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外道罗丹的悲哀3


  外道罗丹的悲哀(三)----略评外道罗丹等编《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之邪见

  明白居士 著

  正觉教育基金会 编印

  目录

  罗丹荒谬邪见之结论........001

  一、罗丹信奉藏密六识论而藏密六识论乃是佛所说的常见外道见........001

  二、罗丹受恶知识误导不信这个真心自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的种子........042

  三、罗丹误解经文乃至用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来挽回自己不如法事实及窘境........059

  四、罗丹为了挽回藏密被破斥难堪的窘境,用不实言语有根 无根毁谤的方式诬赖 平实导师........073

  罗丹违背佛说造下毁谤三宝重罪........087

  提供罗丹免除大恶业之法........095

  罗丹荒谬邪见之结论

  归纳罗丹在《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一书中会有种种荒谬、错误、偏斜的说法,肇因于:

  一、罗丹信奉藏密六识论而藏密六识论乃是

  佛所说的常见外道见

  藏密所认知的“心”都是堕在意识中,包括离念灵知心(不起语言文字而了了常知的心)、在第四喜的男女性高潮淫欲觉受中,以及觉知淫欲无形无相而误认为佛说的空性……等,都不离意识所行境界,为什么?因为性高潮淫欲觉受遍身时仍不离受蕴故,觉知淫欲无形无相时不离想蕴故,能领受淫乐的心正是识阴六识故,全都是不离意识的心所有法,都是意识的自性,不离意识心而有,不曾外于常见外道的境界。又藏密所说的法,都在男女双身邪淫法用心,不离欲界邪淫法,将来只能继续在欲界中轮回,永无解脱可言。譬如藏密开山祖师莲花生曾如是开示(由于藏密行者特别喜欢用佛法名相将其隐晦之处包装起来,如果不加以解释,无法使一般学佛人知道藏密隐晦之处的真正意思。为了让大众容易了解及一目了然,就在隐晦之处后面,特别用括号加以解释,使藏密隐晦之处的真正意思完全显露,使藏密如何将印度性力派的邪淫本质套用在佛法名相的真正意思,使藏密如何将男女邪淫技巧套用佛法的真正面目,完全摊在大家面前无所藏匿,完全让大众加以检点,避免不知情的佛弟子们不知藏密邪淫本质,因此误入藏密邪淫法而万劫不复,大大延迟自己的成佛之道。另外,以下凡是对藏密隐晦之处加以说明,均比照上述方法用括号特别解释之):

  尔时当思凡圣一切法因,皆由明点(精液)圆满而出生,故应修持明点增长口授法;于不令人窥见之寂静茅蓬中行之,令其洗身庄严,涂以香油,佩以香囊,始启请勇父(与人合修双身法之男子,名勇父、勇识)空行母(与人合修双身法之女人,名空行母、明妃)众次于具相明母腿上伸置自足,互抱吻、以手摸抚口唇舌,揉双乳或莲杵互观(或互相观赏对方性器官),杵置彼手 将男性性器官阳具置于明妃手中 ,尽力表示生乐之方便(令明妃知晓男性下体生起乐触的各种方法),正作业时(正在作男女邪淫业时)若生贪欲(若生起贪求性高潮之心),应了达其自性即法身法之妙用(应了达此贪求射精高潮之心,其自性即是法身之法所生妙用),故于贪上认识自性、本来面目(所以就在贪心上面认识心的自性、本来面目,自认为即是禅宗所谓的明心见性),而定于本面上(而认定受乐时之觉知心即是心的自性、本来面目),普通贪欲自能摧坏(能将普通贪欲摧坏);是为由贪欲显大乐之方便(这就是由贪欲显示大乐方便的法门),故应精勤修持。[注1]

  从莲花生的说法得知,都是在男女双身邪淫法用心,都在男女邪淫技巧用心,都在欲界最重贪上面用心,都不离意识见闻觉知境界。像这样的说法,是为佛所说的常见外道见,为什么?因为佛曾经对常见外道作如是开示:

  妄想见故,于心相续愚闇不解,不知刹那间意识境界,起于常见。[注2]

  ----------------------

  [注1]: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无上密乘陈健民上师《曲肱斋全集 来佛教会,一九九一年七月十日 (三)》,普贤王如来佛教会,一九九一年七月十日。出版精装本,页五四五

  [注2]:《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CBETA, T12, no. 353, p. 222, a15-16)

  ----------------------

  经中已说:心中愚昧,不知、不离意识范畴之种种法,就是常见外道法;所以说,凡是外于佛所说的真心如来藏,而言意识心为常住法、为不生灭法,是为佛所说的常见外道法。既然莲花生所说的法,是佛所斥的常见外道法,藏密人士所说的莲花生还会是“阿弥陀佛化身”吗?有这样堕入欲界最重淫贪的“阿弥陀佛”吗?有这样不离常见的“阿弥陀佛化身”吗?想也知道,当然不是;所以莲花生被藏密祖师高抬为“佛”,高称为“阿弥陀佛化身”,乃是天下最大的谎言之一,真是欺人太甚,视众生为无物!所以说,藏密行者说谎不打草稿,真是不畏未来严峻的果报,真是愚痴无智到极点!然而在佛教的戒律上,像这样的大谎言,名为大妄语,名断一切善根人,亦名一阐提人,未来世的果报在无间地狱,受苦无量。

  又罗丹在网站谎称:莲花生死得“很自在”,其实是言不由衷之言,是违心之论,为什么?佛曾开示:

  舍利弗!若比丘说法杂外道义,有善比丘勤求道者应从坐去,何以故?舍利弗!有信白衣敷置高座,不应演说外道语义;若不去者非善比丘,亦复不名随佛教者。舍利弗!说法甚难。如是说者,我说此人名为外道、尼犍弟子,非佛弟子;是说法者命终之后,当生尼犍子道。何等是尼犍子道?邪见是尼犍子道。何等为邪见?谓是地狱、畜生、饿鬼。何以故?舍利弗!身未证法而在高座,身自不知而教人者,必堕地狱。[注3]

  经中 佛已明说:若是比丘将外道法引入佛门来荼毒众生,用来误导众生法身慧命,死后必入地狱无疑。由于莲花生是将外道法引入佛门,公开演说男女二根邪淫不净法门的始作俑者,误导众生极为严重,其死后直下地狱有份,还有可能是藏密所说的“阿弥陀佛化身”吗?既然直下地狱有份,尚且在地狱受长劫无量苦果无法出离,还有可能如罗丹所说:莲花生死得“很自在”吗?所以说,藏密行者为了能够享用淫欲的快乐、为了享受男女二根相触得以性高潮遍身的快乐及持久,不惜用大妄语来误导众生,也难怪莲花生死后不得善终,也不自在,直入地狱受苦有份,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人!然而莲花生已经够愚痴无智了,竟然还有如罗丹等人违心“赞叹”莲花生死得“很自在”,说之为比莲花生更愚痴、更无智,真是当之无愧了!

  又譬如藏密黄教中有“第二佛”之称的宗喀巴曾如是云:

  修曼陀罗时生三昧耶曼陀罗,与入智坛之规,如鬘论云:“所绘之曼陀罗刹那空后,观成所修之曼陀罗俱守护轮、钉魔碍”等,眷属仪轨,如云:“明妃颜殊妙,年可十五六(明妃容貌漂亮,年龄大约十五、六岁);香花善庄严,欲乐于坛中(在灌顶坛与上师共行男女淫乐)。德带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静庄严,佛住虚空界。”谓与外印(与实体明妃)入等至定(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若无外印,应与智印(观想之明妃)入定(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以正行欢喜声(以男女交合行淫快乐叫床声名为“正行之欢喜声”),召请智轮(召请明点精液),供养浴足阏伽为先,入自身内 (观想佛父、佛母交合大乐放出红白菩提心--精液与经血入于自身中),欲火溶化(自己与明妃之欲火溶化而下滴),由金刚路(尿道)至莲华中(进入明妃阴户中)放出智轮(射出明点精液),入于三昧耶轮(两人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 ……[注4]

  ----------------------

  [注3]:《佛藏经》卷中<净法品第六>(CBETA, T15, no. 653, p. 793, b22-c3)

  [注4]: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卷十一,妙吉祥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日精装版,页三0二--三0三

  ----------------------

  从宗喀巴说法可知,密宗所谓最高境界第四喜不过是欲界男女二根(藏密将男女性器官套用在佛法名相上,譬如男根化名为“金刚杵”,女根化名为“莲花”)交合时所产生的性高潮觉受遍全身,名为“正遍知觉”,名即身成佛、名为男女相“抱”的佛(不是诸佛三身之一的报身佛),以及能够在性高潮一心不乱(意思为在性高潮等至中,而且能够持久不退),见其觉受无形无相,名为乐空双运、乐空不二。这样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境界,都不离见闻觉知境界,是意识所行境界,乃是无常生灭法,不是常住法。而此境界乃是欲界最粗重的意识境界,尚且不能出离欲界,何况是能出三界?所以说,藏密所说的法不仅不离男女邪淫欲贪,无法出离识阴,而且也不离受阴境界,仍在五阴所摄范围中,仍在欲界中,尚且无法出离三界中最低层次的欲界,竟然号称为甚深微妙法能出三界,竟然号称高于显宗的无上法,诳骗佛教徒说能够于性高潮遍身时即身成佛,无乃天下最大谎言之一!世上唯有藏密行者喜欢做这样的大谎言、大妄语来误导众生,世上也竟然有如此愚痴无智的藏密追随者如罗丹等人,会相信如此天下最大谎言、大妄语而坚定不疑,真是邪见坚固,坚持我见不舍,若非极度愚痴,何能至此?

  世尊曾开示:若欲成就究竟佛,需经历三大阿僧祇劫修行方能成办,即是要具足五十二个阶位的功德,要经历十信、初住到六住,于六住圆满转入七住,在真善知识传授的参禅正知见下发起疑情,得以一念相应慧明心,亲见本来面目而发起总相智,位列七住位不退。后以总相智为基础,进修相见道之眼见佛性十住如幻观、十行阳焰观、十回向如梦观,断除异生性,进而进修诸地道种智及诸地现观;乃至于最后身菩萨阶段,百劫修相好,无一时非舍身时,无一处非舍命处,非常努力修集福德,未来得以成就诸佛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随形好。后来最后身菩萨在兜率天宫观察因缘成熟,便降身母胎、出胎,示现四方各步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之后,便隐晦种种神通及智慧,示现如同一般凡夫一样。后来长大成人,有因缘得以出家修道,经历种种苦行;然后认为苦行不究竟,无法成就佛道,才于菩提座下思惟如何成就佛道。于第七天时,一手按地明心,大圆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现前;并于夜后分,夜睹明星而眼见佛性,成所作智现前,断除烦恼障及所知障,成就四智圆明的究竟佛,此即禅宗祖师所说的“转识成智”、“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上转”的甚深道理。试问:有像罗丹说的莲花生这样仍堕在男女欲贪烦恼障的“佛”吗?有这样连最基本的我见都不知也未断的“佛”吗?有这样我执都不断的“佛”吗?有这样连男女欲贪之烦恼障都不知、不断,还能知、能断更上于烦恼障之所知障的“佛”吗?有这样不需经历三大阿僧祇劫修行,却可以在男女淫欲之下,于性高潮时发起遍身觉受,即名“正遍知觉”的“佛”吗?有这样连最后百劫修相好都没有,却贪恋他人美色,并与之合修双身淫贪的“佛”吗?有这样连成佛所需四智圆满之任何一智都没有,却高称可以使人即身成佛,具足四智圆明的“佛”吗?所以说,藏密的说法荒诞无比,也是后学今生、今世所见最荒诞的教派。像这样荒诞的教派竟然可以存在世间上,并受他人广为供养,真是不可思议,若非被无明笼罩,何能致此?然而世上竟然有罗丹等人相信这样荒诞的教派,显然罗丹等人非常没有智慧,非常愚痴的人,真是可悲啊!

  又宗喀巴不承认有第七识、第八识,曾如是云:

  如是摄行论说,佛为广大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如圣派集密,说死有光明一切空心,为死心。从彼逆起近得心,为生心。彼二非是阿赖耶识。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此于集智金刚疏中已广释讫。[注5]

  从该论中,可以明显证明:宗喀巴乃是断见、常见外道具足者,为什么?因为宗喀巴不承认有处处做主的第七识及能生万法的第八识,认为一切法空、一切缘起即是所谓的“空性”心,所以是个断见外道;又宗喀巴认意识心为常住法,认为意识能出生色阴及名等六识诸法,认为不能外于意识心而有一切法,本身就是常见外道,不离生灭二边;所以说,宗喀巴具足了常见、断见外道见。像这样的具足生灭二边、具足常断二见的人,怎会是藏密所称的“第二佛”呢?有这样堕入常见、断见的“佛”吗?所以说,藏密黄教行者高称宗喀巴为“第二佛”,又是一个天下一大谎言、大妄语。看来世上最会说谎、最会大妄语的教派,藏密真是名符其实,当之无愧!世上也竟有如此愚痴无智如罗丹等人相信这样天大的谎言、妄语,显然罗丹等人非常没有智慧,被人笼罩犹不知,还自以为是,真是可悲、可叹,也真是愚痴啊!

  同样的道理,达赖喇嘛也承认藏密的本质是在修男女双身法,因为达赖喇嘛曾如是云:

  在无上瑜伽中,有讲到喝酒、吃肉的问题,而这是与男女结交有关系的。其中谈到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男女的结交问题,也就是双身的问题。以瑜伽者来讲,如果他是男性,他所依的就是佛母,瑜伽者若是女性的话,那她所依的就是佛父。也就是说佛父佛母是互相依靠的。为什么呢?因为经由身躯的结交之后,粗分的意识和气流会慢慢的缓和下来,渐渐的消失了!而为了使达到最究竟的目的,所以他必须产生大乐才有辨法,为了能永恒的保持这个大乐,所以他的精液绝对不能漏出,一滴都不能漏

  出,他有辨法运用这个精液![注6]

  从上面可知,号称“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早已知道藏密的法就是男女双身邪淫法,不是不知道,而且还不知羞愧的说:这是无上瑜伽法,能够使人成佛。真是可悲!有这样的“观世音菩萨化身”,广传如此肮脏、龌龊、淫秽不堪的两根相触的法吗?有这样的“正法明如来”,广传男女二根相触引生的性高潮遍全身,就是“遍正知觉”的“佛”吗?像达赖喇嘛这样说法,乃是将外道法引入佛门严重误导众生,未来将与莲花生、宗喀巴一样,死后直入地狱有份,未来无量劫在地狱受苦无量,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人!像达赖喇嘛广传男女二根邪淫法,竟然还有罗丹等人,相信如此肮脏、龌龊、淫秽不堪的法,若非被无明笼罩极为严重,何能至此?真是佛说愚痴无智的可怜愍人!同样的道理,如果萨迦派的罗丹师父遍德仁波切,以及罗丹自身所说的法不离见闻觉知境界、不离男女双身邪淫法,乃至与女徒众进行所谓乐空双运、乐空不二之男女邪淫乱伦法,后学不免对此二人事先预记:未来舍寿以后,直入地狱有份,再回到人间已是无量劫以后的事了!

  又佛都说众生的如来藏、阿赖耶识是真心,而且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祂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有经典为证。譬如:“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识),恶慧不能知,藏(识)即(阿)赖耶识,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识),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注7]

  经中已说,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藏识,两者无差别。

  又譬如:

  诸仁者!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注8]

  经中已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染净之法所依,若能亲证阿赖耶识,未来能够成就佛道。又譬如:

  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槃。[注9]

  ----------------------

  [注5]: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方广文化出版公司,一九九五年五月出版,页三八七至三八八

  [注6]:达赖喇嘛和中国佛教访问团之问答,福德海第五十六期,二000年十二月十五日出版,网址: http://www.instantweb.com/n/namoguru/ issue56.html#A3

  [注7]:《大乘密严经》卷下<阿赖耶微密品第八>(CBETA, T16, no. 681, p. 747, a17-20)

  [注8]:《大乘密严经》卷中<阿赖耶建立品第六>(CBETA, T16, no. 681, p. 738, a4-7)

  [注9]:《大乘密严经》卷中<阿赖耶建立品第六>(CBETA, T16, no. 681, p. 737, c24-25)

  ----------------------

  经中已说,阿赖耶识本来就有,同于涅槃,已证明阿赖耶识本来不生不灭,就是四阿含所说,阿罗汉灭却自己五蕴十八界后,独自处在无有一丝一毫六尘境界的无余涅槃之本际。

  又譬如:

  然第八识虽诸有情皆悉成就,而随义别立种种名,谓或名心,由种种法熏习种子所积集故;或名阿陀那(识),执持种子及诸色根令不坏故;或名所知依,能与染净所知诸法为依止故;或名种子识,能遍任持世出世间诸种子故,此等诸名通一切位;或名阿赖耶(识),摄藏一切杂染品法令不失故,我见、(我)爱等执藏以为自内我故,此名唯在异生有学,非无学位不退菩萨有杂染法执藏义故;或名异熟识,能引生死善不善业异熟果故,此名唯在异生二乘诸菩萨位,非如来地,犹有异熟无记法故;或名无垢识,最极清净诸无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来地有,菩萨二乘及异生位持有漏种可受熏习,未得善净第八识故。[注10]

  《成唯识论》更明白指出,因地的阿赖耶识就是未来佛地的无垢识,都是同一个心,随义而别立种种名。

  综合上述经与论,在在都证明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也就是众生因地的真心,更是未来佛地无垢识,因此佛所说的真心有种种名,在阿含诸经谓:“我、无我、如、本际、实际、涅槃、如来藏”;在般若诸经谓:“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菩萨不念心”;在唯识诸经谓:“阿赖耶识、阿陀那识、如来藏、异熟识、佛地真如无垢识”也。这个结果,也是罗丹等人无法否认的事实,因为一旦否认,就是说法与佛颠倒,就是谤佛、谤圣玄奘菩萨,果报难以思议。

  又 佛曾开示,众生如来藏、阿赖耶识本身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譬如:“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观者名为心性。若见众生心性本净,名如法住。”[注11]

  经中已说:真心的真实性、如如性是无觉无观的。既然离觉观,当然无能所,离相对性;这样绝对待、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的心才是《大方等大集经》所说的真心第八识。反观六识论所说的“心”只是入胎四个月以后才被出生的生灭心,意识有觉有观,不离能取与所取,为什么?有一个见闻觉知的境 所取 ,以及能知见闻觉知的心(能取),他是相对待,不是绝对待。既然有能取与所取,当然不离觉观,所以他有见闻觉知性,他能在六尘广作分别,不是不分别,当然不是《大方等大集经》所说离诸觉观的第八识的“心性”,所以六识论奉行者如罗丹等人所说的“心”是妄心,不是真心。

  又譬如:

  昙无竭!有人长夜信分别乐,乐于分别;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内身寂静无分别乐。昙无竭!有人长夜乐见闻觉知乐,信乐而行;彼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内身寂灭,离见闻觉知乐。 [注12]

  经中已告诉大家,真心离见闻觉知,唯有喜欢觉观、见闻觉知的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相信自身内有寂灭、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存在,这些人都是凡夫。

  又譬如:

  如来清净藏,永离诸分别,体具恒沙德,诸佛之法身。[注13]

  经中已告知,这个真心不在六尘分别,永离六尘的种种分别,祂具有无量无边的功德,是因地有情的如来藏,也是未来诸佛的法身。

  又譬如:

  胜义谛者,谓心行处灭无复文字,离于一切见闻觉知。[注14]

  经中更明白告知,胜义谛(真心)离见闻觉知,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当然于诸法如如不动,不在六尘分别。

  又譬如:

  法不可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注15]

  ----------------------

  [注10]:圣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卷三(CBETA, T31, no. 1585, p. 13, c7-22)

  [注11]:《大方等大集经》卷十一(CBETA, T13, no. 397, p. 71, a18-20)

  [注12]:《深密解脱经》卷一<圣者昙无竭菩萨问品第三>(CBETA, T16, no. 675, p.667, a18-22)

  [注13]:《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十<般若波罗蜜多品第十>(CBETA, T08, no.261, p. 912, a23-24)

  [注14]:《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十<般若波罗蜜多品第十>(CBETA, T08, no. 261,p.914, a8-9)

  [注15]:《维摩诘所说经》卷中<不思议品第六>(CBETA, T14, no. 475, p. 546, a23-24)

  ----------------------

  经中更告诉大家,真实法 (真心)不可以是有见闻觉知的心,若在见闻觉知意识心用心,是无法亲证如来藏、阿赖耶识真实法的。因为无法亲证的缘故,此人名为凡夫,不名圣人,无法列入菩萨僧数中。

  又譬如:

  若学习真如实观者,思惟心性无生无灭,不住见闻觉知,永离一切分别之想。[注16]

  经中明确告知,真心不住一切见闻觉知,永离六尘分别,永离一切分别之了知,证明如来藏、阿赖耶识本身离见闻觉知,祂不在六尘中分别,故于诸法如如不动。

  又譬如:

  诸法实性非三世摄,不可取相,不可攀缘,亦无见闻觉知事故。[注17]

  经中亦说,诸法的真实性非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所摄,亦即非三世之蕴处界所含摄,祂无形无相,不随外境攀缘,如如不动,所以没有见闻觉知等等事相发生。

  又譬如:

  尔时法上菩萨摩诃萨谓常啼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何以故?真如无动,真如即是如来。不生法无来无去,不生法即是如来。实际无来无去,实际即是如来。空性无来无去,空性即是如来。无染法无来无去,无染法即是如来。寂灭无来无去,寂灭即是如来。虚空无来无去,虚空即是如来。善男子!离如是等法,无别有法可名如来。此复云何?所谓如来真如,一切法真如,同是一真如,是如、无分别,无二亦无三。” [注18]

  经中已说,这个真如,不论是一切有情的真如 (包括诸佛真如在内)、一切法的真如,都是如如不动,永不对六尘起分别,因此祂无动、无染、寂静故。

  又譬如:

  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注19]

  经中已告知,这个菩提真心,不论是外六入 (色入、声入、香入、味入、触入、法入)或内六入(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祂都不会在六尘分别,故名六入不会故,亦名离见闻觉知,是无所得法、无境界法。

  此外,禅宗祖师舒州龙门佛眼和尚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如下:

  须是不离分别心,识取无分别心;不离见闻,识取无见闻底!不是长连床上闭目合眼、唤作无见,须是即见处便有无见;所以道:居见闻之境,而见闻不到。居思议之地,而思议不及,久立。[注20]

  ----------------------

  [注16]:《占察善恶业报经》卷下( CBETA, T17, no. 839, p. 908, b15-17)

  [注17]:《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五五九,<清净品第九>(CBETA, T07, no. 220, p.886, a1-2)

  [注18]:《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二十五<法上菩萨品第三十一>( CBETA, T08, no. 228, p. 673, c23-p. 674, a3)

  [注19]:《维摩诘所说经》卷上<菩萨品第四>(CBETA, T14, no. 475, p. 542, c2)

  [注20]:《古尊宿语录》卷三十二(CBETA, X68, no. 1315, p. 208, a18-22 // Z 2:23, p.284, d2-6 // R118, p. 568, b2-6)

  ----------------------

  佛眼和尚开示:这个真心离见闻觉知、无分别,唯有用能分别的见闻觉知意识心,往离开见闻觉知方向,去寻觅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真心方能成办,尽管你穷尽思惟,还是无法思议得到的,唯除一念相应慧找到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才能知道祂不思议处、才能知道祂离见闻觉知。

  又譬如黄檗禅师也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

  然本心不属见闻觉知,亦不离见闻觉知,但莫于见闻觉者上起见解,亦莫于见闻觉知上动念,亦莫离见闻觉知觅心,亦莫舍见闻觉知取法,不即不离,不住不著,纵横自在,无非道场。[注21]

  黄檗禅师已告知:真心离见闻觉知,若有人认为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是真心,则为黄檗禅师文中所评破的人,为什 么?因为他们都是在“见闻觉者上起见解,于见闻觉知上动念”用心,都是在见闻觉知心上用心,不是在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用心,不是在无所得、无境界的阿赖耶识用心,斯人名为不懂佛法者,亦名常见外道也。如果有正知见的佛弟子们,知道见闻觉知心本是虚妄,知道第八识离见闻觉知,也知道用虚妄的见闻觉知心往离见闻觉知的方向去寻觅本来不生不灭、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方是有智慧之人;如是之人,未来方有机会一念相应慧触证第八识,亲领受自己如来藏的成佛之性、亲领受自他有情阿赖耶识所显的真如性,圆满七住位不退,名列菩萨摩诃萨数中,名为胜义菩萨僧,不论他或她是出家人或在家人,未来才有机会往十住、十行、十回向、乃至十地、等觉、妙觉迈进。

  从这里可以了知,二位禅宗祖师都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中分别,是无所得的法、是无境界法,与佛同一鼻孔出气,无二无别。既然真心离见闻觉知、不会在六尘分别,还会有真心能见闻觉知的事情发生吗?还会有真心能在六尘中分别的事情发生吗?还会是有所得、有境界的法吗?唯有如来藏藉著种种缘,从自体出生七转识,再由这七转识了知外境之种种诸法,才有见闻觉知可言,正如佛的开示:

  诸仁者!心积集业,意 (根)亦复然,意识了知种种诸法,五识分别现前境界,如瞖目者见似毛轮,于似色心中非色计色。[注22]

  所以如来藏、阿赖耶识自体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是无所得法、无境界法,其所生的七转识各自了别所属的境界法,才有见闻觉知可言,是有所得法、有境界法,所以见闻嗅尝觉知性,以及处处作主性,乃是七转识的心所有法,亦是七转识的自性,更是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局部功能,附属于如来藏、阿赖耶识,不能外于如来藏、阿赖耶识而有,与阿赖耶识非一非异故。由于罗丹是六识论奉行者,不信有真心第八识如来藏,也不信真心离见闻觉知,不信真心不会

  在六尘分别,不信真心是无所得、无境界法;只相信真心有见闻觉知,相信真心能在六尘分别,相信真心是有所得、有境界法,所以说法处处与佛、禅宗证悟祖师颠倒。像罗丹深执见闻觉知为真心,不乐见真心离见闻觉知,完全印证佛的开示如下:“佛之明法,与俗相背;俗之所珍,道之所贱;清浊异流,明愚异趣,忠侫相讐,邪常嫉正。”[注23] 因此就不断地扭曲经文否定 平实导师演述的第八识妙法。

  经中已说:佛所说的明法 如真心离见闻觉知等 ,是与世俗人不同的、是与世俗人相反的,为什么?因为世俗人乐于见闻觉知,宝爱于见闻觉知,不乐见其见闻觉知消失,因此世俗人所珍贵、所宝爱的见闻觉知,却是在佛法所轻贱的,不是佛法所宝爱的;而佛法所宝爱的真心离见闻觉知等,却为世俗人所轻贱的、不值得珍贵的。也因为这样,罗丹等人不知佛法的真实理、不明佛的“明法”,乐于暗法而执外境以为实有,所以宝爱于见闻觉知、不离见闻觉知,深执见闻觉知才是真心,才会在生死海中轮回不已而无法出离。佛说这样的众生是不离觉观的人,亦名恶觉观人,也是不懂第一义谛的愚痴无智众生,亦名恶知识,他今生永无明心见性的可能,为什么?因为佛曾开示如下:

  昙无竭!如是觉观之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离诸觉观第一义相。尔时世尊而说偈言:“我说身证法,第一离言境;离觉观诤相,无言第一义。”[注24]

  像罗丹等人这样外于佛所说的明法、像这样心外求法的恶觉观众生,当然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离诸觉观、本离名言的第一义相。当罗丹等人听闻真善知识说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必然不信,乃至毁谤。一旦毁谤,佛说斯人名为“谤菩萨藏”,毁谤佛所说无上甚深微妙法、毁谤一切法的根本如来藏;这样“谤菩萨藏”的人名为二说之人,于佛的圣教故意作出第二种说法故;于二说之时,顿成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果报非常严重,为什么?

  因为佛曾如是开示:

  云何舍一切善根?谓:谤菩萨藏,言:‘此非随顺契经调伏解脱之说 ( 即二说、不如法说)。’作是语时,善根悉断,不入涅槃。[注25]

  ----------------------

  [注21] :《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 CBETA, T48, no. 2012A, p. 380, c2-7)

  [注22] :《大乘密严经》卷下<阿赖耶微密品第八>(CBETA, T16, no. 681, p. 741, b5-7)

  [注23] :《罗云忍辱经》( CBETA, T14, no. 500, p. 769, c22-23)

  [注24] :《深密解脱经》卷一<圣者昙无竭菩萨问品第三>( CBETA, T16, no. 675, p. 667, a25-29)

  [注25] :《大乘入楞伽经》卷二<集一切法品第二>( CBETA, T16, no. 672, p. 597, c11-13)

  ----------------------

  由于罗丹说法异于佛说,与佛所说颠倒,是名二说、不如法说,毁谤佛的无上甚深微妙如来藏法,亦名“谤菩萨藏”,已为自己造下难以挽回的窘境,未来将受极大苦。又佛曾开示:凡是说法与佛颠倒即是谤如来、谤世尊: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摩拘罗山。时有侍者比丘名曰罗陀,时有众多外道出家至尊者罗陀所,共相问讯已,退坐一面,问罗陀言:“汝为何等故?于沙门瞿昙所出家修梵行。”罗陀答言:“为于色忧、悲、恼、苦尽、离欲、灭、寂没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为于受、想、行、识、忧、悲、恼、苦尽、离欲、灭、寂没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尔时众多外道出家闻是已,心不喜,从坐起,呵骂而去。尔时罗陀晡时从禅觉,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以其上事具白佛言:“世尊!我得无谤世尊耶?不令他人来难问、诘责堕负处耶?不如说说?非如法说?非法、 (非)次法说耶?”佛告罗陀:“汝真实说,不谤如来,不令他人难问、诘责堕负处也,如说说、如法说,法、次法说。所以者何?罗陀!色忧、悲、恼、苦,为断彼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受、想、行、识、忧、悲、恼、苦,为断彼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佛说此经已,罗陀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注26]

  经中已说,说法与佛颠倒即是谤如来、谤世尊,果报难以思议啊!如果有人二说、不如法说而犯下谤如来重罪,唯除公开忏悔见好相、护持正法及努力勤求能够明心见性外,才有可能免除如是滔天大罪。为什么?因为佛曾如是开示:

  若有毁谤是正法者,能自改悔,还归于法,自念所作一切不善,如人自害,心生恐怖惊惧惭愧,除此正法更无救护,是故应当还归正法。 [注27]

  亦如 世亲菩萨早年阐扬小乘法,诽谤大乘非佛说。后来得其哥哥 无著菩萨劝告,方知大乘确实是佛说,方知大乘才是微妙甚深无上法,方知自己已造下谤佛、谤法重罪,想要割舌来谢罪。可是割舌真的就可以免除谤佛、谤法重罪吗?当然不能!因此无著菩萨劝勉世亲菩萨,用谤法之舌,穷其一生努力弘扬世尊的正法,方免得如斯重罪。后来世亲菩萨听其哥哥无著菩萨劝告,尽其一生努力弘扬世尊正法,于临终之时,不仅免除谤佛、谤法下地狱重罪,而且还得到邻近初地的证量。由此可知,弘扬世尊正法有大功德,可以长养自己的佛菩提道;同样的道理,毁谤世尊正法以及毁谤弘扬世尊正法的人有大过失,不仅未来无量世大大受苦,而且也延迟自己佛菩提道的修证。因此建议罗丹赶快依经、依论、依世亲菩萨所说公开忏悔 须对众忏 、见好相、护持正法及明心见性外,否则一切无所能为、无所救护,并于临终时,只好随著谤如来藏(谤菩萨藏)的最重业下堕了,再回头,已是多劫以后的事了!

  二、罗丹受恶知识误导不信这个真心自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的种子

  这个真心本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的种子,绝对不是不懂佛法的罗丹等人所能了知,为什么?因为佛及胜鬘夫人在经中曾如是开示:

  世尊!如来藏者:是法界藏、法身藏、出世间上上藏、自性清净藏。此性清净如来藏,而客尘烦恼、上烦恼所染,不思议如来境界。何以故?刹那善心,非烦恼所染;刹那不善心,亦非烦恼所染。烦恼不触心,心不触烦恼,云何不触法而能得染心?世尊!然有烦恼,有烦恼染心。自性清净心而有染者,难可了知,唯佛世尊实眼实智,为法根本,为通达法,为正法依,如实知见。

  胜鬘夫人说是难解之法问于佛时,佛即随喜:“如是!如是!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难可了知。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注28]

  从《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开示可知:这个如来藏自性清净,难以了知;彼自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的种子,更难以了知。这二个甚深微妙的道理,不要说印顺、昭慧、性广、传道等藏密应成派中观奉行者所能了知,等而下之,佛法远不如彼等的罗丹等人更无法了知,为什么?佛开示这二个法只有胜鬘夫人 地上菩萨示现 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 至少是明心以上的菩萨 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外,其余的人,尽管穷尽意识思惟,都无法了知为何这个自性清净心却含藏染污的种子?既然无法了知,当然不会相信佛语开示了,更不会相信如来藏自性清净,体内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的种子了。由于罗丹等人,自身无法了知胜鬘菩萨所说甚深微妙的开示,自己又无法亲证此识,遇有人质问此事,不仅无法解释,而且也无法自圆其说,只好胆向横边生,干脆否认阿赖耶识,主张阿赖耶识是妄心、是可灭之法、不是常住法;进而公然主张意识为常住法、是不生不灭的法,完全不顾佛及胜鬘菩萨的开示,与佛及胜鬘菩萨公然唱反调,实在是没有智慧之人,也是佛说的愚痴人。

  然而如来藏、阿赖耶识自性清净,是明心的菩萨所证的没有境界的境界;不是没有明心,而且还堕在意识所行境界的凡夫,如罗丹等人所能了知,为什么?因为罗丹等人不离六尘境、不离见闻觉知,那是有境界法、有所得法,非常喧闹的意识境界,不是第八识的无境界法、无所得法。由于菩萨不仅可以现前观察如来藏的清净自性、现前观察如来藏的真如性,而且也发现这个清净自性的如来藏、阿赖耶识体内含藏七转识染污的种子,犹待菩萨历缘对境,汰换染污的种子成为清净。由于菩萨在相见道之修道过程中,不断历缘对境汰换七转识染污的种子,断除了烦恼种子现行,也断除分段生死,但仍有异熟种念念变异,仍在异熟生死中。这时阿赖耶识改名为异熟识,只改其名,不改其体。后不断的断除烦恼习气种子随眠、所知障随眠,断除了异熟生死,改异熟识为无垢识,成为最究竟、最清净的佛地真如,也只改其名,不改其体。这个阿赖耶识非修非不修的真实道理 (本体自性清净根本不用修行,故名非修;但本体所含藏的染污种子需要藉著修行才能汰换清净,故名非不修)、这个真如缘起的甚深义理 (因地的阿赖耶识也是未来果地的佛地真如,但因地阿赖耶识体内含藏染污的种子,不是究竟清净,因此需要靠著修行汰换染污种子,才能达到佛地的究竟清净,才能成为佛地的真如,因此因地的阿赖耶识与果地的佛地真如非一非异),不是罗丹等人所能了知,因为彼等只知道六识而已,六识以外都是无所了知,何况能解、能证阿赖耶识甚深之理?何况能知阿赖耶识非修非不修微妙理?何况能知真如缘起之甚深义理?未之有也!既然不知也不证阿赖耶识,竟然敢毁谤阿赖耶识不是真心,竟然敢毁谤阿赖耶识为妄心、妄识,造下谤菩萨藏的最大恶业,真是愚痴到极点!

  又圣玄奘菩萨曾开示如下:

  然第八识虽诸有情皆悉成就,而随义别立种种名,谓或名心……;或名阿陀那 (识)……;或名所知依……;或名种子识 ……;或名阿赖耶 (识),摄藏一切杂染品法令不失故,我见、 (我)爱等执藏以为自内我故,此名唯在异生有学,非无学位不退菩萨有杂染法执藏义故;或名异熟识,能引生死善不善业异熟果故,此名唯在异生二乘诸菩萨位,非如来地,犹有异熟无记法故;或名无垢识,最极清净诸无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来地有,菩萨二乘及异生位持有漏种可受熏习,未得善净第八识故。 [注29]

  论中已经很清楚告知: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三者其实是同一个心体,不是二个心体,也不是三个心体,只是在不同的修行阶位,施设种种别名,以彰显当时修行阶段中的种子究竟、不究竟清净而已。像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三者关系之甚深的道理,已远远超过藏密六识论所能知的范围,也难怪六识论的奉行者罗丹等人穷尽意识思惟也无法了知这三者关系,当然闻之不信,乃至毁谤。为什么罗丹敢毁谤阿赖耶识为妄识?究其因,相信恶知识--藏密六识论者--的错误知见熏习所误导故。藏密六识论者所认知的“心”与印顺所认知的“心”都是意识心,都是有见闻觉知的“心”,这样的“心”是意根、法尘相接触而出生的法,

  如 佛在四阿含的开示:“缘意 (根)及法 (尘)生意识。”[注30]

  经中很明确的告知:意识是意根、法尘相接触而出生的

  法,是被生的法,不是能生之法,罗丹竟然还在执著意识生

  灭心为常住不坏心。而且这个意识不管有多细,譬如印顺意识细心说,或者达赖喇嘛意识细心、极细心说,全都是意识心,不离生灭法的灭坏本质。如佛开示:

  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注31]

  仍然是意识所行境界;乃至细到非想非非想境界,也还有意识显现,只是意识没有反观作用而不知道仍有觉知而已,所以说,这个意识不论是粗意识、细意识、极细意识 (包括非想非非想之意识),都是意识所摄,都是被生的法,如佛开示:

  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根)、法 (尘)因缘生故。[注32]

  ----------------------

  [注26]:《杂阿含经》卷六,<第一一五经>( CBETA, T02, no. 99, p. 38, b16-c6)

  [注27]:《大般涅槃经》卷十<一切大众所问品第五>( CBETA, T12, no. 374, p. 425, b25-28)

  [注28]:《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CBETA, T12, no. 353, p. 222, b22-c7)

  [注29]:《成唯识论》卷三( CBETA, T31, no. 1585, p. 13, c7-22)

  [注30]:《中阿含经》卷二十八<林品蜜丸喻经第九>( CBETA, T01, no. 26, p. 604, b9-10)

  [注31]:《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一( CBETA, T19, no.945, p. 109, a10-11)

  [注32]:《杂阿含经》卷九( CBETA, T02, no. 99, p. 57, c20-21)

  ----------------------

  经中已开示:诸所有意识,不论粗意识、细意识、极细意识,都是意根、法尘为缘而出生的法,是被出生的法,本来不自在,本来是生灭法,罗丹怎可相信密宗乱说为常住法?又这个意根、法尘相触所出生的法--意识,在睡著无梦、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五位必定消灭不现行故,怎可说意识为不生不灭法?唯有自在的法,唯有能生诸法(当然也能出生意识)的阿赖耶识如来藏,才是常住法,才是佛所说的不生不灭的法。像罗丹坚持藏密六识论荒谬的说法,都无法通过教证及世间法考验,他所说的法还能称为世出世间的佛法吗?他所说的法,还能信吗?用膝盖想也知道!

  又罗丹对佛法认识浅薄,被误导而认为真心有见闻觉知;自身又无择法能力,也无亲证能力,一但听闻真善知识说真心离见闻觉知,破斥藏密荒谬六识论,指陈藏密如何将男女荒谬邪淫技巧套入佛法名相中,直指藏密不是佛法,乃是天下最大谎言的教派等等,心中无法安忍,愤而撰文毁谤,已成就菩萨们都不敢造作的毁谤及破法重罪,何等愚痴啊!然而罗丹在进行毁谤时、在进行破法时、在进行不清净行时,他自己的如来藏还是随时随地显示祂的真如性、不断地显示祂的清净性,没有不清净的,证明了佛所说无为与有为并行运作,证明了真妄和合运作,故说“自性清净而有染污”。由于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自性清净,体内含藏染污七转识的种子,菩萨可以亲证,体验祂的真如性;阿罗汉听信佛语开示,相信有这个心体存在、相信阿罗汉灭尽自己五蕴十八界后入无余涅槃,还有如来藏、阿赖耶识独自存在于无余涅槃无境界的境界中,所以不是断灭;只是因为灭掉了自己的蕴处界后,无有蕴处界任何一法留存,所以无法证得这个无余涅槃的本际--阿赖耶识,更何况等而下之、堕于蕴处界之识蕴的藏密行者罗丹等人当然更无法了知,当然更无法亲证了;为什么?因为罗丹所能了知只有六识的范围,超过六识的范围,他们都不知、不晓,何况能证及有所为?更不能现观阿赖耶识的真实性与如如性,也难怪胆敢毁谤外于意识心的真心第八识、阿赖耶识为妄心、妄识,将自己未来无量世的法身慧命当赌注,真是可怜啊!

  此外,佛说此阿赖耶识行相非常微细,非是凡夫、愚人、外道等所能知,譬如:

  如是甚深阿赖耶识行相,微细究竟边际,唯诸如来、住地菩萨之所通达,愚法声闻及辟支佛、凡夫、外道悉不能知。[注33]

  又譬如佛说:

  大慧!如是藏识 如来藏、阿赖耶识等异名 行相微细;唯除诸佛及住地菩萨,其余一切二乘、外道定慧之力皆不能知。唯有修行如实行者,以智慧力了诸地相,善达句义;无边佛所,广集善根,不妄分别自心所见能知之耳。 [注34]

  由于阿赖耶识行相微细,当然不是二乘愚人、外道及一般凡夫(如罗丹等人)所能知、能证,这唯有明心的菩萨摩诃萨以上才能证得。为什么?因为菩萨透过无相忆佛的动中定功夫、在正法团体所培植的福德,以及透过真善知识所传授正确的参禅知见,能够随时随地发起疑情参究,于因缘成熟时,一念相应慧亲证阿赖耶识、亲证阿赖耶识的微细行相,可以现前观察阿赖耶识的真如性,可以现前观察阿赖耶识透过八识心王等九十四法所显示的作用--虚空无为,正如圣玄奘菩萨开示:

  此第八识自性微细,故以作用而显示之。[注35]

  由于明心的菩萨可以现前观察阿赖耶识所显的真如性,可以现前观察阿赖耶识所显的清净自性,以此缘故,不仅看到自己的真心运作,具足了现量境,而且也可以看到其他有情真心运作,具足了比量境。也由于明心的菩萨可以看到自他有情真心运作,也可以看到自他有情真如性,在一切时分明显现,没有不显现的,正如禅宗祖师所说:

  头角混泥尘,分明露此身;绿杨芳草岸,何处不称尊。[注36]

  所以,上至诸天、十方诸佛国的一切有情,下至蚂蚁等一切傍生,乃至处在地狱的一切有情,他们的阿赖耶识清净自性随时随地分明显现,没有不显现的。由于证悟菩萨可以随时现前观察的缘故,都可以证明诸经所说的第一义谛,也可以证明诸论所阐述的真实义理,更证明诸佛菩萨已在经中、在论中分明开示而没有任何怀疑,正如佛曾开示:

  尔时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诸佛世尊,有秘密藏。’是义不然,何以故?诸佛世尊唯有密语,无有密藏……”佛赞迦叶:“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言,如来实无秘密之藏,何以故?如秋满月,处空显露,清净无翳,人皆覩见;如来之言亦复如是,开发显露,清净无翳,愚人不解谓之秘藏,智者了达则不名藏。”[注37]

  ----------------------

  [注33]:《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九<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CBETA, T10, no. 293, p. 704, c6-8)

  [注34]:《大乘入楞伽经》卷二<集一切法品第二>(CBETA, T16, no. 672, p. 594,b29-c5)

  [注35]:《成唯识论》卷三(CBETA, T31, no. 1585, p. 14, a15)

  [注36]:《人天眼目》卷三( CBETA, T48, no. 2006, p. 318, c15-16)

  [注37]:《大般涅槃经》卷五<如来性品第四>(CBETA,T12,no.374,p.390,b15-24)

  ----------------------

  由于证悟的菩萨亲证阿赖耶识,可以现前观察自他有情真心运作,也了知佛菩萨在经中、论中所说的密意,非常分明显现,无有一丝一毫密藏,犹如空中显示的中秋满月一样,非常清净,无遮翳之人皆能覩见,没有不见的。由于罗丹乃是一介凡夫,尚且落在意识觉知心中、尚且无法了知佛所说的密语,妄谓佛有密藏,尚且无缘发起一念相应慧亲证如来藏、阿赖耶识,尚且无法了知阿赖耶识的微细行相,尚且无法现前观察阿赖耶识的真如性,尚且无法现前观察阿赖耶识的清净自性,尚且无法现观自他有情的阿赖耶识运作,尚且无法发起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却胆敢毁谤已证如来藏、阿赖耶识,并具有道种智的平实导师,无乃向天借胆,真不知死活,直将自己未来无量世的法身慧命拿来开玩笑,真的太没有智慧了。像这种没有智慧的人,是为佛说的可怜愍人,也是后学眼中极度愚痴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真是可悲!可叹啊!

  三、罗丹误解经文 乃至用断章取义断句取义 来挽回自己不如法事实及窘境

  揆诸罗丹所引用经文,严重误会经论的真实义,是以见闻觉知的意识心来解释佛所说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以生灭不已的意识心来取代佛所说不生不灭的第八识,以有境界法、有所得法来取代佛所说的无境界法、无所得法。又罗丹为了取自己所需,故意扭曲经文真实所说义理,故意将经文掐头去尾,以断章取义、断句取义的方式来毁谤真善知识、来误导众生,乃至用邪知邪见书写极为荒腔走板的《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一书来毁谤符合佛说的平实导师,已为自己造下难以挽回的局面。为什么?因为佛在经典都说,毁谤真善知识名为毁谤贤圣故;毁谤贤圣故,未来只有下堕一途,佛曾开示如下:

  尔时达摩(比丘)以其恶心谤持法者 (净命比丘),身坏命终堕于地狱,经七十劫具受众苦;满七十劫已堕畜生中,过六十劫后值遇香宝光佛;于彼法中发菩提心,于九万世犹生畜生中;过九万世已得生人中,于六万世贫穷下贱恒无舌根。其净命比丘于诸法中得净信心为人说法,彼于后时得值六十三那由他佛,恒为法师,具足五通,劝请彼佛转妙法轮。阿逸多!汝今当知:过去净命比丘者岂异人乎?莫作异观,今阿弥陀佛是。阿逸多!汝今当知:过去达摩比丘者岂异人乎?莫作异观,今我身是。由我过去愚痴无智、毁谤他故,受苦如是,我以此业因缘故,处五浊世成等正觉。是故阿逸多!若有菩萨于诸法中作二说者,以是因缘,后五浊世成于佛道,其佛国中有诸魔等,于说法时恒作障难。尔时大众闻佛说已,皆悉悲泣涕泪交流,俱发是言:“愿于佛法莫作二说如达摩比丘!”[注38]

  经中本师释迦牟尼佛已为大众现身说法,说明往昔毁谤贤圣的严重性及所受的长劫痛苦果报,大众不得不引以为监啊!然而佛都现身说法及开示了,如果还有众生踵随其后,步入世尊以前毁谤贤圣的后尘,这样的人未免太愚痴,未免太没有智慧了!而罗丹却是如是等人,无法安忍自己佛法浅薄、无法安忍平实导师对六识论及藏密邪淫法进行摧邪显正,却踵随达摩比丘后尘,毁谤大乘胜义僧平实导师,真是无可救药啊!

  又罗丹无法安忍真心离见闻觉知、无法安忍平实导师破斥藏密男女邪淫法,故意毁谤及诬赖平实导师,所以在网站上,故意扭曲经中及平实导师所说真实义,以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来诳惑初学人,误导学人极为严重,以为自己是在护法,却不知是在毁法、破法。譬如佛在四阿含都将识蕴(识阴)定义为眼等六识,如佛开示:

  彼云何名为识阴?所谓眼(识)、耳(识)、鼻 (识)、口 (识)、身(识)、意 (识),此名识阴。[注39]

  经中已说:识阴为眼等六识,而罗丹却将能生眼等六识的阿赖耶识列入识阴中,使得识阴变成七个识,他这样的说法,完全不顾佛说识阴有六的开示,似乎在暗示罗丹的证量比佛高,暗示世尊的证量远不如罗丹,为什么?因为世尊从来只说识阴唯有六个,谓眼等六识,不说七个;而罗丹却为佛增语,直说识阴有七个,将能生识阴的阿赖耶识纳入识阴中。像罗丹这样的心行,不仅愚痴,而且大胆,完全不畏谤佛之后,未来将受长劫尤重纯苦的无间地狱果报。

  又譬如佛在《大乘密严经》明示:阿赖耶识是一切染净诸法之所依,也是一切有情的真心、如来藏,若能了悟阿赖耶识,未来能够成就佛道。罗丹却不相信佛语开示,不断说法与世尊颠倒,直说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直说阿赖耶识不是如来藏,妄说阿赖耶识在修行实务上没有必然关系。又譬如佛在《菩萨璎珞本业经》明明开示:般若正观现在前即是七住菩萨一念相应慧所行境界,能够随时随地现见自他有情真心运作、能够用慧眼 智慧之眼 亲见自他有情成佛之性、能够现前观察自他有情所显的清净自性;罗丹不信经典所说,公然否认明心即是七住菩萨之开示,不承认明心即是七住位不退菩萨。

  又譬如佛在《大般涅槃经》明白宣示:十住菩萨可以用肉眼及慧眼而眼见佛性,得以成就自身及山河大地如幻观行。罗丹却公开反对佛说,认为十住菩萨无法用肉眼见佛性,唯有地上菩萨才能眼见,认为只有慧眼才能眼见佛性,不是肉眼所能见,以此来反对佛在同一部经说可以用肉眼看见佛性的开示,认为平实导师眼见佛性是意识状态所行境界,也是禅修后所形成的“意识扩张”现象;却不知眼见佛性是藉著阿赖耶识所生的六根、六尘、六识、五遍行、五别境的和合运作,由阿赖耶识流注相分、见分种子,而由吾人眼见其中相、见二分真妄和合似一之间的差异,而成就世界及身心如幻之观行 摘自正光老师《眼见佛性》一文 。又譬如罗丹连明心亲见第八识的清净自性都不知、不证,岂能知、能证上于明心境界的眼见佛性而亲见自身及山河大地虚幻(如幻观、幻事观)吗?既然连明心、眼见佛性也不知,还能知、能证更上于眼见佛性如幻观之阳焰观 (具有能取六尘之心,犹如阳焰虚妄不实)、如梦观 (自己所行菩萨种种自利利他无量行,犹如梦中所作一切事行一样)、镜像观 (一切六尘相,皆是如来藏阿赖耶识所出生、光影观 了知如何转变自己的内相分)、谷响观 观察自己所生意生身远至他方世界为众生所说诸法,为此世界色身中之意根及意识所缘犹如山谷回响)、水月观 (观察一切他方世界自己所化现之众多化身,犹如水中月,随其众生心水之数量多寡,便有其相同数目之意生身月示现)、变化观 (现观极多化身,皆是自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变化所成,非是末那所能变化)等观行吗?可想而知,罗丹等人当然更不知道也!

  又譬如佛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开示:凡是有圣法可得的人 (至少是明心见性的法,乃至能够证得诸地现观及教授有情能够明心见性、亲证第八识、眼见佛性及地上现观的人),名为胜义菩萨僧。罗丹自身没有亲证第八识,还身为凡夫,不列菩萨僧数中,却不顾经典所说事实,公然毁谤已明心见性、且具有道种智的胜义菩萨僧平实导师,乃至特地书写极为荒谬《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一书来毁谤、诬赖平实导师,何其荒唐啊!

  又譬如《成唯识论》圣玄奘菩萨明明说:要圆满见道 (包括真见道及相见道二种),发起了根本无分别智及后得智究竟圆满后,才能成为通达位的初地菩萨,罗丹却偏偏与圣玄奘菩萨唱反调,直说初地菩萨才能真见道,妄想一悟就进入初地,并认为相见道与真见道二者是一体的,更妄谓平实导师在七住资粮位前另行施设“加行位”;却不知自己没有正知见,也不知圣玄奘菩萨开示,以此邪知邪见来诬赖平实导师,何其颠倒啊!

  又譬如佛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大乘入楞伽经》明明开示:现识就是第七末那识,马鸣菩萨也在《大乘起信论》开示:现识就是意根、第七末那识。这样的事实,经典论典犹在,尚可以现前检校无疑,身为凡夫的罗丹竟然可以昧著良心,不顾佛及马鸣菩萨的开示,反诬现识就是藏识、阿赖耶识,未免将佛及马鸣菩萨的开示视为无物,著实太大胆了!

  又譬如罗丹认为初地菩萨必以四禅证入,可是这样的说法与世尊在经中说法完全颠倒,也与菩萨所造的论相违背,更是毁谤禅宗证悟的祖师,为什么?因为禅宗证悟的祖师十之八九都没有禅定,譬如六祖慧能大师是禅宗公认的证悟祖师,本身为樵夫,有何定力可言?然而六祖全凭往世善根、福德及慧力等因缘成熟,在五祖座下明心,不是没有明心;因此明心不一定要很强的定力才能成办,但是如果有定力来辅助,明心时,必然悟得深、体验也深,极为殊胜故。

  如果罗丹认为“初地菩萨必以四禅证入”[注40]说法正确,是不是意谓著这些禅宗证悟祖师,包括六祖慧能大师都没有开悟?或者这些禅宗证悟祖师都是初地以上的菩萨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罗丹一竿子毁谤这些证悟的禅宗祖师,所造的业也未免太大、太愚痴了!

  又譬如释印顺是藏密应成中观派奉行者,公开毁谤大乘经典非佛说,将佛所说的如来藏谤为外道神我、梵我,具有外道神我、梵我的色彩,不仅公开否认佛在二转、三转法轮之大乘方等经典中所说的第七识及第八识,反认意识细心为真心,认为一切佛法就是一切缘起性空,仅是“性空唯名”而已,因此施设不可知、不可证的灭相真如就是佛所说的真心,而且还否认有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及东方琉璃世界的琉璃够镳。像释印顺如此破法、毁法、谤贤圣的心行,堪称“玄奘(弘扬正法)以来,破法第一人”。罗丹昧于事实,也无简择能力,不仅一直维护同是六识论的释印顺等人破法、灭法行为,与释印顺等人共同成就破法、灭法共业,而且为反对而反对,一直毁谤平实导师所证符合佛说的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为外道神我、梵我,却不知自己所认知的“心”、所堕的“心”是意识心,才是佛所破斥的外道神我、梵我。此外,罗丹尚有种种违背佛说的事实,不绝如缕,已如前面二十篇所说,后学限于篇幅,又因重复说明将导致佛弟子们心烦,因此不再重举,请佛弟子们自行参阅前面二十篇说明。

  从上面罗丹种种谤佛、谤法、谤贤圣行为可知,显然罗丹非常没有智慧、非常愚痴,也非常不直心。既然没有智慧、愚痴、不直心,今生哪有明心、见性的可能?为什么?佛曾开示如下:

  佛言:“善哉!阿难!汝等当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汝今欲研无上菩提真发明性,应当直心詶我所问;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如是乃至终始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注41]

  经中已开示,心不直的人、心已经委曲的人,今生已无明心、见性可能,未来只好轮回三涂受苦无量的份了。罗丹浑然不知自己心已不直、已委曲,还自以为是,还振振有辞继续狡辩,不知悔改,不知自己未来将受长劫痛苦的果报,真是佛说的可怜愍众生啊!如果罗丹真的有智慧,真正了解佛所说真实义,真正了解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等等,必然不敢造下如是等滔天的大恶业;可惜的是,罗丹浑然不知已造下难以挽回的局面,还自以为是在护法,却不知在毁法。如果罗丹想要挽回如是恶劣局面,未来只有公开忏悔、见好相,护持正法以及努力勤求明心见性才能成办,否则未来历经多劫地狱正报后,还有余报要受,譬如次第受饿鬼、傍生之报,乃至投胎于人身之时,前五百世盲聋瘖哑,诸根不具,不闻佛法,大大延迟自己佛菩提修证,也延迟自己成佛之道时程,何苦来哉!

  四、罗丹为了挽回藏密被破斥难堪的窘境,用不实言语有根无根毁谤的方式诬赖 平实导师

  身为萨迦派遍德仁波切弟子的罗丹,信奉藏密的六识论,而藏密六识论乃是常见外道见,佛法知见非常肤浅,所以经不起平实导师在《狂密与真密》一书四辑的摧邪显正,将藏密的本来面目--男女双身邪淫法--明白显示出来,使得藏密不再有神秘性可言,也使藏密喇嘛没有机会大大敛财、肆行邪淫、误导众生法身慧命,乃至造下未证言证、未得言得之大妄语等。罗丹为了挽回藏密六识论不如法的窘境,也为了挽回藏密邪淫本质被揭穿无所遁形的窘境,以狡诈不实言论有根及无根毁谤的方式来评论符合道种智的平实导师,实乃非常愚痴无智之举。为什么?因为佛都说,只要毁谤贤圣,不论用何方式,果报都难思议啊!譬如佛曾开示:

  佛告阿难:“人生世间祸从口生,当护于口甚于猛火;猛火炽然能烧一世,恶口炽然烧无数世;猛火炽然烧世间财,恶口炽然烧七圣财。是故阿难!一切众生祸从口出,口舌者,凿身之斧、灭身之祸。”[注42]

  ----------------------

  [注38]:《大乘方广总持经》(CBETA, T09, no. 275, p. 380, b12-29)

  [注39]:《增壹阿含经》卷二十八<听法品第三十六>( CBETA, T02, no. 125, p. 707, b11-13)

  [注40]:罗丹等著,《佛法与非佛法判别》页九十五

  [注41]:《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一( CBETA, T19, no. 945, p. 106, c27-p. 107, a4)

  [注42]:《大方便佛报恩经》卷三,<论议品第五>(CBETA, T03, no. 156, p. 141,a17-22)

  ----------------------

  经中已开示:一切众生祸从口出,口舌者,凿身之斧、灭身之祸,能烧无数世,亦烧七圣财 (信、戒、惭、愧、闻、施、慧),果报很严重,难可思议。又譬如佛曾开示,要慎口业:

  夫士之生,斧在口中;所以斩身,由其恶口。应毁者 (称)誉,应 (称)誉者毁;口为恶业,身受其罪。技术取财,其过薄少;毁谤贤圣,其罪甚重。百千无云寿、四十一云寿,谤圣受斯殃,由心口为恶。”[注43]

  经中已开示:不实说法,不如法说 (包括有根、无根毁谤)名为谤贤圣,其罪甚重,虽是口造恶业,未来却由身受其罪无量劫之久,不可不慎!

  又罗丹身为某论坛站长、版工的职权,经常将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加以窜改、删除,以遮掩自己不如法的事实,以遮掩六识论荒谬的窘境。为什么?如果自己的法正确、自己的法真实,何须暗中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来窜改或删除他人言论?这明白表示罗丹早已知道自己的法不对、自己的法不如法,看到他人所说的法为正真、如法,为了遮掩自己不如法、错误的事实,为了挽回自己堕入负处造成面子难看的窘境,只好假借著某论坛站长、版工的职权,暗中做起见不得人、偷鸡摸狗的勾当,来暗中窜改或删除他人言论。然而罗丹在做这些勾当的时候,都没有察觉自己是在二说、自己在谤佛、在谤法,为什么?在四阿含经中记载,阿罗汉如果在外与人论法,都会回去向佛请示:这样说法有没有谤世尊?有没有谤如来?从这里可以了知:阿罗汉说法都不敢造次,也不敢违背佛说,深怕自己说法与佛颠倒而成就谤佛之过失,故于每次论法之后,必定回去一五一十请示佛陀,有没有成就谤佛之业。佛依照阿罗汉所说来判断,如果阿罗汉说法正确,则回答:汝如是说、如是答,不诬谤我,汝说真实,说如法,说法、次法,于如法中而不相违,无诤咎也。[注44]

  像阿罗汉与人论法,尚且向佛请示,都不敢有所造次而谤佛,却是连阿罗汉的证量也没有的罗丹身上充分显示其谤世尊、谤法之愚痴行,何其可悲啊!从这里可以了知,像罗丹自己处处违背佛说,自己又不深入检讨自己所犯二说、谤佛之过,反而假借某论坛站长、版工职权,暗中擅自窜改或删除他人言论,充分显示罗丹是一个心量狭窄、不直心的人,为什么?心量狭窄的人,乃是凡夫所摄,显然不是心大、愿大、行广大行的菩萨;不直心,显示心已委曲,具足凡夫种性,今世永无明心见性的机会。像这样心量狭窄、不直心的人,还能够一念相应慧亲见自他有情成佛之性吗?还能够列入菩萨僧数中吗?还能够发起根本无分别智 总相智 吗?还能够以根本无分别智进修相见道的后得无分别智 后得智吗?还能进修地上菩萨应有的道种智,乃至圆成一切种智的究竟佛吗?心量广大的菩萨则不然,必然会为众生的法身慧命著想,不断的摧邪显正,来显示正法与邪法之差异,引导被误导的众生回归正法;自己也不断的为佛弟子们现身说法,宣说明心见性等众生闻所未闻法,使佛弟子们能够亲见自他有情真心运作,眼见自身及山河大地如幻等观行;乃至宣说诸地及成佛之道,让佛弟子们进修诸地道种智,将来可以圆成一切种智。所以说,心量狭窄、不直心的人,如罗丹等人,永远无法堪任心大、愿大、行广大行菩萨的重任,永远无法了知心大、愿大、行广大行菩萨的智慧及证量;唯除彼等改变心性,能够发起菩萨种性,不再心量狭小、不再心已委曲,未来才有机会明心见性,未来无量劫后才有机会圆成一切种智的究竟佛果;否则永远为凡夫所摄,依旧在生死海流浪而无法出离。

  又菩萨知道直心乃是修学佛菩提道所需注意的“次法”(亦即修学某一法所应注意的种种事项),待圆满后,才有可能亲证明心见性的“法”;也知道菩萨若不如法说,所有身口意行之善恶业种子都会被第八识执藏,未来因缘成熟时,将受严峻的果报;所以菩萨“畏因”,会谨言慎行如法而说,避免种下因,未来遭受不如法苦果,正如经中佛的开示:

  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注45]

  因此“菩萨畏因”的结果,都会依经、依论如实、如法而说。反观六识论的罗丹等人,佛法知见非常浅薄,也具足了凡夫性,不知自身佛法乃是常见外道见,也不依经、依论如实而说,反而振振有辞,用有根及无根毁谤方式,来诬赖真善知识平实导师不如法、是邪魔外道、法义有毒等等;也不畏佛在经中开示,评论真善知识未来应受的苦果;果真不畏造下未来无量世受三恶道苦果之因,真是“凡夫不畏因”的具体表徵,何等愚痴啊!所以说,心量狭窄、不直心的罗丹无法堪任心大、愿大、行广大行菩萨的正知见,难怪具足凡夫种性的罗丹会有荒腔走板、不如法的糗事不断发生、不断重演;也难怪他人对罗丹荒腔走板、不如法的行为加以质问,罗丹无法自圆其说时,则偷偷摸摸的将他人的帖子加以窜改或删除;乃至恼羞成怒,封了他人的 IP(网际网路通讯协定),使他人无法发帖回应,以避免自己不如法、糗事广为人知,造成自己面子难看;而罗丹浑然不知种种不如法的心行,却已成就毁法之重罪。若以修学佛法、修集福德为先,却造下谤佛、谤法、谤贤圣,顿成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在后,岂不是成天下最大冤屈?因此,后学真诚希望罗丹这段“惨痛、壮烈”的现身说法,将来可以公开忏悔而能够让后来的佛弟子们引以为监,莫再重蹈覆辙、莫再重犯如此愚痴行!如此,也不枉费罗丹为佛弟子们示现提婆达多毁谤三宝之表相,做了一场非常可悲可泣的佛事罢了!然而罗丹可悲可泣的示现,分析如下:

  一、罗丹如同提婆达多之不可思议菩萨示现,为什么?因为菩萨摩诃萨为了修大方便行接引众生,故意示现毁谤正法、故意示现毁谤善知识,故意示现下堕无间地狱受业报苦,使得众生了知谤法、谤胜义僧的严重性,得以引以为监,不再毁谤正法、不再毁谤阿赖耶识为妄识、不再毁谤善知识为外道。因此缘故,罗丹如同提婆达多的示现,能够拯救许多人得以不再造下毁谤的恶业,使得有缘众生能够忏悔、发愿,未来能够明心见性,乃至地地增上,得以成就究竟佛道。然而罗丹如同提婆达多的示现,未来不免下堕无间地狱,可是在地狱中,若能殷重忏悔,将谤法、谤贤圣之事回转成代为众生示现,也许可以犹如处在世间身心至乐之三禅乐,正如《大方便佛报恩经、大般涅槃经……》所说,名为不可思议啊!这样的结果,是后学最希望看见及期盼的。

  二、罗丹不是如同提婆达多之不可思议菩萨示现,而是以一般凡夫身示现来毁谤正法、毁谤胜义僧,未来将下堕无间地狱受业报苦。可是罗丹这样的心行,如果能够使毁谤的人不再毁谤正法、不再毁谤胜义僧,并改往今来,努力弘扬世尊的正法,使得世尊正法能够永续留存。因为这样的结果,罗丹未来则有非常广大的福德,使得罗丹未来受地狱苦后,得以出生人间修学佛法,将比他人更容易、更迅速成就佛道,非是他人所能及。如果罗丹更能在地狱加以忏悔,忏悔自己毁谤正法、忏悔毁谤胜义僧的罪业,因此缘故,使得在地狱受苦的时间将大大缩短许多,未来得以出生人间,具有广大福德;以此缘故,得以迅速成就佛道。这样的结果,也是后学所乐见及期盼的。

  三、如果具足凡夫种性的罗丹现在能够改易自己邪见,不再毁谤正法等,改而努力弘扬世尊正法,虽然未来或有、或无无间地狱之苦,端视罗丹对正法弘扬努力程度而言。如果尽形寿努力弘扬世尊正法,其护法净业大过谤法恶业,不仅得以免除地狱之业,而且还有可能如世亲菩萨一样,于临终时,有邻近初地的证量出现;如果护法净业无法大过谤法之业,未来仍须在地狱受苦,不过在地狱受尤重纯苦果报的时间可以大大减少,不必长时在地狱受苦,得以迅速回到人间修学佛法,成就佛道。这个结果,也是后学所期盼的。

  四、如果具足凡夫种性的罗丹仍无法改易自己邪见,继续无根毁谤正法等;乃至有人看了罗丹的毁谤文章,进而附和罗丹毁谤之行,将使罗丹的地狱业更加深重,更延长地狱果报的时程,也延后罗丹未来成佛之时间;这也是后学最不愿乐见的结果,因为这样的结果,乃是最差、最坏的结果,这不是身为精打细算的罗丹所应行的境界,也不是罗丹应有的心行。

  以上后学一番细腻的分析,还望罗丹在夜深人静时能够加以深思,这也是后学翘首企足、引以为盼的。

  罗丹违背佛说造下毁谤三宝重罪

  又罗丹所说完全违背佛说,也不如法,更为自己造下难以挽回毁谤三宝的重罪,未来世将受无量苦。为什么?佛曾开示:凡说法与佛颠倒,是为二说,四阿含经中都说“二说”即是谤佛故;因为二说,名不净说法,成就谤法故;因不净说法,毁谤贤圣不如法,成就毁谤贤圣故,如是具足毁谤三宝重罪,名恶知识,如佛开示:

  复有不净说法比丘,不解如来随宜所说,而为他人说诸经中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而是人自以论辞说言:‘有我、有人、有众生、有寿命。’即为谤佛、谤法、谤僧。谤三宝罪,诸天世人所不能知,唯佛乃知。舍利弗!是人亦名不净说法。[注46]

  又佛开示:

  舍利弗!置此阎浮提众生,若人悉夺三千大千世界众生命,不净说法罪多于此。何以故?是人皆破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助魔事,亦使众生于百千万世受诸衰恼,但能作缚,不能令解。当知是人于诸众生为恶知识,为是妄语,于大众中谤毁诸佛。以是因缘堕大地狱。教多众生以邪见事,是故名为恶邪见者。舍利弗!我见、人见、众生见者多堕邪见,断灭见者多疾得道,何以故?是易舍故。是故当知,是人宁自以利刀割舌,不应众中不净说法。[注47]

  又佛开示: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此二人,于如来众而兴诽谤。云何为二人?谓:‘非法言是法,谓法是非法。’是谓二人诽谤如来。复有二人不诽谤如来。云何为二?所谓:‘非法即是非法,真法即是真法。’是谓二人不诽谤如来。是故,诸比丘!非法当言非法,真法当言真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注48]

  又佛开示: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以积集口业故,有如是破法重罪耶?”佛告须菩提:“以积集口业故,有是破法重罪。须菩提!是愚痴人在佛法中出家受戒,破深般若波罗蜜,毁呰不受。须菩提!若破般若波罗蜜、毁呰般若波罗蜜,则为破十方诸佛一切智;一切智破故,则为破佛宝;破佛宝故,破法宝;破法宝故,破僧宝;破三宝故,则破世间正见;破世间正见故,则破四念处,乃至破一切种智法;破一切种智法故,则得无量无边阿僧祇罪。得无量无边阿僧祇罪已,则受无量无边阿僧祇忧苦。[注49]

  四部经典已经证明:说法与佛颠倒名为二说、不净说法,亦名谤三宝。如是具足毁谤三宝者,是名不善,为恶知识,亦名为愚痴人,不是有智慧的人;于寿命结束时,今世所造一切善恶业将会显现,如佛开示:

  至命终时,意识将灭,所作之 (善恶)业,皆悉现前。[注50]

  ----------------------

  [注43]:《长阿含经》卷十九<地狱品第四>( CBETA, T01, no. 1, p. 126, a19-26)

  [注44]:《中阿含经》卷五十八<晡利多品法乐比丘尼经第九>( CBETA, T01, no. 26,p.790, a27-29)

  [注45]:《大宝积经》卷五十七( CBETA, T11, no. 310, p. 335, b14-15)

  [注46]:《佛藏经》卷中<净法品第六>(CBETA, T15, no. 653, p. 794, a17-22)

  [注47]:《佛藏经》卷中<净法品第六>(CBETA, T15, no. 653, p. 794, c6-16)

  [注48]:《增壹阿含经》卷九<惭愧品第十八>( CBETA, T02, no. 125, p. 592, c29-p.593, a8)

  [注49]:《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十一<信毁品第四十一>( CBETA, T08, no. 223, p. 305, b2-14)

  [注50]:《佛说大乘流转诸有经》(CBETA, T14, no. 577, p. 950, a20-21)

  ----------------------

  由于阿赖耶识将此人一世善恶业的记忆移转到阿赖耶识心体内,其过程犹如幻灯片一样,由上往下一格一格出现,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此时意识心非常猛利,对于每一格善业、恶业的记录都非常清楚、无所乏少;但也无所能为,因为那个时候,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想忏悔都来不及,还有什么作为可言?待善业种、恶业种完成移转到阿赖耶识后,阿赖耶识开始舍身;其造大恶业者,从头部开始舍身,其舍身一分,就在地狱成就地狱身一分;其舍身少分,就在地狱成就地狱身少分;其舍身多分,就在地狱成就地狱身多分;一直到阿赖耶识完全舍身,地狱身十分就成就了。阿赖耶识舍身之过程,犹如步屈虫 (有一种虫,于行走时,先安头足、次后足随,其形屈伸,间无断绝)一样,低昂时等,如秤两头。接著就在地狱受长劫的严峻果报,再回头,已经是无量劫以后的事了,如佛开示:

  须菩提!有菩萨摩诃萨多见诸佛若无量百千万亿,从诸佛所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皆以有所得故,是菩萨闻说深般若波罗蜜时,便从众中起去,不恭敬深般若波罗蜜及诸佛。是菩萨今在此众中坐,闻是甚深般若波罗蜜,不乐故便舍去。何以故?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先世闻深般若波罗蜜时弃舍去,今世闻深般若波罗蜜亦弃舍去,身心不和,是人种愚痴因缘业种;是愚痴因缘罪故,闻说深般若波罗蜜呰毁;呰毁深般若波罗蜜故,则为呰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一切智、一切种智。是人毁呰三世诸佛一切智故,起破法业;破法业因缘集故,无量百千万亿岁堕大地狱中。是破法人辈,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若火劫起时,至他方大地狱中生在彼间。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彼间若火劫起时,复至他方大地狱中生在彼间。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如是遍十方,彼间若火劫起故从彼死;破法业因缘未尽故,还来是间大地狱中;生此间,亦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受无量苦。此间火劫起时,复生十方他国土,生畜生中,受破法罪业苦,如地狱中说。重罪转薄或得人身,生盲人家,生旃陀罗家,生除厕、担死人种种下贱家,若无眼、若一眼、若眼瞎,无舌、无耳、无手,所生处无佛、无法、无佛弟子处。何以故?种破法业积集厚重具足故,受是果报。[注51]

  提供罗丹免除大恶业之法

  如果罗丹等人想要免除如斯滔天大罪之正报及余报,后学依据契经所说,谨提供二种免除大恶业的方法参考:

  一者,除非罗丹弃舍六识论的说法,回归佛所说的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回归佛所说的不在六尘分别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回归佛所说自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种子的如来藏、阿赖耶识,效法世亲菩萨努力弘扬如来藏法,否则罗丹永远是佛说的可怜愍人,也是后学眼中极度愚痴无智、具足凡夫种性的众生。未来下堕三涂后,如是经历多劫再得人身,前五百世盲聋喑哑,闇无觉知,不闻佛法;五百世后得有正常五根身听闻佛法后,仍必须非常努力修集福德资粮 (最主要在正法团体努力行布施、做义工等)、闻思修证正知见,未来才有可能明心见性、入菩萨数;为什么?当其二说之时,已顿成一阐提人,善根永断,已无任何善根可言,于回人间之后,必须非常努力培植正法福德,未来才有机会听闻正真佛法,未来才有机会听闻真善知识了义正法,未来才有机会在真善知识正知见熏习下,得以开悟明心,亲见成佛之性,乃至用肉眼而眼见佛性;否则会因为往昔毁谤习气种子未除,一听闻真善知识宣说真心离见闻觉知、真心不在六尘分别、真心自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种子等等,心不能安忍,愤而毁谤,再次下堕三涂,流浪生死,无有出期,何其可悲啊!因此奉劝罗丹赶快离开藏密六识论,赶快离开藏密荒谬的男女双身邪淫法,赶快公开忏悔、求见好相;并以直心来熏习正知见,勤求真善知识座下明心见性,未来才有可能消弭毁谤三宝的重罪。

  二者,能够心生惭愧,勤修忏悔,纵使舍寿之前一直未见好相,其罪亦得减轻,暂入地狱即得解脱,如佛开示:

  复有业,能令众生堕于地狱,暂入即出:若有众生造地狱业,作已怖畏,起增上信,生惭愧心,厌恶弃舍,殷重忏悔、更不重造;如阿闍世王杀父等罪,暂入地狱即得解脱。于是世尊即说偈言:“若人造重罪,作已深自责,忏悔更不造,能拔根本业。”[注52]

  毁谤阿赖耶识为妄识,以及毁谤弘扬如来藏、阿赖耶识微妙法的善知识,正是佛门中、三界中最重罪,其罪非轻故,为什么?因为如来藏是菩萨藏故,是一切法根本故,能弘扬如来藏法的人是真善知识故。佛曾开示:毁谤如来藏法名“谤菩萨藏”故,是一阐提人,善根永断故;如《楞伽经》所说,毁谤弘扬如来正法的人,即是毁谤贤圣;如《大乘方广总持经》卷一广说,未来将受无量苦。

  又罪业的成就,可从三个层面来考虑,即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如佛开示:“善男子!是十业道,一一事中各有三事:一者根本、二者方便、三者成已。”[注53]

  ----------------------

  [注51]:《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十一<信毁品第四十一>( CBETA, T08, no. 223, p. 304, b27-c26)

  [注52]:《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CBETA, T01, no. 80, p. 893, c6-13)

  [注53]:《优婆塞戒经》卷六<二十四业品>(CBETA, T24, no. 1488, p. 1067, a23-24)

  ----------------------

  如上所说,表示有三种罪,其罪有轻、有重,有智慧的人,让他只有根本罪,最多到方便罪,不会有成已罪。如地狱罪虽重,若只得根本,最多下寒冰、火热等地狱;如加上方便罪,则下红莲、大红莲、号叫、大号叫等地狱;如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者都成就,则下无间地狱。譬如有根本罪、方便罪,但没有成已罪,也就是不曾向人毁谤阿赖耶识,其罪则轻,只需要佛前征求一人听闻发露忏悔 对首忏,并发愿护持如来正法而实行之,即可灭罪。若有根本罪、成已罪,但不曾施设方便毁谤正法及谤贤圣,虽是地狱罪,但不至于成为无间地狱罪,只需佛前征求四人听闻发露忏悔 对众忏 ,并发愿护持如来正法而实行之,即可灭罪。若是成就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三罪,舍寿必下无间地狱受无量苦。而具足凡夫性的罗丹自身已成就三罪而不知,为什么?罗丹起心动念想毁谤如来正法及毁谤弘扬如来正法的真善知识平实导师,已是根本罪具足;自己在网站上贴文,或者书写《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一书,邀请他人助写、助印成书流通,并上网张贴广为流传,方便罪具足;因为纸本及网路流通,使他人藉著阅读罗丹等人文章而了知罗丹等人毁谤用意,成就毁谤如来正法及毁谤贤圣之罪业,成已罪具足。如是三罪具足,舍寿必入无间地狱无疑。唯除公开殷重忏悔、发愿极力护持如来正法,方能灭除一阐提重罪,免去无间地狱业;但仍须日日在佛前发露忏悔及护持正法的正行,且在临命终前见好相,一般地狱罪方得免除。若临命终前不见好相,已有公开忏悔及一生极力护持正法的正行,殷重忏悔亦复功不唐捐,能暂入地狱,甫受苦已,不久因心中大忏悔故,即出地狱,即得解脱。以上这个罪业定义、内涵及灭罪的道理,也是佛在《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优婆塞戒经》等经所说的真实义理,提供给罗丹等人参考。

  以上后学种种说法,老婆至极无以复加,还望罗丹等人有空闲时,于寂静处省思再三后学所说,如此才是有智慧之人,如此才不是愚痴无智之人。也预祝罗丹未来能消弥毁谤三宝重罪,纵使临终前不见好相,但公开殷重忏悔及一生极力护持正法的正行,能暂入地狱,随即出离地狱,即得解脱。最后预祝罗丹未来能够明心见性,发起根本无分别智,入菩萨僧数中;再经闻思修证后得无分别智,具足见道功德而得通达,乃至进修道种智,圆成诸佛所需一切种智,成究竟佛,何不快哉!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全篇完

  佛教正觉同修会各地共修处: 台北正觉讲堂:

  台北市承德路三段二七七号九楼(捷运淡水线圆山站旁) 电话:(02)2595-7295(请于晚上共修时联系) (分机号码:九楼 10、11十楼 15、16五楼18、19十楼书局14)

  桃园正觉讲堂:

  桃园市介寿路二八六、二八八号十楼(阳明运动公园对面) 电话:(03)374-9363(请于晚上共修时联系)

  新竹正觉讲堂:

  新竹市南大路二四一号三楼(竹莲市场附近)(即将迁址:东光路 55号 2楼)

  电话:(03)561-9020(请于晚上共修时联系)

  台中正觉讲堂:

  台中市南屯区五权西路二段六六六号十三楼之四(国泰世华银十三楼)电话:(04)2381-6090(请于晚上共修时联系)

  台南正觉讲堂:

  台南市西门路四段十五号四楼(民德国中北侧京城银行四楼) 电话:(06)282-0541(请于晚上共修时联系)

  高雄正觉讲堂:

  高雄市中正三路四十五号五楼(复兴中正路口捷运信义国小站旁) 电话:(07)223-4248(请于晚上共修时联系)

  香港正觉讲堂:

  香港九龙新蒲岗八达街3之5号 安达工业大厦2楼C座。(钻石山地下铁 A2出口)电话:(852)23262231

  美国洛杉矶正觉讲堂:

  17979 E. Arenth Ave, Unit B, City of Industry, CA 91748 USA.

  Tel.:(626) 965-2200 Cell.:(626) 454-0607

  正觉同修会网址:

  正觉同修会所有结缘书内容之阅读或下载: 成佛之道网站:http://www.a202.idv.tw正智出版社 书香园地:http://books.enlighten.org.tw

  外道罗丹的悲哀----略评外道罗丹等编《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之邪见(三)《免费赠阅》

  作者:明白居士

  印赠者:正觉教育基金会

  103台北市承德路三段二六七号十楼

  电话:○二 25956092 25957295 分机 10-21(请于夜间共修时间联系)

  传真:○二 25954493

  函索处:正觉教育基金会

  亲自索阅:正觉同修会各共修处

  初版首刷:二○一一年月册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