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四)-解脱世间种种身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

这一集我们要继续来说明佛法中有关解脱修证的方法与次第。

什么是解脱呢?那是说解脱于苦、解脱于苦的系缚。要灭苦就必须先知苦,我们问问自己,自己心中世间的苦何者最重呢?在《法句譬喻经》当中,比较了饥渴、淫欲、瞋恚、惊怖这四种谁最苦呢?结论是说,所谈论的这四者,其实都是枝节末流,不能够究竟苦的本源,说:【天下之苦,无过有身,身为苦器,忧畏无量。】(《法句譬喻经》卷3)

“身”才是世间最苦的,是苦的源头,如果有了世间五蕴的身,那表示必有生、死,必有老死忧悲苦恼等苦,且有轮回。但有情的身包括了名色的五蕴,并不是单单有色身而已。

对于“身”在解脱修证的意义,我们先来理解不能解脱的原因。由于无明众生皆漂流沉溺在生死流的大海当中,如果没有得遇佛法智慧的船筏,不得超渡。在长夜漫漫之中,随著生死之流永远不能够得到解脱。有情堕于生死流的现象,是因为生死流有四种的洪水暴流。众生由于被这四种洪水所牵引羁绊,所以便随著生死流而沉溺于轮回。

这四种的洪水就是:欲流、有流、见流跟无明流。经里面有说:【是诸众生为诸烦恼暴水所没;欲、有、见、无明,四流所漂;随生死流,入大爱河;为诸烦恼势力所食,不能得求出要之道。】(《大方广佛华严经》卷24)这意思是说:众生被种种烦恼的洪水暴流所淹没,被五欲、三界有、贪爱、邪见,以及缺乏解脱智慧的无明等四种流所流转,所以随著生死流,而漂流于无量的分段生死旅程,沉溺没入在贪爱的大河流之中不得救度,被种种烦恼的力量所吞噬,不能够得到求出离的方法。

《阿含经》中 佛陀向弟子具体的开示了有关众生由于无明,造成生死流转轮回,不能够趣至本际的原因。说:【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不去本际?】(《杂阿含经》卷6)意思是说,特别地指出来,如果想要求解脱,要探讨深究到底是什么令众生的三界有、五蕴身心有的原因。那什么是令众生系缚执著?又什么是令众生误计而见它为真实我呢?那是因为有这样的系缚的法缠身,被无明遮覆。尤其是因为贪爱是系缚于生死轮回最大的力量,而令众生一直在生死的漫长道路上,不停地驱驰奔走,令众生在生死中轮回、流转,不能够达到清净寂灭的涅槃本际。

佛又继续开示说:“因为有这个色的存在的缘故,因为有色而有种种产生的事出生。对于色的法的系著,将色法当作是真实不坏的我,众生就是因为对于色法虚妄,不能够了知的这种无明,而有生死轮回之苦。而其他的受想行识也是同样的道理。”意思是说,不得解脱的原因就是五阴。

接著,佛陀与弟子的问答,说明解脱修行的一个理路。

佛陀问弟子:“色是常吗?是无常吗?”弟子答覆说:“是无常啊!”佛又继续问:“如果是无常,是苦吗?”弟子回答说:“是苦啊!”所以这里确定了色等五蕴的法,都是无常、都是苦的法。

佛陀继续开示说:“因为有这样色的无常苦法的缘故,众生被无明所覆盖,而被它系著,把它当作是我,而有生死轮回、生死流转,其他的受、想、行、识也是这个道理。”就是说,无常法是令生死苦的原因,而五蕴无常都是苦。

接著佛陀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示,是说:

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如是,见、闻、觉、识,求得随忆、随觉、随观: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杂阿含经》卷6)

这里的意思是说:“一切的五阴——色、受、想、行、识,都不是真实我,但不异于真实我,却与真实我是不相在的。”

由这一段经文中,佛陀说明了佛法中一个关键性的道理——无常虚妄的五阴不是真我,但被真我出生的五阴,又不能完全说与真我无关;说这两者完全是不同的,五阴与真我不互相混合为一个不可分的法。这里已经可以看得出来,五阴是与真我同时同处而不相在的,不是和合成为一个法而不可分离的。既然一个真我与五阴同在,而五阴无常故无我,当然可以反证出,一个与五阴的无常、无我体性相反的真我的存在。这样虚妄的五阴世间的有情与真我的同时存在的道理,是在解脱实证上有确实修行意义。因为真心如来藏,不仅是十方三世一切法自性之所以能够生、住、异、灭的真实相,所以称祂为法界实相,也是无余涅槃的本际,更是修证二乘解脱道的正知见的基础。如果离开了这个基础,我见跟我执的断除就不可能成功。所以认清本识如来藏的存在实有、本识如来藏的常住不可坏性,对于修证解脱道的修证者而言,是一个必须具备的大前提。如果否定了这个真实法——法界实相心,在实证解脱果上就没有办法获得,就是无法证转四圣谛或者因缘法的凡夫,不可能有涅槃的果报。

这是因为否定了十因缘法的入胎识,否定了真实本住法——涅槃本际的人,当他如实理解世间法,一切法、五蕴都是虚妄,而要灭尽一切法,才能够证解脱、证涅槃,那就不免会有因内有恐怖、因外有恐怖,于是恐惧舍报时,“不受后有,我生已尽”之后会成为断灭空,那这种人纵使尽形寿修习解脱道的法,也都不能够证得解脱果。

在确立了这个解脱修行的大前提之后,有关于解脱的实修,就必须对于五阴十八界的一一阴、一一界,确实观察其中每一个法的虚妄性。五阴中的色阴,是最容易观察而且实证它是虚妄的;但是代表有情的,或者说被有情深深执著为我,除了色身之外,还有其他四阴。其中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对于识阴六识的贪爱,乃至于由六识身又衍生出来,所谓的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跟六爱身,众生都是以这个当作他的依靠之身。

什么是六识身呢?六识是指六根、六尘相触而生的六识,都要归摄于识阴。阿含对于识阴定义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根与尘相触而生的识,都是属于识阴,所以识阴的定义就是眼等六识。所以我们都知道,意根并不是属于识蕴,识阴六识都各自有祂的功能,所以称祂为六识身。如眼根触色尘而生的眼识,具有见色的功能叫作眼识身。耳、鼻、舌、身,乃至于意根触法尘而生的意识觉知心,具有了知诸法的功能,我们称祂为意识,六识都是所生之法,由根、尘二法和合触而出生的。

六识的功能就是六识所拥有的我所,也就是六识的自性,那就称为六识身。如果不能了知六识的自性,误以为六识的自性就是佛性,那就成为自性见外道,主张六识的自性就是佛性的人,堕入自性见当中,都不知道能见乃至于能觉能知的性,是属于六识的功能,是堕入执著六识的自性见当中,名为执著六识我所的未断我见者,而且执著意识心的人,以及认定意识常住而不灭的人,都是公然支持常见外道的破法者。

那什么是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呢?在《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当中有提到,六触身依六识身的功能,而说有眼触身、耳触身、鼻触身,舌触身、身触身、意触身六种;并且进一步以眼触身为例来说明,眼触身是眼根及诸色尘为缘生眼识,三和合故触,此中眼根为增上,色尘为所缘,于眼所识色尘,种种的触也就是诸触,等触、等触性,已触、当触等都是,这些都叫作眼触身;而耳鼻舌身意等其他的五触身,也是同样的道理。

接下来在论中,对于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开示,也是依著六识的每一个识,各有其因识触境界的六触身所生起的了别的功能后,而有进一步的受的功能、想的功能、思的功能。比方说六受身,也是以眼耳鼻舌身意这个六识,而说六识透过了接触六尘的境界,因而生起了对于领受六尘境界的功能的六受身。我们知道受就会有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的差别;既然有受便是无常法,有变异不是如,我们不能把它当作经中所说的本际。

若以眼受身来说,眼受身就是眼触所生的受身,也是相同需要有藉缘才能够出生,因为由六识触境界而有了别六尘境界,然后才能够有领受境界的功能,因此六识身或者说六触身的缘,同样也是六受身生起的缘,故说眼根及诸色尘为缘,才能够出生眼识,三和合故触,触为缘故受,在这些藉缘当中,眼根是增上缘,色尘是所缘缘,这样生起了眼受身;耳、鼻、舌、身、意触所生的受身,这个道理也同样是如此。以此可以类推六想身、六思身的道理也都是如此。

但,如果想要进一步的深入仔细了解所有的内容,可以自行请阅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中这段论文的内容,详细思惟其中的道理。在此我们可以从当中的法义了解,确实这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乃至于六思身,都是依六识身而有的法,包含六识身本身都是根尘为缘,根尘相触后才会出生的法,不是本来自在的法。这意思是说,众生所倚赖的最明显强大的功能的这个六识衍生出来的功能,来当作自我的身;但其实它却不是真实的法,这几种身非但不是真实法,不能当作有情生命的依止,不能当作有情在无量的分段生死过程中,当作生死相续的所依,当然也不能当作阿罗汉灭去世间一切法后入涅槃的本际;相反的,这些对众生而言,具有显著而强大功能的法,自然而然成为执著贪爱种种境界的管道,由于贪爱执著,这样子便无法得到解脱。相反的,反倒是有了这些系缚,因此《阿含经》中特别特别的指出来了,这个六识身等是令有情出生后有的因。

《杂阿含经》卷12有提到:【彼多闻圣弟子于诸缘起,善正思惟观察:有此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所谓此有故,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是名有因有缘世间集。】这五种身,如果再加上所谓的六爱身,称为六六身的法,这些通通都是出生未来的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等种种来源,也就是造成轮回生死不得解脱的原因,也就是所谓的有因有缘世间集的流转门。

以六识为根本所衍生出来的这个六六身,那我们再将内六入,也就是眼内入处、耳内入处、鼻内入处、舌内入处、身内入处、意的内入处,以及外六入,也就是色入、声入、香入、味入、触入、法入也包含在内,针对解脱修行者而言,应当要如何观察这些法呢?这六类的六六身以及内、外六入,也都是全部不是真实我的法。

在《阿含经》当中,都说这些是:“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意思是说,也同时统统是由真实我出生,所以不异于真我。以六爱身为例,《阿含经》对于六六身的观察,以灯光的譬喻来说明六爱身如实无我,因膏油、灯炷,灯的光明才能够得以燃烧而有光亮;但灯油是无常的,灯炷也是无常,灯火自然也是无常,而灯器也是无常;如果没有灯油、没有了灯炷、没有了灯火、没有了灯器,灯光是不会是常、恒、住、不变易的。透过这样自行思惟,然后现前去观察,便可以渐次灭除了对于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无明执著;如果六思身能够确实的灭除,我执也就跟随著灭除;我执灭除了,就是亲证解脱而不堕于断灭空当中。因为解脱是如,不离如、不异如,而且是真实法,不是一切法空的断灭空,是因为“法住法位,本来如是。”灭掉了五阴十八界之后,这个涅槃的境界,从来不是一切法空;说灭相不灭的灭相真如,也不是留存意识细心或者意识极细心,常住不灭而成为常见外道。不论是大小粗细一切的意识,都还是意识,都不是真实法。

解脱道修行中真正解脱,入无余涅槃的寂灭境界,是灭去了一切所生之法——五蕴十八界后,不再有阿罗汉的这个有情在世间存在、出现。独有入胎识本识如来藏,本身是不知不见而独存的本住境界,祂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本识自住境界。这样的解脱修证,才能真正的断我见、断我执,成就解脱果;所以佛所宣说的因缘法与缘生法,都依著这个本住法来说,它是不离如、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