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集 《广论》对真我与五蕴假我是一或异的错谬论述(一)


正村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进行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

今天我们探讨题目主题是:宗喀巴《广论》的文当中对真我与五蕴假我是一或异的错谬论述。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后面章节当中,谈论到我和五蕴我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一或异?在这几段论述当中,他的论点主要在说:真实我跟五蕴我之间“不可以说是一,也不可说是异”,说一有何过失?又说异又会堕入何种过失?这样的论点看来跟真实佛法似乎没有相违背,但是如果不去深入探究当中宗喀巴这样的论说背后的计谋,非常容易被他这样子随经论的所说而欺瞒,误会宗喀巴之所说、所论皆同于诸佛、诸大菩萨的论义。

在进入分段论述之前,我们还是先为大家说明,宗喀巴及历代达赖喇嘛这些喇嘛教应成派假中观见,他们的中心思想:这样的中心思想是属于假中观见,建立在“六识论”的基础上,他们的所说是完全违背佛世尊以及诸大菩萨的“八识正见”;也就是说,宗喀巴等人是不承认法界当中有一个真实存在、常住不坏的心体——也就是第八识真心如来藏。然而实际理地上,则第八识真心如来藏才是有情众生的真实我,世尊跟诸大菩萨所说的八识正见;这意思在告诉我们:有情众生所执取的五蕴我并不是真实我、不是真我,五蕴我乃是有情暂时因缘和合而生,缘坏就会灭,是暂时而有的“假我”,而且最多只有一世而有的“虚妄我”;五蕴我不是有情众生从不生灭、从无生死的“真我、真实我”。

既然,宗喀巴等人是六识论者,他们不承认法界当中有一个“真实我、真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但是宗喀巴却是在他的《广论》后面这些章节当中,去论述“有一个真我”,而这真我与五蕴我是一是异这样的命题。这样的论说,当然是违背了他自己建立的六识论的邪见;因为,既然没有一个我,“没有一个真我的存在”,又如何去探讨这不存在的“我”跟五蕴我究竟是一或是异这样的命题呢?

但是,我们知道法界当中确实存在一个真我,龙树菩萨的《中论》文当中,会论说这我与五蕴假我之间的关系探讨,就是因为法界当中确实有一个存在心体,祂这个心体是每个有情众生在身中真实存在的心体;而这心体于祂所出生的六尘万法,无始劫来都是如如不动,从来也没有分别祂自己所出生的这些六尘万法。所以世尊经教当中,也常以“真如”一名来指称这真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而这真我跟祂所出生的五蕴假我诸法之间的关系是“非一非异”的关系。宗喀巴这些六识论邪见者,在否定了法界当中有真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这样的前提下,要来论说真我跟五蕴我之间是一是异这样的论说,明眼人一读,就知道说:其实这样说法都落入戏论当中,前后自语相违背,也就是连基本的因明学之所说,也就是现代人所讲的逻辑都知道,这前后其实自相矛盾,没有真实的法义。

但是,宗喀巴论说这一段文这样来说的用意,当然有他另外的私心计谋,因为他要让所有随学的人误会说,宗喀巴我本人之所说,完全符合诸佛菩萨,尤其符合 龙树《中论》当中之所说,他是在继承弘扬 龙树菩萨的中观见。但其实宗喀巴只是断章取义 龙树菩萨文当中的部分偈颂,而且解说的时候也曲解了 龙树菩萨的中观见,因为 龙树菩萨中观正见是依 佛世尊“八识正见”而说;龙树的中观正见是在论述,依“真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于祂自己所出生的蕴处界诸法上所作的中道观行。在下面这一段论述当中,我们再来引用 龙树这段偈颂的全文来为大家作解说,大家就能了解宗喀巴这样错误的“六识中观邪见”,并不是 龙树菩萨的“八识中观正见”。

在引用 龙树菩萨《中论》全文之前,先把宗喀巴这一段“我跟五蕴我是一是异”这个外道文的出处,为大家引用作说明。在《广论》页次的507到508他有说到,我跟五蕴我是一的过失说:

修瑜伽者先观我蕴二是一性有何过失,于计一品当求过难。佛护论师于此宣说三种过失,谓计我无义,我应成多,应有生灭。其中初过,若许我蕴二性是一,妄计有我全无义利,以是蕴异名故,如月及有兔。中论亦说此义,二十七品云:“若除取蕴外,其我定非有,计取蕴即我,汝我全无义。”

另外,《广论》的页次511也谈到我跟五蕴我之间非一,也就是异的过失:

第二破异品。若我与蕴二性非一,而许性异,当有何过?第十八品出此过云:“若我异诸蕴,应全无蕴相。”若我自性异蕴而有,应不具蕴生住灭相,如马异牛不具牛相。(《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2)

宗喀巴这一大段的章节有这样的论说,是为了说明 龙树下面这一段偈颂,那我们先引用 龙树菩萨《中论》全部的偈颂文,来为大家作解说,就能了解宗喀巴是如何断章取义,更进而曲解了 龙树《中论》真正义理。龙树《中论》的原始经文谈论到,真我跟五蕴我之间的关系是非一非异,这全部的偈颂文如下,在卷3当中说:

若我是五阴,我即为生灭;若我异五阴,则非五阴相。若无有我者,何得有我所?灭我我所故,名得无我智。得无我智者,是则名实观;得无我智者,是人为希有。内外我我所,尽灭无有故,诸受即为灭,受灭则身灭。业烦恼灭故,名之为解脱,业烦恼非实,入空戏论灭。诸佛或说我,或说于无我,诸法实相中,无我无非我。诸法实相者,心行言语断,无生亦无灭,寂灭如涅槃。一切实非实,亦实亦非实,非实非非实,是名诸佛法。自知不随他,寂灭无戏论,无异无分别,是则名实相。若法从缘生,不即不异因,是故名实相,不断亦不常,不一亦不异,不常亦不断,是名诸世尊,教化甘露味。若佛不出世,佛法已灭尽;诸辟支佛智,从于远离生。(《中论》卷3)

龙树这一整段偈颂,在一开始说到的这一段说:若我是五阴,我即为生灭;若我异五阴,则非五阴相。这一段文的法义在说:如果把众生身中的真实我,误会以为就是五阴我自身,而说两者是同一个法性,那么这个真我、真实我,就不是不生不灭,不是常住不坏的真实法,因为相同于五阴我,是被出生的法,变成是有生故有灭的生灭法,这样来说真我就变成也是生灭法;但如果有情众生又误会说这真我就跟五阴我之间全无关系,两者全不相同,那是不能知道五阴我其实也是依于众生自身之真我而出生,若离开、否定这真我,也就没有五阴我之法相可言。

龙树菩萨这一段偈颂一开始就是谈到有一个真我,而说到这真我是不生不灭,并不是生灭法,而且这真我跟祂所出生会生灭的五阴我之间,是非一也非异的关系。宗喀巴《广论》的文中,对 龙树菩萨这一段的偈颂,他所作的论说是完全曲解 龙树论文原始的法义;因为宗喀巴是在否定法界有一个真我前提下,来解说这一段论文,当然随之所作的我、蕴我之间关系的论述,就成为一场戏论,无任何真实义可言。

因为,龙树在后面颂文当中,更进一步阐述所说的“我”:是在说法界当中诸法的“实相心”,这真我法界实相心,是无生无灭的“真我真实法”。所以在后面颂文当中,才会论到说法界当中有一个诸法实相心,卷3这一段说:诸佛或说我,或说于无我,诸法实相中,无我无非我。诸法实相者,心行言语断,无生亦无灭,寂灭如涅槃。(《中论》卷3)

这论文义理在说:诸佛菩萨开示我们众生身中都本来具有真实我,都说这真实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由祂所出生的五蕴我等等诸法都是无我的法性,当中没有一法是真实我,都是属于虚妄的假我。法界的诸法实相,这法界实相心所出生的五蕴我是无我的法性;但是,如果离开了五蕴我等等的诸法,你也找不到有一个真我、真实我。这诸法实相心,祂的法性是离开一切语言,是言语道断,也是心行处灭;这心体是无生无灭,是不生不灭、常住不坏的心体。而这真实我此心是本来寂灭,是无始劫以来自住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寂灭境界中,于其当中是无一法可得的涅槃寂灭境界。

对于这个法界实相心的“真我”,龙树菩萨他在后面的颂文当中有进一步作说明,说“真我”就是“法界实相心”,而这真我与祂所出生的五蕴我等等诸法之间的关系是“不一不异”,也就是“非一非异”的关系。所以说,我跟五蕴我是“不一不异”,正确说是在说明有一个法界实相心是真实法,是众生的真我,来说这真我跟祂自己所出生的五蕴诸法之间关系是“不一不异”。

后面这一段颂文《中论》的卷3就说:是故名实相,不断亦不常,不一亦不异,不常亦不断,是名诸世尊,教化甘露味。

所以这一段的文义在讲法界的实相心,这实相心本身是不断也不常,这个心体是不生灭常住不坏的,但祂所出生的五蕴等等诸法,却是生灭无住会断灭的法;而这“实相心真我”跟祂所出生的“五蕴我”诸法之间是不一亦不异的关系,用这样来说这真我法性是非常也非断。这样的法教,才是诸佛世尊所开示,要教化众生一一亲证的真实法,乃至亲证之后才能一一品味的甘露法门。

所以,龙树这整段颂文,在谈到我跟五蕴我之间的关系非一非异,所说到的我,在说法界的实相心,说这法界唯一的真实法,来说这真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与祂所出生的五蕴我之间是非一非异的关系。宗喀巴这一些六识论邪见者,他们在否定真我法界实相心前提下,要来论述 龙树这一段的颂文,当然早就离开 龙树菩萨八识中观正见,这些论述当然变成一场戏论。但是他这样随 龙树菩萨论文依文解义而说的目的,只是为了夤缘 龙树菩萨的圣名,想要让随学的人错认以为宗喀巴所有所说是源自诸佛菩萨的正见,这当然不是正确的佛法知见。所以这个地方要劝请所有《广论》的随学者:应当要谨慎思惟简择、去了解《广论》文中之所说,都是植基于六识论的外道邪见,并不是诸佛所共同弘扬的八识正教,所有的随学人应当尽早远离这样错误假名中观六识外道邪见,以免断送自己法身慧命而不自知啊!

宗喀巴在否定了真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也就是说,他是否定 龙树《中论》偈颂中所说到的“法界实相心”的前提下,而要来论述 龙树这整段颂文所谈我与蕴我之间是一与异,这样的论说当然会流于文字戏论,没有真实法义。但是随学人可能会质疑说:我们宗喀巴祖师,并没有否定说有一个真实法,不曾否定说有一个真我第八识真心如来藏(经中又名阿赖耶识,又名法界实相心)这个心的存在。下面开始的这一段论述,就是要为大家来举证:为什么宗喀巴是属于六识论外道邪见者,他在哪一些外道文中有否定说有一个不生灭的真我第八识阿赖耶识。

实际上,宗喀巴就如同所有应成派假名中观祖师一样,他们都是断灭见的外道邪见论者,都是主张 世尊所说佛法中心要旨只是在说“诸法缘起性空”;在诸法缘起性空的背后,并没有存在一个诸法生起的根本所依本识心,也就是第八识真心如来藏,所谓的阿赖耶识。这也就是主张诸佛之所说众生心,他们都说只有六个识心,他们说并没有宣说有一个诸法生起之所依——根本识第八识阿赖耶识;这样的论说当然是属于外道法的“六识论邪见”,这样的论说完全违背法界真实理,违背诸佛世尊为大众共同宣讲众生心共有八个识心的“八识正见”。

有关宗喀巴这些六识论邪见、他们相关外道文的引用举证,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时间为大家继续论述,在下一集节目中,我们再为大家举证说明。欢迎大家继续收看下一集节目。

最后祝愿所有菩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道业增上、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