就是 如来所要破斥的常见,就是于三界法中取一法、二法、三法乃至于多法,作为永恒不坏我。你抓了这个意识心的一项功能,认为祂清净、祂清洁、祂清澄,所以你喜欢祂,所以你就安立为一个“我”,这个“我”作为你轮回的基础,作为你将来解脱涅槃的基础。

  可是实际上,这意识心哪里能够出生轮回?哪里能够出生、显示涅槃呢?所以这是常见。既然是常见,你说了车子那么多,即使你能够活到现在,请达赖喇嘛再把各种的工具—包括了飞机什么—都加进来,你还是一样没有办法破除这个自性的常见;你就是于世间的意识心的自性常住,然后生起永恒的见解、常住不坏的见解,认为“意识心我”必须要建立,即使你不承认这意识心是我,你还是安立一个意识心,然后作为永恒的常、作为常住之法。我们都知道,三界之法没有这种“常住”的功德体性,这样的话,你要说你从车子的这个譬喻得到什么,这完全就是颠倒。

  第二点,我们再来看“易破无自性缘起非理断见功德”,就是说这可以破除没有自性,然后又说一切没有道理,因为既然没有自性可以缘起,那也不能够离开这个道理,否则就会变成断见。可是我们要说,你广论师、你们这些中观师,也没有提出什么“道理”。真实的中观师支持真如,因为“论”一定要符合经典所说,那你不符合经典所说、不符合《般若经》所说、不符合真如的体性,那你这说法就说一切无自性,可是真如有自性,这样已经跟经典抵触;既然抵触之后,你如何说你还可以有胜义谛?你一切无的情况下,你当然是断见,那你这样断见当然是“非理”,所以你自己就堕在其中,你哪能建立功德呢?

  我们继续来看看,达赖他是不是这样地认为呢?因为达赖喇嘛他对于涅槃,他也有他的看法——如果涅槃是没有实际可说,那当然就会形成断灭。好!我们来看看他怎么提到,他在《超越的智慧》这本书有说到:最清净的实体—涅槃—是空性。……它没有自性,而是存在于一个相对的意义中。(《超越的智慧》,立绪文化(台北),页194)

  也就是说涅槃不是真实的,涅槃它既然没有一个真实的体性存在,它只是一个相对的意义。这句话说得很婉转,他说涅槃是空性,而在这些广论师、这些虚假中观师的空性意思就是说,这就是空无、没有更多也没有更少,因为没有自性可以安住,你要它怎样就由著你们说吧!也就是说,这样的法不是真实“常住”之法,也就是说,他的涅槃是会生灭、他涅槃没有自性、没有办法安住;那因此,修学《广论》的人最后没有真如,当然也不可能有涅槃啊!因为什么都没有。因为一切都没有自性的话,就代表说,那没有继续要追寻的道理可说;“没有自性”所得到的任何法,全部都是空幻的,而且在下一个刹那之间,因为没有办法维持自心安住的缘故,所以就可能瞬间就断灭了、瞬间就消失、瞬间就不见了,所修的一切道果瞬间就转成空,真的空性、真的性空,就是空无所有。

  既然是这样,为何不称为断见呢?那当然可能说,是不是还有其他说法?有!我们继续看到他在同样的这一本书里面说:因此,即使是空性也只是世俗名言的存在,而非实有。在究竟的意义上它并不存在。(《超越的智慧》,立绪文化(台北),页192)

  这意思说,这只是世间话说有空性。那还记得刚才所说吗?“涅槃是空性,它有一个相对意义”,但这里继续强调,它只是一个名言、它没有真实的意义,他只是说出来让大家知道有个名词叫作“空性”,方便广论师、然后这些虚假中观师来作论理而已,不是说这有一定的真实理,没有!也就是说,他自己否定了这些法,所以也否定涅槃,所以二乘果他也否定、大乘果也否定,因为一切都没有自性可说,都没有自性功德可说。因为你自己的自性都不会存在、都会变异,你哪有一个常住功德?既然没有这个常住功德,就代表世间法一切都没有办法平等,因为此法到彼法、彼法到此法,中间一切的过程不必任何的理,因为任何的理都没有办法有自性,所以一切就应该是随机的、一切就应该是随缘而没有任何的理性的基础,因为没个理体可以支撑,这样应当如何来运作?

  然而,世间还是相信有因果,所以这样的空性说,是虚假的空性说、是不如实的空性说,是没有真正自性的空性空无之说。这样的空无不可能建立世间一切所有,如果空无可以建立世间所有,就是从无而生有、无中生有;无中生有是外道的见解,不应当是修学大乘法这些广论师、这些想要修学中观的中观师所应当为。

  所以令人很遗憾,这些涅槃还有空性的见解都是错误的。但还有没有呢?这里还可以再说一个,达赖喇嘛在同样一本书《超越的智慧》,他继续说:“因此我们说是空性中的空性,也就是涅槃。”(《超越的智慧》,立绪文化(台北),页155)好!空性是什么?没有真实的意义,只是名词,名词中的名词,没有真实中的没有真实,没有意义中的没有意义,就是涅槃。那谁要去追寻这样没有意义的名言、没有意义的一句话?这又摆明了说,广论师、虚假中观师,不但不接受佛法真实义,而且也不在意这样的法说出去以后,是不是会受到议论。也就是说,对于佛法的真实见,是偏颇的、是不理解的,这样如何来建立真实呢?所以我们从这样来看,佛法是远远超过大众所想的。

  我们根据 玄奘菩萨的《成唯识论》来说明这三无性之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广论师或虚假中观师,他说实际上这三无性是大乘所说的,最后一切都没有,圆成实性也没有,你说的这样圆成实性、这样真实也没有。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我们来看这段话,《成唯识论》这么说:即依此前所说三性,立彼后说三种无性,谓即相、生、胜义无性。故佛密意说一切法皆无自性,非性全无,说密意言,显非了义。(《成唯识论》卷9)

  这意思是说,三性本来就存在,但是为了要能够安立广大义,所以又说三无性,就是为了让一切众生的佛道可以继续往前;不至于你找到胜义谛以后,从胜义这个自性有,然后再去执取这个相,从这个相作种种的执取以后,你的道业就懈怠、就停止在那个时候。所以 佛的密意说一切诸法都无自性,可是并不是体性全无;所以这只有等到证得这个胜义谛了,证得了圆成实性的菩萨以后,才会了解这样的密意在说什么,然后显现这样的皆无自性,不是真正的了义之说。所以佛法已经说得很透澈,这个不是真正的了义。

  就如同二乘法,它说一切诸法没有真实、都是生灭的,这些也不是了义。无自性底下一定会生灭,不是因为生灭以后,再安插一个名词说无自性,这样就高于生灭之法,这样就高于二乘法的生灭法。不对啊!二乘法对于世间诸法的生灭体性,已经可以观行完成,所以世间所谓的观行种种,你不能够再超越。当然二乘法的话,他已经知道这就是没有自性,所以他不要这些没有自性之法,不是他不懂得诸法没有自性。

  那今天我们从胜义谛加进来去观察,就知道胜义无性,就是你要亲证这胜义,所以不是说胜义没有,是说你不要执取祂;你证得这个如来藏以后,不是一直在执取这样的圆成实,而让自己的道业怠惰,所以这样才是真无性的这个“胜义无性”的义理;而不是一直在无自性上面、这非了义处一直耽搁,甚至再往上提升连涅槃都要否定,将涅槃自性、真实自性清净种种清凉都予否定。如果这样就是成为谤法,那就很可惜,学佛学到最后毁谤圣教,这样不就是让自己堕于不可爱乐之处。

  所以《成唯识论》又说:【三颂总显诸契经中说无性言,非极了义,诸有智者不应依之。】(《成唯识论》卷9)所以不应该总拨诸法都无自性,所以无自性论者要从这样的无自性走出来,要能够知道真实义、真如义、第一义谛义,来亲证这个真如如来藏。

  好!我们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