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集 人间佛教是不是佛教(一)


正祺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单元。今天我们要来探讨“人间佛教是不是佛教?”这个议题。如果任何的宗教团体宣说他们的教主是佛,那么他们是不是就是佛教?答案当然不是!我们是不是应该以教法的内容来判断是不是符合佛教的本质,然后才能接受他们是不是佛教?那么什么是佛的教法?佛以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来教导我们。也就是说佛教导我们,断除烦恼及实证诸法实相,佛的教法不能够离开解脱道及佛菩提道。

解脱道是佛陀初转法轮所说的法,是说世间一切法是因缘所生,是无常、是苦、是空、是无我。证得解脱道的究竟果位,就是阿罗汉;而阿罗汉灭尽蕴处界一切法之后的无余涅槃,是如来藏独存的境界。解脱道就是声闻与缘觉二乘。

佛菩提道呢?是佛二转、三转法轮所说的法。二转法轮时,佛教导菩萨们实证般若——证得如来藏,然后依著如来藏开始修学别相智;在三转法轮的时候,佛教导菩萨们实证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种子,修学道种智,并且逐步汰换如来藏中,所执持的染污种子,最后证得一切种智,然后成就佛道。佛菩提道是大乘法门,叙述佛菩提道的各种经典是菩萨们修行的依据。

这三转法轮的佛法是一致的,互相之间没有任何的矛盾,是可以实证、实修的;然而,因为有许多佛学研究者受到日本“大乘非佛说”主张的影响,认为三转法轮之间互相矛盾,认为佛只宣讲无常、苦、空、无我,以及因缘法的解脱道,认为这原始佛法才是真正而且纯正的佛法;他们认为大乘佛法不是佛亲口所说,他们认为大乘佛法是思想的演变,而它发展的动力则是佛弟子们对如来永恒的怀念所产生。

这种主张将可实证的成佛之道贬低成为一种思想的演变,他们自行将如来的教法删减与修改,舍弃了以如来藏为重点的大乘教法,不谈佛法的真实义理,否定了可以实证的佛教,只谈佛学思想的演变。因为不相信佛的大乘教法,又不懂得阿含诸经的真实道理,只相信自己的经验,超出自己经验的部分就一概否认,因此只承认有六个识,因为每个人的六个识只有这一辈子的时间,所以佛法就局限在人间,为了因应六个识的主张,就这样提出人间佛教来满足六识论的主张。

然而因为“人间佛教”的简单性,成为目前台湾佛教的主流思想;许多台湾的佛教道场,受到这一个思想的激励而产生表面的蓬勃发展。可是“人间佛教”的思想浅化了佛法的修证内涵,让佛教与一般宗教甚至是行善团体没有什么差别。

“人间佛教”的思想,根本上否定了可以实证的般若与唯识学,因为没有了可以实证的般若与唯识种智,修学佛法的内容,就只能局促在修十善业而已。这种主张不仅无法实证解脱道,更不可能迈向成佛之道,因此“人间佛教”的思想必须在探讨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时提出来作辨正。

那么什么是“人间佛教”?人间佛教的倡导者在他〈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一文中,简单地归纳出“人间佛教”所应有的几个涵义。其中“人间佛教”的“论题核心”以及“理论原则”这两点是值得来探讨的,接下来几个单元我们就以人间佛教的“论题核心”以及“理论原则”来讨论:首先讨论“人间佛教”的“论题核心”是什么?在〈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文中,“人间佛教”的“论题核心”是“人,菩萨,佛——从人而发心修菩萨行,由学菩萨行圆满而成佛”。(《华雨集》(四),正闻出版社,页48。)也就是说,“人间佛教”的第一个要件是从“人”(而不是鬼怪或天神)为出发点,然后向著菩萨、佛陀的境界前进。

什么是所谓的“从人而发心修菩萨行,由菩萨行圆满而成佛”呢?这位倡导者解释说:

“佛不是天神、天使 ,是在人间修行成佛的;也只有生在人间,才能受持佛法,体悟真理而得正觉的自在解脱,所以说‘人身难得’。‘佛出人间’,佛的教化,是现实人间,自觉觉他的大道,所以佛法是‘人间佛教’,而不应该鬼化、神化的。”(《华雨集》(四),正闻出版社,页33。)

他这一句话表示修学佛法的主体是人,修学的对象 佛陀也是人,修学的过程都是在人间,离开人间就不能够受持佛法,他主张人间的佛教,而不是鬼化、神化的佛教。

另外有位人间佛教的追随者,也是实践者,在她的叮咛语中就特别强调说:“学佛者切莫以为脱离人间才有佛法,其实离开人间就无佛法可闻可修。无始以来一切的佛菩萨都是在人间成就道业。”(《慈济叮咛语》(二),慈济文化出版社,页33。)她这句话表面上表示以人为根本,离开人间没有佛法,其实是与她的师父的话互相呼应。他们背后的根本想法中,否定了大乘佛教的许多教法,认为大乘佛法只是神话,修行只要在人间行十善业道就好了。所以他们的团体互相问候的时候,都说感恩,而不是一般佛教徒说——阿弥陀佛!

首先我们来探讨天界真的没有佛法,只有在人间才能受持佛法吗?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中举出长阿含部《佛般泥洹经》的经文,经文中如来说祂化身到四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去,以天人的穿著与语言,问天人说:“你们都是修学、受持什么样的经法?”天人们回答说:“我们不知道经法。”如来便为他们演说经法。

接著如来上升到第四天兜率陀天,问天人们说:“修学什么经法呢?”那些天人回答说:“弥勒菩萨为我们演说经法。”如来便重新为他们演说经法。然后如来继续上升到化乐天以及他化自在天,一样为天人们演说经法。

接著,如来继续上升到初禅天、二禅天、三禅天以及四禅天,为色界天人们演说经法。如来一样问色界天人们说:“你们以前都听闻过经法没有?”经中说,有的天人知道经法,也有回答说不知道经法的。如来也都为他们说明生死之道,说明断除生死根本之道。再上去无色界的天人,因为他们都没有色身 ,都不能言语,他们对如来的开示无法应答,所以如来就无法为他们演说佛法。

从《佛般泥洹经》的经文可以证实天界其实常常有应身佛上去说法,除了无色界天人没有色身,否则就会有应身佛前去说法。说法以后,当然就会有天人修学佛法,那佛法就存在天界了。

还有,《佛般泥洹经》也显示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现在欲界兜率陀天的弥勒内院说法,也有很多的菩萨跟随修学。弥勒尊佛将来会下生人间示现成佛,这表示天界随时有佛上升说法,而且菩萨也能在天界跟随等觉菩萨修学佛道。

另外在忉利天上,释提桓因——也就是玉皇大帝,他有一个善法堂,这个善法堂是三十三天王集会的场所。这个善法堂在阿含部的《起世经》卷6中,如来开示说:

诸比丘!以何因缘此善法堂诸天会处,名为善法?诸比丘!其善法堂诸天会处,三十三天王集会坐时,于中唯论微妙细密善语深义,审谛思惟,称量观察,皆是世间诸胜要法,真实正理。是以诸天称此会处,为善法堂。

在这善法堂诸天王,虽然没有办法讨论世出世间的深奥佛法,但是对于世间各种殊胜的重要的法,也就是真实的正理,却是常常在讨论的,那当然也会包含基本的佛法知见。例如在本缘部的《杂宝藏经》卷5中,圣教记载:

尔时释提桓因,从佛闻法,得须陀洹,即还天上,集诸天众,赞佛法僧。时有天女,头戴华鬘,华鬘光明,甚大晃曜,共诸天众,来集善法堂上。

在当时玉皇大帝从佛闻法以后,然后证得初果须陀洹,马上回到天上,就在善法堂召集天众,称赞佛法僧三宝。玉皇大帝本身都是至少证得初果,难道他不会开示佛法吗?所以若是说只有在人间才能受持佛法,或是离开人间就没有佛法可闻、可修,这是违背佛陀的教诲。

至于这位提倡者为什么要特别主张“人间”的佛教,而不是鬼化、神化的佛教?为什么要谈到鬼化、神化的佛教?我们本身是人类,如来也是在人间示现成佛,我们就是在人间修学佛法,为什么要特别强调人,特别谈到鬼化、神化的佛教呢?

这位倡导者在〈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文中特别提到,佛教梵化,也就是鬼神化的现象应该要谨慎,他说:

“什么是(梵化之机应慎)?梵化,应改为天化,也就是低级天的鬼神化。公元前五○年 到公元二○○年,‘佛法’发展而进入‘初期大乘’时代。由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理想化的、信仰的成分加深,与印度神教,自然的多了一分共同性。一、文殊是舍利弗与梵天的合化,普贤是目犍连与帝释的合化,成为如来(新)的二大胁侍。取象湿婆天(在色究竟天),有圆满的毘卢遮那佛。魔王,龙王,夜叉王,紧那罗王等低级天神,都以大菩萨的姿态,出现在大乘经中,虽然所说的,都是发菩提心,悲智相应的菩萨行,却凌驾人间的圣者,大有人间修行,不如鬼神——天的意趣。无数神天,成为华严法会的大菩萨,而夜叉菩萨——执金刚神,地位比十地菩萨还高。这表示了重天神而轻人间的心声,是值得人间佛弟子注意的!……“念佛”(“念菩萨”)、“念法”法门,或是往生他方净土,或是能得现生利益——消灾,治病,延寿等。求得现生利益,与低级的神教、巫术相近。“大乘佛法”普及了,而信行却更低级了”(《华雨集》(四),正闻出版社,页41-42。)

这位人间佛教的提倡者是出家法师,可是从他以上的说明我们知道,他认为如来生前没有讲大乘教法的。他认为大乘佛教这个思想发展的动力是因为“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还因为理想化,所以信仰的成分加深了,然后大乘佛教与印度神教共同化,因此他认为有三点使得大乘佛法普及化,可是信行却是低级了。

首先,他认为大乘菩萨的出现是伪造的,他认为文殊菩萨是舍利弗与梵天的结合,普贤菩萨是目犍连与帝释天的结合,然后变成大乘佛教中如来新的二大胁侍。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相信有文殊与普贤两位菩萨的存在。在大乘佛教中,说如来常住,现在是圆满报身毘卢遮那佛在色究竟天说法,这位法师则认为那不过是印度教的主神象湿婆天的象征,也就是他认为如来已经灰飞烟灭了!

大乘经典中,尤其是《华严经》中魔王、龙王、夜叉王,紧那罗王等许多低级天神,都变成大菩萨的姿态,而且这些鬼神的修证,却超过人间的圣者,甚至一些夜叉菩萨——执金刚神,地位还比十地菩萨还高。对于这些记载,这位法师认为人间的修行人,不如鬼神以及天人,他很不能接受。他认为这表示了重天神而轻人间的心声,是值得人间佛弟子注意的!

还有他认为“念佛”,如念阿弥陀佛、念观世音菩萨等,求生他方净土,或是能得现生利益,如消灾、治病、延寿等,都是与低级的神教、巫术相近,他基本上是否定净土法门的。

因为他认为真正的佛教,是世尊所宣讲的教法,称为原始佛教。原始佛教的中心思想就是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而大乘佛法是跟印度神教结合后所产生的思想而已。基于上面几个原因,这位法师才会提倡人间佛教,要矫正大乘佛法信行的低级化,所以他才说:

“‘佛出人间’,佛的教化,是现实人间,自觉觉他的大道,所以佛法是‘人间佛教’,而不应该鬼化、神化的。”(《华雨集》(四),正闻出版社,页33。)

对于这位法师的主张,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他认为大乘佛教是跟印度神教结合后的产物。他不承认有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他认为如来已经灰飞烟灭了,没有色究竟天宫正在说法的圆满报身佛。他认为大乘经典记载的大菩萨们都是鬼怪或天神。如此他当然不会相信大乘经典所记载的如来藏以及唯识种智的佛法,因此他认为大乘佛法只是思想的演变,行菩萨道就好好行善就好了,所以他才会主张而且推行人间佛教。“人间佛教”的“论题核心”,所谓从“人”(而不是鬼怪或天神)为出发点,向著菩萨、佛陀的境界浩浩前进,看似正当,但是背后真正的用心则是在否定大乘佛教,是在否定三乘菩提。基于这一点,我们说“人间佛教”不是佛教。

今天这个单元,就为各位说明到这边,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