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集 解名色本,即得应真


正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单元。

上一周我们讲到,有人会因为听闻到本识如来藏妙义的了义究竟正法,却会生起烦恼而无法断除我见,大略有四个原因,今天我们继续讲第二个原因,也就是只依表相而崇拜僧人,那么也会因此而无法断除我见。

在《杂阿含经》卷41经中记载:有比丘、比丘尼们,他们只是相信自己的依止师,而不信受其他有修有证者。在今天也是普遍有这样的情形,今天虽然有具有证量、现在家相的菩萨出世来弘法,而所宣讲的是超越了声闻解脱道的大乘佛菩提道的法;而有人听闻到带在家相的菩萨在宣讲了义究竟的正法,也是一样不能够安忍。因为他只相信他的依止师,就算是他的依止师所教导的知见是错谬的,只是因为他的依止师是穿著僧衣,所以他不肯回头。那就表示说,他对于“僧”的真实意涵并不了解,他只是依于僧衣的表相而作崇拜,当然就会因此而没有办法从胜义僧处听闻到三乘菩提的内涵,也无法断除我见。

那什么叫作“僧”?我们对于“僧”的真实意涵也必须要有所了解。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佛开示说:

世出世间有三种僧:一菩萨僧、二声闻僧、三凡夫僧。文殊师利及弥勒等是菩萨僧,如舍利弗、目犍连等是声闻僧。若有成就别解脱戒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见,能广为他演说开示众圣道法利乐众生,名凡夫僧。

这是以三种分类来说世间以及出世间的僧宝。第一类是“菩萨僧”,就譬如 文殊师利菩萨、弥勒菩萨;文殊师利菩萨他是现天人相的菩萨僧,弥勒菩萨则是现比丘相、声闻相的菩萨僧。第二类是“声闻僧”,就譬如舍利弗和目犍连等,他们是现比丘相、声闻相。“菩萨僧”和“声闻僧”都是属于“出世间的僧宝”,其中实证声闻四果以及缘觉辟支佛果,那是二乘菩提果;如果实证了三贤十地,那就是大乘菩提的菩萨果。所以出世间的僧宝,必定是有得法、有证果的僧宝。第三类是“凡夫僧”,列于真实福田当中的凡夫僧,也必须具有一定的条件,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佛开示说:

若有成就别解脱戒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见,能广为他演说开示众圣道法利乐众生,名凡夫僧。

经中所说的“成就别解脱戒的真善凡夫”,是说他是以菩萨戒为正解脱戒,而以声闻戒作为别解脱戒。也就是说,他是以成佛为目的而现“出家相”,虽然他还没有无漏的戒、定、慧,也还没有解脱的功德,但是重要的是,他有佛法的正知正见,像这样的凡夫僧,即使他没有得法、没有证果,他仍然是有住持表相正法的功德。

至于现在家相的“胜义僧”,又应该要如何正确地看待呢?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5,佛开示说:

若诸有情带在家相,不剃须发、不服袈裟,虽不得受一切出家别解脱戒,一切羯磨、布萨、自恣悉皆遮遣,而有圣法得圣果故,胜义僧摄,是名胜义僧。

这是说,现“在家相的菩萨”不剃除须发、也不穿著袈裟,不受出家声闻戒(也就是不受比丘戒、比丘尼戒)、不受出家声闻戒的诵戒和忏摩,也不受出家声闻戒的布萨;但是“受菩萨戒带在家相的菩萨”,他有得圣法、得圣果,他就是“胜义僧”所含摄,称为胜义僧。因此我们就知道,在佛门中修行不能只是依表相来看,而是要依实质来看,如果只依于表相而崇拜僧人,那是无法断除我见的。

接下来要讲,会因为听闻到本识如来藏妙义的了义究竟正法,却会生起烦恼而无法断除我见的第三个原因,就是不理解佛法的义理,而诽谤本识如来藏法,因此就没有办法断除我见。事实上,世尊在阿含部的经典当中,都已经明说如来藏真实存在。在阿含部《央掘魔罗经》经文中,佛开示说:“一切众生有如来藏,为无量烦恼覆,如瓶中灯。”(《央掘魔罗经》卷4)又说:

道有二种:谓声闻道及菩萨道。彼声闻道者谓八圣道,菩萨道者谓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央掘魔罗经》卷4)

既然 世尊在阿含部的经典当中,都已经明说了如来藏真实存在!那么我们就应该要信受 佛语,而努力地去求实证才对呀!

可是佛教界仍然有某些大法师,他们虽然也读过阿含部的经典,但是却否定有如来藏,这就是被无明所遮覆的缘故。另外,还有藏密应成派中观的学人,他们也是极力地在否定一切如来藏经典,因为他们对于 佛所说“如来藏真实存在”的这个事实是不相信的。除此之外,还有外国的佛学研究者也否定如来藏,譬如:所谓的阿赖耶识专家史密豪森以及松元史朗等等这一些人,他们也都有读过阿含部的经典,但是他们都因为不能理解就轻易地否定,而且又以文字写在书中说:阿含经典当中从来没有说过第八识阿赖耶识。因为这样的缘故,也导致于作佛学研究的某大法师他始终不相信有七识、八识的事实;追究这个原因,当然是和他所作的不实的考证有关系,他也是公然地否定第二转法轮、第三转法轮大乘方等经典中所说的七识、八识,而且还公然地宣称大乘经典都不是佛陀亲口所说。而我们从四阿含经典当中一一举证出来,都证明了四阿含的经典中 佛早就有讲过七识、八识。所以不信受四阿含经典中所讲的“本识实有”,那么他就不可能断除我见。

接下来要讲,会因为听闻到本识如来藏妙义的了义究竟正法,而会生起烦恼无法断除我见的第四个原因。在近代禅宗的一些错悟者,以这个离念灵知心当作是实相真心;而今天在佛门中有带在家相,不剃须发、不服袈裟,有圣法、得圣果的菩萨胜义僧出世来弘法,开示说:“唯有亲证如来藏,才是真实的开悟者,其余的都是属于错悟。”像这样子的正理、正说,对于那一些错悟者,他们仍然不知道警觉,不去探究佛经的真实义理,反而是在听到了之后,却生起了瞋恨之心,故意去诽谤如来藏妙法,说:“如来藏思想是外道神我思想。”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诽谤者就成就了诽谤贤圣,以及诽谤最胜妙、最究竟方等唯识经典的地狱重罪。而谤法、谤僧的本质就是一阐提人,当然是无法断除我见。那一些错悟者认为说,如来藏只是一种思想,而不是真实可以实证的法,当存有这种想法的本身,就是一个大邪见,也因为邪见的关系,必然会导致于“障碍见道”,无法断除我见。

假使没有如来藏本识这个佛法的核心,那么三乘菩提的修行,都将成为虚妄而无义的空修梵行,而因为这样的缘故,佛在阿含部《央掘魔罗经》卷4,佛开示说:

复次!文殊师利!如知乳有酥故,方便钻求;而不钻水,以无酥故;如是!文殊师利!众生知有如来藏故,精勤持戒净修梵行。复次文殊师利!如知山有金故,凿山求金;而不凿树,以无金故;如是文殊师利!众生知有如来藏故,精勤持戒净修梵行,言我必当得成佛道。复次文殊师利!若无如来藏者,空修梵行,如穷劫钻水,终不得酥。

这一段经文是说,因为知道在乳中才能够提炼得出酥的缘故,所以就在乳中用取得酥的方式来取酥;而不会去钻水取酥,因为水里面没有酥的存在。就像是这样子啊!文殊师利!众生因为知道如来藏的缘故,所以会精进、勤奋、持戒清净而修梵行。又譬如说,众生知道大山之中藏有金矿,所以去开凿大山而来取金;当然不会去凿树而取金,因为树里面没有金的存在。同样是这样子,文殊师利!因为众生知道有如来藏,所以就会精进、勤奋、持戒清净,如理如法而修梵行。也确实相信,像这样子精进、勤奋、持戒清净,如理如法而修梵行,就一定能够成就佛道。如果没有如来藏,那么众生的一切修行都会变成了空修梵行,就好像是穷尽了无量劫去钻水而要来取酥,终究会虚耗其功没有酥可得。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如来藏的话,那么二乘的无学圣人他们就成为空修梵行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假使没有如来藏,那么二乘圣人在舍报入无余涅槃的时候,也就是当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完全灭掉之后,一定会变成断灭空,那不就是空修梵行吗?而且离念灵知的意识心,也是要在入涅槃的时候,就必须要灭除掉的虚妄法,这么一来,修二乘法的圣人以及凡夫不就成为空修梵行了吗?所以绝对不能够去否定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本识,否则就会成为空修梵行。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慎重地强调:如果没有如来藏本识,那就不可能有如来所生一切法的缘起性空可知、可证,不可能会有蕴处界的缘起性空可以观行、可以实证,也不可能会有如来藏所显示的般若中道之理可知、可证,同样的也不可能会有般若实相智慧可以亲证;如果没有如来藏本识,那就更不可能会有本识所显示出来的真实法性可以现观、亲证,那么一切辛苦求证般若的大乘学人,所悟的就只是一切法的断灭空吗?事实上并不是这个样子!假使说没有如来藏本识,那么就没有如来藏所含藏一切的种子可知、可证,更不可能有诸地的一切种智可以实证,那么永远都没有成佛的可能,当然势必会成为累劫空修梵行。所以我们要再一次强调:一切恶知识,他们之所以不能够断我见,之所以常住在凡夫的见解之中,都是源自于他们否定了“如来藏真实的存在、如来藏常住”的这个事实,就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恶因存在,当然就一定是累劫空修梵行,终究不可能断除我见。

所以我们还是要这么强调“远离恶知识是很重要的事”!但是要怎么样来分辨解脱道当中的恶知识呢?确实是不容易!因为在还没有建立择法觉分之前,都是没有智慧力能够去辨别的;在这里我们就举出两点来作为最基本的判断的准绳,第一点,凡是一切否定大乘法的人,一定不是解脱道的初果人,因为他有“见取见”的缘故。虽然他知道大乘法远胜于二乘菩提,也知道菩萨修学的佛菩提法义是胜妙的,但是他却仍然执意要与菩萨相诤,而否定大乘法,那么就可以知道这个人是有见取见,习惯以斗诤为业、与菩萨诤论。相反的,菩萨据实而告知说:“二乘不究竟!”这绝对没有丝毫妄加贬抑之处,这都是如实而说;因为菩萨是本于慈悲心,而如实地作法义辨正,那么我们就可以知道,菩萨的所言并非有诤。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