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集 涅槃、如来藏、不思议(四)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副标题“空性中道真实义“。

我们延续上面的单元,接下来我们就来念念《维摩诘经》〈不思议品〉经文的本身:

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贪躯命,何况床座?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识之求,非有界入之求,非有欲、色、无色之求。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众求。夫求法者无见苦求、无断集求、无造尽证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无戏论;若言我当见苦、断集、证灭、修道,是则戏论,非求法也。(《维摩诘所说经》卷2)

这个经文一开始,维摩诘居士就训斥了舍利弗:“求法之人应该如同《大般涅槃经》里面所记载著,我们的世尊为了求得一句半偈,尚且不惜舍身丧命,把自己的血肉布施给罗刹、夜叉,而要来请他为祂讲说四句偈的后面两句。那您舍利弗怎么还在想说:‘这一个斗室这么小、这么狭仄,如何容纳这么多的大众呢?’”维摩诘居士话锋一转,又继续来为舍利弗演说真实的不思议法门,就是这一个中道义、这个真实心。

维摩诘居士说了,要求“这一法”,“这一法”当然不是指蕴处界法,“这一法”只是以这个语言文字而来指称如来藏,而来指说这一法。要求要证得成佛之所依的这一个如来藏真实心的人,他不可以错误地以为在色受想行识五阴当中,或是在三界悉檀“欲界、色界、无色界”凡夫相应的这一些生灭戏论的境界当中可以去找到祂;他也不可以企图说要藉由三宝,特别是所谓的“表相三宝、出世三宝、胜义三宝”当中的前者“表相三宝”,以为这样子而能够证得这一个真实心如来藏。最简单的,我们引用《金刚经》所说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这里的“如来”指的当然是指胜义真实心——法身佛,所谓“胜义三宝”当中的这一个佛宝。那《金刚经》这样的左证,很清楚地就让我们知道了,为什么这里说“求法者,不著三宝求”,这个意思并不是说佛宝—胜义佛宝—不重要。

好!那底下又说了“求法者,无见苦求”种种的经文,简单讲,这里所说的,其实就是《心经》里面的“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乃至到“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因为这一个“是故空中”的这个“空”,指的并不是“空相”,而是指这一个“空性心”。说祂是“空性心”、说祂是“空性”,是因为在蕴处界当中你遍寻不著祂,可是这一法却又是真实存在,祂具足能够出生万法的功德,祂同时又是“有性心”;祂不是蕴处界当中的任何一法“有来有去、有生有灭、有常有断、有一有异”这样子的相应的“空相”。“是故空中无色”这个“空”,千万不要错误地如同一些人错误地把祂建立在说“相对于色法”这样子一个“空”,那就是等于是有一点点毁谤佛法的嫌疑了。

最后又说“法无戏论”,这个“戏论”我们之前有说过了,所谓的戏论就是指生灭;换句话说,“八不中道”反过来全部都是戏论法,只与蕴处界相应的,只被摄受到蕴处界当中的,落于“次第、数目”所谓的“心不相应行法”的种种这些法,全部都是戏论法。而我们知道,如来藏直接、间接、辗转出生万法,“心不相应行法”它根本只是遍计执法,与如来藏这个无覆无记心不相应。

好!我们继续念底下的经文:

法名寂灭;若行生灭,是求生灭,非求法也。法名无染;若染于法乃至涅槃,是则染著,非求法也。法无行处;若行于法,是则行处,非求法也。法无取舍;若取舍法,是则取舍,非求法也。法无处所;若著处所,是则著处,非求法也。法名无相;若随相识,是则求相,非求法也。法不可住;若住于法,是则住法,非求法也。(《维摩诘所说经》卷2)

简单来说,上面的这样子我们所要求的这个中道心真实性,这样子的涅槃本际心祂的体性,祂是寂灭、祂是无染、祂是无行处、祂是无取舍、祂无处所、祂又无相、祂又不可住。我们只要再一次的提起八不中道,再一次的提醒在上个单元最后我们所说到的:一个法如果它是有生、有灭,它出生之后毕竟有它住世多久(就是维持时间多久),而说它常常的存在(存在了多久),而终于有断灭的时候。先出生之后,而在时间上讲它的常跟断,先出生之后,而在讲它在空间上的有来有去,乃至在具足时间、空间而来讲说它在出生之后,它与其他同时存在的蕴处界生灭法是如何的有一有异;可是只要落于这个八不中道相反的这样子的有生灭、来去、断常、一异的法,它就是生灭法!

这里时间的关系,我们不多加解释,只请菩萨们把这个“八不中道”拿来跟《维摩诘经》这一大段经文稍微作比对,您就知道为什么 维摩诘居士要来说祂是无染著法,祂虽然与烦恼同在,祂是不断、不脱、离烦恼,可是祂又是无染无著,因为祂是无覆无记心。“法无取舍、法无处所、法名无相、法不可住”这个部分我们简单地就请菩萨们再依刚刚所说“八不中道”,自己去如实地去对照参详。

好!底下的经文:

法不可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法名无为;若行有为,是求有为,非求法也。是故舍利弗!若求法者,于一切法应无所求。(《维摩诘所说经》卷2)

这里我们先从最后一句讲起,很多人就错误的以为:“哎呀!我就是无欲无求!”可是他这里的无欲无求,指的不是如来藏的本来无欲无求,而是愚痴地以凡夫的意识心:“哎呀!我就是不要对于任何一法,对于财色名食睡,乃至对于种种的有取舍之法,我不要心存罣碍,我一切皆空,那我就是符合维摩诘居士这里所说的了!”他错误地没有去参酌到前面跟后面的经文,他忘了这一个《证道歌》的作者——永嘉玄觉大师,他是依《维摩诘经》而证悟,而证悟之后,蒙六祖来为他印证说他所悟真实。而六祖之上的达摩传给二祖慧可的大乘《楞伽经》,却纯粹都是以含藏识、第八识、如来藏为禅宗证悟之所依,为成佛一切种智之所依;而绝不是说要把这个意识心,这一个生灭心、这个戏论心,这个住在常断生灭法当中这个有来有去,落于三世是过去心、是现在心、是未来心,是会被这戏论法所缠绕、所系缚的这个意识心,它绝对不是这里《维摩诘经》所说的“于一切法应无所求”的真实心。

那《维摩诘经》〈不思议品〉这段经文之后,继续又讲到了,维摩诘言:

唯!舍利弗!诸佛菩萨有解脱,名不可思议;若菩萨住是解脱者,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中,无所增减,须弥山王本相如故;而四天王、忉利诸天不觉不知己之所入,唯应度者乃见须弥入芥子中,是名不可思议解脱法门。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娆鱼鳖鼋鼍水性之属;而彼大海本相如故,诸龙、鬼神、阿修罗等不觉不知己之所入,于此众生亦无所娆。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断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轮,著右掌中,掷过恒河沙世界之外,其中众生不觉不知己之所往;又复还置本处,都不使人有往来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

后面经文还很长,节省时间,我们主要就把前面的已经把主旨讲出来的这一段经文简单地念过。

这里最重点的,就是告诉菩萨们,依于前面的这个离见闻觉知之法,也就是离于六识之法,因为我们知道见闻觉知相对应的,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识而来说见闻觉知,六识是五阴当中的识蕴,是这个十八界当中的六识,是被如来藏所出生;那您我当然不可以错误地以这样子的意识心可以相应这一个真实法。乃至刚刚也简单说过了,一念慧相应的意识祂所证知的并不是真实的如来藏,而是告诉您让您证知了这个皇帝真实存在;以这一道圣旨之所以能够出生、能够传达给你,并不是蕴处界当中任何一法的功德,而是依于您断了我见之后,住于疑情,而在疑情当中相应的一个清净法尘境界,让你证知真的有这一个具足空性有性心,这一个中道心的存在。千万不要错误地落于禅宗当中,一些浅悟、初悟的禅师相应的那样子的一个,严格讲还是有颠倒的境界,因为如来藏不是意识之所取。

那这一边的不思议解脱法门,我们当然就知道了,既然“本际、不可思议”指的都是这个如来藏祂所处的境界,离于语言文字、离于意识思惟,所谓的“不可思”,因为祂是心行处灭,所谓的“不可议”,因为祂言语道断;合不可思议而说祂不是戏论法,祂必定是符合八不中道之法。而这个不可思议心、这个妙法莲华心,依这个法门地地地增上修行,具足了四摄与六度之后,地上菩萨的对于佛地才具足的“如来十力、十八不共法”就慢慢地具足,乃至依于如来十力,种种这样子的智慧神通祂当然就能够显现。

当然我们经文所说的这样子“不可思议”这样子的一个境界,一些新学菩萨或许会有质疑,这上面经文所讲的,这个用一只手把这个三千世界断取而置于右掌当中,再掷过去到恒河沙世界之外,而能够让中间的所有的众生都不觉不知己之所往,乃至说回来了也不知道回来了,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或是说很难信受。那严格讲,我们只要简单地举出两点:第一个、如果这一个法是显现在电脑屏幕当中的法,是让您这一个见闻觉知去触及,您会不会觉得在电脑当中有这样的影像的显现是很不可思议呢?您一定相信不会,您一定会说:“不会!”反过来讲,如果说这是您梦中所见的这样的影像,这样子的一个经历,那您会不会觉得这难可思议呢?那您或许会说:“可是那毕竟是电脑游戏啊!是影像法、是戏论法啊!”或者说:“那是梦啊!”问题来了,我们曾经说过了“人生如梦”,不是等到您睡著了才叫作人生如梦,您眼前所谓的意识清醒,您当下所见之法,都是外六入、内六入之法!

我们以前也简单地曾经说过,同样一颗苹果,举例来讲,它是正常的鲜红的苹果,你色盲、非色盲所见,很清楚的是不同的颜色。那请问“颜色”是如此,那请问“大小”呢?那请问,又如同说我们依于经论也都知道,同样的一条河水,人所见、饿鬼所见、天人所见各自不同,那您又要如何解说这样子的一个器世间,依于众生的业报身五根,乃至六根相应的六识不同,而有种种不同的器世间的法呢?刚刚所说的这个不可思议菩萨,依于如来藏不可思议,依如来藏具足一切万法、能够出生一切万法而来说,就如同电脑屏幕里面所显现的这样子的影像如何地不可思议,祂毕竟都是依于屏幕背后有一个不在蕴处界戏论法上面的这样子的一个程序、这样子一个软件,而能够来互相之间综合运作,直接、间接而辗转出生你眼识所相应的、你梦中所见的这些大千世界不同的法。

那当然这样子演说,稍微还是很难说能够具足来让新学菩萨生起信心,我们只能时间所限先暂时用这样子的说法,先请菩萨们能够至少暂时安忍于这样子的说法。毕竟以后如果你真实地发起这个成佛之心,如实地一层一层地修学上去,不用等到成佛,大概等到您入了初地,您大概就能够了知何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对于如来藏能够出生万法,具足空性、有性的道理,你所证、所行已经真实不退了,那时候您大概就能够远远地超越我们目前所讲的这个层次,而对于我们刚刚所说的,这个不可思议菩萨所能够具足的这样的不可思议神通,你必定也无所质疑。

底下关于这个不可思议解脱法门这个相应的部分,我们简单地带过去,我们简单地就直接跳到后面的大迦叶尊者相关的经文,我们来念一下经文:

是时大迦叶闻说菩萨不可思议解脱法门,叹未曾有,谓舍利弗:“譬如有人于盲者前现众色像,非彼所见;一切声闻、闻是不可思议解脱法门,不能解了为若此也;智者闻是,其谁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何为永绝其根于此大乘、已如败种?一切声闻、闻是不可思议解脱法门,皆应号泣,声震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菩萨应大欣庆,顶受此法;若有菩萨信解不可思议解脱法门者,一切魔众无如之何。”大迦叶说是语时,三万二千天子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维摩诘所说经》卷2)

大迦叶这一大段,简单来讲,也正好为我们把之前几个单元一直到现在的所谓的“不思议”、所谓的这样子的“涅槃本际”,在大乘当中我们很清楚地已经知道,祂所直指的就是这一个具足空性、有性,具足一切无漏不思议法的这个如来藏真实心,以这个真实的中道心而来说祂不可思不可议;祂是二乘声闻人灭掉蕴处界证入无余涅槃之后,祂不是断灭,祂就是涅槃本际。可是在大迦叶、舍利弗还没有真实地在那一世回小向大之前,迦叶尊者自惭自己是焦芽败种,严格讲这只是一个客气话;可是依于迦叶尊者这样子的演说、这样的示现,我们就了知了在二乘、在这个阿含时期,所谓的十四无记、所谓的十四难、所谓的不可思议,包括了所谓的众生不可思议啊、世界有边无边这些不应该去思议的不可思议法,只是对于二乘声闻人要灭掉蕴处界,要让“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为其所证的这一些二乘定性声闻人,对他们而言,才是属于 佛不为他们记说、无可奉告的法,因为于他们解脱分段生死无益。可是反过来,依于我们前面所说众多的大乘经论,乃至目前这一部《维摩诘经》这一个迦叶尊者为大众所说的,来劝请大家发起大乘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的这段经文所说,正好足以证明,大乘人来讲,所谓的一切不可思议法都是可思可议;因为大乘人在明心七住位之后,他已经具足了总相智,当然是依于这个一切种子识,——能够出生一切万法的这个不可思议心如来藏,而来作这样子的说法。

好!以下我们再来看看经文:

尔时维摩诘语大迦叶:“仁者!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以方便力故,教化众生、现作魔王。又迦叶!十方无量菩萨,或有人从乞手足耳鼻头目髓脑血肉皮骨、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马车乘……”(《维摩诘所说经》卷2)

时间的关系,我们直接讲到底下:

……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有威德力故、现行逼迫,示诸众生如是难事;凡夫下劣,无有力势,不能如是逼迫菩萨,譬如龙象蹴踏非驴所堪,是名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智慧方便之门。(《维摩诘所说经》卷2)

这一大段,维摩诘居士顺便就跟迦叶尊者讲说了一件当您未来世要来成为某一尊佛的时候,当然我们也知道在《妙法莲华经》当中,迦叶尊者金色头陀也被 佛预记必将成佛;维摩诘居士趁此就先预记,先提醒众多的、在众的诸多二乘乃至大乘菩萨:“所有的等觉菩萨祂要来百劫修相好,无一时非舍身时、无一处非舍命处,祂要头目脑髓、国王、王位,乃至所有的这些我所,乃至自身的身命,一切身分都必须要舍,都必须要能够依于断尽最后一分的人无我、法无我的最微细最微细的随眠种子,而来一切皆舍。”我们以前老是会错误地以为是一般的凡夫人就能够来行这样子的乞讨事,而来让这个等觉菩萨为您作布施,而这里 维摩诘居士清楚地告诉我们了“龙象蹴踏”之处;这里的“龙象”指的当然是指这些都已经证入了不可思议法门,乃至地地增上,乃至已经是等觉菩萨位,十地以上的等觉菩萨位了。一个等觉菩萨,要能够来向祂乞讨这个头目脑髓、王位、城池,这相对应的这个乞讨者必定也是另外一个至少也是等觉菩萨,乃至甚至更高证量的一个不可思议菩萨的示现,才能够完成满足这一个等觉菩萨百劫修相好的最难可思议之事。

最后经文又有说到了:

弥勒当知:菩萨有二相,何谓为二?一者好于杂句文饰之事,二者不畏深义、如实能入。若好杂句文饰事者,当知是为新学菩萨。

经文又说:

弥勒!复有二法,名新学者,不能决定于甚深法。何等为二?一者所未闻深经,闻之惊怖生疑,不能随顺,毁谤不信而作是言:“我初不闻从何所来。”二者若有护持解说如是深经者,不肯亲近供养恭敬,或时于中说其过恶。有此二法,当知是为新学菩萨,为自毁伤,不能于深法中调伏其心。(《维摩诘所说经》卷3)

从上面经文我们就可以知道,任何一个修学佛法的人,如果还错误地执著所谓的“轮回、因果、报应”竟然还是要抄袭自古代印度教,乃至认为说:“阿含里面的十四无记、十四难,是佛依于‘缘起性空’至高无误的道理而演说,任何人,特别是后期的这些所谓的‘大乘佛经、大乘佛学’修行者都是错误,都是违背佛陀本怀!”像抱持上面我们所说的这样子的邪见的人,正是 维摩诘菩萨在这里所诃责的所谓的“新学菩萨”。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谢谢各位菩萨。

祝愿各位吉祥自在、一切无碍!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