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集 慧解脱-三缚结


正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慧解脱,前面我们大概提到心解脱,这里再作一下补充。心解脱的三果人,他对于解脱欲界已经有非常的把握,所以他的中阴身现起的时候,他会往色界天出现,所以出生在这个色界天以后,他不会再回到欲界爱里面,所以他就不会回到欲界。所谓的心解脱,就是先解脱于欲界的一切种种的束缚,然后心善解脱就是心极为的、非常的,乃至于说完全的这种解脱,我们就可以称为慧解脱;所以这是一个差别性,然后比较利根的三果人,他是可以直接在中阴的阶段,不会往生到色界天,他就直接可以般涅槃了,进入涅槃了。也就是说他可以舍弃一切的我,舍弃一切的身见,舍弃一切的种种,舍弃一切的思惑,然后可以达到修证所到的——这个阿罗汉的灭尽一切法的境界,不过这还不是我们大乘菩萨所应当行的境界。也就是说,这样的二乘声闻圣智所乐的一个境界,却不是真实究竟的一个涅槃解脱。

那我们今天再来讲声闻道解脱道的这个慧解脱的层次,因为慧解脱的话,就是说一样要身作证,也就是说三果人至少要初禅,初禅的话如果还不安稳,他可以加修二禅,以二禅的定力当然是最好的,这样比较不会退转,然后自己去检查自己的五下分结,就是属于欲界的这种贪爱以及瞋恚、以及三缚结,是不是整个都断了,如果都断了,这五下分结就断了。那你说更细微的地方,当然他可以自己再琢磨,因为有的人,他会不清楚心解脱真正的内涵,他总是以为我这个心,能够不再攀缘于欲界的法,这样就是属于心解脱的层次,不过实际上不是。

我们已经说过了,实际上身见才是第一个要件,如果认为这个意识心就是常住不坏的真实我,那一切都没有解脱可言。也就是说外道所修学的禅定,不论他修学怎么好,在四禅八定的这些范围里面,都是属于不是究竟的,他只是压伏住他对欲界的贪爱,然后可以生往到色界,这还是一个轮回,等到他色界的一切福报享尽,他就堕回到人间乃至于堕回到三恶道来了。所以我们从这地方就知道,解脱原理实际上是:有没有认为三界中有个常住不坏我?实际上三界法都是无常的、都是生灭的,并没有这样的常住不坏我;因为三界的法都是被出生的,没有一个法有出生其他法的能力,既然一切诸法都是被出生的,自然都一定会灭,灭了以后就不再出现,他要等到另外一个时机因缘,由别的法把他出生。

结果你去找寻,那三界其他诸法可以来帮“我”出生吗?不行。即使是父母可以生小孩,实际上父母根本也不知道小孩什么时候会出生的,现在还要透过种种科学仪器来检查。所以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说这个出生是有真实的自性呢?也就是说出生的自体也不是真实的啊!因为既然出生他也不清楚,生的时候也不清楚,小孩什么时候长大,长大成什么样也不清楚,乃至于长大以后,因为这境界而有了这个心识,又怎么可能是真实的呢?当断除这样的身见、以及欲界法的种种贪爱、以及瞋恚种种,这样作检查以后,这样三果人他就可以继续在佛道中继续修行,只是说他认为佛道上非常的狭隘,因为他希望能够快速地灭除一切诸法而进入涅槃。

那我们来看看慧解脱的层次,他要断五上分结,所谓五上分结就是要断除这些欲漏。欲漏就是欲界的这个漏,就像是一个盆器它本身有缝,然后它会从底下就把水漏出去,一切的法水、一切你修行坚固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坚固,因为这功德都流失掉了。再来第二个漏就是有漏,有漏就是属于三界诸有,那我们讲的是上二界,所谓上二界,就是上于欲界之上的这个色界、无色界,这些存在本身它有漏,所以要断除对于这上二界的爱。这上二界的种种贪爱的法,也就是说这些境界法,它本身是变动的、是无常性的,然后既然声闻人,希望能够达到一个永恒不变动的,因此他就要舍弃这些变动的法,他们认为这样是最快的,如来就根据他们的所愿、所求、所想,然后来施设这二乘的解脱道。

然后再来一个“漏”就是无明漏,当你舍弃这些三界诸有的时候,你最后还有一分无明,乃至于说一些少分的无明,这些无明要把它断除。譬如说你知道要舍弃一切诸有,舍弃一切诸法,舍弃一切三界我的存在,那这个舍,当你念念都在执取这个舍的时候,这个“舍”心只要存在,意识心必定也是存在,这样的话你就会没有办法顺利地可以达到慧解脱,慧解脱是自然连这个舍心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对自我的存在,他没有任何的喜乐。所谓的自我存在就是说:你生存的时候或是活著的时候,这意识心的存在;祂一点点很细微的喜乐都没有。他还会想:是不是有非常心喜或是乐?但它非常细微,因为细微到甚至有时候三果人都不能够感知、都不能感觉。这样的喜乐自己的存在,我们称为是“我慢”。

因为这个我慢常是来自于末那对于自己的自身的执取,因为末那有俱生的我见,就是说一开始就具备的,从存在的时候开始,从生存开始就具备了“我”的一个见解,所以祂会一直要存在,存在于哪里呢?就存在于三界中。所以三界法,它一定会请六识去品尝、去品味,不论中间有爱味或是不爱味,就会如是地去作分别、了别。那你说我们痛苦的时候——意识心痛苦的时候,意根也会痛苦?不,因为意根祂没有受,没有这种乐受跟苦受,祂就只有舍受;有了不苦不乐受,所以我们痛苦的时候祂不会痛苦,祂只是在无明中一直在作这样的—说追求也罢或是生存也罢—祂就是这样地一直生存著,因此这个东西就是我慢,以我为慢,以我自己存在为慢;这和一般的憍慢,种种的觉得我自己比较殊胜、比别人好,这种比较上的慢是不一样的;或是以证得四禅八定,然后而产生的憍慢也不一样,所以这个慢和世间所说的慢不同,所以我慢它是归属于无明的。

所以在这五上分结里面,我们就会谈到,对于上二界的种种的一些贪爱,就是这境界法没有办法远离,就是说色界法以及无色界法的贪爱。那其他的话,另外三个结缚就是来自于静虑上,静虑就是我们所说四禅八定上的这些种种的爱取,以及种种产生的这样的见解上的,以及乃至于说我修行比较好。最后一个是无明,也就说静虑上所产生的这种种贪爱,会使得自己行为上产生掉举,然后产生憍慢,这两个都会从静虑上来产生。另外最后一个是根本的无明,所谓根本无明是指众生有了一念无明,它并不是大乘法所说的无始的无明,当这个根本无明,就会使自己没有办法下定决心舍离这三界一切诸法,因为这个舍离是要连自己的世间所认为觉知心我都完全断除;所以这在修行上,只要有一点点的我慢,都是要完全地断除,然后对一点点的喜乐、一点点的这个自我的存在都完全不见了。

所谓的我执就是我见的一个延伸,它非常细微,所以对于这个我慢这样的执取也都没有了,这样一切就断尽了;一切断尽的话,我们就称为他是慧解脱,就是他智慧上已经解脱了,在这种智慧上解脱的境界里面,接下来他已经不会再出生于三界中了,他这一生就是他的最后一生。所以他会说“我生已尽”,我这个生命已经到达最后一个尽头了,这一生就是我最后生;我的“梵行已立”,我清净的修行以及道果已经建立了,所以接下来我不会再受任何的后有;所以他也得到一个尽智,所以一切“后有永尽”,后来的存在、未来的一切三界有的存在,都已经完全消失,所以这样的人就是我们说的阿罗汉。

所谓的阿罗汉,他本身有比较多的一个层次,因为有的阿罗汉他继续修学,把四禅八定修学完毕,然后他就可以得到比较好的一个俱解脱层次,这样他在俱解脱实际上是加修了灭尽定,因为他知道这个自我是不需要留著的,所以他会进入灭尽定中;这我们就是说,超越四禅八定的第九次定,第九次定就是灭尽定,他就灭掉这受想定。所谓灭掉受想定,是灭掉末那这意根的受想,所以在入定的时候他要先设定好——就是说我什么时候条件这样吻合的时候,我会再出定;譬如说明天太阳出现的时候,当光照耀到的时候,当太阳的这个境界出现的时候,那我再出定。也就是说修行到这个地方就是俱解脱了,俱解脱他还可以继续再修成大阿罗汉,所以大阿罗汉就是要跟俱解脱、慧解脱来作区别,也就是说他还可以继续来修学三明六通的法,这样的阿罗汉就是整个解脱于三界诸法。

可是我们今天来探究,他这样的种种的慢,憍慢断除了,所以他不会以自己出生在色界而拥有了这种禅定静虑为傲,然后对于自己的存在、以及是否有存在这种感觉他也都不管了,所以他可以得到这样的心地的极善的一个解脱,真正将他的意识心以及觉知心,这样的解脱于三界诸法,不再受到欲界法、色界法、无色界法的束缚;他存在只是等著时间的流逝,让他生命自己结束,结束以后不再有中阴,这样等的最后死亡的日子。当然俱解脱他可以自己决定就舍报,那如果是慧解脱是没有办法,因为他没有办法直接灭除,除非他要请别人来害他,让他死亡或种种。

我们从这样最后来观察,到底这样的解脱方式,是不是我们修行要的?因为慧解脱,他已经知道三界诸法不可爱、不可乐,可是我们从更广大的一个解脱原理来看,到底他知不知道涅槃呢?他所证得的涅槃的本际是什么呢?可是阿罗汉没有办法说出来。因为涅槃本际的这个真正的实有,实际上是要进入涅槃以后才能够观察,如果说没有办法进入涅槃,再怎么修行都没有办法理解。也就是说单单要能够断除一切三界法,然后乃至于自己知道意识觉知心也是属于三界法、也都要断除,这已经不容易了,可是从究竟理路上来说还是有问题。

因为这样灭尽一切诸法,就像前面所说,为什么不是断灭呢?因为已经灭掉一切诸法了,可是如来又不会说断灭的法,而且这些阿罗汉虽然能够身作证,自己知道自己涅槃,自己知道我生永尽,可是到底涅槃里面的法、境界,所有的内涵能不能说明呢?他没有办法。他能转述佛语,那就代表一点,他实际上是不知道涅槃。这就好像是有人说,他去过大陆好了,那大陆到底你去过哪里呢?他说我去过北京啊、去过上海啊,这样他就能够把里面的一些内容,那里面的人、事、地、物,食、衣、住、行说个清楚。可是有的人他也方便说,那我也知道大陆啊,那你知道,那你去过吗?没有。那你知道里面有什么?我大概知道;也就是全部都是模糊的。而阿罗汉不只是模糊,因为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像是这个人,这个没有去过大陆,然后所有的都听转述的,那到底里面真实是什么?不知道。然后这样来说他已经证得涅槃,这样来说他已经去过大陆,可以吗?我们没有办法说这样的人已经去过中国大陆;可是如果这样来说他有证得涅槃,全然都是如来的方便。

为了二乘人有这个涅槃的贪爱,因为他们希望能够证得涅槃,当世间一切的外道都说有涅槃的时候,如果佛法说我们没有涅槃,我们没有属于你们二乘人专属的涅槃,你们二乘人没有办法证得这样的涅槃,请问这样二乘根器的有情,他们会到佛教里面来学吗?就必然不会,所以佛法就依大乘真实的究竟解脱道,然后来施设二乘涅槃,施设二乘的解脱道,将圆满的四圣谛、十二因缘法,依声闻、缘觉这样来说明,就变成声闻、缘觉他们所了解的这种阿含的解脱道。

所以这样来看呢,真正的涅槃是应该探究的;涅槃既然是诸有情,或者说解脱道有情,他们最后的一个去的场所,可是我们都知道他们一切法都灭尽了,没有一个法可以去到涅槃啊!既然是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没有一个法可以般涅槃,那必然是有个法或者是有多个法,本来就住在涅槃里啊!或是祂就是涅槃的本身,就是涅槃的本际、涅槃的实际;真实的涅槃就已经存在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就会有问题了,因为这涅槃的本际,是没有一个法过去安住的,阿罗汉的色身,他舍弃在世间这个色身是过不去的;意识觉知心是六识,不会到下一辈子—且不说解脱道这样的究竟的实义,在现在的任何一个法,我们意识心就是会产生—另外一个中有的时候祂再现起,就在中阴身的时候意识一现起,然后这中阴身他比较特别,你可以知道上辈子,就是说死前想的是什么,可是接下来,他一投胎之后就完全不了知了。也就是说,佛说这意识心不会到下辈子,既然不会到下辈子的意识心,祂就不是常住的法,因此阿罗汉的意识心也是一样的,祂也不会常住,因此祂也不会到涅槃。因为涅槃到底在哪里?涅槃是在东、南、西、北哪里呢?是在地球上方、下方呢?还是东方、西方呢?涅槃是一个处所吗?不是。涅槃如果是一个处所,那应该是在三界中的某一个角落啊,或在三界外的某一个角落;如果祂是一个处所的话,祂本身就是物质色蕴所拘束,如果这样祂应该至少也在色界,如果在色界的话就是一个色界有,那就不是出三界有,就不是解脱轮回,这样就不可能称为阿罗汉。

也就是说阿罗汉的归宿,在我们这里看来很清楚,涅槃是没有一个法可以有出入、有来往的,因为涅槃叫作不出不入,祂不是像入定一样有出有入;而且涅槃是不生不灭,当如果有一个法可以从这地方走到涅槃,那就是有生,那等一下它又在涅槃里面,不合乎涅槃境界而自灭,但是涅槃从不如此。所以我们就知道大乘法所说的,一切众生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才是真实法;这才是一切众生所原有的涅槃之法,因为有这个涅槃实际,所以才会没有断灭。

我们今天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