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集 涅槃、如来藏、不思议(一)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也就是《维摩诘经讲记》的导读。这一次的内容,相对应的是《维摩诘经讲记》第四辑,从68页开始,对应于本经《维摩诘经》〈不思议品〉第六。

首先一开始,我们先针对“不思议”或是“不可思议”这一个名词,来作一个简单的解释。要提醒菩萨们的是,在三藏经典里面凡是提到“不思议、不可思议”,经常祂所指向的一个法义,跟我们之前在《阿含正义》的导读当中,所提到的另一个名相“本际”,祂是非常相似的;严格来讲,就祂的真实究竟义而言,祂指向的都是这一个涅槃心,这一个涅槃本际如来藏。

那我们就先来复习一下,当初我们对于“本际”,是如何依据于三转法轮各自的经论,而最后总结说:“本际”指的就是涅槃、如来藏、第八识。好!那当初在讲到本际的时候,我们引用了初转法轮的《中阿含》〈本际经〉;〈本际经〉里面它有经文:“有爱者,其本际不可知。”(《中阿含经》卷10)这里讲的本际,就字面上的意思来说,指的就是最初点、原始点、前际。在二转法轮的经论里面,龙树菩萨的《中论》〈观本际品〉有一首四句偈,他说:【大圣之所说,本际不可得,生死无有始,亦复无有终。】(《中论》卷2)从这一个偈义的表面上来讲,这个本际在讲的,还是指众生在生死轮回当中,你要去找祂一个最初的前际,那是没有办法的,是不可以去思惟而能够找到答案的。而在三转法轮,我们引用了《胜鬘经》,胜鬘夫人承 佛威力而蒙 佛允许,在这个〈自性清净章〉里面,有这样的经句:【世尊!生死者依如来藏,以如来藏故,说本际不可知。】(《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1)

我们在那几个单元里面也提醒了菩萨们,虽然在《中阿含》的〈本际经〉,还有在 龙树菩萨《中论》的〈观本际品〉里讲到本际的时候,虽然它的意思都只是在讲说,要找出轮回生死当中,这一个每一世每一世众生的五蕴,他没有办法找到一个最初点。就好像十二因缘它循环无端,如同车轮一样,您没有办法去找到众生从哪一边而出生,从哪一边死后是归往何处。可是我们不可以因为说,初转法轮的这一个《中阿含》,还有二转法轮的论——《中论》,对于本际这样的界定,而就认为说三转法轮像《胜鬘经》这样子的以如来藏为本际是错误的。这个道理很简单,我们说过了,就这一个四阿含小乘的二乘的经典而言,它所要阐述的道理,都只是让众生们能够藉由声闻菩提、缘觉菩提而证入无余涅槃;而所谓的无余涅槃,就是要灭尽蕴处界,是蕴处界一切生灭法永远灭尽无余,那才叫作证入涅槃。可是二乘声闻人所相应的四阿含,它的真实义,严格讲,只是属于所谓的世俗谛的部分,对于二转法轮、三转法轮依于如来藏真实心,这一个涅槃心而来演述的,真正能够帮助我们成佛,所依的别相智、总相智,还有这个道种智、一切种智,它是完全都还没有触及。

又因于我们之前已经举过种种的例子,而来证明阿含所说只是二乘菩提之道,而阿罗汉、声闻缘觉人都绝对不是佛。譬如佛的十大声闻弟子,每一个都是阿罗汉,也都是辟支佛,可是在经文里头,单独以阿含的经文来作一个例证,我们就可以知道,每一个十大声闻弟子他所证各各不同,然而如果阿罗汉是佛,佛不可能所证有所不同。乃至在〈瞿昙弥经〉里面,我们也引用了“女人有五事不得成就”,其中就有一件事情是成佛,而佛世的时候,却是有众多的女众阿罗汉,由此而反证,佛是阿罗汉,可是阿罗汉绝对不等于佛!

我们甚至还引用了诸多的,譬如说玷牟留外道,譬如说阿支罗迦叶,一个是外道而来请问 佛,一个是以牧牛人的身分,世俗福德都还不甚理想的这样一个凡夫而来请问 佛,佛为他们一饭之间的开示,而他们如实地现观修行,结果在一天之内都证得阿罗汉。这样子的阿罗汉,他的智慧怎么可能跟 佛相提并论呢?乃至我们还引用了阿罗汉里面有所谓的思法阿罗汉,有所谓的退法阿罗汉,像这样子的阿罗汉尚且有退转的,可是绝对没有退转的佛!乃至我们更引用了:“即使普天下的人,乃至包括欲界的天人,每一个智慧都如同声闻里面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而总共的智慧加起来,都还不如佛的智慧的十六分之一。”乃至我们还引用了迦叶尊者因于 佛制戒,于 佛制戒有所不忍、有所心生不信,结果终究是苦行头陀行第一的二乘的无学人,终究还是知道跟 佛忏悔;而在跟 佛忏悔的时候,除了顶礼之外,还自称:“我愚!我痴!”

这上面的种种的例子,虽然我们没有完全复习完毕,都可以证明阿含只是二乘菩提之道,阿含不能成佛,然而“阿罗汉不是佛,佛却是阿罗汉!”佛祂不可能讲法没有遵循所谓的前善、中善、后善的道理,佛是最慈悲的有情,祂绝对不会只对一部分的众生教导成佛之道,一部分的众生却只让他们证入这个无余涅槃,没办法证得究竟正等正觉。依于这样的道理,我们说大乘才真正是成佛之道,而大乘也必定是佛亲口演说,不是像一般拘泥于所谓的缘起性空而毁谤,像焰摩迦比丘那样子认为说:阿罗汉身坏命终一无所有。而所谓的涅槃本际,是在蕴处界生灭法灭尽之后而成立的,而那样的涅槃本际,当然就只能以我们刚刚所引用的《中阿含》,还有《中论》〈观本际品〉里面所说的而来解释说,祂是所谓的“最初、第一、原始点”。

那依于上面这样子的演说,我们就知道了,既然大乘必定是佛说,而只有三转法轮唯识如来藏经典,才是真正 佛要来为众生开导,希望一切众生皆得成佛之所依的最上的、究竟的第一义谛。那我们当然在讲到本际,就必须与《胜鬘经》〈自性清净章〉所谓的:【世尊!生死者依如来藏,以如来藏故,说本际不可知。】(《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1)而这个“本际不可知”,严格讲也只是对于二乘声闻人,因为他所求只是要灭尽蕴处界生灭法而证入无余涅槃,他不需要证得成佛所需要证得的一切种子智——一切种子识而说的一切种智。他既然不需要证得这一个阿赖耶识,佛当然就不需要为他们讲这一个如来藏第八识涅槃本际,因为说了徒自让他们心智迷闷,徒增妄想颠倒,不要说断我执,连要断我见、断身见都很困难。因为所谓的于内于外,他都将有所迷惑,甚至有所恐怖。

好!我们简单地复习了之前在讲到《阿含正义》的时候,根据三转法轮这样子经论的引用,也顺便提醒了菩萨们,真正地要来讲“本际”,必须依于大乘是佛说,而且是最圆满的第三转法轮《胜鬘经》的定义:“涅槃本际即是如来藏!”那么同样的,回到我们现在的《维摩诘经》,要讲到〈不思议品〉第六的时候,关于这个“不思议”或是“不可思议”,我们也要举用三转法轮,全部初转、二转、三转法轮的经与论。同样的模式,我们要来证成真正的“不可思议”,必定是在指“不可思、不可议”。换句话说,因为心行处灭,因为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所以是一切的寻伺,不管显境名言、表义名言,都要如同入了灭尽定的时候,他身口意行都要灭掉,粗糙的语言灭掉,这个微细的、相应的妄念也一并都要灭除无余。所以这一个“不可思、不可议”,就是所谓的我们在讲涅槃的这个“心行处灭、言语道断”。而既然涅槃——这个涅槃的本际就是如来藏,那当我们讲到“不可思议”或是“不思议”的时候,当然就必须要,也就如同我们一听到“本际”,就应该要以《胜鬘经》的如来藏为祂真实的定义;而“不思议”,同样的也要以这个涅槃本心,这个如来藏、第八识为祂真实究竟的本意。

好!那除了以第三转法轮《维摩诘经》所谓的如来藏来讲说不可思议之外,我们还要先把不思议的另外一个,经常您会在初转法轮阿含,或是说二转法轮般若系的经论里面听到不思议的定义,引用一些经与论也来为观众菩萨们简单地解说一下。好!第一个,我们说《增壹阿含》里面有讲到“不思议、不可思议”,它其实指的是不可以或是说不应该去思惟。我们看一下《增壹阿含》卷21第六经的经文:【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事终不可思惟。云何为四?众生不可思议,世界不可思议,龙国不可思议,佛国境界不可思议。】菩萨们要注意的是底下这一句话:“所以然者,不由此处得至灭尽涅槃。”】换句话说,佛告诉比丘们,有四件事情不可以去思惟;因为这样的思惟,在这个经文的最后,佛说到了会:“令人狂惑,心意错乱,起诸疑结。”(《增壹阿含经》卷21)简单讲,令人不能够由此处而得至灭尽涅槃。那这简单的意思,为什么 佛不要我们如同经文里面一些邪见人,而去思惟“众生不可思议”,譬如去思惟众生是从哪里来?众生是要到哪里去?这里死了以后要从哪一边又出生呢?乃至说思惟世界到底有边、世界到底没有边?这个世界是不是哪一个造物主或是某一个有情他所创造?乃至说龙:“云何龙界不可思议?”因为龙它在经文中的记载,它降雨的话,不从眼、耳、鼻、舌种种诸处,而能够自然由其心意,顺其心意而就自然能够下雨。那您去思惟这一些,于您二乘声闻人要证入涅槃,那是完全无所帮助。乃至最后一个:“云何佛国境界不可思议?”就是佛的境界为什么不可以去思议?因为思议于你无益。你去思惟佛这个如来之身是父母所造呢?或是说其他人所造呢?或是如来的身是大身呢?如来的寿命是短呢?是长呢?这些种种的思惟,就二乘声闻人所要证得的无余涅槃而言,都是邪思惟,都不能帮助他灭尽蕴处界而证入无余涅槃。

然而这样子的演说不思议,而来说这个“不思议”,是要我们“不可以去思惟、不应该去思惟”。这个局限在《阿含经》范围所讲的不可思议,其实就跟我们后面会引用的,佛为这个欝低迦外道,在《杂阿含》卷34(965经)为欝低迦外道演说的,后来被称为所谓的“十四无记”。乃至在《大智度论》里面的话,有讲说到“十四难”,全部在讲说的内容,主要都是如同我们刚刚念过的,对于这样子的“世界有边无边,众生有边无边,身命是一身命是二”,这样子的种种的思惟。这些思惟就二乘声闻人所应该理解的法义的范围而言,那都是不正。可是这个不正,可不能像一些毁谤大乘非佛说的一些佛法的研究人,不可以像他们一样,就说:“这证明了,佛不是一切种智人,证明了佛还有祂不了解的道理。”因为去思惟这一些所谓的世界有边、无边,众生有边、无边,身命是一、是二;或是说“如来”,这里的如来指的不是佛陀,这“如来”指的是说,当时印度流传的,有一个出生众生的真我,是所谓的神,或是所谓的命,所谓的真身。那这样子的思惟,证明了它跟佛所说的缘起性空,是互相违背的。我们如果把时间精神花在这样子所谓的“十四无记”,佛都无可奉告、不告诉我们的这些问题上,那只会徒劳无功的,也不是佛法真正的究竟真实义的道理。像这样子的大乘非佛说人所抱持的观点,他一个最大的盲点,就是说他不承认大乘是佛说;所以他来解释“本际”也好,他来解释“不可思议、不思议”也好,他都落入在蕴处界这一个断灭法上。如果蕴处界是断灭法,而真的没有一个涅槃本际,那焰摩迦比丘就不应该被舍利弗诃责,诃责他说,他不应该抱持“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换句话说无余涅槃就是断灭。

既然无余涅槃不是断灭,我们刚刚也在重新复习“本际”的时候,提出了种种证据而来证明“阿罗汉不是佛,佛却是阿罗汉!”二乘所说、阿含所说,只是声闻、缘觉菩提,而成就佛菩提之法,在二乘阿含当中是找不到的。那既然如此,佛所说的真实成佛之道,当然是大乘的二、三转法轮;而二、三转法轮既然是正真、是佛所说,那我们讲说一切佛法,不管在讲本际或在讲不思议,或是其他的种种所谓的我,所谓的无常、苦、空,这种种的四圣谛、八正道,一定也有所谓的小乘跟大乘的差别。而就中、当中,如果要讲究真正的佛法修行的道理,您所求的如果不是只是二乘声闻人小小心量、小小福德、小小智慧,所要证得的灭尽蕴处界而证得的无余涅槃;而您所希冀的,是希望能够成就诸佛如来皆共证得的、同证的无上正等正觉,那您当然必定要信受“阿含所说只是二乘无学的道理,而大乘必定真的是佛说”。当您有这样的正信的时候,您当然也要知道《增壹阿含》的经文,佛要我们不能思惟,是指就这一个二乘定性声闻人他既然无心要修学成佛所需要具足的一切种智,他当然就不需要去了解这个涅槃本际如来藏、这个阿赖耶识、这个一切种子识,能够出生一切万法之所依的真实的真正的我。

好!依于这样子的理解,我们就知道了,下一个单元我们还会去提到《杂阿含》卷34,还有《大智度论》里面比较详细的一个论文,在这里我们只简单地提醒菩萨们,千万不要再依于这样子的一个大乘非佛说一个错误的邪见解而来修学佛法。您如果对于 佛是一切种智人,是所谓的一切智人,您这样的信心都不具足,而落于像一般的佛法概论里面所说的:“佛教里面这些轮回的观念,是从印度古代的,可能是《吠陀经》、《奥义书》这些种种的流传而来。乃至佛教里面讲说,这个因果这些报应的道理,其实也是一部分,世尊—我们的释迦牟尼佛本师—从当时印度流传的这一些传说里面,撷取精华而作了种种的修正。”如果您对于 佛具足神通,如果您对于阿罗汉不是佛,您都没有正真地理解,您对于 佛的殊胜没有正真地信受,那您对于三宝—所谓的佛法僧三宝—严格来讲您是还没有具足正信。

这样子一个没有正信的态度而要来修学佛法,乃至错误地认为大乘非佛说,而佛所演说的道理,就已经具足在阿含里面了,所以大乘只是后世的声闻弟子们—这个部派弟子们—因于对于佛陀永恒的怀念。乃至对于《阿含经》里面,或是说他的师父和尚教导给他的这些道理,他们互相之间辩驳分析,而才从这一个意识里面,分析出来有一个细意识、一个极细意识,就是所谓的第七识、第八识。而后面所谓的二转法轮、三转法轮,特别是三转法轮的如来藏系,这些《楞严经》、《楞伽经》,乃至相应的这些经论,都是后世的这些弟子们背离了 佛的原始本怀,《阿含经》里面讲的缘起性空、一切无常,而自己徒自妄议而才编造衍造出来。这样子的错误的邪知见,它的过失是极重的。

最简单来讲,如果这样的道理是可以成立的,中国地区流传许久的这些禅宗乃至这些禅宗祖师,在西天的姑且不提,达摩初祖、二祖、三祖乃至到五祖,再传给六祖慧能祖师,乃至其后的所谓“一花开五叶”,后来的青原行思、南岳怀让,曹洞宗、法眼宗、沩仰宗,种种这一些在世俗当中,他的智慧不只在文学上面,在五明内明之外的其他四明,都是相当殊胜的这一些禅宗祖师,您等于是质疑他的智慧。您也质疑他所悟的这个三转法轮里面的如来藏第八识,不是真实存在的,而只是后世弟子们背离这一个所谓的“阿含原始的世尊本怀”的法义,错误地以为祂就是缘起性空。然而“缘起性空”四个字所讲的,不过就是无常啊!所以我们当然不可以去毁谤这个佛法二转、三转法轮,乃至不应该去毁谤禅宗祖师所证悟的这一个如来藏第八识,纯粹是一个虚妄建立的。这样的过失,是一个正信的佛子不应该去违犯的。

好!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