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集 《广论》缺少中观正见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上一集我们介绍到《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其实它也缺乏了中观正见。在《广论》的第17卷,它一开始就介绍了所谓的中观的传承,他们就攀缘了 龙树菩萨;也就是把佛护、清辨、月称等等的这些,这种后面所产生的应成派的中观或者是自续派的中观,攀缘到龙树跟提婆——就是圣天这两位菩萨,然后 龙树菩萨跟提婆菩萨就称为根本中观师,然后就把佛护、清辨、月称这些就称为是随侍中观师。

我们来看看《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它怎么样说:

般若经等宣说诸法,皆无自性无生灭等,其能无倒解释经者厥为龙猛。解彼意趣有何次第?答:佛护,清辨,月称,静命等大中观师,皆依圣天为量,等同龙猛。故彼父子是余中观师所依根源,故诸先觉称彼二师名根本中观师,称诸余者名随侍中观师。~(《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

《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说:《般若经》所讲的无自性这个道理,只有 龙树讲得最好,然后它说后来的人谁能够作为这个传承呢?它就举了佛护、清辨、月称这些来作为传承,甚至还有人提到说“佛护跟清辨是龙树菩萨的弟子”。可是这样子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龙树菩萨跟提婆——也就是圣天菩萨,龙树跟圣天他们是第二世纪到第三世纪的人物,也就是公元150年到200多年这样的时间;可是佛护开始到清辨等等这些,是从公元470几年以后的事情啊!所以最早期的 龙树跟提婆到了佛护,他们中间至少隔了两百年,既然中间隔了两百年,岂有可能佛护跟清辨作为 龙树跟提婆两位菩萨的弟子呢?那是不可能啦!而且这样子的事情,已经传了非常多年了,已经传了几个世纪了。

我们看看,在藏传佛教里面真正的佛教就是觉囊巴——就是觉囊派,其中有一位叫作多罗那他,他的翻译名字叫作达喇那他,我们现在把他称为多罗那他。他作了一本叫作《印度佛教史》,他当时在西藏就提出这样的看法,我们看看他所写的内容:

西藏多数人,谓:“护为龙树前期弟子,清辨为其后期弟子而兴争辩”、“佛护转生为月称”云。此仅臆说耳!~(《印度佛教史》卷23,达喇那他著,王沂暖译)

这是达喇那他所写的《印度佛教史》,这个多罗那他,他在《印度佛教史》里面他就说西藏大多数的人,都总是认为说佛护是 龙树的前期弟子,清辨是 龙树菩萨的后期弟子,都是大弟子啊!他们中间有所争辩,后来这佛护当时跟清辨辩论,清辨的弟子多,所以佛护输了;可是后来他转生成月称,又把清辨打败了,所以清辨他是自续派的,佛护是应成派、月称也是应成派,所以后来应成派就把自续派给推翻掉了。可是其实多罗那他就清楚地说这个都是臆测之言,没有真实的历史根据,这才是真正的藏传佛教,也就是说真正的藏传佛教是不会编造历史的。所以我们上集也提到,已经到了21世纪,结果还有喇嘛教的网站还在宣说佛护跟清辨是龙树菩萨的大弟子,可是这是完全违反历史事实的,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子作呢?因为他们的道理不成立嘛!所以就用这种编造的历史作为假权威来欺骗世人,所以我们对于这样子违反事实的这种说法不以为然。而且这个事情从多罗那他,他是在明朝,相当于明朝的时代,大概是公元1600多年的那个时候,到目前已经是21世纪了,已经四、五百年了,结果西藏的这些喇嘛,特别是这一些不是真正的藏传佛教的这一些中观师们,还在传这一些错误的历史事实,为了就是要能够让他的错误的道理能够跟龙树菩萨连结在一起,用这种方式来混淆视听。可是我们可以知道,其实中观是要对于真实的道理——也就是对于法身、对不生不灭法的观察,这才叫中观啊!

我们可以看看在经典中怎么来说中观,我们看《阿含经》里面说:迦旃延!如实正观世间集者,则不生世间无见;如实正观世间灭,则不生世间有见。迦旃延!如来离于二边,说于中道:所谓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所谓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谓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

这是《杂阿含经》卷10,它说明的就是什么叫作中道观,是要离两边,哪两边?生、灭这两边。因为可以看到有因缘法流转,所以此生故彼生,有法会出生,表示法界的实相不可能是断灭见啊!可是这些法有了因缘生之后,还会因缘灭,可是既然会因缘灭,表示它也不能落入常见,依于这样子来说中道观,所以称为中道。所以《阿含经》其实已经讲明了中道——不是落入十二因缘法里面的流转或还灭;表示流转跟还灭之后,还要有一个根本依啊!就是阿赖耶识——或者称为如来藏。能够这样如实来正观如来藏、阿赖耶识的法身,才叫作中道观,所以其实中道观所说的,在讲这个道理。《广论》里面,它就用这种攀缘的方式来说佛护、清辨统统都是 龙树菩萨的传承,是提婆菩萨的传承,《广论》里面它这样说:“彼二论师所有释论,解说圣者父子之论最为殊胜,故今当随行佛护论师、月称论师,决择圣者所有密意。”《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里面就说,龙树菩萨跟提婆菩萨他们两位父子,他们宣说的这些道理里面其实解释得最好的就是佛护跟月称,根据他们的道理,可以抉择所有的密意,可是这个符合事实吗?

我们可以看看,同样是在西藏的觉囊派多罗那他,他在《印度佛教史》里面,他就对于这件事情提出了反驳。我们看看他怎么说:

此二阿阇黎立中道无自性论。佛护弟子甚少,清辨弟子极众,比丘数千,随侍左右。彼之宗义,广为弘扬矣。彼二阿阇黎未出世前,诸大乘者,皆住一教。此二阿阇黎始峻别圣龙树与圣无著之宗为二云。~(《印度佛教史》卷23,达喇那他著,王沂暖译)

多罗那他在《印度佛教史》里面他就提到,他说当时在 龙树菩萨之后,有了佛护跟清辨,佛护的弟子比较少,清辨的弟子比较多,他们两个产生了争辩,然后他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实,他说有了佛护跟清辨这两个人争辩之后,大乘才开始分裂的;他说在佛护跟清辨之前,不管是龙树的中观或者是无著的瑜伽,其实都是没有争议的,它们是融合在一起的,因为他们所说的都是同样的佛法的道理,它是一致的;是有了佛护跟清辨,才产生了这些法义上的争辩,然后才分裂的,才变成有所谓的中观跟瑜伽之间的争辩。这就是多罗那他,这个真正的藏传佛教的实证者提出他迥别于现在所谓的藏传佛教的见解。因为多罗那他他有实证中观的证境啊!他是个实证者,他就可以看出来:原来在佛护、清辨之前,大乘是一致的,不管是瑜伽行派或者是说中观学派,它们是一致的,因为 龙树跟无著他们之间的法义是不冲突的;可是因为没有实证的佛护跟清辨,他们成为佛弟子之后产生了争辩,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晓得真正的中观正见是什么,所以他们产生了争辩。龙树的中观正见是正确的,因为他跟瑜伽行派所实证的—后来这个《瑜伽师地论》或是玄奘的《八识规矩颂》等等之内容—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彼此之间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因为只是所说法的角度不一样。因为中观说的是《般若经》,是第二转法轮的;可是瑜伽行派所要说的是道次第的问题,就是今天你证悟之后,要如何成佛呢?菩萨法道如何修呢?说的是这些事情,所以两者之间并没有冲突啊!可是佛护跟清辨因为他们没有实证,就产生了冲突。所以多罗那他就把这个事实宣说出来,用这样子就可以来证明,真正的藏传佛教——觉囊派的多罗那他,他有真正的中观正见,所以他就可以看出来佛护跟清辨—也就是藏传佛教里面的自续派,还有应成派—它们之间的争议,其实是无谓的争议,因为两者都错,因为他们都没有真正的中观正见。因为真正的中观正见,其实是在觉囊巴里面,在多罗那他这边,所以觉囊派的他空见,才是真正的中观正见,自续派或是应成派统统不是正确的中观正见。所以我们要抉择法义,一定要根据真正的实证者的内容、他的见解,我们才能够作正确的抉择,所以《菩提次第广论》所说的道理,并不符合真正的佛教历史的内涵。

好!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喇嘛教他们所说的这些内容,除了没有法身、没有中观正见之外,其实他们还涉及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没有清净的法,什么叫没有清净的法呢?也就是他们对于什么叫作清净,他们缺乏。前面我们举了所谓的中观见、法身,那都是很深刻的义理,如果我们要谈到所谓的空性,那个更复杂,所以那个不容易抉择,所以我们又要回到事相来看,因为清净是一般人容易判别的。那我们来看看《广论》目前的传承者、最高的传承者,就是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他在《藏传佛教世界》这本书里面,他怎么说清净呢?我们来看:

从一般修行无上瑜伽的观点,转化净光根本心以入道的方法,就是要去除粗重心和驱使粗重心的气。……即使在平常,我们也时而可以体验根本净光的微细心和无想状态,那就是在睡觉时、打喷嚏时、昏厥时,以及性高潮时。……在这四种自然发生的状态中,给我们体验根本净光最好的机会是性高潮。~(《藏传佛教世界》,立绪出版社,页92-93。)

这是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在《藏传佛教世界》这本书里面,就提到应成派所提到的根本净光,在什么时候体验,他直接说是在性高潮的时候。可是我们说佛法,并不是透过性行为去获得证量啊!我们说在佛法里面,是依于止观、是依于奢摩他,是内心的安止,跟对于法界的总相智的观察来获得证量、获得佛法的实证,而不是透过男女之间的性关系。所以在佛法里面,谈的都是对于法界的观察,因为以这样的安止跟观察产生的智慧,才是我们修学佛法的所依;当然佛法也有它的方便法,可是那个是获得智慧的方便法。可是从丹增嘉措的这番话里面可以看出来,他们是以性高潮作为获得证量的工具,而不是把性的部分作为方便,这个是我们学法者要仔细去分别的一个地方。因为他们可能会宣称:“我们是清净的啊!我们没有这个男女双修。”有的会这样说。可是如果说藏传佛教真的是没有这样子的法在修练的话,等于他的证量不是从男女的性关系而获得的话,那么喇嘛教就应该要宣称、要公开说:“我们不修这个法”,而且也要公开宣说:“透过男女的性行为是不可能获得证量”;他们必须应该要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我们从头到尾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有这样的宣说。他们所宣说的都是去攀缘显教的某些方便法,把方便法当成是证量的来源。可是在真正的佛教里面,证量的来源不是来自于方便法,而是来自于所谓的总相智,也就是对于黑法、白法,缘法、无缘法,照、无照法——从这个生灭与不生灭法的观察来获得证量,这个才是佛教真实的产生证量的来源,而不是透过男女的关系。可是我们可以看到,他以根本净光的体验是要从性高潮得,我们就可以知道,他是把性行为当成是获得证量的来源啊!这跟佛教迥然不同,所以这个也是佛教跟喇嘛教之间最大的区别。

所以我们佛法的修行的道理里面,我们就要去区别这两者,让我们能够很清楚地去分辨真正的佛教;它的智慧不是落入世俗的那种智慧,而是对于法界的观察,而且这个观察是可以验证的、可以实证的,而不是落入世俗那些奇怪的法,甚至违背善良风俗的这种法。所以我们佛法所修一定是高尚光明的,而不是隐匿而不让人家知道的,或是把那一种男女双修当成秘密的,那个就不是真正的佛法。所以我们要去区别什么叫作佛陀的正法;什么是佛教的正法?就要从证量是从何而来来区别,如果说是从观察法界,根据 佛陀所说的总相智的观察来获得,这个才叫作真正的佛教正法;那如果要透过男女的关系性高潮去观察根本净光才获得证量,那就不是真正的佛教。好!这一集我们就简单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