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集 何谓大乘宴坐?(一)


正村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进行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

今天我们要探讨的题目是“何谓大乘宴坐?”副标题“打坐修禅定非禅”。订定这个副标题的原因是因为,佛教界长期以来以打坐修禅定进入一念不生当中,当作是实证禅宗的般若。我们今天要探讨的这一部经典《维摩诘经》,这段缘起就在谈打坐,到底应该什么样才是真正的打坐,世尊在〈弟子品〉卷3开始,藉著维摩诘大士生病,要一一邀请二乘弟子们去探视维摩诘。

以下先来介绍维摩诘大士过去的缘由,维摩诘大士是久劫前就已经成佛的金粟如来,在佛世的时候,倒驾慈航护持释迦如来成佛;大士在佛世的时候,是示现一位富可敌国的在家居士,也就是示现在家居士身。这也在表征大乘佛法并不重表相,不注重是否出家、剃发、著染衣。反而大多数的大乘菩萨,每一次示现人间,大多是示现在家相,比如:佛世的时候这位维摩诘大士,还有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等等。他们都是示现在家身相,而且个个都是等觉大士。之所以示现等觉大士,是因为一个佛世界,只需要一尊佛来住持,崇隆世尊的缘故,都暂现等觉大士的法相,来护持释迦如来。

在卷3〈弟子品〉开始,世尊请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去探视维摩诘,舍利弗却推辞说他没有能力去探视。这个缘由就是在过去一次的事件当中,舍利弗曾经在林中打坐,大士刚好经过,看到舍利弗长时间在打坐,就告诉舍利弗说:“你不需要这样一天到晚在打坐,因为这不是佛法说的宴坐;大乘佛法,世尊所开演的宴坐,是不用在打坐的时候,同样在示现大乘的真实宴坐。”大士就藉这个因缘,为舍利弗开演大乘宴坐所具有的六种法相;在这些六种法义讲解完之后,舍利弗听闻之后,完全不能明白大士的开示,因为担心维摩诘大士再度的质难他,所以就推辞不去探视大士。

这样子以打坐修定当作禅宗的般若,在过去佛教界也常有这样的情形,把修学禅定证入一念不生当中当作亲证中国禅宗祖师所证的般若。这样的情形一直到平实导师出世开演大乘佛法,教导大众说:打坐修禅定进入一念不生,这是修四禅八定,这不是中国禅宗祖师所证的般若禅法;不当把修定暂时离念不分别,入定境当中当作是开悟。经过二十多年的教导,台湾佛教界各方自称证悟的情形才逐渐的减少。所以过去佛教界大、小法师们,在教导自己的弟子或是在家信众,最先入门的方法通常都是教他们打坐修定,甚至要花很长的时间先来降伏这双腿;师父常常的教导,是告诉大家透过打坐修定,要把念头打死,智慧才能出生--说“歇是菩提”,意思是说把心停歇了、都一念不生了,就是证悟菩提,就是开悟了。

这部经典是经由平实导师过去周二的时候在台北讲堂,为大众宣演这部经典的大乘法义;所以在讲记当中导师为大家开演,告诉大家过去这样以定为禅的方法是错误的;也透过导师的开演,让大家真正了解到大士对舍利弗,有关于宴坐的法义的开示真正内涵。这个地方要劝请学人,如有因缘都能够请阅平实导师这一部《维摩诘经讲记》,就更能了解这当中的义理。为什么说舍利弗不懂得打坐?大士要这样诃责他、教导他大乘宴坐。

我们就依〈弟子品〉这部分的经文,逐一为大家来说明:什么是大乘宴坐?在〈弟子品〉第3 经文开示说:

夫宴坐者,不于三界现身意,是为宴坐;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是为宴坐;不舍道法而现凡夫事,是为宴坐;心不住内亦不在外,是为宴坐;于诸见不动而修行三十七道品,是为宴坐;不断烦恼而入涅槃,是为宴坐。(《维摩诘所说经》卷1)

第一句经文开演说:“夫宴坐者,不于三界现身意,是为宴坐;”经文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宴坐--佛法所说的宴坐,是在讲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心所安住的法界大定;在这当中是不在三界会再现起身意的,不会在三界现身意,这才是大乘的宴坐。这跟二乘人或是修四禅八定者他们修禅定、进入禅定当中,是一定要渐次、一定要有色身,乃至具足某种意识心来相应定境法尘,是无法体会什么叫不于三界现身意的定。所以二乘人如舍利弗等人,他们在打坐修定当中,要修到尽量不起念分别,其实都还是须有意识心去相应--安住在定境法尘当中,是一定会有“现身意”。维摩诘大士告诉舍利弗说:“真正的宴坐是不会在三界中现起色身乃至你心、意、识的一念,这才是真实的宴坐。”这样的宴坐、静坐,对舍利弗当时他还没有证悟大乘佛法,是完全没有办法体会。而这样的教导,乃至训示这些以定为禅的情形,这个在过去佛教界大、小法师,其实也常有这样的误会;告诉大众说:禅宗的开悟明心是去修禅定,进入禅定一念不生当中,时间能够越久就悟得越深;以入定时间长短来印证弟子:你是小悟还是大悟彻底。这样的教导当然是错误的。维摩诘大士如果今日再现人间,仍然会对于这些以定为禅的大、小法师同样的诃责,如同当年诃责舍利弗一样--这种以定为禅的错误教法。所以大士所说的真实宴坐才是世尊所教导的宴坐,这样的宴坐是在谈直指第八识如来藏自身所住的法界大定;在这法界大定当中,其实仍然有意识心相应一切万法现前,但是这真实本心如来藏,无始劫来从来都如如不动于六尘万法,如是的安住涅槃寂静。所以不管众生我觉知心怎么样的动乱,起无量无边的烦恼,这第八识如来藏心依然是如如不动,也就是经文所说“不于三界现身意”。

所以禅宗开悟实证的这个心,我们常常又说叫真如心,开悟明心就叫证真如。因为这个心是真实存在的心体,这个心如如不动于六尘万法,所以第八识如来藏心又名真如心。一般修学禅定--四禅八定,都是要依色身去入定,必须有觉知心制心于一处,安住一处,心不散乱;所以打坐修定是把意识心降伏下来,不再攀缘诸法,说这意识心、觉知心的我入定去了,不再起烦恼妄念了,可是如果妄念又生起,说这意识心、觉知心的我又出定了。所以这样的打坐修定,是有入定、也有出定,这有入、有出之法,当然是生灭法、是变异的法。可是经文所谈的佛法大乘宴坐,讲的是第八识如来藏妙心所住的法界大定,祂常住于这法界大定当中,没有所谓入定、出定可言;因为无始劫来常住这法界大定当中,当然远离所谓入定、出定这样的说法。佛要教导我们这样的真正的宴坐,透过维摩诘大士来教导舍利弗的因缘,来告诉大家如来藏所住的法界大定,才是真正佛法所说的宴坐。所以大乘宴坐非常的胜妙,是在日常生活当中,不管如何的忙、如何的受乐,甚至在追、赶、跑、跳、碰当中,我们的意识觉知心的我具足现前的当下,众生身中还有另外一个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从不现身、也不现意,永远恒住寂静当中,于六尘万法境界如如不动,这才是真正的定,真正佛法所说的法界大定。

大乘证悟菩萨亲证这法界大定之后,能够转依如来藏的法界大定,心常时住寂静中。不管日常事务怎么样的繁忙,在度众生、行菩萨道,甚至也会起烦恼,还是可以现前观照自己身中的如来藏妙心,依然住于这法界大定当中,依然清净、寂静,住在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寂静中。菩萨证悟之后,依这样的亲证而能经常去现观,依止这清净妙心的缘故,来分分转易自己身中染污的世俗意根、意识心的我,让这染污性能够渐次清净,也就是断除解脱道所谓的思惑烦恼。这也就是大乘见道后的悟后起修,开始转依所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心所住的法界大定,依这个现观来渐次伏除性障,在三贤位当中继续行菩萨道,在行菩萨道当中来分分断除自己的思惑烦恼,最后能够取证大乘的解脱果。所以维摩诘大士经中这个地方所说的宴座,是第八识如来藏所安住的法界大定,并不是二乘人或是修学四禅八定者所证的禅定。因为在这法界大定当中,色身乃至意识、意根觉知心都不现前,这才是大士要教导舍利弗,以及我们后代的大乘佛弟子们,所应该去实证的大乘宴座,而不应当去追求二乘人或是外道所修的四禅八定。

下一段经文继续维摩诘大士开示说:“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是为宴坐;”经文义理在说,这法界大定当中是不起灭定,却仍然继续现出种种的身、口、意威仪。这样的入定却能够现出威仪,跟二乘人所修的禅定一定要尽量灭诸威仪是大不相同的;因为二乘人他们修学四禅八定,甚至证入了灭尽定,他有灭尽定的证量之后,这些俱解脱的阿罗汉,每天外出托钵回来饭食,饭食之后经行去消食,之后一个一个会入灭尽定当中。所以他们入灭尽定的时候,跟大乘的宴坐就截然不同;因为他们要入灭尽定,一定要一一去灭尽六识心,乃至最后的第七识意根末那识的心所法—受心所、想心所—也要灭尽,也就是这个时候对外境已经不了知了,没有受与想心所的了知了。可是维摩诘大士所开演的大乘宴坐,却是说“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说大乘菩萨所证的法界大定,祂从来都没有离开灭尽定,甚至安住的是比灭尽定更寂静的法界大定;可是祂却可以,继续现诸身、口、意的威仪,仍然有色身的行来去止等等的威仪,不需要端身正坐在那边入定。

所以这样的开演,对二乘人舍利弗等人来说,实在难以思议,因为他们要入灭尽定当中,都要非常的用心,要端身正坐,一一灭尽一切法、灭尽六识心,乃至最后的第七识意根末那的受、想心所都要灭尽,对外境都不再起分别;除了在入定前,自己所作意要出定的因缘现前了,才会触知而有少分的分别,才渐次再有六识心的次第现前而出定。所以他们长时间安住在灭尽定当中,其实对六尘外境是已经不起分别,何况能够作到还要再继续现诸威仪?这是大士所开演的大乘宴坐,所以二乘人舍利弗等都不能了解,大士开演“不起灭定,现诸威仪”,到底是什么境界?

因为这样的定,所说的当然是大乘证悟菩萨,所亲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妙心,所安住的法界大定。这样的法界大定涅槃寂静的境界,都是这些证悟菩萨所能亲自现观的,所以大乘证悟菩萨都能够现观自己的自心如来藏,从来没有离开灭尽定,而且安住的境界是比灭尽定更寂灭的涅槃境界,是永远离开六尘丛闹;而安住在这样的涅槃寂静法界大定当中,却无妨继续现诸身、口、意种种的威仪来与众生同事利行,继续行菩萨道。

所以二乘的三明六通大阿罗汉们,他们来到已经证悟明心实证这法界大定的菩萨面前,一样是无法开口回应证悟菩萨这样的现观――所谓“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的大乘宴座。所以只要是一位已经实证这法界大定的大乘证悟菩萨,他们都是能够作这样的现观这个经文所讲的道理——所谓“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这样的境界,当然是只有进入大乘初见道第七住位,明心证真的菩萨才能够现观;而且证悟的菩萨,也都能够为二乘的圣者,包括阿罗汉们,来演说这样的第八识如来藏所住的法界大定的胜妙境界。虽然这些大乘的刚见道证悟菩萨,可能都还没有具足四禅八定的实证,更谈不上说有证到灭尽定,可是因为已经实证这法界实相心,实证这法界实相心所安住的法界大定,因此依这实证的功德,能够出生胜妙般若智慧,都能够为二乘人来开演这样的大乘胜妙佛法。所以在经中有时候对于这些二乘圣人,还是会用一个名相说他们还是于法界实相有愚痴,而是愚人;也就是说并没有法界实相的智慧,仍然没有破所谓的无始无明,这是大乘菩萨才能够破这一分无始无明,来出生法界实相的智慧。

所以舍利弗在当年,会推辞不去探视维摩诘,原因就是因为对维摩诘大士所说的,这样的大乘宴坐法义完全不能够体会,担心去探视维摩诘的时候,又遭受大士的责难,所以就推辞不去探视。

今天这一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探讨的大乘宴坐,就为大家说明到这里。在下一集节目中针对这个主题,我们再为大家继续开演。

最后祝愿所有菩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道业增上,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