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集 空性与空相(三)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维摩诘经讲记》来加以说明。今天继续上一集的子题:〈空性与空相〉。

在上一集,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说明空性、空相,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以后,两人又继续再演一出好戏,其经文如下:

文殊师利言:“居士所疾,为何等相?”维摩诘言:“我病无形,不可见。”又问:“此病身合耶?心合耶?”答曰:“非身合,身相离故;亦非心合,心如幻故。”又问:“地大、水大、火大、风大,于此四大,何大之病?”答曰:“是病非地大,亦不离地大;水火风大,亦复如是。而众生病从四大起,以其有病是故我病。”(《维摩诘经讲记》卷2)

说明如下:文殊师利菩萨问:“居士的疾病到底是什么法相呢?”维摩诘居士回答:“我这个病不是物质法,本身也没有形色,所以不可以见。”文殊师利菩萨问:“这个病是你的身体与它相应呢?还是你的心与它相应呢?”维摩诘居士回答:“这个病不是身体与之相应,因为身的法相是远离的,所以不会与疾病在一起;这个病也不是心与之相应,因为我们的觉知心如幻化一样,本身不是物质法,又如何与疾病在一起呢?”文殊师利菩萨问:“既然不是身体与疾病和合,那是不是地大、水大、火大、风大,四大当中的哪一大,与疾病和合在一起相应呢?”维摩诘居士回答:“我这个病不与地大和合在一起,但也不离地大;地大既如是,水大、火大、风大也是一样,我这个病不与水大、火大、风大和合在一起,但也不离水大、火大、风大。但是众生的疾病还是从四大而起,因为四大有病,所以我维摩诘也跟著病了。”

从 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的对答当中,离开不了前两集所说的重点:空性与空相,而且这里偏在空相上来说。也就是说,众生会有这个色身,乃是往昔无明、业种的缘故,有情的中阴身来投胎,然后藉著父精、母血、母亲的四大和合而成的。出胎了以后,藉著种种的四大来长养这个色身,所以有情的色身,乃是地水火风四大和合所成之身,本身是空相,是生灭法,不是真实法。也因为有情色身出现了,有情的空性,就能藉著种种缘出生了空相而在世间里运作,让众生有了种种见闻觉知的境界出现。当众生生病了,就会影响到觉知心的运作,导致精神不振,乃至身体需要吃药来治疗等事发生。

这告诉大众:有情的色身是地水火风四大和合所成,是一和合相,哪有真实的身相可言;所以说是身相远离,可见众生生病了,并不是身体病了。如果说是觉知心病了,觉知心犹如幻化出来的东西一样,本身又无形无相,又如何说是觉知心病了呢?所以众生生病了,既不是身病,也不是心病;那究竟是什么在生病呢?这是要有粗重的色身才会生病。如果单单说色身里的地大生病了,人死了以后成为木乃伊,也应该会生病、会难过才是,可是现见并不如是,木乃伊根本不会生病,也不会难过,不是吗?同样的道理,如果单单只有水大、或者火大、或者风大各一种,是不会生病的,而是四大和合的色身才会生病啊!也因为众生的疾病还是从四大而起,所以我维摩诘也跟著生病了。

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又继续为众生开示:身为菩萨应该去探望生病的菩萨,以及该如何安慰、劝进生病的菩萨。其经文如下:

尔时文殊师利问维摩诘言:“菩萨应云何慰喻有疾菩萨?”维摩诘言:“说身无常,不说厌离于身;说身有苦,不说乐于涅槃;说身无我,而说教导众生;说身空寂,不说毕竟寂灭;说悔先罪,而不说入于过去;以己之疾愍于彼疾,当识宿世无数劫苦,当念饶益一切众生;忆所修福,念于净命;勿生忧恼常起精进,当作医王疗治众病。菩萨应如是慰喻有疾菩萨令其欢喜。”(《维摩诘经讲记》卷2)

说明如下:文殊师利菩萨问 维摩诘居士言:“菩萨去探望生病的菩萨,应该要怎么样去安慰及劝进呢?”维摩诘居士回答:“应该要向生病的菩萨说:‘色身无常。’不应该说‘要厌离这个色身。’应该说‘这个色身有种种的苦。’不应该说‘要赶快入涅槃。’应该说‘这个色身没有真实体性,所以无我。’以此正知见来教导众生。应该说‘身体是空寂的。’不应该说‘无余涅槃的境界是寂灭的。’因而鼓励众生赶快入无余涅槃。应该说:‘生病了,应该要忏悔过去所造的罪业。’不应该说:‘要修宿命通而想了知过去世所造的业到底是什么。’菩萨了解自己无量劫以来,经历了种种的生老病死苦,以此来愍念生病的菩萨,应该教导他们修证人无我、法无我而亲证解脱、证一切种智,让众生都可以成佛。劝慰生病的菩萨应该忆念往昔修集了很多福德,今后更应该净命而活,不应该欺骗众生。既然生病了,不应该生起忧恼;应该生起精进心,愿为大医王的佛陀,来治疗众生种种的心病。身为菩萨应该如是劝喻生病的菩萨,令他生起欢喜心。”

从 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的对答当中可知:这里不仅偏在事相上来说,而且告诉大众:身为有疾病的菩萨,对于生病这件事,应该用什么心态来看待。首先看待的是,这个色身是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而有,未来一定会坏灭,所以它是无常。如果菩萨因为生病了,而想厌离这个色身,想入无余涅槃,表示他是声闻种性人,畏惧三大无量数劫修行中,因为不小心造了恶业,因而下堕三恶道受种种苦,所以想要赶快去断除我见、我执、我所执而成为阿罗汉,并于舍寿时入无余涅槃,永远在三界消失不见了,永远不再人间出现了。

可是身为菩萨们,本来就不应该像声闻种性人一样,厌离这个色身而入无余涅槃,应该继续保有人的色身来广度众生,不仅可以成就佛道,而且也可以教导其他的众生成就佛道。此外,菩萨在平常时,不仅要爱惜这个色身,要让这个色身保持健康的状态而不生病,而且也要靠这个无常的道器来修行。如果菩萨平常的色身都是病歪歪的,又如何修行呢?又如何来广度众生而成就自己的佛道呢?所以菩萨平常就要爱惜这个色身,藉著这个无常的色身、无常的道器来修行、来成就佛道。

又这个色身有种种苦,譬如三苦、八苦。三苦就是苦苦、坏苦、行苦。八苦就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前七个苦,最后都汇归于五阴炽盛苦。也就是说,众生有种种苦,不论是三苦,或者是八苦,都是因为有了五阴身的存在,才有这些苦的出现;而这些苦,每一位众生都有之,只是或大或小而已啊!菩萨也知道在人间里生活,免不了有种种的病苦存在,于是藉著生病的机会来教导大众:世间有种种苦,不应该以此为苦,以此来警惕自己,并趁著短暂无常的有生之年,赶快求明心见性。菩萨实证了空性以后,依所亲证的空性的实际理地迥无一法存在的立场,来观待世间的种种苦,根本没有任何苦可言。如是观待了以后,菩萨不妨在世间示现有种种的苦来行菩萨道,却没有任何苦厄可言,因而证成了《心经》所开示的度一切苦厄了,能够这样观待才是真实义菩萨。

又这个色身没有真实的体性,它是无我的,应该以此正知见来教导众生。然而一般的众生,不知道这个色身是因缘假合而有,认为这个色身是真实的、是不坏的,因而非常宝爱这个色身。在佛法中,越是宝爱这个色身,执著越深,反而无法得解脱,导致自己不断地在三界当中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菩萨深知这个道理,反而藉著生病的机会来教导大众:众生所宝爱的色身,那是无常之法,所以是无我的。

又如果将这个色法摄归于寂静的空性,色身当然也是寂静的,这证成了《心经》所开示的正理: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就是空相与空性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不即不离、非一非异等。菩萨现观过去、现在、未来之色身是寂静的,不妨在每一世短暂的有生之年,藉著这个无常的色身、寂静的色身来广度众生、来成就自己的佛道;又何必如声闻人一样,急著入无余涅槃,独处于极寂静的境界而灰飞烟灭了呢?所以,菩萨会藉著生病的机会,为众生开示色身是寂静的,应该用短暂无常的色身来广度众生、来成就自己的佛道,而不是急著想要入无余涅槃,从此在三界消失了。

又菩萨生病了,大部分与自己过去世所造的业有关,只是有了隔阴之迷,忘了过去世所造的业,这就牵涉到 佛所开示三世因果的关系。因此菩萨遇到生病的时候,就会忏悔往昔所造的罪业,让罪业得以忏除。然而凡夫众生遇到生病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要去忏悔往昔所造的罪业,却在那里哀声叹气;乃至有人想要修宿命通,想要知道自己过去世所造的业到底是什么,导致今世会生病,这就会在他修学佛法当中产生了许多障碍,而且也会延迟他的成佛时程。

为什么?因为 佛在经中曾开示:凡是戒慧直往的菩萨,要到三地快满心的时候,才修学五神通;如果在凡夫位,乃至还没有满足三地快满心之前,应有的福德、智慧等资粮而修学宿命通,不仅要花费很多的时间来修学,到头来还不一定有所成就,而且也很容易与鬼道的众生相应,下一世就很容易堕入鬼道中;再回到人间,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因而延迟了自己的成佛时程。因为这样的关系,菩萨很清楚知道,于生病时应该要忏悔往昔所造的罪业,也会遵照 世尊所开示的佛菩提道次第,于三地快满心时,才开始修学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以及完成犹如谷响的现观,因而转入四地入地心,继续修学无生法忍的道种智。

又菩萨知道自己经历了无量劫以来的生老病死苦,应该怜悯、忆念众生与自己一样,都经历了无量劫的生老病死苦。如今菩萨有幸修学佛菩提道,也应该将心比心而怜悯、忆念众生,正好藉著生病这个机会来教导众生,让他们也能够依照 佛所开示的修学次第来亲证人无我、法无我,未来都能够证解脱,乃至最后证得一切种智的究竟佛,不是只顾著自己的道业,而不管众生的道业。在《大智度论》里有一个真实例子,可以来为大家说明:过去无量劫以前,释迦菩萨在等觉位百劫修相好,只因为往昔度众生时,不顾自己的道业,处处为众生的道业著想,所以论中曾开示 释迦菩萨饶益众生心多故,自为身少故,缩短九劫修相好的时程,只用了九十一劫的时间,成为一切种智的究竟佛。这告诉大众:菩萨在佛菩提道中,只管为众生付出,不要计较自己的道业是否能够很快速完成,能够这样子成佛就会比较快。

又今世能够成为菩萨,表示自己往昔已经修集了很多福德,今后更应该净命而活,不应该欺骗众生。为什么说菩萨往昔已经修集了很多福德呢?这是因为菩萨在广修六度万行,就已经累积了许多福德来庄严其身。譬如在《众经撰杂譬喻》经就已经开示:菩萨刚发菩提心时,其功德已经远远超过度满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的人都成为阿罗汉的所有功德。又譬如 佛在《金刚经》曾开示:如果有持戒修福的人,于此经所开示的章句能生信心,并以此为实,佛说:“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既然菩萨于《金刚经》所开示的章句能够生起信心且以此为实,尚且有这么多的功德与福德,更何况是菩萨广修六度万行,当然更是累积了许多的功德与福德来庄严其身。以此缘故,菩萨更应该依照 世尊所开示的修行次第以及内涵,如实地清净自己的命根而在人间里生活,不应该去作伤天害理的事,也不应该去欺骗众生而活。因为去作伤天害理及欺骗众生的事,不仅自己造下恶业,未来要下堕三恶道而受非常不可爱的异熟果报;而且也无法成就佛的三十二大人相当中的广长舌相,能够覆盖整个三千大千世界。所以说,身为菩萨在人间里应该净命而活,不应该去欺骗众生等等。

又菩萨生病了,不应该生起忧恼及烦恼,因而把自己的道业给荒废了。在病情好了以后,更应该精进,并且发大愿:愿生生世世作为大医王,来治疗众生种种的心病。为什么众生会有种种的心病?追根究柢,其实都是来自烦恼;如果不是烦恼,就不会有病。正因为人间的众生有种种的烦恼,所以在人间就有八万四千种病;如果众生的烦恼能够断尽了,病源就跟著消失在人间,众生就不会有病了。所以要治疗众生的种种病,应该要从断烦恼来下手。

又菩萨自己能够断除烦恼,而且也能够教导众生断除烦恼,这样子就不会有种种的疾病发生。当人类的烦恼消除多了,寿命自然就会变长,最多可以活到八万四千岁,一生都无灾无病、快乐自在。所以说,菩萨生病了,不应该生起忧恼,反而更应该了解生病的根源,其实都是自己烦恼所造成;这时应该生起精进心,不仅断除自他的烦恼,而且也要发大愿:愿生生世世作为众生的大医王,愿生生世世作为众生的佛陀,以此来治疗众生种种的疾病,让众生未来也都能够成就佛道。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